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韻兒走過的日子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都市情慾
摘要

至於嘉志入讀的所謂學校,其實只不過是一所殘破不堪的小校舍。全校學生只有區區不到一百人,至於任教的老師更是少得可憐,基本上可以用手指計算。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作者:祝君好

(1)與你的邂逅

在處於黃昏日落的沙灘裡,吳嘉志正躺在葉韻兒柔軟的大腿之上,一邊凝望著幾朵掛在西邊天際,被夕陽染成一片橙紅色的火燒雲,一邊傾聽著夾雜著海鷗的叫聲,與海浪對岩石的衝擊聲。此情此景,令他不禁回想起與葉韻兒從邂逅至今的一切經歷,不由得在腦海之中想到了《登樂遊原》中的名句——「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與此同時,葉韻兒除了欣賞著大自然的美麗風光之外,還在不斷撥弄著自己被海風吹起的柔順秀髮。要是仔細觀察的話,還可以發現她被夕陽照得通紅的臉蛋上,不知何故從眼眶到下巴留下了一道道清晰的淚痕……

幾年前的臘月,天氣分外寒冷,尤其是在農村。上學校不久的嘉志每天一大早就騎著自行車,忍受著嚴寒給身體帶來的不適,在那唯一一條通往家和學校,崎嶇的泥濘路上來回奔馳。放學回到家後,他連氣都不敢喘一下,就馬上趕到獸欄裡幫忙餵飼家禽和幹雜務。

別以為飼養家禽和雜物都是些簡單的事兒,就是單單對擁有龐大數量的家禽撒飼料就已經夠忙的。而且還要為動物洗澡,為動物清理排泄物,有時還需要做修整獸欄等等的工作,這樣一搞,不到入黑肯定還不能回家。

然而,嘉志總是不覺得辛苦,也不介意去辛苦,因為他暗地裡知道父母雖然在做生意,但其實外表風光,內裡空蕩。他們除了肩負著沉重的生活費和雜費之外,還要負擔自己和兩個妹妹龐大的學費,只是嘉志從來沒有聽過他們在自己面前抱怨過半句。

最近家禽業的競爭相當激烈,要是經營不善或者一場禽流感便足以令全家人一整年都要面臨著吃粥水,甚至極有可能倒閉的命運。如此,他不僅為了家人也好,還是為了日後的生活都好,盡自己所能,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盡了兒子的本分,只為分擔為了過著三餐溫飽的生活而身心都筋疲力竭的父母肩膀上這個沉重的包袱。

在嘉志和父母從獸欄回到房子之前,兩個妹妹都總會把飯給煮熟,放在飯桌上蓋好,只要等他們一回來就可以馬上吃飯。即使偶然飯裡有燒焦的鍋巴,或者有些蔬菜尚未燒熟也無傷大雅,一家人能夠開開心心、樂也融融地吃著晚飯,已經是三生修來的福氣。即使白天的工作有多麼的勞累,學習有多麼的辛苦,全家人也會在飯後忘記得一乾二淨。

至於嘉志入讀的所謂學校,其實只不過是一所殘破不堪的小校舍。全校學生只有區區不到一百人,至於任教的老師更是少得可憐,基本上可以用手指計算。

而每逢禮拜一早上回到學校,他們都會像高中生一樣,在操場上看簡單而隆重的升國旗儀式。今天嘉志不用到操場去,原來他要幫學校的其中一位老師編排一些資料。

「老師,我已經全部完成了,放在這裡就行了麼?」嘉志把手頭上的所有資料都編排好後,便放在桌子上,等候老師接下來的吩咐。

「對了,嘉志,麻煩你到歷史資料室再拿一些這部份的資料過來好麼?這裡好像缺了不少。對了,那裡還有一位同學在裡面找東西的,要是你過去之後,也可以麻煩她幫忙找找的。我現在有事先出去了,要是你拿回來之後可以直接放在這裡的。」

「好的,老師。」說罷,嘉志離開了職員辦公室。他一邊走,一邊就覺得今天特別不對勁,因為歷史資料室聽說已經很久沒有使用過了,為什麼今天突然說要資料室找什麼資料呢?想著想著,他已經走到資料室的門前,而經過的時候,更加可以看到滿佈灰塵的地上留下一道鞋印。

雖說有別人進去了,但門被關著。打開門之後,裡面馬上傳來陣陣難聞的惡臭,而且走進去一看,發現裡面很多文件的上面已經佈滿了一兩個或者更多的蜘蛛網。嘉志環顧四週,沒有發現剛才老師所說的人,不過沒有關係,自己要做的工作就只有找到需要的資料。為了看清楚資料是否自己需要,嘉志只好拍了一下佈滿灰塵的書架上面的書本,塵埃被拍得到處飛揚,嘉志也因此被塵埃弄得咳嗽幾下。

不但資料種類繁多,而且有些資料還在這裡放了有好幾個年頭,書頁發黃暫且不說,有些看上去還被老鼠咬了幾口,甚至字體也開始褪色,即使找對了也不能用。嘉志唯有找了基本還可以使用的,本想打算回去復命,卻聽到了在資料室的角落裡傳出微弱的呼吸聲。

嘉志找了找,才發現資料室其實並不大,但原來上面還有一個小閣樓,要不是呼吸聲引起自己的好奇的話,根本就不會注意到。他小心地走上那條同樣鋪滿塵埃的狹小樓梯,驚訝地發覺到小閣樓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在這裡很多書都保存得很好,種類相比起樓下的反而更多。不過重點不在於這些,而是在於地上躺著一個戴著眼鏡的辮子女生。

嘉志好奇地走過去,只見這個女生眉清目秀,看樣子也不過是破瓜之年。當嘉志湊近看的時候,還可以看出這個女生睡得很沉很安穩,櫻桃般的小嘴在熟睡中還會自己嘟起來,可愛之餘還像白雪公主般等待著白馬王子的親吻。

料想到升旗儀式很快就會結束的嘉志還是表現得翩翩君子,沒有乘人之危。他覺得放任女生在這裡一直睡覺不是太好,便拍了拍她的肩膀,好讓她別錯過了回課室上課的時間。沒過多久,女生坐起來,睜開雙眼眨了幾下,接著用纖細的手指揉了揉眼鏡下那雙秀目便四處張望,發現站在自己跟前的是一位男生。

「你……你到底是誰?你到底都對我做了些什麼?」女生連忙站起來,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是否穿戴整齊,待她反覆檢查,沒有發現有被強行拉扯的痕跡後便倒退幾步,盡可能把身體貼在牆邊。

「你好啊!其實我並不是壞人,我本來是老師叫我過來這裡找資料的,因為我聽到你的鼻鼾聲,所以才上來看看,就看到你睡在這裡了。升旗儀式已經快結束了,要是不叫醒你的話不是太好,於是我就拍了你幾下,希望你可以快點醒過來,別耽誤了上課的時間,而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你……你……你認了?你居然承認你碰我了。我……男人就是沒一個好東西!」女生做出一個想打嘉志耳光的姿勢,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到了鎖門的聲音,女生頓時放下了想打在嘉志臉上的手。

兩人都表現出十分驚訝,只好立刻走到樓下,果然發現門真的被上了鎖,不管二人如何拼命在室內用蠻力拉扯大門,大門都沒有絲毫要動的意思。資料室就位於這座小校舍裡面一個偏僻的角落,室內既沒有窗口,大門也被關上了,所以無論他們如何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任何人聽到。

「怎麼會這樣呢?那現……現在怎麼辦?」女生開始焦急起來。

「我估計有人看到了地上有兩道鞋印,卻沒有看清楚那些鞋印其實全部都是進去的,以為找資料的人走了才把門鎖上的。我知道學校很多鑰匙都有兩條,一條作為後備,既然那個人手上有一條鑰匙,那麼另外一條想必在你的那裡了。」

「鑰匙我倒是有,不過這裡的鎖可不能從裡面直接打開的。」

「要不是你的話,我怎麼會被困在這裡?都是你的錯。」然而,本來看著嘉志的雙眼就變成了怨恨,而用蠻不講理的態度對嘉志說道,這樣使嘉志感到實在委屈。

「這位小姐,請你說道理好不好?歸根到底還是因為你自己睡覺晚了才在這裡耽誤了時間,我是因為好心叫醒你才在閣樓裡,現在你反而說我的錯,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呢!」一向為人親切的嘉志,實在忍不住被人這樣無理指責,也開始生氣了。

女生並沒有在意料之內與嘉志據理力爭,自己反而坐在了旁邊的牆壁旁一言不發。

「不好意思,我不應該用如此口氣對你說話的。」嘉志感覺自己剛才實在有欠男士風度,先道了個歉。

「說不好意思的應該是我才對,我才是不應該對幫過我的人用那種態度的。不過我這樣做只不過是以為你對我做過那種不好的事情來吧了,我最痛恨那種心術不正和的人了……」

更加出乎意料之外的,居然是女生一改剛才高傲的姿態,轉眼間從一隻駭人的母老虎變成了一隻溫順的小綿羊。從女生欲言又止的言語之間,嘉志好像能夠聽出她背後遇到過什麼不可告人的不愉快之事。

「這裡平時就沒有多少人會來的,看來我們得至少在這個資料室呆上一個上午。對了,反正我們今天早上的課也上不了,在這裡等著也是等著,倒不如在這裡聊聊天打發時間吧!你叫什麼名字?還有可以說說你的為人麼?」女生說罷,還帶著一種微笑看著嘉志。

不知道為何,嘉志總是覺得眼前的女生本來就是平易近人,或者是之前一些不愉快的經歷,使她下意識對別人,尤其是男人做出一些不太禮貌的言行。

「我叫吳嘉志,剛剛在這裡唸一年級。在家裡雖然不是獨子,有兩個妹妹,不過還是九代單傳。我們家裡做的是畜牲業,因為父親的年紀也慢慢開始老了,所以家裡很多事情都力不從心,要由我這個唯一年輕力壯的男丁來擔負起工作和照顧家庭的責任。再加上聽說城市的工作需要很高的學歷,要有什麼證書的,那我就決定首先在這裡先唸一些基本的課程,等自己有了一定的基礎再到城市裡拼搏。你呢?怎麼會睡在這裡?」

嘉志也坐在了女生旁邊,用雙手環抱著屈曲的雙腿,看著飽滿灰塵和蜘蛛網的天花板說道。儘管農村裡面的人都十分單純,一個農村裡面的都是自己人,彼此之間可說是沒有任何秘密。然而嘉志實在難以置信自己為何會對眼前第一次見面的女子如此推心置腹。或許因為直覺告訴他,眼前的女子並不是壞人;或許是嘉志在農村的朋友不多的關係,而他想真真正正和她結識為朋友。

「哈哈,你怎麼可以對著一個陌生人說自己家的東西像背書一樣?那好吧,我也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葉韻兒,不過我今年已經是我的第二年了。本來今天是要當升旗手的,是辦公室的老師麻煩我到這裡拿一些資料,我就交給了別人,因為太睏了,才在這裡睡著了。之後我的睡相就讓你看到了……」在說最後一句的時候,聲音明顯降低了不少,看來這位女生還是有一點女性的羞澀。

「我家狀況並不比你的好,我知道畜牧業很辛苦,但還算是小生意。我家裡很窮,電視機對於我家來說已經是十分奢侈的生活用品,而我在家裡就只有錄音機……」

兩人這般有說有笑,很快就渡過了歡樂的時光,連自己被困在資料室裡的事都忘記得一乾二淨,或許他們知道自己總會有辦法會出去吧!果然,等到中午,烈日當空,終於有人來了。至於被困一事,歷史老師責備了他們一頓,也使嘉志今天晚上遲了回家……

清晨時分,樹上的小鳥在枝葉之間來回飛翔並且「吱吱」作響,就好像為迎來新的一天而載歌載舞。週圍的農民藉著剛剛從山邊探出頭的驕陽又開始一天辛勤的勞作。同樣地,嘉志的父母也一早起床,準備務農而去。嘉志身為大哥,為了讓兩個幼小的妹妹更好地休息,他也緊接著父母起床,準備好一家人的早餐。

天氣一天比一天冰冷,昨天的池水還好好的,可今天的池水和池壁的邊緣都早已結成薄冰。

「不知道那些寶貝怎樣呢?我得快點回去看看才行。」說罷,嘉志開始加速自行車往學校方向騎去。

原來,在學校的頂層飼養了很多小鴨和小雞。在學校的入學第一天,嘉志就已經自願充當那些小家禽的保育員,這是由於他真的不忍心那些可憐的小傢伙在原本學校的露天飼養場呆著。當然,這份使命感的養成,也是基於嘉志的家裡本來就養了不少家禽有關。

頁: 1 2 3 4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