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六集第六章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陳秋雁雖然會仙術,身邊也沒有什麼強力法寶,見到伊山近如此輕鬆地召喚
出自己的義妹,卻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法術,讓她震駭得手腳麻木。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第六章仙女分身

『那只是她的虛影,現在試圖以身外化身之法,拼著耗損修為,也要衝出去
對你發起攻擊!』

伊山近聽到媚靈在自己心中的吶喊聲,不由得怒吼,隨手抓過於芷瓊,三兩
下撕裂她的衣衫,將粗大肉棒頂到了她修長美腿中間的嬌嫩小穴上。

雪白纖美的裸體暴露在他們的眼前,遠處的陳秋雁和張亦菲驚得眼睛都快凸
出來了,心中不由生出恐懼和無力感。

陳秋雁雖然會仙術,身邊也沒有什麼強力法寶,見到伊山近如此輕鬆地召喚
出自己的義妹,卻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法術,讓她震駭得手腳麻木。

於芷瓊本來和別的俠女們一樣,驚訝於自己突然出現在山寨之中,並對官軍
攻山極為擔憂,可是大肉棒一頂到嫩穴上,她就忘卻了所有煩惱,纖美玉手抓住
伊山近的肩膀,顫聲悲泣道:「你不是說過,只要我聽話,就不奪我的貞潔嗎?」

伊山近凝神看著空中凝聚成形的冰蟾宮女修,見她已經亮出利爪向著自己抓
來,失聲叫道:「事急從權,為了大家的安危,你就犧牲一下吧!」

他和媚靈想到了同樣一件事,為了增強圖中法力鎮壓女修,必須盡快補充明
月心的力量。

他雙手抓住清麗少女的柔滑雪臀,粗大肉棒頂入嫩穴之中,撐開穴口嫩肉,
腰部用力向前狂頂,嗤的一聲撕裂嫩穴,撞破了處女膜,大力插進緊窄嬌嫩的處
女蜜道裡面。

「啊……」於芷瓊悲憤地仰天尖叫,痛得雪白玉體都在劇烈顫抖。

她能感覺到那根粗大肉棒在自己純潔珍貴的花徑裡面狠狠地插入,撕裂了她
的嫩穴花徑,直插到深處,肉棒對嬌嫩肉壁的每一點磨擦都讓她痛不欲生。

不管她採取了多少種方法滿是伊山近,屈辱地用消化道的前後兩端吸取了他
多少精液,最終還是徒勞無功,保持了多年的貞潔就這樣被他殘忍奪去!

最讓她無法忍受的是,她失去貞潔的地點,竟然就是她最熟悉的女俠山的主
峰俠女峰,而且是在慘烈廝殺的戰場上,面對著一婦當關的三姊和坐鎮山頂的大
姊,以及那麼多熟識的部下。

在旁邊,那些和她一起被伊山近俘獲、捉入美人圖中的勁裝少女們早已悲憤
哭叫起來,看到最尊敬的俠女被好破處女膜,簡直比連好了她們三個洞還要讓她
們痛心疾首!

別的美少女們也大都在悲憤哭泣,感懷身世,淒傷無助。只是她們還受著美
人圖的控制,不要說上來幫助芷瓊了,就連上前代替她挨奸都辦不到。

不僅如此,趙飛鳳、林晴還上來幫著伊山近抓住她的粉臂雪腿,推動她前後
晃動,讓大肉棒在嫩穴申抽插更加順利。就連癱軟在地上的何琳也費力地爬起來,
跪伏在她的雪臀後面,伸出香舌舔弄交合處,輕柔地吸入義妹珍貴的處女鮮血,
細細品嚐後含淚嚥下去。

正在守關苦戰的張亦菲突然「噗」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

本來看到伊山近給她最疼愛的小妹破處就已經讓她很想吐血了,突然看到另
外三個結義姊妹幫著那個小孩子來干她們的小妹,這一口血哽在喉嚨裡,怎麼也
壓不下去,只能噴出來了事。

圍攻她的官兵們大喜過望,只當她苦戰後終於受了內傷,一個個興奮嘶叫著
衝上去刀槍亂剁亂刺,卻被悲憤至極的張亦菲施展雷霆手段,亂槍將他們刺殺在
面前,以大批敵人的鮮血,抵償義妹流出的處女鮮血。

實際上她這麼做完全沒有必要,此血雖出自七妹之穴,卻又入了四妹之口,
來來回回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分得那麼清楚?

自從伊山近將肉棒插入清麗俠女的嫩穴,空中飄浮的仙子分身影像就變得模
糊起來,含恨抓來的玉手也縮了回去,滿臉都是痛苦之色,彷彿在承受著巨大的
壓力。

這是她的本體所受壓力驟然增強,讓她抵受不住,化身大法也出現斷層,漸
漸操控不住美人圖之外的分身,甚至不能維持空中的影像。

空氣中的影像掙扎著向伊山近這邊撲來,身影已經扭曲變形,臉上的怨恨讓
她看起來就像厲鬼一樣。

「哼!」伊山近鼻間噴出一股氣息,肉棒大力狠吸,將處女元陰與內力一起
透過肉棒吸入體內,身上放射出燦爛光華,向著隱於暗中的美人圖射去。

空中的仙子劇烈顫抖起來,像是懼怕這道光芒一樣,顫抖著向後退去。而伊
山近懷中緊抱著的清麗姊姊卻顫聲尖叫,悲泣道:「我的內力!」

她聽義姊們說過,那小小男孩的陽具能夠吸取她們的內力,十分邪門,已經
有了心理準備。可是這事落到自己頭上,還是讓她震駭恐懼,晶瑩淚水奔湧而出。

但強烈的快感也隨之奔湧而起,被撕裂的處女蜜道銷魂顫抖起來,極樂的美
妙感覺,比肉棒插後庭要快活得多。

「怪不得大家都喜敢干前面,不願意被干後面……」清麗俠女純潔的心模模
糊糊現出這樣的念頭,隨即又被潮水般湧來的快感淹沒。

粗大肉棒在嫩穴蜜道中大力抽動,又用力插到最溧,龜頭將純潔的處女花徑
徹底開拓出來,重重地撞在清純子宮上面,讓她忍不住低低地嬌呼。

「啊……」於芷瓊發出嬌弱的聲音,眩暈快樂得幾乎忘記了一切,忍不住伸
出雪白的藕臂抱住這小小男孩的脖頸,將俏臉貼在他的頸間,感覺到他的那根粗
大肉棒正深深插在自己純潔的身體裡面,磨擦著未經人事的花徑內壁,帶來飽漲
的快感,讓她興奮得快要飛起來一樣。

「這種感覺……好奇怪,快要受不住了……」她顫抖地想道,更強的快感從
蜜道中湧起,伊山近的大力抽插磨擦著敏感至極的處女蜜道,再加上元陰內力都
從花徑肉壁上流過,快感迅速湧起,溢滿了清麗俠女的心靈。

她美麗的面龐已經泛起紅霞,艷若桃李,十分好看。

伊山近側頭看著伏在自己頸間的美麗大姊姊,會心地一笑,雙手抓緊玉臀,
胯部猛烈向前撞擊,肉棒重重插到她體內最深處,龜頭撞得子宮一陣劇顫,讓清
麗俠女發出一陣含混不清的嬌吟聲。

慘烈廝殺的戰場之上,一名小小男孩站在血海之中,抱緊一個比他還要高的
清麗俠女大力抽插,旁邊還有幾位美麗誘人的女俠在推動義妹的嬌軀,幫助她與
伊山近交合,噗哧噗哧的水聲從嫩穴與肉棒交合處響了起來。

那是純潔俠女已經興奮地流出了淫水,再加上處女落紅,讓緊窄蜜道中又濕
又滑,磨擦的快感更充滿了兩個人的心靈。

空氣中的仙子影像漸漸後退縮小,變得只有手掌那麼大,咬緊櫻唇怒視著這
邊,悲憤而又鄙夷地看著他。

伊山近興奮地放出靈力,在肉棒上迅速流動,磨擦挑逗著清麗俠女的花徑內
壁。肉壁劇烈地顫抖起來,分泌出更多的汁液,緊緊包裹著粗大肉棒,痙攣緊縮,
拚命地壓搾著它,像是要把它徹底搾乾一般。

清麗俠女的嬌吟聲越來越響,最終爽得無法控制自己,暈眩地仰起頭,興奮
地仰天嬌呼,聲音淫浪快樂,已陷入淫慾中無法自拔。

這淫聲被凝聚成束,放大幾倍傳到張亦菲耳邊。以一己之力抵抗敵軍衝擊的
猛將俠女開始大口大口的噴血,被氣得血脈逆流,美麗的眼中也漸漸滲出血淚。

山頂上,俠女盟的最高首領威嚴美麗的陳秋雁已經開始以頭撞地,將山石撞
得砰砰有聲。

看著自己貞潔純淨的義妹接連被那小男孩的大肉棒好得高潮,讓她痛苦不堪,
悲憤至極,一想到那麼乾淨的妹妹們身上都要帶上精液的噁心味道,更是讓她難
受得想要死掉。

她旁邊的勁裝少女們身無靈力,不能透過迷霧看到那令人震撼的春宮美景,
都驚駭地撲上來抱住她,卻被她一把推開,仍是抱住山石碰頭出血,以此來發洩
心中狂怒欲死的情感。

『要不是師父的禁令……』她美麗眼中流著血淚,憤怒地想著,凌厲目光透
過淚幕遙視那身具仙力的小小男孩,灼熱得幾乎把他融化。

梁雨虹已經被媚靈從美人圖中放了出來,站在戰場迷霧之中,望著山頂的陳
秋雁拍手歡笑。

她們母女會被陳秋雁用皮鞭打得皮開肉綻,痛得死去活來,現在梁雨虹終於
能夠報仇雪恨,看到她如此痛苦模樣,深感心中大慰,快活地連蹦帶跳,像一個
收到心愛玩具的小女孩一樣。

朱月溪站在她的身邊抿嘴微笑,雖然沒有像女兒一樣表現出來,心中的快樂
喜悅卻也比她少不了多少。

伊山近的粗大肉棒在清麗俠女嫩穴中大力抽插,不知抽插了幾百幾千下,將
處女蜜道肉壁都磨擦得紅腫起來,漸漸地向著興奮的頂點攀升。

清麗俠女的元陰汩汩流入肉棒,已經快要吸盡。那元陰極為充沛純潔,清涼
得像小溪流水一般,讓伊山近心中大爽,肉棒在美麗俠女的花徑深處微微跳動著,
並低下頭大力吸吮她嬌嫩挺拔的柔滑玉乳,胯部抽插得更是快速。

於芷瓊已經爽得不知所以,銷魂顫抖地仰天嬌呼,聲音淫浪興奮,在大肉棒
的狂烈抽插下,蜜道肉壁中傳來的快感逐漸達到頂峰,讓她攀上了人生中印象最
深刻的激烈高潮,興奮地顫聲嘶叫,流淚抱緊這可愛的小男孩,修長美腿盤住他
的腰,雪臀拚命地向著他的胯部抵去,流血的蜜道將粗長肉棒整根吞沒。

嬌嫩子宮緊緊地頂在龜頭上面,緊窄濕潤的少女花徑大力痙攣收縮,強烈的
快感湧來,伊山近也忍受不住美鹽少女玉體內部的吸吮之力,肉棒奮力吸盡她最
後一滴處子元陰,開始猛烈跳動起來,將大股滾燙的精液,瘋狂噴射進玉體深處。

「噗噗噗!」一陣亂財,強烈的快感刺激讓清麗少女也為之瘋狂,拚命地仰
天嬌喊,雪白窈窕的裸體狂亂扭動著,淫蕩得就像一隻發情的母獸。

「噗!」張亦菲又噴出一口鮮血,看著那三名結拜姊妹正奮力推著小妹雪臀、
幫助她和小男孩激烈交合,只覺眼前陣陣發黑,拚力刺出一槍,將眼前的官兵逼
退,突然有了窮途末路之感。

但她深知自己不能退卻,甚至一步不能離開關口,不則身後那麼多部下都將
被敵人擒去,落得與幾位義妹一樣的悲慘下場。

她極大的美麗眼睛恨恨地瞪著伊山近,雖然很想衝過去一槍將他挑殺,但看
到他身邊的奇異陣法就知道那根本不可能通過。陳秋雁給她講過的一些仙術陣法
知識,她牢牢地記在心裡,只看那些官兵在他身邊繞行而過,就知道那是傳說中
的仙術陣法,並明白自己無法穿透。

二讓他到我這裡來吧,只要接近了我,我就一槍刺死他,替姊妹們報仇雪恨!
「$

她模模糊糊地想道,雖然眼前發黑,還是憑藉著直覺和靈感,鋼矛一招招地
刺出,逼得官兵們無法靠近。

戰場中央的伊山近與於芷瓊還是緊密擁抱,顫抖著享受高潮的快感。

空中的仙子影像也在劇烈顫抖,絕望地看著伊山近身上光芒大作,並將靈力
傳向美人圖,最終尖叫一聲,啪地化為泡影,消失在空氣之中。

伊山近仰天開懷大笑,站在戰場上抱緊懷中清麗俠女,肉棒拚命地向嫩穴裡
面擠去,大力噴射,直到將最後一滴精液射進純潔子宮裡面,才喘息著癱軟倒下,
感覺這一場做愛實在是暢快,雖然疲憊至極,卻也值得。

在他身下,三位女俠已經奉令躺在地上,以柔滑嬌嫩的玉體做了他的肉墊,
並含淚舔弄他的下體,將義妹的落紅和他的精液一齊吸入櫻唇嚥下去。

三條濕滑香舌一齊在肉棒上面舔弄,當趙飛鳳含吮龜頭的時候,何琳與林晴
就伸出了香小舌在肉棒兩側舔來舔去,甚至分了睪丸含到口中,溫柔吸吮。

趙飛鳳施展出深喉的功夫,將肉棒深深含入櫻桃小嘴,龜頭一直插到食道裡
面。

憑借這一功夫,她終於成功地將肉棒整根吞入溫暖濕潤的小嘴,並碰觸到含
吮睪丸的兩位義妹的樓唇,在屈辱痛苦之中,享受到一絲同性相憋的美妙感覺。

於芷瓊悲泣地從地上爬起來,強忍著下體的痛楚,伏到伊山近的下身,伸出
濕滑吞舌,顫抖地舔上了他的後庭菊花,並用玉手掰開臀辦,將舌尖插入菊道之
中,大力舔弄他的後庭。

四位俠女的慇勤服侍,讓伊山近的肉棒迅速變得極硬,深深插入當初幾乎逼
死自己的強敵濕潤緊窄的嫩喉之中,享受著美麗女俠們香舌櫻唇不同的美妙觸感。

突然,他的丹田中升起異樣的滿脹感。他已經吸收了大量的內力和靈力,充
滿丹田,幾乎要溢出來。

他身上光芒閃現,越來越烈,傳入美人圖,透過他與明月心之間的聯繫紐帶,
灌人月心之中。

美人圖中,明月光華大作,灑滿圖中空間每一個角落,燦爛耀眼,彷彿在這
一刻化為了光明的太陽一般。

伊山近的丹田也為之大震,明月心將靈力反饞回來,進入他的體內,流入經
脈。

伊山近平靜地閉目仰躺,感覺到自己與美人圖之間的連結越來越強,甚至能
讓靈力來回流動。那美人圖緊貼著他,彷彿已經生在了他的身上,就像他身體的
一個部分一樣。

明月的光芒彷彿直接照耀著他的心,在他腦海中,清楚地感受到美人圖中的
景象,就像親眼所見一般。

靈力不斷地循環往復,在經脈中奔湧流動,通過特殊渠道將內力與靈力灌入
明月,再傳輸回來,變得更加純淨博大。

突然,他的丹田大震,臉色變紅,渾身散發出熱氣,肉棒也變得更硬更粗,
直插入美人兒幫主的深喉中,哽得她美目翻白,卻還是拚命地鼓弄唇舌,努力滿
是著當初來出售美玉、幾乎被她殺死的小小男孩。

許久之後,伊山近緩緩睜開眼睛,心中喜悅倍增。這一刻,他已經修為大進,
一舉躍到煙客真經的第三層,對美人圖的掌控將更為得心應手,裡面能收納的美
女人數也增加了許多倍,恰好可以用來裝載此戰後捉到的俘虜。

由於靈力爆滿,海納功也自然地升到第七層,現在他已經是聚靈期第七層的
修士,再加上對法寶的掌控力量,對上任何聚靈期的修士都有一戰之力。

在強烈的喜悅之中,他感覺到趙飛鳳的柔滑香舌正在大力頂弄自己的肉棒根
部,喉問更是緊緊地箍住肉棒前端,睪丸在兩位美麗女俠口中被溫柔吮吸舔弄,
而後庭中更是深深地插著一條溫軟濕滑的了香小舌,由剛破處的清麗俠女流著晶
瑩淚珠拼盡力氣將吾頭塞到菊道最深處。

滿懷的興奮讓他不想克制,在下體各處傳來的強烈刺激下放鬆精關,肉棒猛
烈跳動著將灼熱精液噴射進趙飛鳳的銷魂小嘴裡面,直接灌入食道之中。

趙飛鳳正苦中作樂,享受著嘴唇碰觸義妹櫻唇的美妙滋味,突然挨了這一擊,
被嗆得咳嗽起來,瓊鼻中掛出兩道精液鼻涕,一直流到櫻唇上面。

她痛苦地吐出肉棒,卻看到沾滿口水和落紅的大肉棒還在她眼前跳動噴射,
將滾燙精液射滿她的臉,甚至讓她的美目中也沾上了精液,無法睜開。

三名正在含吮睪丸、舔弄後庭的美麗俠女也被他用顫抖的手揪了起來,按在
下體,大肉棒射出漫天精雨,噴得她們玉貌花容上佈滿精液。

最後,微軟的肉棒塞進林晴的純潔櫻唇裡面,顫抖地射出最後一波精液,被
滿臉堅強倔強表情的美麗俠女含淚嚥下,然後怒視著餵她吃了精液的人。

伊山近閉目爽歎,休息了好久,才站起身來,向著山上仰頭大笑,意氣風發
之至。

在他身後,四位美麗俠女跌坐於地,絕色動人的玉顏上灑滿精液,緩緩地順
著玉頰流了下去,看上去淫靡至極。

這已經是俠女盟七女俠中的一大半了。除了她們的六妹出山遊玩未回之外,
六位女俠聚集於這座俠女峰上,淚眼相對,默默無語。

攻山的官軍已經在那座最險要的關隘前被阻擋了許久,陳屍遞地。而張亦菲
鎧甲上沾滿鮮血,猶自舞動鋼矛狂戰不休,只是出招速度比之前要慢了許久,顯
然已經疲憊不堪了。

她優美誘人的紅唇邊掛著一道道的血絲,而她胸前的血跡大都是她自己在悲
憤中吐出來的。

伊山近遙望著那醉人紅唇,下體肉棒漸漸翹了起來,心中只想著一句話:
「要是能插進去享受一下女將的滋味,那該多好?『

在能力增強之後,他的情慾似乎突然變得更強,簡直有難以控制的趨勢。

官軍們已經傷亡很多了,山下的官兵看著悍猛絕倫的女俠猛將,都現出敬畏
之色。再這樣下去,於軍心不利。

伊山近突然抬起腿來,大步飛奔,向著前方的關隘衝去。

重重迷霧掩蓋住了他的身體,交戰雙方只能看到柴枝燃起的濃煙在向上蔓延,
只有陳秋雁與張亦菲能夠看到一個男孩赤裸著健美的身軀,在煙霧中大步地奔跑。

在他的身邊自動生出排斤之力,將前方的官兵推開。那些官軍在迷霧中看不
清道路,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都跌倒在地,又亂叫著爬起來,在軍令的逼迫
下繼續向上方的女煞星攻去。

轉眼之間,伊山近已經來到張亦菲面前,毫不在意地裸露著健美身體,向著
美麗的女巨人微微一笑。

雖然他比她幾乎矮上兩個頭,再加上山上山下的距離,讓他看起來就像稚嫩
小孩,他卻並不在乎,笑容燦爛迷人,彷彿在向外散發著耀眼的陽光。

身材高大的美麗俠女怒吼一聲,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雪白健美的玉手
握緊丈八鋼矛,如狂龍般疾刺而出,矛尖鮮血淋漓,直指他的心窩,要以精妙槍
法,一槍將他的心挖出來,看看究竟是什麼顏色!

鋼矛來勢凌厲,虎虎生風,帶著一往無前的剛烈氣勢,兇猛至極,足以將人
的膽活活駭裂。

但那只是相對於凡人而書。周圍的官兵都在大聲驚呼,恐懼地退到滾滾濃煙
之中,伊山近卻微笑著挺胸上前,以赤裸胸膛迎接狂龍般暴烈刺來的矛尖。

「轟!」巨響聲中,一道光華從伊山近身上閃過,化為透明光繭,將他籠罩
在中間。

伊山近的手按在自己心口,上面寒光閃爍,已經佈滿了靈力。用防護罩來硬
接這沉重兵器,他最終還是留了退路,以手攔在矛尖刺入的方向上。

但他的手根本沒有碰到矛尖,防護罩就已經將鋼矛擋開,看起來薄如蟬翼的
透明罩子卻堅韌至極,如此猛烈的一擊毫無功效。

在修為增進之後,伊山近控制美人圖的能力大為增強,可以如此輕易地召喚
出防護罩,抵抗凡兵襲擊,如果上面沒有灌注靈力,不論內力多強也難以傷害到
他。

張亦菲已經被震得退了一步,酥胸中氣血翻湧,碩大的巨乳也在鎧甲中微微
跳躍彈動。

她美麗的臉上露出震駭憤怒之色,仙家的力量她聽陳秋雁說過,今天面對面
地作戰,才知道那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撼動的。

可是她卻不肯服輸,挺矛再刺,銳利矛尖重擊在防護罩上,最多只能將透明
罩子刺得向裡凹進一點,強大的彈力反擊過來,撞得她向後例退,透明罩凹進去
的部分又彈了回來,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旁邊參與圍攻的官軍只看到她面前有大團煙霧,敵將以矛刺人煙霧卻被彈回,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卻也無暇多想,拚命揮刀槍攻向她的身體,卻因防護罩
的推力,無法靠近伊山近身邊。

張亦菲雖然深恨眼前裸體男孩,卻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刀槍斬到自己身上,
直覺地挺矛擊去,將刀槍震開,亂矛刺去,把眾官兵擊退到一旁。

伊山近微笑著站在她的面前,緩緩伸出手去摸她的巨乳,柔聲說道:「你放
心,我是不會殺你的!」

他的聲音魅惑而富有磁性,讓張亦菲不由自主地相信,他不會殺自己,但卻
會將自己按在胯下,像蹂躪自己的結拜姊妹那樣凌辱自己!

這簡直比死還難以忍受,張亦菲怒吼一聲,鋼矛狂刺而出,直指他下體挺翹
的肉棒,不論是巨棒還是卵蛋,她都想一矛挑下,放在腳下踩得粉碎!

那巨棒會在她結義姊妹的體內噴射出骯髒的液體;而卯蛋剛才還被她兩位義
妹含吮過,現在在近距離看到這兩樣東西上面沾染的晶瑩口水,讓她氣得簡直要
發瘋。

但這一矛卻刺了一個空,伊山近身形疾轉,施展出他從胯下性奴那裡學來的
絕頂輕功,從她的矛下躲開,如閃電般穿人防禦圈,伸手虛按她的酥胸,臉上現
出了神秘的微笑:「我不殺你,但別的官軍可是不會手軟。」旦你死了,你後面
的那些漂亮女孩……「$

張亦菲心頭大震,想起自己會經起誓要守護此山此峰以及自己的眾多部下,
若是此關隘守不住,後面那些少女豈不危險?

她微一猶豫,伊山近身後的官軍已經如狼似虎地撲了上來。

他們看不清霧中情形,只看到滾滾濃煙籠罩佳了敵方女將大半個身體,露出
了她的頭臉和一點肩部,表情很是古怪,隱約有猶豫之色。

這些官軍都是由血腥廝殺過來的,見到可乘之機那肯放過,戰前軍中會發佈
過重金懸賞,逮住一個俠女賞銀千兩,這些錢已經是夠他們一家富足一生了!

至於別的少女,逮到也有賞銀,只是比起這些有各號的俠女來就差得太多了。

讓他們憤憤不平的是,七俠女竟然只有兩個在山上,卻有上萬人來爭,儈多
粥少,誰能逮到就可以大發橫財!

重賞下的勇夫向著當關一婦狂撲而至,刀槍並舉,向著她頭臉身軀拚命招呼,
只要不死,只剩一口氣的殘廢俠女也能獲得賞錢!

張亦菲自然不知道伊山近打算把她收入美人圖中治傷,見刀槍凌厲襲來,猛
將的習慣發作,立即舉矛挑飛他們的刀槍,順勢反擊,傷了兩人,逼退其他官兵。

伊山近站在她的面前,絲毫不帶殺氣,反而觸動不了她血海中廝殺鍛煉出來
的戰鬥本能,與她貼胸而立,看著她高聳的酥胸,呼吸都不禁變得急促。

他的手虛按在她的酥胸前,輕輕撫摸著鎖甲高高隆起的部位,溫柔得就像情
人的手。

張亦菲心中大震,回手以矛柄重重戮向他的後心,卻被防護罩擋開,那些官
兵又陰魂不散地趁機攻來,逼得她不得不舉矛相迎,無暇分神去殺伊山近,何況
這小男孩也不是那麼好殺的。

溫柔的手在她酥胸前輕柔撫摸著,讓她心中震悚作思,突然那手按在鎧甲隆
起處微微用力,只聽「喀」的一聲輕響,胸前戰甲片片碎裂,露出了裡面的絲綢
衣衫。

即使是猛將之才的著名俠女也有愛美之心。穿在重甲裡面的卻是漂亮的衣衫,
在風中飄搖不定。

「我不會殺你的,先想著怎麼擋住那些官兵,保住你後面的人吧!」伊山近
臉上帶著興奮欣喜的微笑,喃喃輕語著,手掌堅定地向著漂亮綢衫下的高聳巨乳
伸去。

在這一刻,張亦菲的心臟狂烈地跳動起來,她已經感覺到那只男孩的小手,
已經溫柔地握住了她巨大的乳房,用力地捏在手中!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