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大有罪(七)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女人大代表的視線變得模糊了,兩行清淚不受控制的順著臉龐滑下……***    ***    ***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晚上十一點整,夜深人靜。

’你放心,她還活著。‘對方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喋喋怪笑著說,’過段時間我就會放了她,前提是你要答應我的條件……‘’你放了她,什麽條件我都答應!‘’真的嗎?哈……哈……‘惡魔故意笑得極其淫邪,’不要說得那麽肯定,如果我的條件是跟你打一炮呢,你也肯?‘’你……‘女人大代表又氣又羞,粉臉一下子漲紅了。

  ’雖然你四十歲了,可是身材卻比大多數二十歲的女孩更好啊,尤其是你那對經常在電視上搖晃的大奶子……啧啧啧……真是想想也受不了哇……‘’夠了!‘林素真再也聽不下去了,忍不住怒叱,’你到底有什麽條件?快說吧!‘’好,你聽著!‘淫笑聲頓住了,惡魔用低沈的嗓音一字字的說:’我要你打聽出警方破案的最新進展,隨時向我報告……‘’這不可能!‘林素真斷然拒絕,’這件事我做不到……‘’你可以的,只要你給警方高層施加壓力,以關心女兒的名義要求知道案情進展,警方迫于無法向你做出交代,多多少少都會被逼問出些內部消息來的。‘’我不答應!你……你這個惡魔!‘女人大代表氣得全身發抖,’你想繼續殘害更多的女性,我絕不會做你的幫凶!‘’哼哼,你就不想想你的女兒?‘’你不要威脅我……趕快放了珊兒!‘林素真的聲音顫得厲害,’不然我這就報警了……‘’隨你便。‘惡魔在電話那頭狂笑起來,’反正我已經殺了七個女人,也不在乎再多殺一個……明早等著看新聞吧,副市長夫人。再見!‘’等一下!‘林素真霎時亂了方寸,驚慌失措的喊叫了起來。

  ’我給你一天時間考慮,明晚午夜時分我會再打電話來。如果你敢把這件事告訴警方,嘿嘿,你自己知道后果!‘’啪‘的一聲,電話挂斷了。林素真焦急的連’喂‘了幾聲,過了好一陣才頹然的放下手機,整個人的力量彷彿都被抽走了,軟軟的倒在了沙發上。

  蕭珊的影集還攤開在茶幾上,青春甜美的笑容是那樣的可愛。難道就這樣看著親生女兒慘遭不幸嗎?

  女人大代表的視線變得模糊了,兩行清淚不受控制的順著臉龐滑下……***    ***    ***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晚上十一點整,夜深人靜。

  浴室里霧氣蒸騰,女刑警隊長石冰蘭躺在浴缸里,在滾燙舒適的熱水中放松著疲憊的身軀。

  褪下了警服和貼身內衣的美麗胴體,幾乎全部沈浸在沐浴液泛起的泡沫里,只有兩條骨肉勻稱的晶瑩小腿從水面中露了出來,將纖美的腳掌自由惬意的高跷在浴缸上。

  熱水包圍著肌膚,全身的勞累疲乏一點點的消退了。盡管今晚一直忙到十點半才下班回家,清麗的瓜子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倦容,但是石冰蘭的心里卻充滿了興奮。

  同事們按照她的最新建議展開工作后,很快就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僅僅只用一天的功夫,八位被綁架者出事前所去過的場所就給查了出來。

  由于年齡,職業,階層等方面的差異極大,八位女性常去的場所也是截然不同,可是經過對比后發現,她們所有人被綁架前都去過同一個地方,那就是’F市百貨商城‘!

  只要是這個城市的居民,沒有哪個沒去過F市百貨商城的。那是全市最大最有名的一家商場,從價格最低廉的針頭線腦,到昂貴得令人咋舌的珠寶鑽石,全都可以在那里買到。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幾乎所有階層的女性都會去的場所!

  專案組立刻感到莫大的鼓舞。只有這個地方是八位被綁者的’共同點‘,這絕不會是巧合!罪犯十有八九是在F市百貨商城搜尋獵物的,這一點想想也十分合理,因爲那里有最多的機會碰到各式各樣的大胸脯女人。

  在商城里確定目標后,罪犯再對懵然不覺的獵物進行跟蹤,用幾天的時間摸清她的作息規律,然后找到適合的機會下手劫持!

  這就是整個犯罪的過程和手法,通過這樣的方式,一個個身材絕佳的女性先后落入了惡魔的掌心。

  專案組一致同意了這個結論,並決定從明天起派出精銳的便衣干警,先把F市百貨商城嚴密的監視起來,看看是否能找到可疑的人物。

  ——明天……明天還有很重的任務在等著我……不過我有信心,一定能查出那個惡魔的蛛絲馬迹!

  石冰蘭想到這里,雙眼閃耀著明亮的神采,多日積澱下來的疲勞一掃而光,只覺得全身都充滿了干勁。

  她從熱水里微微直起身子,潔白赤裸的雙肩露出了水面,那上面各有一道深深的勒痕。在晶瑩無暇的肌膚上,這兩道略有些紅腫的痕迹顯得很是醒目。

  女刑警隊長掬起沐浴液,小心翼翼的拭洗著肩部,輕輕的歎了口氣。

  這兩道痕迹都是奶罩的吊肩帶勒出來的,擁有一對38寸的豐滿巨乳,固然令無數女性做夢都在羨慕,可是從另一方面來講卻也是個極其’沈重‘的負擔。

  每天早上,石冰蘭都要花上不小的功夫來調整,才能把胸部很費力的束縛進奶罩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這兩顆豐滿到極點的乳球絕對不止F罩杯。過于緊窄的奶罩彷彿密不透風的鐵箍般,緊緊的禁锢著女刑警隊長豐碩的雙乳,有時候令她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而勒在肩部的兩條細帶更是不堪重負,每一刻都繃到了極限磨蹭著肌膚,時間長了,感覺像是被刀子刮著一樣疼痛,簡直就跟受刑沒什麽區別。每晚回到家后,被胸前這對沈甸甸的碩大肉團拖累了一整天的肩膀都又酸又痛。天長日久下來,原本嬌嫩的雙肩上就留下了兩道清晰的紅痕,多少年來都沒有消失過。

  可是,石冰蘭甯可忍受這樣的折磨,也不願意換上更大尺碼的奶罩,讓自己的胸部曲線真實的展現在衆人眼前。

  和一般的女性相反,她非但一點也不以傲人的胸部爲榮,反而深深的爲之苦惱,恨不得這對豐滿到驚人的乳房能夠大幅度的縮水,最好是變成平胸。

  當護士的姐姐石香蘭也和她一樣,突出的上圍足以令任何人鼻血直流。這大概是由遺傳基因決定的,她們的母親本身就是個’乳牛‘級的美女,生下來的兩個女兒還更青出于藍,凡是看到過這對姐妹花的男人,再老實的都會情不自禁的湧起扒光她們的沖動。

  因爲營養好的關系,她們兩姐妹從小時候起就發育得比同齡人快。尤其是石冰蘭,早在八歲時,胸脯已經有了明顯隆起的輪廓;十歲時別的小女孩還是飛機場,她的胸前卻好像是蘑菇破土般醒目茁壯;十二歲初潮來后不久,她就已經戴上了C罩杯的奶罩。

  這之后進入青春期,石冰蘭更是迎來了一個飛速發展的階段,身材發育之快令人驚歎。胸脯一天比一天高的鼓出來,好像所有攝入的營養都被胸前這兩大團嫩肉給吸收了,奶罩的尺碼很快就超過了母親。

  她的個頭也迅猛的向上竄,十五歲時就已是全年級最高挑的女生,甚至連絕大部分男孩子也都矮她一截。

  當然,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她的胸脯。少女飽滿而又堅挺的乳峰將校服撐得滿滿的。每日做課間操時,那對已經無法’掌握‘的肉球像是果凍般歡快彈跳的樣子,不知道令多少女孩暗中嫉妒,又令多少男孩偷偷看到兩眼發直。

  就連校外的纨褲子弟都注意到了這個身材惹火、氣質卻冷豔清麗的少女,經常有人等在校門口約她出去玩,但都被潔身自愛的石冰蘭婉言拒絕了。

  可是她發育超前的胸部實在是太誘人了,有天上完晚自修回家時,一個外校的高年級男生在僻靜的巷子里襲擊了石冰蘭。他亮出刀子,又是威逼又是哀懇,只求能親手摸摸她的乳房。

  ’這不能怪我,只能怪你自己長了這麽一對大奶奶。‘石冰蘭至今還記得那個男生的話,貪婪的眼神像是恨不得一口咬住她的胸部,’再有自制力的男人,想到你乳房的尺寸都會瘋狂的……都會變成野獸……‘這樣的猥亵話語當然令石冰蘭又害怕又羞怒,所幸那家夥還來不及發瘋,剛好出來迎接女兒的石父就趕到了,當場把對方制伏並扭送到警局。

  這次事件雖然有驚無險,但還是使石冰蘭的心靈受到了某種程度的創傷。從那時起她開始隱約的意識到,過于豐滿的胸脯實在不是一件好事,很容易就會喚起男人潛藏的獸欲。

  但真正給她造成重大打擊的,還是在讀高三的那一年。剛滿十八歲的石冰蘭已經是個遠近聞名的’波霸‘了,一米七的修長身段更是顯得鶴立雞群,無論走到哪里都是男生們注目的焦點。

  由于課業壓力重,連著幾次考試她都沒能取得好成績。有一次班主任竟當著所有人的面冷嘲熱諷的訓斥她。

  ’你是怎麽讀書的?笨成這個樣子,我看你智商有問題吧?胸大無腦!‘全班同學哄堂大笑起來,石冰蘭的臉蛋刷的漲紅了,淚珠在眼眶里打轉,但卻咬牙強忍著沒掉下來,等回到家后才躲到臥室里偷偷哭了一場。

  從此以后,’胸大無腦‘這四個字就跟定了石冰蘭,彷彿成了爲她量身定做的諷語。那些早就妒忌她的女同學常常故意提起這個四個字,以此來達到打擊她的目的。

  石冰蘭氣得要命,敏感的心靈深深的體會到了恥辱。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她對自己胸前這對巨乳産生了懊惱和憤恨,如果不是胸圍的尺寸過大,她又怎麽會蒙受這樣的屈辱呢?

  不過她也知道只有用事實來說話,才能甩掉這個不光彩的稱呼。于是她發奮用功讀書,誓要用最好的成績證明自己的智商非但沒有問題,而且比任何人都高明得多。

 

  散夥的原因驚人的一致:每個男朋友都無法克制對她胸部的垂涎,相處還沒多久,約會的時候就會情不自禁的熱血沸騰,企圖伸手探進衣服里直接撫摸她的乳房。

  這令石冰蘭反感到極點,每次遇到這種情況,她都毫不客氣的用一個清脆的耳光結束了戀人關系。

  ——難道男人都是野獸嗎?爲什麽都急色成這個樣子?

  連續吹了六個男朋友后,石冰蘭深深的失望了,逐漸的再也提不起談戀愛的興趣。

  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那些男友。只要一和石冰蘭挨近到’戀人‘的距離,望見那對平時遠看就能讓人鼻血狂噴、足有38寸的豐滿巨乳就在觸手可及的范圍內,恐怕就是石頭人也無法壓抑住狂湧而起的沖動,都會本能的把手按到上面去吧。

  不過石冰蘭沒有想過這些,她心灰意冷的拒絕了所有仰慕者的進攻,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到了學業上,這也是她就讀警校期間能夠取得優異成績的一個原因。

  碰釘子的人一多,后來倒也沒人有膽量再去嘗試了。這個高不可攀的女孩看上去是那樣的冷豔,很快被全校男生起了一個’冰美人‘的外號,甚至還有人一語雙關的叫她’石女‘。

  再之后到F市警局參加工作,石冰蘭更是一頭扎進了各種各樣的案件里,根本無暇考慮個人問題。隨著她破獲的案子越來越多,職位越升越快,在警局里的威望也越來越高。除了少數老同志,中青年的干警們對她都帶著由衷的尊重,甚至是懷著敬畏的心理,沒有一個敢把她當成戀人去追求。

  起初,還有家里人熱心的替石冰蘭張羅對象,但之后父母在一次車禍中雙雙遇難,只剩下她和姐姐石香蘭相依爲命。兩姐妹都是’事業型‘的女人,自然是誰都沒有急著嫁出去的念頭。于是這對身材同樣火爆、都讓周圍男人饞得口水直流的姐妹花,就在很長時間里都保持著單身。

  一直到兩年前,快滿三十歲的姐姐石香蘭才穿上婚紗,嫁給了一位已追了她幾年的男友(僅僅一年后,這位新婚的警察姐夫就英勇殉職了)。正是在姐姐的婚禮上,石冰蘭經人介紹認識了蘇忠平,后者對她一見鍾情,當場就被這位美貌的女警深深的吸引住了。

  與之前的所有追求者不同,蘇忠平是個很有頭腦的人。他在示愛之前先花了很大心思去了解石冰蘭,包括她的性格和愛好都打聽得清清楚楚,連她最要好的幾位小姐妹都被他’收買‘了,從她們的嘴里,蘇忠平了解到了前六位男友失敗的症結所在──那就是絕不可以輕率的去觸碰女刑警隊長的胸部。

  遵循著這個原則,蘇忠平對心上人發動了最猛烈的愛情攻勢。憑著出衆的自身條件和良好家境,再加上刻意表現出來的’守規矩‘,他果然慢慢贏得了石冰蘭的好感。在每次約會的時候,盡管他同樣被那對近在咫尺的碩大乳峰撩得沖動萬分,但每次都強行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

  就這樣,經過一年零四個月锲而不舍的追求,蘇忠平終于打動了石冰蘭的芳心,如願以償的和她步入了婚姻殿堂,在一片羨慕的眼光中把’F市第一警花‘摘到了手。

  結婚半年以來,兩個人的感情總體上是和諧恩愛的,當然也免不了有些許摩擦,剛才說的工作調動就是其中一個……頭發吹干了,女刑警隊長起身走到床邊,一邊蹙著眉思考著明天的具體任務安排,一邊彎下腰整理著毛毯被單。

  寬松的浴袍領口頓時敞了開來,豐滿之極的胸脯露出了大半,兩顆F罩杯也容納不下的雪白大肉團整個躍入眼簾,一道誘人的乳溝望不見底的深邃。

  蘇忠平看得熱血直沖腦門,不假思索的湊了過去。

  ’干什麽?‘完全是一種職業的本能反應,女刑警隊長清叱著使出一個漂亮的擒拿動作,反手扭住那只向自己伸來的手掌一擰。

  ’啊啊──‘蘇忠平痛得叫了起來,不過他以前當兵時也練過兩下功夫,一甩手就掙脫了妻子的擒拿,反而把她拉向自己的懷抱。

  兩個人都是下意識的出手,又都下意識的立刻停止,一起忍不住好笑。

  ’你謀殺親夫啊!‘蘇忠平捧住痛得不輕的手腕,故作誇張的叫嚷,’出手這麽重,是不是把我當成了那個變態色魔?‘’誰叫你突然毛手毛腳的?‘石冰蘭噗哧嬌笑,心疼的拉起了丈夫的手,替他按摩著腕關節。

  ’這不能怪我,你剛才的樣子實在太誘人了……‘蘇忠平苦笑著說。

  女刑警隊長的瓜子臉上微微泛起了紅云,看上去更是令人怦然心動。

  ’老婆,今晚開心一下好麽?‘男人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摟住了她的腰肢,嘴唇在耳邊吐著熱氣。

  ’前幾天不是才來過嗎?‘石冰蘭側過頭避開丈夫的親熱,語氣里不是很願意。她對房事一向都缺乏熱情,更何況今天已經勞累了一整天。

  ’來嘛,我今晚真的很想……‘蘇忠平腆著臉,手已經開始扯她浴袍的腰帶。

  石冰蘭無聲的歎了口氣,她本來是想拒絕的,但看到丈夫有點紅腫的手腕,心里又軟了下來。

  ’記得戴套!‘她輕聲叮囑。

  蘇忠平精神一振,迫不及待的從床頭櫃里取出了一個避孕套,迅速在胯下擺弄好,然后把妻子抱上了床。

  ’啪嗒‘一聲,即使是被丈夫熱吻著,女刑警隊長也沒忘記伸手關掉電燈,室內頓時一團漆黑。

  男人興奮的喘息聲響了起來……***    ***    ***    ***午夜十二點,蕭川副市長的家。

  放在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響起悅耳的音樂,劃破了夜晚的甯靜。

  圍坐在茶幾邊的夫妻倆同時震動,一齊探頭望了眼來電顯示,然后交換了一個緊張的眼神。

  ’用電話卡打來的,應該就是他!‘女人大代表林素真顫聲說。

  從吃完晚飯起,她和蕭川就在等這個電話了,兩個人都早已坐臥不甯。

  蕭川深深吸了口氣,安慰的拍了拍女人的手背,強自鎮定的打開了手機。

  ’喂,我是副市長蕭川。我以一個父親的名義請求你放了我女兒……‘電話那頭傳來一陣諷刺的怪笑聲。

  ’副市長大人,你給我聽好。我只想跟你老婆對話,只要讓我再聽到你說一個字,我立刻就挂機!‘蕭川氣得血壓都升高了,但還是強控住怒火,把手機遞給了老婆,自己湊近腦袋聆聽。

  ’我女兒呢?讓我跟她說兩句話!‘林素真一接過手機就焦急得亂了方寸。

  ’那就要看你答不答應我昨天開出的條件了?‘惡魔陰森森的說。

  林素真臉色蒼白,戴著金絲鏡片的雙眼望著蕭川,在丈夫的示意下說出了事先商量好的話。

  ’我可以把警方目前的案情進展告訴你,但你要第一時間就釋放我女兒…‘’哼哼,哪有這麽便宜的事?你必須替我多打聽幾次情況才行。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一個月之內就會讓你們這對大奶母女團聚。‘惡魔的語氣相當的猥亵下流,可是林素真和蕭川都只是聽得惱火,誰也沒注意到他說的是’母女團聚‘,而不是釋放蕭珊。

  ’我怎麽知道你會不會食言?‘’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去和警察合作呀!‘惡魔冷笑。

  ’你不要太囂張了!‘林素真色厲內荏的怒斥,’你以爲我們真的不敢告訴警方嗎?也許他們馬上就能抓到你……‘’卡‘的一聲輕響,電話里又響起了蕭珊哭泣的嗓音,一聽就知道是先錄好再播出來的。

  ’媽媽,你們千萬別報警呀……他在我身上綁了炸藥,嗚嗚……他說只要一被警察圍住,動根手指就能把我炸死……嗚哇……‘林素真和蕭川驚呆了,夫妻倆都面如土色。

  ’不要,你不能這麽做!‘女人大代表控制不住的尖叫了起來,驚恐的全身發抖。

  ’哈……哈……‘惡魔得意的狂笑,’想要女兒活著,你最好祈禱我長命百歲。如果這一個月里你們把我出賣給警察,我就是死也要拿你女兒來墊背!‘林素真就像跌進了冰窖里似的,整個人都被巨大的恐懼所包圍。她下意識的用征詢的眼光望著丈夫,只見他表情無比沈重的、緩緩的點了下頭。

  ’好,我們答應你的條件!‘她咬了咬牙,終于說出了通過向趙局長施壓而探聽來的機密,’警方目前的進展是……‘夜色深沈,四周鴉雀無聲,只有低低的嗓音在電話里密語。女人大代表再也想不到,今后她會爲自己的愚蠢付出多麽慘痛的代價。(待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