網遊金庸8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漸漸地,輕柔的吻變得粗暴,我倆的舌頭纏繞著扭在一起,貪婪吮吸著對方口中的津液……雙兒的臉
頰變成了誘人的桃紅色,雙眼迷濛,喘息甚巨。

我忽地從後面抱緊了雙兒,說道:「雙兒,其實你還有我啊!我會真心對你好的!(也會對其他女生好
的)」轉過她的身子,未待她開口,我便用嘴摀住了她的唇……雙兒全身一顫,卻又沒有推開我的趨勢。我便順
勢探入我的舌頭,輕舐她的上顎,用唇輕輕夾緊她的舌尖,緩緩吸吮……

「不要……」雙兒輕輕地推開了我,沒有用力地退證明了她不是真的想拒絕我。我一手攬過她的纖腰,
往我勃起的小兄弟上一靠,雙兒立時羞得滿臉通紅,細聲說道:「雷大哥……我,我好羞……」

我抱緊她,緩聲問道:「雙兒,喜歡雷大哥麼?」

雙兒低著頭,臉紅得像個紅蘋果,細聲說道:「小寶就像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孩。他對我,對莊家有恩,
我感激他,願意把自己許給他,他也對我好;雷大哥就像個兄長,像男人……你也允了會為莊家報仇,我感
激你,喜歡你,也願意把自己許給你,你待我好,我心裡歡喜得緊!」那嬌羞的模樣煞是可愛,我不自覺把
唇湊了過去……

漸漸地,輕柔的吻變得粗暴,我倆的舌頭纏繞著扭在一起,貪婪吮吸著對方口中的津液……雙兒的臉
頰變成了誘人的桃紅色,雙眼迷濛,喘息甚巨。

我執著她的衣領便是一翻,淡淡草綠色的濕透了的肚兜上面,濺起點點水花……那上衣也隨著潮浪往
岸邊漂了過去。我們又是一陣熱吻,我漸漸將手移至她的胸前,輕輕的搓揉。她也幫著褪去我身上的衣服
,點點帶著鹹鹹的海水的吻落在我的身上臉上。

「雙兒,我好喜歡你…」我一邊在她耳邊細語,一邊解開她濕透了的兜肚…呈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身
材勻稱,可愛又帶點羞澀的妙齡少女。我們四肢又開始纏繞在一起,我一手撫弄她的胸部,另一隻手開始
下去探探她秘密的花園……不知是真的濕了還是海水的關係,所觸摸之處只覺得軟軟的,濕不濕就不用說
了。再進去的時候,從水底散出一絲的血絲,卻不見雙兒喊痛……

「雙兒∼痛嗎?」我擔心地問道。

雙兒雙手繞著我的脖子道:「不會,雷大哥,為了你這點痛又算什麼?」

我感動得說不出話來,捧著她的雙腿將她整個抱了起來,將她放在光滑的礁石背面,勃起的小兄弟
對準了她只有稀疏恥毛的陰戶……「準備好了嗎?我要去咯?」我問道。

雙兒閉緊了雙眼,點了點頭。我用力把腰一挺,插進了一半,那血絲便沿著小兄弟流到海裡…
…雙兒「呵」的一聲,情深款款地看著我,說道:「好高興,雷大哥有一部分在我的身體裡面……
」(怎麼那麼像經典HGAME的對白)

我緩緩移動腰部,那緊緊的秘穴夾得我不亦樂乎,我也加快了腰部的動作…海水不太高,僅到
我的兄弟處。搖擺腰部所激起的海水聲和小兄弟在雙兒陰戶中的淫水聲便像和聲一樣,高潮迭起。

雙兒臉頰越來越紅,漸漸也忍不住一波接一波的快感,發出斷續的呻吟聲。我摟著她的腰,一個
勁地插至最深處,緩緩說道:「雙兒,不用忍住的,如果覺得舒服就叫出來吧!」

雙兒又是一個低頭,說道:「雷大哥……不會覺得我是個淫蕩的女孩嗎?」

我微笑道:「有一點……可是雷大哥喜歡淫蕩的女孩!」雙兒聽了露出了微笑,雙手緊緊地摟著
我,腰部也跟著扭動了起來,還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浪叫聲…

這磁性的聲音便像在催精一般,兩側的肉壁一下一下的收縮,再插得數十下便來感覺了。我
急忙運起九陽神功中的鎖精之術,小兄弟立時膨脹一些,亦變得更熱更硬……雙兒「啊」的一聲長
鳴,被滾燙的肉棒連續地插中了G點,達到了高潮……我也放開九陽神功,將精液盡射在她的陰戶之中……

我撫著靠在我身上的雙兒,忽地「BOOM」的一聲,我的手上多了一張卡片:卡片編號026,卡片
名稱雙兒,簡介……難易度A。我一時回過神來,遊戲不同於現實不錯,溫存過後不能呼呼大睡,而是要面
對卡片難度帶來的敵人…

「雙兒,乖……先把濕的衣服也穿上吧!我們還得想辦法救韋香主!」我緩聲道。雙兒微笑著應了,
服侍我穿上了濕衣。剛穿上了衣服,那遠處的船上便傳來一陣長嘯,一個紅影晃動,朝我們這邊直飛而來……

「大膽!你們是什麼人,鬼鬼祟祟地究竟在這裡做什麼?」(看來他應該沒有看到剛才的兒童不宜)那紅衣老人叫道。

雙兒卻不假思索地說道:「你是……洪安通?小寶是被你抓去的吧?」(雖然改口叫小寶不叫相公了,可說話也要看場合啊?)

但聞洪安通一聲大吼:「大膽!竟然敢直呼我的名諱,我看你們就是朝廷的人,想炸了神龍島是吧?我讓你炸!」雙掌一揮
,便朝我攻來,速度更是快得驚人,完全讓人感覺不出他在水中,只道他在平地上疾步而已。

「雙兒,你先上船悄悄地救走韋香主,小心一點。一直往北走,不要回來,這裡我幫你拖著!
」我細聲說罷,大吼一聲,九陽真氣運遍全身,上身衣服冒出絲絲白煙,瞬間像蒸乾了一般。當下左
手一圈虛晃,右掌遞出,又是那招出慣出熟了的「亢龍有悔」!

但聞「蓬」的一聲,雙掌相交,真氣四溢,洪安通不禁吃了一驚:「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沒有理會他,對著發呆站著的雙兒喊道:「還不走?!」

雙兒驚覺,咬了咬唇,說道:「雷大哥,你一定要活下來,我等你!」說罷運起輕功直奔那艘大船。

洪安通吼道:「想跑?!」正欲回掌襲擊之際,卻被我一招截住,「你…」洪安通氣紅了臉,花白的鬍鬚吹得老高。

我心知A級難度的敵人有多強,可無奈之際也得硬撐,冷冷笑道:「神龍教武功?我就用降
龍十八掌來會一會你。看看是你的神龍掌厲害還是我降龍掌的厲害?」洪安通瞪大了眼睛,真氣運至
眉宇之間竟在雙眉之間形成一道黑線。洪安通大吼一聲,五指成抓,直朝我面門抓來……
得天獨厚
發表於
2009-1-4
07:13
PM
第二十六章

話說洪安通大吼一聲,五指成爪,向我抓來。那手指未至而爪風已至,擦得臉頰隱隱
作痛……我一驚之下,一掌「見龍在田」呼地擊向洪安通膻中要穴,這竟是兩敗俱傷的
打法。洪安通大吃一驚,那「見龍在田」迫在眉睫,如果硬是要抓我卻一定被打中,當
下撤爪成掌,朝我左肩拍去。未待他拍中,我順勢一轉身,右腳直掃他襠部,正是「神龍
擺尾」……雖被海水所阻,卻也掀起大浪,威力不小。洪安通再是一驚,縱身往後一躍,
躍後數尺有餘……

這幾下兔起鵠落發生得極快,洪安通忽地回過神來,又羞又怒,咬著牙怒道:「臭小子,
膽敢唬弄我?」他才發現先前那招「見龍在田」竟是虛招。原本高手過招一招一式都足以
左右勝負,那降龍十八掌的剛猛掌力更是不可弄虛作假,可剛剛情況實在太過緊急,若不
出奇制勝的話,那爪便早已取了我的性命。於是我便在出「見龍在田」之時只用招式,並
不運起內功……我「嘿嘿」的笑了一聲,兩招之際我已將弱勢扭轉,至今仍呈平手之勢,
就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須要知道「降龍十八掌」的精要之處,全在運勁發力,至於掌
法變化卻極簡明,十八掌一學全,首尾貫通,原先的十五掌威力更是大增。

「老鬼,看招了!」我冷冷一笑,笑容中充滿了自信,洪安通不自覺地一驚。「呵!」我
大吼一聲,右掌鶩地遞出,正是那招「見龍在田」。洪安通見來勢兇猛,急忙運起輕功,
微微一側身,輕描淡寫地閃過這招。卻又聞我大聲叫道:「再來!」洪安通未回過神,當
下一驚,想不到此人收招發招如此之快。急忙雙拳交叉,護住面門……嗯?卻不覺有人來
攻,睜眼一看,我便已經遠在大船小艇之上,劃著小艇飛快地「馳騁」著了!「再見了,
洪老匹夫!哈哈哈哈……」我運足內力笑道,那樣聲音才能傳到他那裡,氣死他……

「不知雙兒現在怎麼了?」我心中想道。雙兒如果按照書上所說應該和韋小寶去羅剎國了
(現俄羅斯),但是好像玩到這裡有點怪怪的感覺,像是遊戲中的設定被別人改過一般,
還是有什麼BUG令到遊戲有這樣的錯誤呢?錯誤一:之前遊戲中NPC是看不見遊戲卡片的,
不知道為什麼,洪七公竟然看到了卡片;錯誤二:最近的女孩子都像發了騷一樣,好像是
比較容易獻身出來。通常容易獻身的都是E啊F啊之類的,但現在雙兒這種A級貨也是說了聲
便予取予求;錯誤三:韋小寶和方怡竟在船中就搞起來了,太不合情理了吧……實在是太奇怪了!

我劃著船一直向北走,這樣走不知道到什麼時候才能看到「呼他媽的山」和「阿媽兒的河」
?於是我開啟大地圖,船兒便像飛起來一般。遠處的風景如流映般飛逝,山啊、水啊、岸邊的
樹木……都往後面急速的閃過。不久,青山綠水漸漸演變成白色皚皚的雪山和略帶薄冰的海水
……我看著地圖,附近便是羅剎國的境內了,順便開啟語言轉換功能才行。將船停泊在一邊,
我躍上岸上,舉目眺望,四周圍到處看到的便只有無葉的樹、白色的雪再來便是大塊的岩石了
。「到底她們到哪兒去了呢?」我不禁自個兒納悶!

忽地遠處傳來一響槍聲,(哦?是萊剋星頓的槍聲嗎?)我鶩地一驚,便見數十名衣著超厚
的中國人背著大包小包地向這邊跑來。(咋呢?走鬼啊?)再來便看見幾名手執長槍(不是
矛那種)的紅毛飛……不,俄羅斯人朝這邊跑來。只見一名紅毛飛半跪式蹲下,左手輕托槍
管,右眼瞄準……忽地一扣扳機,「砰」的一聲,一名中國人的小孩子倒在血泊裡,他的爹
娘呼天喊地地跪在那小孩子的屍體面前,雙眼不住流出冰塊……這一幕雖不夠光明頂那幕恐
怖,但是也是慘不忍睹、慘絕人寰。「呀呀個呸的,還真打啊?」一股怒火自丹田處湧至,
我挽了挽衣袖,大喝一聲,腳底便像裝了個風火輪一般,直衝向俄羅斯人中間。那俄羅斯人
吃驚,還在用一條細長的鐵條捅著槍管裝火藥中……「還裝火藥?現在用AK的了!」我大吼
一聲,一掌摁在他腦門兒……(以下太噁心,省略十餘字)其餘俄羅斯人都嚇壞了,手中長
槍都拿捏不住,掉在地上也不去撿了,紛紛「OH

MY
GOD」的逃去不提……

本來在逃跑的中國人看到這種景況,都發呆地站在一旁,久久擠不出一個字兒來。過了許久
,我才回神對他們說道:「怎麼了?對救命恩人不該請他到寒舍喝杯水酒?」人群裡的老人
才回過神來,紛紛邀我到他們那兒喝酒吃肉什麼的……待出來的時候,我的身上已經多了一
件超級厚的貂皮大襖,友好的東北朋友告訴了我俄羅斯人常常出沒的地方,還真是東北人是
活雷鋒啊!

朝著俄羅斯人常出沒的地方走,我期望著看見我的雙兒和淫蟲韋小寶,卻不經意地看到了一
個胖子……一個貌不驚人的胖子和一個大概十六七歲手執長劍的姑娘!那姑娘是瓜子臉,頗
是清秀,只是眉宇之間流露出一股殺氣,像是什麼人欠了她一千幾百兩一樣。我斜眼瞟了她
一眼,卻被她回盯了一眼,嚇得我馬上轉正了腦袋……「站住!」她忽地喊道。我吃了一驚
,這小娘兒們的咋拽成這樣?我回頭賠笑說道:「這位姑娘?有什麼事呢?」那女子凶巴巴
地看著我,說道:「我看你樣貌猥褻,形跡可疑……難不成是來予闖王為難的?」當下我便
馬上知道這兩個人是什麼小說裡面的了,但身份卻還是未知數。不過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
事,於是我笑道:「小的只是在山上打獵的一個獵戶,並不認識什麼闖王!」

那女子霍地拔出長劍,挺劍直指我筆尖道:「哼∼你一個住在深山的獵戶,卻呼吸勻稱、步
伐沉穩?我看你不老實!」我吃了一驚,心道:「嘿!這小妮子眼光不錯!」眼看她長劍一
挺,朝我刺來,來勢甚慢,劍尖又無劍鋒真氣……我冷冷一笑,指尖朝她長劍劍尖輕輕一彈
,但聞「鏗」的一聲,一截斷劍飛上長空,鶩地插進雪地裡!我仍是笑著對她說道:「姑娘
,小的真的不知道什麼闖王,你就讓小的走吧!」「你……」那女子氣得七竅生煙,正想再
戰之時,卻被那胖子攔在後面:「小慧,夠了!人家已經饒你一命了,這下就算了吧!」那
叫小慧的女子才乖乖地退了回去。

那胖子賠笑作揖道:「不知少俠哪門哪派?有如此深厚的內功實在是叫我這個生意人佩服!
」我也揖道:「不敢當不敢當……」看他手中的鐵算盤,我已經幾乎猜到他是什麼人了,當
下便說道:「銅筆鐵算盤黃真黃大俠深得華山真傳,內力才叫不凡!」那胖子正是華山穆人
清之下大弟子黃真,他一聽我的話當下吃了一驚,隨即便裝著沒事般的說道:「不知少俠來
東北是來幹嘛的呢?難不成是來跟闖王為難的嗎?」「哈哈……」我一笑置之,本想說出實
情,但忽地腦子裡閃出一個怪念頭:黃真在金庸小說中也算得上是個高手,但不甚出名。我
看我武功練道如此境地可不可以打贏這個金庸小說裡面二流的高手!當下冷笑一聲,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樣?」黃真鶩地一愣,面露殺機,道:「若是不是,那自然最好;若是
,那休怪我手下無情!」我立刻紮好馬來,雙手擺好架式,說道:「那便要看看你有沒有知
道的資格!」

黃真大怒,鐵算盤一甩,迎掌直劈過來……那氣勢就是不一樣,看來修煉混元功數十年的他
功力儼然已臻化境。我當下不敢怠慢,九陽真氣運遍了全身,雙掌一揮便是降龍十八掌中的
絕招--「龍戰於野」。頓時一條熾熱非常的火龍自掌中竄出,張牙舞爪地朝黃真撲去。黃
真大驚,一時便覺得熱氣逼人。時乃地處東北極寒之地,四處皆是白雪皚皚,剎眼望去那樹
梢上的白雪也像是快要融化一般。黃真實想不出怎麼才能化解這招。看著這條氣勢洶洶的火
龍,他突然將手中精鋼所製的鐵算盤往前一格,閉上了雙眼……

……過了一會兒,黃真手上算盤不住打顫,發出「格格」的響聲。再一陣子,竟像是沒有了
反應一般,黃真漸漸睜開雙眼。「咦」黃真驚歎道,只見我笑嘻嘻地站在他的面前,揖道:「
黃前輩,請恕晚輩無禮!晚輩並不是來於闖王作對的,請前輩放心。晚輩如此做只是……想試
試自己的武功罷了!」黃真輕歎一聲「慚愧」,聽著我的每個字便像是刺進了他的心腓一樣,
數十年來苦修的華山派正宗氣功,卻不如一個少年幾年的功力。我想是猜到了他在想什麼,也
不想讓他難做,當下便說道:「黃前輩也不需如此,令師弟袁承志前輩也是我的啟蒙恩師之一
!」黃真歎了口氣道:「還是英雄出少年啊!我那袁師弟和你都是一樣!想不到我銅筆鐵算盤
黃真,卻在一招之間輸給了一個小娃子。」他看著他那微焦的鐵算盤出了神。「既是輸的徹底
,我要你何用?」黃真一怒,右手猛地一捏,那精鋼所鑄的算盤便像橡皮泥一般變了形。

他扔下算盤,頭也不回地朝東邊走去,安小慧不敢作聲,悄然跟著他……忽地「砰」的一聲槍
響(不是吧,又來?),頓時看到黃真大腿處血流如注,半跪在地上爬不起來……「師伯!」
安小慧大驚,急忙去摻扶他。看見遠方十來個個紅毛飛持槍跑來,我便知道是那是來找我麻煩
的。黃真痛得額頭直冒汗,嚷道:「小慧,不要管我,你先跑。」安小慧「哇」的一聲哭開了
,叫道:「師伯,不行……」我站了出來,雙腿扎馬,雙掌一推,便又是那招九陽神功催動的
「龍戰於野」,當下就看到一條大火龍直向眾紅毛飛飛去。帶頭的那個紅毛飛嚇呆了,喊了聲
:「GOD,THAT』S
CRAZY!」慌忙連連後退。後面的士兵見狀也棄槍逃去……為什麼這些人那
麼喜歡棄槍呢?

我摻扶起黃真,那黃真貌呈異奇狀,像是怎麼也不相信這一幕是真的!「你為什麼要救我?」
黃真道。我笑了笑,說道:「沒什麼!只是你命不該絕罷了!」我摻著黃真四處環顧,便只看
到了一間破舊的茅屋,於是便和安小慧摻著他一瘸一拐地向那小屋走去……

鶩地在接近那所小茅屋的時候聽到裡面好像有人在講話,說的卻鐵定不是中文。尋窗看去卻看
到了一個金髮碧眼的俄羅斯女人和一個俄羅斯軍官在談話,好在我開了翻譯,談話的內容像是
在說什麼神龍……中原什麼的?「待我走近點聽聽他們在說什麼?」我心道。突然一聲「哈嚏
」……循聲望去,卻見安小慧擦了擦鼻子……我暈,早不打遲不打,偏偏在這個時候打噴嚏!
?我一轉頭,那個俄羅斯女人已經不見了。「伊呀」的一聲,門打開了,那個俄羅斯軍官拿著
手槍指著我們便罵道:「他媽的,什麼人派來的奸細!」隔壁黃真和安小慧還在丈二和尚摸不
著頭腦之際,我忽地放下黃真,一個箭步衝將上去,一拳打中他的小腹丹田處。那個俄羅斯軍
官「哼」的一聲便就倒下了。

我一步搶進房,卻不見半個人影……安小慧扶著受了傷的黃真進來,疑道:「到底什麼事呢?
」我正經道:「剛剛聽到那俄羅斯女人好像想聯絡神龍島、雲南吳三桂、吐蕃、蒙古進攻中原
呢!」「嚇?」黃真與安小慧都是吃了一驚,黃真道:「少俠,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大事
不好啊。闖王的軍隊要對付一個朝廷已經是千萬的難,再來外敵實在是……」黃真沉默了。過
了一陣,黃真不管安小慧的勸阻一個勁的往外衝,口中說道:「不行,我一定要搶在他們攻進
來的時候向闖王報信!」安小慧驚道:「不行啦,大師伯!你中了槍啦!」我說道:「不錯,
這位姑娘說的正在點子上。黃大俠腿上的上再不治療,恐怕這一身的功夫都會擱下的!」黃真
臉上一青,額上的汗水吟吟而下。我連忙過去摻扶他到床邊坐好,說道:「讓我瞧瞧你的傷口!」

不等黃真答應,我已經刷的一聲拔出安小慧的斷劍……「霍」的一聲切斷了黃真褲腿的布料。
下手之快、落位之準簡直令我也覺得驚訝……看來我的九陽神功又深了一層,當然啦……自我
練九陽神功以來,每次搞女人、打架、平時練功都用九陽神功,自然是升了幾級的吶!

看著他中槍處的血汩汩直流,我連忙點他大腿數處大穴,先止住流血再說。黃真見我的手法頗
為熟手,也就不說什麼了。我接著用火刀火石生了個火,在劍鋒上烤了烤,說道:「黃大俠,
可能有點兒痛,忍著點!」黃真點了點頭,我迅速揮劍割了個寸餘的傷口,滾燙的鐵劍使疼痛
的感覺瞬間在黃真身上蔓延。看著那顆嵌進肉裡黑色的彈丸,正在想著怎麼把它拿出來之際,
床邊的木箱卻傳來一些摩擦聲。我顧不得黃真的疼痛,斷劍劍尖鶩地一挑那顆彈丸……黃真「
嗚」的一聲,暈了過去。安小慧大驚,罵道:「你……你幹什麼?」我馬上替他傷口敷上一些
自製的玉靈散,扯碎衣服一角,替他紮好傷口,便循聲去翻那邊的地板……

果然有一條秘道在地板的下面(書上不是寫是箱子的嗎?)。正當我打算向秘道那邊追去的時
候,安小慧拉著我的衣角道:「喂喂!你就這樣就走了啊?」「要不然怎麼樣?」我奇道。安
小慧眉角微皺,輕咬下唇道:「我……師伯他……等下還有紅毛鬼來怎麼辦?」我冷冷笑道:
「安姑娘劍法高強,便連我都不放在眼內,區區紅毛鬼又豈是您老人家的對手!」安小慧忽地
哭了,嗚嗚噎噎地說道:「對……對不起嘛!我……我也是為了闖王……」我這個人啊,什麼
都可以,就是看不慣女孩子哭。看她這麼一哭,我心都軟了,直說道:「沒事兒的,紅毛鬼不
敢再來了。我下去看看,馬上就回來?」安小慧才放心,說道:「一定哦?」我點了點頭,便
躍下地道……

地道裡黑漆漆的,還真是伸手不見五指。我尋著一陣濃重的玫瑰花香快速爬去,卻被不知道什
麼頂到了頭……「啥東西……」未等我開口,已經有一個女人報以熱吻,將我的舌頭緊緊捲住
……「嗯……」一陣香氣飄來,我便回想到,這個騷貨便是蘇菲亞公主。對方既然報以熱吻,
我便陪她玩玩。

我用手環過她的腰,讓她的小腹緊緊貼在我隆起的小兄弟上面。只聽她「哦」了一聲,手已經
跟了上來,輕輕地撫弄我的小兄弟。「不愧是《鹿鼎記》裡面的騷貨啊!」我心道。一手把玩
她的奶子,一手去探察她水流汩汩的小淫穴。忽地覺得耳邊一陣騷癢,那俄羅斯婊子竟在我耳
邊吹氣,那暖暖的香香的吹在我耳邊煞是受用。蘇菲亞一口含下我的耳珠,吞吞吐吐,一口唾
液濕了我整個耳朵,卻又是舒服異常。聽她喘氣聲連連,下體流水又如此之多,實在是很想就
地正法她。可我卻又不這麼做,雖然小兄弟已經聳立至今,但我深知如此淫婦,現在進去只是
被她玩,遲些進去才是我玩她……

待我摳了她的小穴一陣,她已是全身顫抖,乳首挺立。我估摸著位置朝她的唇吻去,她頓時一
驚,我的舌頭便已經探入她的口中,伸入小穴的手指也憮然變成了兩根……她輕聲喚道:「進
來……進來吧寶貝!」腿上忽地感受到一個又濕又軟的東西在磨蹭,我便知道時候來了。(再
蹭下去我整條腿都濕透啦!)

我抵著她的小逼穴口用力一挺,她便深吸了一口氣,想叫出聲音,卻又不敢……嘿嘿,我讓你
叫。我催動九陽神功,那肉棒便像一根燒紅了的鐵棒一般。我拔開她的雙腿,對準花心便像搗
蔥一般插她的小穴……那水漉漉的淫穴中快速發出「咂咂」的響聲,每次搗進去都搗得她直喘
粗氣,淫水直濺得我滿身都是……「還不叫?不叫床我插死你!」我惡作劇的心情既來,便發
狠勁地插,她卻忍得十分辛苦,但又不肯叫出聲來,像是在害怕什麼東西聽到了似的。

我嘿嘿地笑了一聲,兩指在她的菊花處撫弄。「不要!」她用俄語輕輕叫道。我用嘴摀住了她
的嘴,她的香舌隨即便伸入我的口中。我手指一用力,直插進她的菊花……輕輕撥動指尖,彷
彿可以碰到十二指腸。(有點噁心)我迅速拔出手指……就在這一剎,蘇菲亞「啊……」的一
聲長「嘶」……嘿嘿,終於叫床了吧。卻覺得肩膀一痛……「我靠,臭婊子咬人!」我剛想發
作,卻聞我正上方一把熟悉的聲音叫道:「是誰?」(該是洪安通了吧)我連忙放了九陽神功
,(其實想射很久了,沒想到這婊子的小穴如此之緊)一股滾燙的精液射進她陰道內。頓時「B
OOM」的一聲,一張卡片變了出來,我摸索著撿起卡片,以最快的速度往後退出秘道……

我摸著肩膀上的傷口爬出洞穴,衣服剛才沒脫,就脫了一半的褲子。稍稍整理一下衣服,便回
到茅屋內……安小慧看見我回來如獲至寶一般,笑道:「……大哥,回來了啊?」我微微一笑
,說道:「我姓雷!」安小慧臉紅道:「雷大哥∼」忽地一督我的褲子,「撲哧」一聲笑了出
來,說道:「雷大哥,你那麼大的人了還撇尿嘛?」我低頭一看,只見我右腿褲子濕了一大片
(臭俄羅斯婊子,淫水流那麼多),慌忙解釋道:「剛才洞裡有隻猴子,我一不小心就被它在
這裡撒了泡尿……」(這個理由夠牽強吧)豈知安小慧並沒有懷疑,笑著說道:「我華山也有
很多猴子,我家就養了兩隻,一隻叫大威,一隻叫小乖……」我微笑著點了點頭,卻又聞安小
慧問道:「雷大哥肩膀像是被人咬傷了?」我心裡一驚,慌忙道:「都是那隻猴子咬的啦……
」安小慧點了點頭,也就不說什麼了。

過了一會兒,黃真緩緩轉醒。我和安小慧扶他欠起身來,才剛剛坐穩,黃真便道:「少俠,我
有一事相求,乃是關係到中原百姓的命運,希望你一定要答應我!」突然小腿一痛,他便坐也
坐不穩,倒下身來。「師伯∼」安小慧吃驚道,又扶起了他。我說道:「黃大俠有什麼事儘管
說,在下力所能及一定照辦!」黃真顫聲道:「幫我……帶小慧到……到闖王軍中去……告訴
……告訴闖王要……要小心……」我問道:「那黃大俠你呢?」黃真苦笑道:「我這副老骨頭
還不至於走不動。多虧了少俠,我估計這傷要四五天才可以痊癒,我在此地先躲一陣,等我痊
癒了我就回華山去告訴這個消息給他老人家知道!」安小慧哭了,眼淚不住地流道:「師伯!
」我點了點頭,拉著安小慧的手頭也不回的走了……等等,好像我還不知道闖王軍營在哪裡∼
鬱悶!我從懷中悄悄取出那張蘇菲亞的卡片一看:卡片編號027,卡片名稱蘇菲亞公主,簡介…
…難易度H。「蝦米?H?」那個騷貨騷成這個樣子,是人都能上咯……我暈。

牽著安小慧跑了一陣……(暈,都想到了不知道闖王軍營在哪裡,還跑個P啊?)便停了下來,
搔了搔腦袋,問道:「小慧姑娘,你知道闖王軍營在哪裡嘛?」安小慧指了指東邊(現在是朝
北去了啦),我一個勁兒納悶,知道了咋不早點告訴我呢?拖過她的手便向東奔去。跑了好一
陣,才略略看到有士兵在站崗,便加快步伐,衝了過去。

「什麼人?」站崗士兵問道。我揖道:「在下雷幽風,陪同華山安小慧姑娘一同有重要軍情告
訴闖王。」那士兵滿臉橫肉,嘴角比眼睛還高(誇張啦),那「豬」唇一撅,便道:「就你們
兩個老百姓會有什麼重要軍情?多半是敵軍的間諜。」說罷大喊一聲:「給我抓起來。」三四
個士兵聽到喊聲,持矛衝將上來……「豈有此理!就你們幾個小卒還配跟我嚷嚷?」右臂一呼
,便是一道氣勁直撲那橫肉士兵。那橫肉士兵喉頭一甜,哇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雙手捂著肚
子倒在地上直哼哼!「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你們快點叫闖王親自出來迎接我!」我一臉正氣,
幾個士兵看了像是嚇破了膽,矛也不要了,扔在地上便往內營跑去……(奇怪,怎麼那些人一
害怕就丟兵器?)

「誰在那裡大吵大嚷的,見闖王?口氣好大!」內營緩步走出來三人:一人面色枯黃,但雙眼
炯炯有神,背上背包上貼了張黃紙--「打遍天下無敵手」;另一個一面鬍渣,英氣逼人,背
負一把大刀,上面似有「冷月」二字;最後一個是個女生……女生?只見她緊緊貼在第一個人
身後,露出水靈靈的雙眼,雪白的肌膚略略透出一點微紅,身上披裹著一件白色的貂皮大衣(
值錢啊!)……「難道閣下便是『打遍天下無敵手』苗人鳳和關東大俠胡一刀?」

苗人鳳道:「正是!」……
得天獨厚
發表於
2009-1-4
07:14
PM
第二十六章

話說洪安通大吼一聲,五指成爪,向我抓來。那手指未至而爪風已至,擦得臉頰隱隱作痛……
我一驚之下,一掌「見龍在田」呼地擊向洪安通膻中要穴,這竟是兩敗俱傷的打法。洪安通大
吃一驚,那「見龍在田」迫在眉睫,如果硬是要抓我卻一定被打中,當下撤爪成掌,朝我左肩
拍去。未待他拍中,我順勢一轉身,右腳直掃他襠部,正是「神龍擺尾」……雖被海水所阻,
卻也掀起大浪,威力不小。洪安通再是一驚,縱身往後一躍,躍後數尺有餘……

這幾下兔起鵠落發生得極快,洪安通忽地回過神來,又羞又怒,咬著牙怒道:「臭小子,膽敢
唬弄我?」他才發現先前那招「見龍在田」竟是虛招。原本高手過招一招一式都足以左右勝負
,那降龍十八掌的剛猛掌力更是不可弄虛作假,可剛剛情況實在太過緊急,若不出奇制勝的話
,那爪便早已取了我的性命。於是我便在出「見龍在田」之時只用招式,並不運起內功……我
「嘿嘿」的笑了一聲,兩招之際我已將弱勢扭轉,至今仍呈平手之勢,就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
議。須要知道「降龍十八掌」的精要之處,全在運勁發力,至於掌法變化卻極簡明,十八掌一
學全,首尾貫通,原先的十五掌威力更是大增。

「老鬼,看招了!」我冷冷一笑,笑容中充滿了自信,洪安通不自覺地一驚。「呵!」我大吼
一聲,右掌鶩地遞出,正是那招「見龍在田」。洪安通見來勢兇猛,急忙運起輕功,微微一側
身,輕描淡寫地閃過這招。卻又聞我大聲叫道:「再來!」洪安通未回過神,當下一驚,想不
到此人收招發招如此之快。急忙雙拳交叉,護住面門……嗯?卻不覺有人來攻,睜眼一看,我
便已經遠在大船小艇之上,劃著小艇飛快地「馳騁」著了!「再見了,洪老匹夫!哈哈哈哈…
…」我運足內力笑道,那樣聲音才能傳到他那裡,氣死他……

「不知雙兒現在怎麼了?」我心中想道。雙兒如果按照書上所說應該和韋小寶去羅剎國了(現
俄羅斯),但是好像玩到這裡有點怪怪的感覺,像是遊戲中的設定被別人改過一般,還是有什
麼BUG令到遊戲有這樣的錯誤呢?錯誤一:之前遊戲中NPC是看不見遊戲卡片的,不知道為什麼
,洪七公竟然看到了卡片;錯誤二:最近的女孩子都像發了騷一樣,好像是比較容易獻身出來
。通常容易獻身的都是E啊F啊之類的,但現在雙兒這種A級貨也是說了聲便予取予求;錯誤三
:韋小寶和方怡竟在船中就搞起來了,太不合情理了吧……實在是太奇怪了!

我劃著船一直向北走,這樣走不知道到什麼時候才能看到「呼他媽的山」和「阿媽兒的河」?
於是我開啟大地圖,船兒便像飛起來一般。遠處的風景如流映般飛逝,山啊、水啊、岸邊的樹
木……都往後面急速的閃過。不久,青山綠水漸漸演變成白色皚皚的雪山和略帶薄冰的海水…
…我看著地圖,附近便是羅剎國的境內了,順便開啟語言轉換功能才行。將船停泊在一邊,我
躍上岸上,舉目眺望,四周圍到處看到的便只有無葉的樹、白色的雪再來便是大塊的岩石了。
「到底她們到哪兒去了呢?」我不禁自個兒納悶!

忽地遠處傳來一響槍聲,(哦?是萊剋星頓的槍聲嗎?)我鶩地一驚,便見數十名衣著超厚的
中國人背著大包小包地向這邊跑來。(咋呢?走鬼啊?)再來便看見幾名手執長槍(不是矛那
種)的紅毛飛……不,俄羅斯人朝這邊跑來。只見一名紅毛飛半跪式蹲下,左手輕托槍管,右
眼瞄準……忽地一扣扳機,「砰」的一聲,一名中國人的小孩子倒在血泊裡,他的爹娘呼天喊
地地跪在那小孩子的屍體面前,雙眼不住流出冰塊……這一幕雖不夠光明頂那幕恐怖,但是也
是慘不忍睹、慘絕人寰。「呀呀個呸的,還真打啊?」一股怒火自丹田處湧至,我挽了挽衣袖
,大喝一聲,腳底便像裝了個風火輪一般,直衝向俄羅斯人中間。那俄羅斯人吃驚,還在用一
條細長的鐵條捅著槍管裝火藥中……「還裝火藥?現在用AK的了!」我大吼一聲,一掌摁在他
腦門兒……(以下太噁心,省略十餘字)其餘俄羅斯人都嚇壞了,手中長槍都拿捏不住,掉在
地上也不去撿了,紛紛「OH

MY
GOD」的逃去不提……

本來在逃跑的中國人看到這種景況,都發呆地站在一旁,久久擠不出一個字兒來。過了許久,
我才回神對他們說道:「怎麼了?對救命恩人不該請他到寒舍喝杯水酒?」人群裡的老人才回
過神來,紛紛邀我到他們那兒喝酒吃肉什麼的……待出來的時候,我的身上已經多了一件超級
厚的貂皮大襖,友好的東北朋友告訴了我俄羅斯人常常出沒的地方,還真是東北人是活雷鋒啊!

朝著俄羅斯人常出沒的地方走,我期望著看見我的雙兒和淫蟲韋小寶,卻不經意地看到了一個
胖子……一個貌不驚人的胖子和一個大概十六七歲手執長劍的姑娘!那姑娘是瓜子臉,頗是清
秀,只是眉宇之間流露出一股殺氣,像是什麼人欠了她一千幾百兩一樣。我斜眼瞟了她一眼,
卻被她回盯了一眼,嚇得我馬上轉正了腦袋……「站住!」她忽地喊道。我吃了一驚,這小娘
兒們的咋拽成這樣?我回頭賠笑說道:「這位姑娘?有什麼事呢?」那女子凶巴巴地看著我,
說道:「我看你樣貌猥褻,形跡可疑……難不成是來予闖王為難的?」當下我便馬上知道這兩
個人是什麼小說裡面的了,但身份卻還是未知數。不過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於是我笑道
:「小的只是在山上打獵的一個獵戶,並不認識什麼闖王!」

那女子霍地拔出長劍,挺劍直指我筆尖道:「哼∼你一個住在深山的獵戶,卻呼吸勻稱、步伐
沉穩?我看你不老實!」我吃了一驚,心道:「嘿!這小妮子眼光不錯!」眼看她長劍一挺,
朝我刺來,來勢甚慢,劍尖又無劍鋒真氣……我冷冷一笑,指尖朝她長劍劍尖輕輕一彈,但聞
「鏗」的一聲,一截斷劍飛上長空,鶩地插進雪地裡!我仍是笑著對她說道:「姑娘,小的真
的不知道什麼闖王,你就讓小的走吧!」「你……」那女子氣得七竅生煙,正想再戰之時,卻
被那胖子攔在後面:「小慧,夠了!人家已經饒你一命了,這下就算了吧!」那叫小慧的女子
才乖乖地退了回去。

那胖子賠笑作揖道:「不知少俠哪門哪派?有如此深厚的內功實在是叫我這個生意人佩服!」
我也揖道:「不敢當不敢當……」看他手中的鐵算盤,我已經幾乎猜到他是什麼人了,當下便
說道:「銅筆鐵算盤黃真黃大俠深得華山真傳,內力才叫不凡!」那胖子正是華山穆人清之下
大弟子黃真,他一聽我的話當下吃了一驚,隨即便裝著沒事般的說道:「不知少俠來東北是來
幹嘛的呢?難不成是來跟闖王為難的嗎?」「哈哈……」我一笑置之,本想說出實情,但忽地
腦子裡閃出一個怪念頭:黃真在金庸小說中也算得上是個高手,但不甚出名。我看我武功練道
如此境地可不可以打贏這個金庸小說裡面二流的高手!當下冷笑一聲,道:「是又如何?不是
又怎樣?」黃真鶩地一愣,面露殺機,道:「若是不是,那自然最好;若是,那休怪我手下無
情!」我立刻紮好馬來,雙手擺好架式,說道:「那便要看看你有沒有知道的資格!」

黃真大怒,鐵算盤一甩,迎掌直劈過來……那氣勢就是不一樣,看來修煉混元功數十年的他功
力儼然已臻化境。我當下不敢怠慢,九陽真氣運遍了全身,雙掌一揮便是降龍十八掌中的絕招
--「龍戰於野」。頓時一條熾熱非常的火龍自掌中竄出,張牙舞爪地朝黃真撲去。黃真大驚
,一時便覺得熱氣逼人。時乃地處東北極寒之地,四處皆是白雪皚皚,剎眼望去那樹梢上的白
雪也像是快要融化一般。黃真實想不出怎麼才能化解這招。看著這條氣勢洶洶的火龍,他突然
將手中精鋼所製的鐵算盤往前一格,閉上了雙眼……

……過了一會兒,黃真手上算盤不住打顫,發出「格格」的響聲。再一陣子,竟像是沒有了反
應一般,黃真漸漸睜開雙眼。「咦」黃真驚歎道,只見我笑嘻嘻地站在他的面前,揖道:「黃
前輩,請恕晚輩無禮!晚輩並不是來於闖王作對的,請前輩放心。晚輩如此做只是……想試試
自己的武功罷了!」黃真輕歎一聲「慚愧」,聽著我的每個字便像是刺進了他的心腓一樣,數
十年來苦修的華山派正宗氣功,卻不如一個少年幾年的功力。我想是猜到了他在想什麼,也不
想讓他難做,當下便說道:「黃前輩也不需如此,令師弟袁承志前輩也是我的啟蒙恩師之一!
」黃真歎了口氣道:「還是英雄出少年啊!我那袁師弟和你都是一樣!想不到我銅筆鐵算盤黃
真,卻在一招之間輸給了一個小娃子。」他看著他那微焦的鐵算盤出了神。「既是輸的徹底,
我要你何用?」黃真一怒,右手猛地一捏,那精鋼所鑄的算盤便像橡皮泥一般變了形。

他扔下算盤,頭也不回地朝東邊走去,安小慧不敢作聲,悄然跟著他……忽地「砰」的一聲槍
響(不是吧,又來?),頓時看到黃真大腿處血流如注,半跪在地上爬不起來……「師伯!」
安小慧大驚,急忙去摻扶他。看見遠方十來個個紅毛飛持槍跑來,我便知道是那是來找我麻煩
的。黃真痛得額頭直冒汗,嚷道:「小慧,不要管我,你先跑。」安小慧「哇」的一聲哭開了
,叫道:「師伯,不行……」我站了出來,雙腿扎馬,雙掌一推,便又是那招九陽神功催動的
「龍戰於野」,當下就看到一條大火龍直向眾紅毛飛飛去。帶頭的那個紅毛飛嚇呆了,喊了聲
:「GOD,THAT』S
CRAZY!」慌忙連連後退。後面的士兵見狀也棄槍逃去……為什麼這些人那
麼喜歡棄槍呢?

我摻扶起黃真,那黃真貌呈異奇狀,像是怎麼也不相信這一幕是真的!「你為什麼要救我?」
黃真道。我笑了笑,說道:「沒什麼!只是你命不該絕罷了!」我摻著黃真四處環顧,便只看
到了一間破舊的茅屋,於是便和安小慧摻著他一瘸一拐地向那小屋走去……

鶩地在接近那所小茅屋的時候聽到裡面好像有人在講話,說的卻鐵定不是中文。尋窗看去卻看
到了一個金髮碧眼的俄羅斯女人和一個俄羅斯軍官在談話,好在我開了翻譯,談話的內容像是
在說什麼神龍……中原什麼的?「待我走近點聽聽他們在說什麼?」我心道。突然一聲「哈嚏
」……循聲望去,卻見安小慧擦了擦鼻子……我暈,早不打遲不打,偏偏在這個時候打噴嚏!
?我一轉頭,那個俄羅斯女人已經不見了。「伊呀」的一聲,門打開了,那個俄羅斯軍官拿著
手槍指著我們便罵道:「他媽的,什麼人派來的奸細!」隔壁黃真和安小慧還在丈二和尚摸不
著頭腦之際,我忽地放下黃真,一個箭步衝將上去,一拳打中他的小腹丹田處。那個俄羅斯軍
官「哼」的一聲便就倒下了。

我一步搶進房,卻不見半個人影……安小慧扶著受了傷的黃真進來,疑道:「到底什麼事呢?
」我正經道:「剛剛聽到那俄羅斯女人好像想聯絡神龍島、雲南吳三桂、吐蕃、蒙古進攻中原
呢!」「嚇?」黃真與安小慧都是吃了一驚,黃真道:「少俠,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大事
不好啊。闖王的軍隊要對付一個朝廷已經是千萬的難,再來外敵實在是……」黃真沉默了。過
了一陣,黃真不管安小慧的勸阻一個勁的往外衝,口中說道:「不行,我一定要搶在他們攻進
來的時候向闖王報信!」安小慧驚道:「不行啦,大師伯!你中了槍啦!」我說道:「不錯,
這位姑娘說的正在點子上。黃大俠腿上的上再不治療,恐怕這一身的功夫都會擱下的!」黃真
臉上一青,額上的汗水吟吟而下。我連忙過去摻扶他到床邊坐好,說道:「讓我瞧瞧你的傷口!」

不等黃真答應,我已經刷的一聲拔出安小慧的斷劍……「霍」的一聲切斷了黃真褲腿的布料。
下手之快、落位之準簡直令我也覺得驚訝……看來我的九陽神功又深了一層,當然啦……自我
練九陽神功以來,每次搞女人、打架、平時練功都用九陽神功,自然是升了幾級的吶!

看著他中槍處的血汩汩直流,我連忙點他大腿數處大穴,先止住流血再說。黃真見我的手法頗
為熟手,也就不說什麼了。我接著用火刀火石生了個火,在劍鋒上烤了烤,說道:「黃大俠,
可能有點兒痛,忍著點!」黃真點了點頭,我迅速揮劍割了個寸餘的傷口,滾燙的鐵劍使疼痛
的感覺瞬間在黃真身上蔓延。看著那顆嵌進肉裡黑色的彈丸,正在想著怎麼把它拿出來之際,
床邊的木箱卻傳來一些摩擦聲。我顧不得黃真的疼痛,斷劍劍尖鶩地一挑那顆彈丸……黃真「
嗚」的一聲,暈了過去。安小慧大驚,罵道:「你……你幹什麼?」我馬上替他傷口敷上一些
自製的玉靈散,扯碎衣服一角,替他紮好傷口,便循聲去翻那邊的地板……

果然有一條秘道在地板的下面(書上不是寫是箱子的嗎?)。正當我打算向秘道那邊追去的時
候,安小慧拉著我的衣角道:「喂喂!你就這樣就走了啊?」「要不然怎麼樣?」我奇道。安
小慧眉角微皺,輕咬下唇道:「我……師伯他……等下還有紅毛鬼來怎麼辦?」我冷冷笑道:
「安姑娘劍法高強,便連我都不放在眼內,區區紅毛鬼又豈是您老人家的對手!」安小慧忽地
哭了,嗚嗚噎噎地說道:「對……對不起嘛!我……我也是為了闖王……」我這個人啊,什麼
都可以,就是看不慣女孩子哭。看她這麼一哭,我心都軟了,直說道:「沒事兒的,紅毛鬼不
敢再來了。我下去看看,馬上就回來?」安小慧才放心,說道:「一定哦?」我點了點頭,便
躍下地道……

地道裡黑漆漆的,還真是伸手不見五指。我尋著一陣濃重的玫瑰花香快速爬去,卻被不知道什
麼頂到了頭……「啥東西……」未等我開口,已經有一個女人報以熱吻,將我的舌頭緊緊捲住
……「嗯……」一陣香氣飄來,我便回想到,這個騷貨便是蘇菲亞公主。對方既然報以熱吻,
我便陪她玩玩。

我用手環過她的腰,讓她的小腹緊緊貼在我隆起的小兄弟上面。只聽她「哦」了一聲,手已經
跟了上來,輕輕地撫弄我的小兄弟。「不愧是《鹿鼎記》裡面的騷貨啊!」我心道。一手把玩
她的奶子,一手去探察她水流汩汩的小淫穴。忽地覺得耳邊一陣騷癢,那俄羅斯婊子竟在我耳
邊吹氣,那暖暖的香香的吹在我耳邊煞是受用。蘇菲亞一口含下我的耳珠,吞吞吐吐,一口唾
液濕了我整個耳朵,卻又是舒服異常。聽她喘氣聲連連,下體流水又如此之多,實在是很想就
地正法她。可我卻又不這麼做,雖然小兄弟已經聳立至今,但我深知如此淫婦,現在進去只是
被她玩,遲些進去才是我玩她……

待我摳了她的小穴一陣,她已是全身顫抖,乳首挺立。我估摸著位置朝她的唇吻去,她頓時一
驚,我的舌頭便已經探入她的口中,伸入小穴的手指也憮然變成了兩根……她輕聲喚道:「進
來……進來吧寶貝!」腿上忽地感受到一個又濕又軟的東西在磨蹭,我便知道時候來了。(再
蹭下去我整條腿都濕透啦!)

我抵著她的小逼穴口用力一挺,她便深吸了一口氣,想叫出聲音,卻又不敢……嘿嘿,我讓你
叫。我催動九陽神功,那肉棒便像一根燒紅了的鐵棒一般。我拔開她的雙腿,對準花心便像搗
蔥一般插她的小穴……那水漉漉的淫穴中快速發出「咂咂」的響聲,每次搗進去都搗得她直喘
粗氣,淫水直濺得我滿身都是……「還不叫?不叫床我插死你!」我惡作劇的心情既來,便發
狠勁地插,她卻忍得十分辛苦,但又不肯叫出聲來,像是在害怕什麼東西聽到了似的。

我嘿嘿地笑了一聲,兩指在她的菊花處撫弄。「不要!」她用俄語輕輕叫道。我用嘴摀住了她
的嘴,她的香舌隨即便伸入我的口中。我手指一用力,直插進她的菊花……輕輕撥動指尖,彷
彿可以碰到十二指腸。(有點噁心)我迅速拔出手指……就在這一剎,蘇菲亞「啊……」的一
聲長「嘶」……嘿嘿,終於叫床了吧。卻覺得肩膀一痛……「我靠,臭婊子咬人!」我剛想發
作,卻聞我正上方一把熟悉的聲音叫道:「是誰?」(該是洪安通了吧)我連忙放了九陽神功
,(其實想射很久了,沒想到這婊子的小穴如此之緊)一股滾燙的精液射進她陰道內。頓時「
BOOM」的一聲,一張卡片變了出來,我摸索著撿起卡片,以最快的速度往後退出秘道……

我摸著肩膀上的傷口爬出洞穴,衣服剛才沒脫,就脫了一半的褲子。稍稍整理一下衣服,便回
到茅屋內……安小慧看見我回來如獲至寶一般,笑道:「……大哥,回來了啊?」我微微一笑
,說道:「我姓雷!」安小慧臉紅道:「雷大哥∼」忽地一督我的褲子,「撲哧」一聲笑了出
來,說道:「雷大哥,你那麼大的人了還撇尿嘛?」我低頭一看,只見我右腿褲子濕了一大片
(臭俄羅斯婊子,淫水流那麼多),慌忙解釋道:「剛才洞裡有隻猴子,我一不小心就被它在
這裡撒了泡尿……」(這個理由夠牽強吧)豈知安小慧並沒有懷疑,笑著說道:「我華山也有
很多猴子,我家就養了兩隻,一隻叫大威,一隻叫小乖……」我微笑著點了點頭,卻又聞安小
慧問道:「雷大哥肩膀像是被人咬傷了?」我心裡一驚,慌忙道:「都是那隻猴子咬的啦……
」安小慧點了點頭,也就不說什麼了。

過了一會兒,黃真緩緩轉醒。我和安小慧扶他欠起身來,才剛剛坐穩,黃真便道:「少俠,我
有一事相求,乃是關係到中原百姓的命運,希望你一定要答應我!」突然小腿一痛,他便坐也
坐不穩,倒下身來。「師伯∼」安小慧吃驚道,又扶起了他。我說道:「黃大俠有什麼事儘管
說,在下力所能及一定照辦!」黃真顫聲道:「幫我……帶小慧到……到闖王軍中去……告訴
……告訴闖王要……要小心……」我問道:「那黃大俠你呢?」黃真苦笑道:「我這副老骨頭
還不至於走不動。多虧了少俠,我估計這傷要四五天才可以痊癒,我在此地先躲一陣,等我痊
癒了我就回華山去告訴這個消息給他老人家知道!」安小慧哭了,眼淚不住地流道:「師伯!
」我點了點頭,拉著安小慧的手頭也不回的走了……等等,好像我還不知道闖王軍營在哪裡∼
鬱悶!我從懷中悄悄取出那張蘇菲亞的卡片一看:卡片編號027,卡片名稱蘇菲亞公主,簡介…
…難易度H。「蝦米?H?」那個騷貨騷成這個樣子,是人都能上咯……我暈。

牽著安小慧跑了一陣……(暈,都想到了不知道闖王軍營在哪裡,還跑個P啊?)便停了下來,
搔了搔腦袋,問道:「小慧姑娘,你知道闖王軍營在哪裡嘛?」安小慧指了指東邊(現在是朝
北去了啦),我一個勁兒納悶,知道了咋不早點告訴我呢?拖過她的手便向東奔去。跑了好一
陣,才略略看到有士兵在站崗,便加快步伐,衝了過去。

「什麼人?」站崗士兵問道。我揖道:「在下雷幽風,陪同華山安小慧姑娘一同有重要軍情告
訴闖王。」那士兵滿臉橫肉,嘴角比眼睛還高(誇張啦),那「豬」唇一撅,便道:「就你們
兩個老百姓會有什麼重要軍情?多半是敵軍的間諜。」說罷大喊一聲:「給我抓起來。」三四
個士兵聽到喊聲,持矛衝將上來……「豈有此理!就你們幾個小卒還配跟我嚷嚷?」右臂一呼
,便是一道氣勁直撲那橫肉士兵。那橫肉士兵喉頭一甜,哇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雙手捂著肚
子倒在地上直哼哼!「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你們快點叫闖王親自出來迎接我!」我一臉正氣,
幾個士兵看了像是嚇破了膽,矛也不要了,扔在地上便往內營跑去……(奇怪,怎麼那些人一
害怕就丟兵器?)

「誰在那裡大吵大嚷的,見闖王?口氣好大!」內營緩步走出來三人:一人面色枯黃,
但雙眼炯炯有神,背上背包上貼了張黃紙--「打遍天下無敵手」;另一個一面鬍渣,
英氣逼人,背負一把大刀,上面似有「冷月」二字;最後一個是個女生……女生?只見
她緊緊貼在第一個人身後,露出水靈靈的雙眼,雪白的肌膚略略透出一點微紅,身上披
裹著一件白色的貂皮大衣(值錢啊!)……「難道閣下便是『打遍天下無敵手』苗人鳳
和關東大俠胡一刀?」

期待後續發展~~
^^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