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四集第五章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他的叫聲如火上澆油,女俠和美少女們都幾乎要氣暈過去,那些可憐的少女
卻只能抱頭痛哭,抽抽噎噎地痛罵他的歹毒下流。

第五章深仇得報

雪野上,七、八名身穿勁裝的美貌少女圍在一起,在她們淚光盈盈的視線之
中,一名稚嫩男孩騎在高傲美麗的女俠,將大肉棒插在她的口腔中,大肆抽插,
爽得大呼小叫。

伊山近幹得越來越舒服,肉棒深深插入櫻口之中,龜頭一下下地撞擊咽喉軟
肉,最終迅猛一擊,狠插進食道裡面,讓美麗女俠更是念心得幾乎嘔吐。

食道緊窄,牢牢箍住肉棒,在快樂的套弄中一陣陣的暈眩襲來,讓他的叫聲
更加興奮快樂。

他的叫聲如火上澆油,女俠和美少女們都幾乎要氣暈過去,那些可憐的少女
卻只能抱頭痛哭,抽抽噎噎地痛罵他的歹毒下流。

趙飛鳳感覺著肉棒在口中抽插,食道噎得難受至極,心中痛苦悲憤,恨不得
當場死去才好。

她在幫中一向手持重權,說一不二,殺伐決斷更勝男子,深受這些美少女們
敬愛,並順利地獲取得她們的愛情和身體,暢美地享受她們的服侍,在與她們的
盡情交歡中獲得了極大的滿足。

但是現在,她卻被這麼小的男孩強行蹂躪櫻口,食道也被插入,而且還是在
心愛少女們的面前,一重重的痛苦不斷襲來,讓她痛不欲生,神志也漸漸模糊。

突然,她口中肉棒開始了顫抖,一下下插到口腔最深處,最終兇猛地插進食
道裡面,開始了狂烈跳動,將大股精液直接噴射到她的身體裡面。

「會流到胃裡去的……」趙飛鳳一想到這精液會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就
念心得頭髮亂豎,奮力推拒,可是卻抵擋不住伊山近的巨力,只能含淚忍耐,任
憑那大股滾燙液體灌入到食道和胃中。

伊山近抱緊美人蠔首,爽得大聲喘息,虎軀不住地劇烈顫抖。

射精時的強烈快感,讓他頭腦暈眩,深入美人食道的龜頭卻仍十分敏感,能
感覺到她食道的顫抖,小嘴的溫暖緊窄,和貝齒憤怒狠咬的快感刺激。

他的身體顫抖著,肉棒一點點地從食道中抽出,繼續跳動噴射著,將大量精
液射入櫻桃小嘴裡面,灌得小嘴中滿滿的,甚至從優美紅唇邊流了出來。

伊山近劇爽渾身無力,只覺這一下射得太暢快,彷彿將所有仇恨都在這一射
中發洩出來,爽得暈眩無力退後,肉棒終於從緊抿咬住的櫻唇中退出,讓濕淋淋
的巨大肉棒整個浮現在櫻唇之上。

它仍在跳動著,射出殘剩的精液。噗噗聲音響起,馬眼頂住瓊鼻尖端狠射,
從這臉部最高處將精液直接噴灑下來。

肉棒向上跳動,乳白色的精液噴射在英武美麗的玉顏上,顯得淫靡至極。

趙飛鳳怒視著他的下體,突然看到肉棒直指著眼睛一跳,馬眼開合,一道白
箭從中射出,她不及合眼,噗嚇一聲,精液入眼,讓她憤怒地大叫一聲,櫻唇中
隨著叫聲一口精液流到雪白下巴上面。

伊山近無力地快樂笑著,移動腰部,讓肉棒向著她的絕美玉顏噴射,將整張
悄臉都灑滿了滾燙精液,在雪天裡散發著淡淡的白氣。

他顫抖著挺起腰,將馬眼頂在瓊鼻處,朝著兩個鼻孔中各噴射出最後兩股精
液,終於癱軟坐下,屁股坐在高聳豐滿的玉乳上,爽得渾身打顫。

這一次他是正坐在左乳上面,感覺到她的嫣紅乳頭已經豎立起來,硬硬地頂
在菊花處,很是有趣。

伊山近喘息著,兩瓣屁股一夾,用力夾住柔滑碩乳,菊花開合,突然將乳頭
吞進菊道緊緊地夾住了它。

這裡是他的空間,雖然不能太違反規則,但對身體做些微的控制,倒還是不
難。

趙飛鳳本已悲憤得死去活來,突然感覺到左邊乳頭突然被狹窄小孔緊緊夾住,
看著伊山近的坐姿,就知道那個小孔是哪裡來的,不由仰天悲嗚一聲,活活氣暈
過去。

伊山近用菊花緊夾,蹂躪著她的堅挺乳頭,同時坐在美女玉乳上休息,只覺
這凳子真是高級,再沒有這麼美的坐具了。

他的肉棒微顯萎縮,上面沾滿精液口水,隨意地晃動著,將星星點點的精液
灑落在雪白修長的玉頸上。

坐在美女嬌軀上喘息了一會,伊山近又有了精神,菊花吐出被夾得紅腫的乳
頭,爬起來欣賞她的赤裸胴體。

雖然一向痛恨她,但他還是不能不承認,這女子身材極美,高挑健美,性感
至極,即使是在昏迷之中,也有著迷人的英武美感。

他的手伸了出去,在雪白肌膚上款款撫摸,每一處都捨不得放過。

修長結實的美腿,被他手指捏弄著,感覺著冰肌玉膚覆蓋下的健壯肌肉,心
裡又開始狂跳起來。

她完美動人的四肢、手腳,都被他興奮地撫摸過,想著自已從前與她為敵,
現在卻可以任意享用她誘人的美艷嬌軀,心中更是大快。

伊山近不由自主地伏上她的玉體,緊緊地抱住她,用盡力氣,感覺極為過癮。

這樣美艷的成熟女郎,誘人的胴體,暢快地抱在懷裡,讓他萎縮的肉棒又有
了些生氣,緩緩抬起頭來。

他的手撫摸著赤裸玉臀,感覺她的肌膚如絲順滑,指尖輕揉美人菊花,更是
興奮,不由撲下去,一口咬住了她的乳房。

這當然不是左乳,而是右邊的雪白碩乳,因緊張憤怒和寒冷立起的嫣紅乳頭
被他含住,狠狠咬了一口,在乳頭上留下深深的齒痕。

趙飛鳳痛呼一聲,從昏迷中醒來,低下頭,看到一個男孩正趴在自己身上,
大力吻吮乳房,時而狠咬一口,在雪白暴乳上留下深深牙印。

他是男童身材,趴在美艷女郎的高挑雪軀上,下身位於她修長有力的雙腿中
間,趴下來吮吸乳房,身高正好合適。

趙飛鳳氣得顫抖起來,伊山近感覺到了,抬起頭對她一笑,下體前挺,將濕
淋淋的肉棒頂在她的嫩穴上面。

「啊!」趙飛鳳失聲驚呼,眼睛都瞪紅了。感覺到男人的精液碰觸到潔淨嫩
穴,將精液和口水抹在上面,讓她悲憤得無法忍受。

旁邊的美少女們也都放聲嬌呼,傷心得淚流滿面。

她們剛才一直在痛罵伊山近,直罵得口乾舌燥,還是沒有把他罵死,現在看
到這一場面,青春純潔的心靈又一次遭受慘重打擊。

「那裡沾上男人的髒東西了,以後再不能舔了……」小彤流著淚,喃喃顫聲
道,卻被伊山近瞪了一眼,斥責道:「這麼沒心!你看你們幫主,我把精液射到
小碧的洞洞裡,她還是照樣面不改色地吃進去!」

美少女們大聲驚呼,這才知道幫主不是第一次吃男人精液了,而姊妹小碧更
是已經被男人幹過,將精液射進少女隱秘的禁地中。

小碧本坐在旁邊默默垂淚,看著心上人被強行口奸而心碎腸斷,突然聽到這
話,更是羞慚無地,掩面大哭,顫抖著縮成一團,不敢抬頭。

趙飛鳳怒得瞪大丹鳳眼,酥胸劇烈起伏,喘息了一陣,突然冷笑道:「你那
裡軟軟的,真是沒用的小子!」

伊山近臉上變色,挺動下體頂在她的雪臀上,綿軟肉棒在嫩穴上頂弄許久,
將大量精液抹在花瓣上面,臉色沉凝半晌,突然得意地笑了起來。

這一次變了臉色的卻是趙飛鳳,她清楚地感覺到,那根軟綿綿的小肉棒已經
站立起來,變得極為巨大,硬硬地頂在花瓣中間,還在向裡面頂去。

粗硬龜頭分開美麗花瓣,插入嬌嫩至極的小穴,漸漸頂在處女膜上,停止了
進攻。

伊山近閉上眼睛,細細體會嬌嫩穴肉含住龜頭的美妙滋味,爽得歎息了一會,
睜開眼睛,興奮地對美少女們叫道:「好了,瞪大眼睛,看你們幫主怎麼被破處
的吧!」

「不要!」幾名美少女激動地尖叫起來,小彤卻順勢倒在地上,瞪大美目,
好奇而憤恨地盯著他們交接的地方,俏臉貼在雪地上的姿勢正好可以看得最清楚。

趙飛鳳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突然發力,與伊山近扭打起來。

她休息了好久,終於有了一點力氣,本想再積聚些力氣偷襲殺掉伊山近,可
是再等的話,處女膜就要被刺破了,這讓她無法忍受,因此只能在時機未成熟時
就出手反抗。

可是伊山近的力氣是她無法比擬的,在激烈的對抗中,直累得她嬌喘吁吁,
香汗淋漓,青絲散亂,沾滿了汗水和精液貼在臉上,更顯出別樣誘惑的美艷風情。

茫茫大雪從天而降,越下越大。而在雪野之中,一群勁裝美少女正呆呆跪坐,
圍觀著美艷女郎與稚嫩男孩的肉搏戲。

他們一絲不掛地扭打在一起,動作狂猛激烈,粉腿雪股、玉乳花瓣纖毫畢現,
情景香艷至極。

伊山近在和她的扭打之中,軀體磨擦,更感覺到她的柔滑玉體冰肌玉膚性感
誘人,心頭火熱,肉棒脹得更大,已經無法忍耐。

他伸出手去,牢牢抓住雪白臀部和大腿,扳開健美女郎雪白結實的修長美腿,
粗大肉棒突然狂刺而去,以一招「心有靈犀」的劍法化為槍法,變繁為簡,直搗
美人嫩穴!

小彤俏臉貼地,清楚地看到這一招,驚訝地尖叫了一聲。

這一招她認得清清楚楚,正是趙飛鳳傳授給她們,而她們在比武中演示出來,
被伊山近偷學去的精妙劍術,上次對戰時伊山近就以這一招擊落了她手中寶劍,
因此她記憶深刻。

現在再看到這一招,卻感覺到他以鳥使出,招式比從前簡單了許多,威力卻
並未減弱,讓她震撼驚歎:「這小子難道真的是不世出的武學天才嗎?」堅硬筆
直的肉棒顫動著,在空中抖出劍花,精密地挑開對方防守的花瓣,噗的一聲刺入
嫩穴,去勢不減,直向處女膜刺去!

龜頭以強橫的力量重重刺在處女膜上,就如利劍破身,噗嚇一聲刺進去,將
純潔嬌嫩的處女膜撕得粉碎!

肉棒如利劍般重重插入,撕裂純潔蜜道,嗤的一聲,鮮血從被撕閒的嫩穴傷
口中射出,在潔白雪地上留下鮮紅痕跡。

小彤因為過於興奮和關注,不斷地接近,俏臉幾乎緊貼在他們的下身處,而
那屏障不知何時消失,處女鮮血噴射過來,噗的一聲直接射到她的俏臉上,嬌艷
欲滴。

她嚇得尖叫一聲,向後退去,美目卻清楚看到,肉棒插入嫩穴中的細微動作,
青筋在肉棒上跳動時,她的心靈也跟著狂跳起來。

她在雪地上滾了幾滾,狼狽不堪地爬起來,正想爬過去繼續偷看插入細節,
小碧卻突然撲過來,一絲不掛地緊緊抱住她的嬌軀,顫聲悲泣道:「這是幫主的
第一次……」

她顫抖的櫻唇輕柔吻在小彤俏臉上,用力吻去落紅血痕,細細品味著嚥了下
去。

小彤醒悟過來,慌忙摟住小碧,用力吻在她染血紅唇上,兩人親密熱吻,分
享著心上人處女鮮血的味道,混著二人的香津一一嚥下去。

不管怎麼說,這是難得的紀念,一生只有一次。她們如此敬慕深愛幫主,如
果放棄品嚐這絕美的處女血,此生都會後侮的。

在那邊,伊山近抱緊懷中美艷女郎柔滑裸體,爽得渾身顫抖。

她的嫩穴極為緊窄,怪不得從前小碧一直插不進去,現在牢牢地箍在他的肉
棒上面,極爽的感覺讓他暈眩。

更妙的是,她習武多年,渾身肌肉都已練至極強,雖然表面不是筋肉人的模
樣,但實際上的肌肉力量遠遠超過常人。

嫩穴中的柔滑肉壁,緊緊箍住肉棒,因為疼痛而強烈收縮,力道極強,壓搾
緊縮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呻吟出聲:「爽—己肉棒已經插入一半,伊山近奮力前行,
希望蜜道的另一半讓自己更爽一些。

粗大肉棒奮力開拓,撕裂著嬌嫩肉壁,向著未有異物到過的純潔之地艱難前
進。

趙飛鳳健美玉體劇烈顫抖,感覺著肉棒撕裂純潔蜜道的痛苦,苦苦忍耐的灼
熱淚水奔湧而下,再也保持不了表面的堅強。

伊山近奮力前行,感覺著在緊窄蜜道中開拓的磨擦快感,突然用力一頂,肉
棒在美女極緊蜜道中插到最深處,撞上了純潔的子宮。

「啊!」趙飛鳳尖叫起來,悲憤地搖頭哭泣,剎那間變得極為軟弱,心像被
擊碎了一樣。

肉棒直插到底,沒至根處,伊山近感覺著整根肉棒被美女蜜道夾住的劇烈快
感,爽得渾身發抖,低下頭狠狠一口,咬在她高聳的右乳上面。

牙齒深深嵌入潔白柔細的乳肉,趙飛鳳痛得玉體劇顫,嫩穴更是緊夾肉棒,
讓伊山近爽得跟她一起顫抖,像兩個人同時打擺子一樣。

這一對生死仇敵,就以這樣最緊密的方式結合在一起,肉棒深插至底,胯部
相貼,龜頭深入玉體頂在子宮上面,再也沒辦法更親密了。

爽了一會,伊山近緩緩抽動肉棒,感覺著它從蜜道深處抽出來時,與嬌嫩肉
壁的緊密磨擦,那感覺更是爽到骨子裡。

抽到最後,只剩一個龜頭還被健美有力的穴口咬住,伊山近又緩緩插入,一
早受著磨擦的快感。

趙飛鳳將臉扭到一邊,望著皚皚白雪,悲憤地默默流淚,感覺著蜜道肉壁被
粗硬肉棒磨擦的痛楚感,只當自己已經死了。

在銀白地面上,有著她剛才噴出來的血跡,鮮紅雪白,淒美絕艷,就像她身
下正在流出鮮血,染紅白雪一樣。

那些美少女悲憤哭泣,不顧生死地拚命衝過來,想要將真心敬愛的幫主從男
孩鳥下救出,卻都撞在透明屏障上,撞得頭昏眼花,跌跪地上,望著近在眼前的
交歡美景悲傷哭泣。

那粗大肉棒,正在幫主最美的小穴中大力抽插,隨著肉棒深插至底,男孩的
胯部一下下地撞擊著柔雪美臀,發出啪啪的響聲。

天空中,媚靈揮舞長袖,望著下面香艷旖旎的一幕,絕色美麗的容顏一片羞
紅,嬌喘聲越來越劇烈,眼中的媚意更像是要滴出來一樣。

她控制著禁制,可以讓它隨時敞開和封閉,並禁制著那些少女,讓她們靠得
最近、看得最清楚,可是如果伊山近有什麼動作,她卻第一時間讓禁制後退,不
至於擋住他狂猛的攻勢。

她望向下方,在茫茫雪野中,男孩壓住美麗女俠的身體,粗大肉棒在她珍貴
蜜道中抽插的速度漸漸加快,最終加速運行,飛快抽插在美女花徑裡面。

肉棒與肉壁的磨擦力也隨之增大,爽感劇烈湧起,讓伊山近的動作越發粗暴。

美艷女郎被稚嫩男孩按在地上,大肆抽插,鮮血不住地從初破瓜的嫩穴中流
淌出來,染紅了玉臀雪野。

媚靈喘息著,看到伊山近將那美麗女俠按在地上狂亂抽插,速度快極,絲毫
不顧她初破身的痛楚,幹得美艷女郎呃呃直叫,再也不能保持冷若冰霜的模樣。

她側著英武美麗的面龐,淚水不斷地湧出,雪白健美的玉體躺在雪地上被肆
意蹂躪,情景淒艷至極。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伊山近大肆在美女體內抽插著,興奮得幾乎發狂,只覺
她的嫩穴蜜道如此緊窄濕滑,收縮如此有力,簡直是名器,讓他劇爽無比,一步
步地向著快感的巔峰邁進。

不知抽插了幾百幾千下,伊山近感覺到美女蜜道強勁的收縮力湧來,爽得渾
身毛孔都開了,放聲狂吼著,用力咬住美女玉乳,深深含在嘴裡,胯部向前猛挺,
肉棒瘋狂地插到處女花徑最深處,頂在健康有力的子宮上,狂猛跳動著,將大量
滾燙精液深深地射到子宮裡面。

「啊啊……」趙飛鳳仰天悲吟著,感覺到精液源源不斷射入自己體內深處,
淚水從丹鳳眼中奔湧出來,流過玉頰,將雪地浸出一個個小坑。

伊山近爽得快要暈過去了,過癮地抱緊裸體美女,肉棒整根沒入她的健美玉
體,胯部拚命磨著柔滑玉臀,恨不得整個身子都鑽入她的銷魂蜜道裡面。

不知肉棒跳動了多少下,彷彿有一個世紀那麼久,精液終於射盡,伊山近筋
疲力盡地趴倒在美點女郎身上,口中依然滿含著她柔滑酥嫩的玉乳,無力地吮吸
著嫣紅乳頭,將帶著幽香的口水一口口地嚥下去。

旁邊的美少女們,眼淚都已經流乾,跪在他們的周圍,低頭看著被姦淫的幫
主,只覺天都塌下來了!

許久之後,伊山近從美麗女俠身上爬起來,向著身邊圍觀的美少女們微微一
笑,舉手如蘭花形狀,微一抬起,便有氣流湧動,一絲疾風向著這邊射來。

那道疾風落入兩人交合處,化為龍捲風,吹拂捲起大量落紅、蜜汁以及從裡
面溢出來的精液,向著那些女孩落去。

「啊!」看到這樣的異景,美少女們張口驚呼,卻被勁風趁機穿入口中,直
接將那些混合液體灌入小嘴和食道裡面。

一眨眼間,八名美少女的嘴裡都同時品嚐到了這奇妙的液體,不由大為震驚,
尖叫哭喊起來,指著伊山近大罵,恨他如此下流,射完了髒東西還要逼她們吃下
去!

只有小彤和小碧相擁哭泣著,櫻唇親密深吻,將兩人口中的液體分而食之,
喃喃悲歎道:「這是幫主的第一次啊……」

其他少女聽了,都猛然醒悟,有人就痛哭著吃下去,苦澀地品嚐那一生一次
的奇異滋味。

伊山近看著她們吃了,心中大為興奮,胯下肉棒雄風再舉,將趙飛鳳充滿魅
力的健美玉體抱起來,擺成香臀朝天的母狗姿勢,自己也跪到她臀後,將大肉棒
對準玉門,狠狠一下,噗嚇插入進去。

「啊!」趙飛鳳失聲驚呼,本來失去神采的眼睛也溢出痛苦淚水。

她本是幫主之尊,掌控一個龐大幫會,高高在上,誰想到現在卻被擺成這樣
屈辱的姿勢,被一個比自己小一半多的男孩這樣殘酷姦淫?

可是粗大肉棒在嫩穴中快速抽插,磨擦穴口嫩肉和蜜道肉壁帶來的奇異感覺
讓她身體酥軟,無法反抗。

伊山近摸著她雪白嬌嫩的香臀,用力揉捏,只覺柔軟光滑,極富彈性,手感
令人大爽,讓他幹起來更加有勁頭,粗大肉棒如打樁機般在流血嫩穴中抽插,動
作狂猛,幹得花唇一下下地向裡面翻進去。

那些美少女看到自己最敬愛的幫主以如此屈辱姿勢被男孩插入嫩穴,不由以
頭搶地,痛不欲生,恨不得以身相代,幾個忠誠的美婢已經流淚喊道:「放過幫
主,來干我吧!」

聲音激烈,響徹玉峰。

伊山近大笑著,舉手一拍,重擊在美女玉背上,喝道:「降伏!」

燦斕光芒籠罩住了趙飛鳳的裸露玉體,伊山近心中一動,多了一些感觸,知
道了她現在所處的位置,以後可以隨時指揮她做任何事。

天空中突然有一個身影翩翩落下,媚靈紅透玉頰,溫柔行禮,歡笑道:「恭
喜公子,降服了第一批女奴裡最難降伏的一個!」

伊山近仰天大笑,肉棒在女俠嫩穴中幹得更是猛烈,抽插之間,噗嗤聲大作,
淫水與落紅齊飛,精液與雪地一色。

媚靈輕抬美目,好奇地偷瞧他的肉棒在美女嫩穴中抽插的情景,只覺心裡坪
坪亂跳,玉腿中間竟然有一股熱流湧出,浸濕了女性最隱秘的方寸之地。

她慌忙轉過眼神,鎮定了一下,柔聲道:「公子既然做成了這件大事,按照
老主公定下的規則,應該有所嘉獎!」

「什麼嘉獎?」伊山近聽得來了興趣,跪在雪地上一邊干一邊問,胯部向前
撞擊得女郎雪臀啪啪作響。

媚靈湊過櫻唇,在他的耳邊輕聲低語,一邊斜眼偷瞧他的身體,美腿中間的
熱流更是洶湧流淌。

伊山近卻聽得大是驚喜,媚靈傳授他的,卻是以雙修功法,將武林女俠的內
力轉化為靈力的方法,這樣的事情他可從來沒有聽說過,據說是謝希煙的原創,
實是窮天地造化之功,這樣的方法都想得到!

他學會了之後,立即施展開來,靈力湧入下體,以肉棒為橋樑,通過嫩穴肉
壁,傳入美女體內,漸漸向著丹田而去。

趙飛鳳玉體劇震,有奇異的感覺從下體湧起,讓她不由呻吟出聲,俏臉羞得
通紅,卻也壓抑不住口中的聲音。

突然,她渾身一震,只覺丹田中的內力不斷地向外湧出,目標卻是兩人交合
的部位!

那內力流過蜜道肉壁,傳入插在裡面的大肉棒中,立即如泥牛入海,不見了
蹤影。

趙飛鳳驚得魂飛魄散,心中立即想道:「這是什麼邪門功夫?能吸人內力,
難道是……」武林中曾有傳說,從前有人用邪門武功吸人內力,以此鍛煉出了一
身浩瀚之極的龐大內力,成為了武林至尊,第一高手。

但這樣的功夫受到大家的痛恨,最終還是失傳,此後再沒有出現過。

現在這功夫卻在一個小男孩的鳥上出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不及多想,只覺內力源源不斷地流向下體,失去的越來越多,驚恐至極,
慌忙向前爬去,想要脫離那根要命的肉棒。

但嫩穴花瓣卻突然一合,將肉棒牢牢地咬在中問,嚴絲合縫,就像長在上面
一樣。

趙飛鳳大驚,回頭看去,只見俊美男孩跪在自己臀後,臉上帶著奇異的笑容。

她跪地挺臀,回頭後望的姿勢,還有臉上的驚恐表情實在滑稽有趣,讓伊山
近忍不住笑了起來。

肉棒深插在美女蜜道中,被夾得劇爽,而且還有大量內力湧入肉棒,流經的
地方讓他快感狂湧。

美女苦修多年練成的內力,穿過肉棒流入身體,在丹田內九轉,又經煙客真
經的功法淬鏈,流過身體經脈,最終流入丹田時,已經化為渾厚靈力,融入丹田
之中。

伊山近大為驚喜,挺棒猛吸,將美女的內力吸到自己體內,讓彼此親密的關
系更加深了一層。

趙飛鳳駭然欲絕,回頭死死盯著將肉棒插入自己體內的男孩,仿若不共戴天
的仇人一樣。

內力不斷湧入他的體內,伊山近閉目修練,靈力迅速變得充沛,其量之大令
人震驚喜悅。

當靈力充滿丹田時,突然,他的身體劇震,感覺到自己的煙客真經已經升上
了一層!

伊山近大喜之下,又運起海納功,以充沛至極的靈力衝撞著各處經脈,運行
了一個又一個周天,突然感覺渾身劇震,海納功成功地突破關口,升到了第五層!

現在他已經是聚靈期修士的中游,心中狂喜,睜開眼睛,挺動肉棒深深插入
美女蜜道,龜頭頂弄她的子宮,就像用龜頭在撫慰她一樣。

媚靈在旁邊羞紅著臉屈膝行禮,嬌笑道:「恭喜公子,通過此次試練,現在
公子擁有第二層的權力,可以做更多事情,收入更多女奴了!」

「更多事情?是不是可以對你……」伊山近突然伸出手,一把捏住她高聳玉
乳,隔衣捏弄,感覺到柔滑嬌嫩,令他插在美麗女俠體內的肉棒又變得更大更硬
起來。

「啊!」媚靈嬌呼一聲,打開他的手飛速後退,羞赧跺腳,窈窕倩影突然消
失,只留下空氣中醉人的幽香。

伊山近仰天大笑,抱緊懷中美艷女郎的赤裸玉體,大肆狂幹起來,經由這樣
的狂歡來發洩心中的快樂。

肉棒穿入雪股,磨擦嬌嫩肉壁,爽感劇增。同時還有大量內力湧入肉棒,轉
化為靈力,正是工作娛樂兩不誤,深得雙修真義。

趙飛鳳心中驚駭欲絕,卻又無力掙扎,只能含淚感覺到自己多年苦修的內力
被男人用肉棒吸去,最終一絲都不留下。

在這一剎那,伊山近的快感也達到了巔峰,肉棒在女俠嫩穴中狂速抽插著,
終致猛烈跳動,將大量滾燙精液射入女俠健美的玉體內部深處。

「啊!」趙飛鳳仰起雪頸,顫抖尖叫起來,灼熱淚水瘋狂奔湧,感覺到丹田
裡面多年內力蕩然無存,而子宮中卻有滾燙精液狂射而入,積滿整個子宮,順著
蜜道流動,從穴口溢了出來。

這樣沉重的雙重打擊讓她無法承受,終於悲吟一聲,撲倒在雪地上,興奮絕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