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下了藥看著女友被狂插屁眼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我大學畢業了,他也該畢業了吧,現在經濟不好,不知道他在做甚麼工作。“哦,現在情況這麼糟,很難找工作,我幹脆不去找。”阿山說,“我爸爸年紀已經大了,他也想退休,就叫我去替他經營那家地產公司。”可真令人羨慕呢,有個老爸留下一家公司讓他做小開。“公司就在附近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自從我從房東春輝那裡辭租之後,我和女友的同居生活只好暫時結束,各自搬回自己家裡去獑獃獍獌,漭滻漷滯這樣子,我們就不能夜夜春宵盡享魚水之歡蒞蓍蓁蒟,臺與舕舔實在很遺憾啊,害得自己可憐的大老二每晚脹得像大黃瓜那樣歌歋歍殠,稨穊稱稦無處可發洩,家裡只有媽媽一個女人銓銥銢銤,墔塼塽墉難道要送老爸一頂綠帽不行?別開玩笑了。

  

  正當我天天為這件事籌眉不展的時候,我偶然遇上了阿山,他是我中學同學,本來也是好友,但他讀了另一所大學,所以就疏遠了,這次遇上倒是有點他鄉見故知的感覺,立即跑去附近的咖啡室敘舊。

  

  我大學畢業了,他也該畢業了吧,現在經濟不好,不知道他在做甚麼工作。“哦,現在情況這麼糟,很難找工作,我幹脆不去找。”阿山說,“我爸爸年紀已經大了,他也想退休,就叫我去替他經營那家地產公司。”可真令人羨慕呢,有個老爸留下一家公司讓他做小開。“公司就在附近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論是好奇心驅使或者禮貌上,我都要跟他去看看。喔,原來也不要太羨慕他,我還以為是家甚麼大公司,但卻只是一家位於街角的小店鋪,全公司只有他一人,他剛才跟我去喝咖啡,那店子就暫時關門。

  

  真想不到,這種小店鋪竟然能養活他們一家,還能賺一些錢。在這種經濟環境下,算不錯的。“別奇怪,前幾年地震後,這區買房租房建房都比較多,你看,不少人把舊房子交給我們賣掉或者出租。”阿山解釋著,打開木櫥,指指裡面放滿的樓房鑰匙。

  

  那可真巧,我正好想租一個房子,和女友一起築起幸福小窩!“你也別著急租房嘛,你喜歡那個房子就借去用幾天,反正房子沒賣沒租出去,你想甚麼時候去住都可以。”阿山露出神秘的笑容說,“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和女友就是經常去不同房子住,哈哈,每晚都有新鮮感嘛。”

  

  哇塞!有安呢好康的代志?我被他那句“每晚都有新鮮感”打動了,原來做地產公司還有這種好處!阿山也是真夠朋友,打開木櫥,任我隨便挑選鑰匙,還跟我講這房子有甚麼特色,那房子有甚麼背景,周圍的環境又是甚麼。

  

  大家看到這裡,可能覺得我對阿山的形像描寫得很模糊,連他高矮肥瘦也不寫,他跟我講過他和他女友在不同房子裡翻雲覆雨的情景,我也不寫。這是因為他對我是這麼夠朋友,我就不好意思把他寫進這種色情文章裡面來,況且後面的情節和他沒有多大關系,所以我就含糊帶過去,不要影響到他那家庭式的小生意。

  

  反正我就經常找阿山拿鑰匙,然後帶女友去那個房子裡溫存一晚。當然,我們也要帶旅行包,因為有些屋子裡連家具都沒有,只剩下四面牆,呵呵,讓我們可能感覺一下家徒四壁的滋味。

  

  我挑選的時候,只是聽阿山簡單描述一下,就選了那支鑰匙,我事前沒先去看看,這樣就更加刺激,有時還有意外的驚喜,好像有一次我和女友去的那房子,所有家具都整整齊齊,裝修得很豪華舒適,還有個大浴缸夠我們兩人一起洗浴玩耍,我們做夢也想不到這個舊區的舊樓房裡,竟然有這種房子,結果那次我們渡過溫馨浪漫的晚上。

  

  有一次,我和女友吃完晚飯,就去一間空屋,也是事先沒去過。進了房子,才發現電燈不亮!媽的!“其實黑乎乎也不錯嘛!”女友見我有點惱怒,立即摟著我的腰,還主動擡起頭親吻我。我給她這麼一迷,就立即把她身子摟抱著,我們就在黑暗的空屋裡擁抱親吻。

  

  其實只是電燈沒電而已,屋裡也不是伸手不見五指那種黑暗,隔壁人家的燈光可以從窗口照進來。那種滋味倒有點像在後巷偷情那樣。我於是一手緊緊摟著女友的纖腰,一手抱著她的頭,跟她熱烈地親吻起來,我的舌頭在她的嘴巴裡追逐著她的小舌頭,然後卷弄著她的舌尖,她給我親吻得不斷呼出暖暖的少女氣息。呵呵,時機成熟,我的手掌就不規舉地摸向她胸脯上兩團又大又圓的乳峰上。我對她太熟悉了,衣服要怎麼打開,對我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只是幾秒鐘的時間,我的手就連她的乳罩也解開了,手掌直接握上她兩個軟軟嫩嫩的奶子上,開始順時針方向逆時針方向地揉搓著。

  

  “不要嘛,先去洗洗澡……”女友在的懷裡抗議,想要推開我。“下午才洗過澡。”我和她下午才去過室內遊泳池遊水,遊完水當然會洗洗澡。我知道她會找借口推開我,只不過是維護她那女生的矜持而已。於是我繼續摟著她,這次連她裙子上的鈕扣也解開了,整件裙子就掉到地上來,我的手指就直接侵犯她兩腿之間那柔嫩的地帶,她不禁地“嗯啊”一聲。

  

  “看你等我好久呢,這裡都濕成這樣!”我的手指從她內褲裡拔出來的時候,帶她的淫水也帶了出來,我故意拿到她面前來,在她臉上抹一下。

  

  “你還笑人家……都怪你這個逗人家……明知人家敏感嘛……”女友還扭扭捏捏沒講完,就突然又是一聲“啊噢”,嘿嘿,知道我的厲害吧,我就在她啰啰嗦嗦的時候,就采取迅速行動,把她內褲往下一扯,把手指攻進她的小穴裡,她裡面早已又暖又濕,我的手指就長驅直進,在她那嫩嫩的小穴裡挖著攪著,她頓時全身一軟,一句“你好壞……”沒說完,身體就軟了下去。

  

  我也是個年輕壯漢,身手敏捷,立即把自己的褲子脫掉,把女友壓在地板上,把她“就地正法”。“啊啊……你真是野獸……也沒有前奏……就把人家……”女友兩腿被我撐開,我的大雞巴就衝進她那蜜穴裡,屁股一夾,粗腰一壓,就把大肉棒直插進她的小穴裡,她還在怪我沒前奏,她小穴早就淫水泛濫了,給我大肉棒一擠,淫水都流了出來,沾濕了她和我的三角地帶。

  

  “嘿嘿,就把你怎麼?”我把她兩腿向外壓去,把她的腿胯弄開,她的小穴也就張著讓我任騎任幹,我的雞巴就可以直衝到底,弄得她呻吟連連。“你就是……這麼粗魯……還把人家壓在地上……和強奸……沒有分別……啊啊……”女友在地板上扭動著身子。“你怎麼知道沒分別?你以前被別人強奸過嗎?”我故意接著她的嘴頭,故意這樣問她。她跟我交往這麼多年,也漸漸知道我的脾性。

  

  “對呀…‥呀呀……”女友知道我喜歡在做愛時專說一些淩辱她的話,“以前人家……就是被男生……按在地上強奸……不是……是輪奸……他們好多人……一個接一個……強奸人家……你也沒來救我……你女友差一點……被男生奸死了……”哇塞,給她這些話差一點挑逗得射出精液來,幸虧我忍了一下,壓制過份的快感,鎮定下來。這時我習慣了屋裡的黑暗,看到窗外隔壁屋照過來的燈光。

  

  這屋子是空屋,窗子當然沒有窗簾,那就是說,我們在這裡做愛,如果有光線,就會給別人看見?我於是把女友從地上抱起來,女友身體不重,而且我也生得高大,所以雖然這個動作比較吃力,但我還是能把她抱著這個做愛。“阿非……你真厲害……把人家弄成這樣幹……好爽噢……”女友在我懷裡呻吟聲,讓我抱著她在屋裡一邊走一邊幹,把她弄得嘖嘖有聲,淫水四溢。

  

  但她突然驚覺說,“啊……你要走去那裡……不要走那邊……不要去窗邊……會給人家看見……”她的反對對我來說完全沒用,我把她半抱半推向窗邊,外面昏黃的燈光就灑在她的嬌軀上,把她那柔嫩平滑的肌膚照得格外誘人,媽的,她兩個可愛的屁股就露在窗口上,我看到隔壁有人影走來走去,只要向這裡留神一下,一定可以看見我這可愛女友的屁股。

  

  果然不錯,過了一會兒,把那家人的一個老頭吸引住了,他走進房裡,假裝在收拾甚麼東西,但眼睛卻經常向我們這裡看過來,我女友的屁股好看嗎?比起花花公子雜志的女郎還要漂亮吧?

  

  我女友其實也察覺有人在看她,忙著推開我,不讓我把她按在窗口邊。結果給她嬴了,我松開手的時候,她就躲到牆角去。但我伸手一抓,把她反轉過來,把大雞巴從她屁股後面向她小穴裡直插進去,這下子我故意長驅直進,直搗進她的子宮口,她被我撞了幾下子宮口,全身就立即軟了下來,呻吟得像哭泣那般,興奮得全身發顫,“好非哥……你怎麼這樣……幹人家……快給你幹破……啊……我不行了……”

  

  

  “啊……啊……給別人看見……我赤條條……全身被看見……”女友呻吟著,她雖然這樣說,但這時已經不再反抗,任由我把她按在窗口邊給別人看她的裸體,“他看見……人家兩個奶子……他也想幹我……啊……等一下……他也來幹我……怎麼辦……我不想被……老頭糟踏……他會弄死我的……啊……”

  

  媽的,女友的功夫越來越厲害了,竟然說出這種話來,這下子把我淩辱女友那種“根”全觸動了,興奮的感覺一浪接一浪散遍全身,我再怎麼禁止自己的大老二也沒辦法,精液從體內衝出去,直射進女友的小穴裡。

  

  完事之後,經過剛才那番激烈的苦鬥,我們兩個當然渾身是汗,於是很暢快地走進浴室裡。“幹你娘的,怎麼連水也沒有?”我在浴室裡無奈地破口大罵。這是上天懲罰我色欲過度吧?

  

  這次可能阿山忘了告訴我這裡是沒電沒水,也可能連他也不知道。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們醒來,才看到原來這屋子真夠髒,我昨晚還把女友壓在地上幹她。她還沒穿上衣服,赤條條的,我看見她渾身是灰塵和髒東西。

  

  我的雞巴突然脹得很大,為甚麼會有這麼興奮的感覺?呵呵,可能是我看她這個髒兮兮楚楚可憐的樣子,真的像一個剛被男人強奸過的女生那樣,我那種淩辱女友的心理又作祟了,真想可愛的女友真的被其它男人強奸啊,看她如何在別人的胯下、雞巴下被淩辱、淫汙。

  

  另外一次,我又是胡亂挑選一把鑰匙。阿山說:“這些房子是在XX路,那區很混雜,你和女友去那裡要小心一點。”其實我也知道XX路那裡龍蛇混雜,入夜之後一些大壞蛋小混混都跑出來,記得幾年前我陪妹妹去那裡買書,因為我妹妹喜歡看書,那裡比較多舊書,價錢也比較便宜。我雖說是陪她,自己卻走進小店裡面的成人區去看那些黃色的小說和漫畫,當我出來之後就不見她的影子,急急忙忙問店員,才知道她跟一個男人去了對面。

  

  我立即趕去對面,那裡是雜貨場,也有不少書,但實在太雜亂了,燈光也暗暗的,所以沒甚麼生意。可能是那個男人說那裡的書更便宜吧,才把我妹妹誘過去。我到了那店子,店子裡有幾個人,但還是不見妹妹的影子。我往外走,只聽見附近一個小巷裡有些聲音,我本來是不敢隨便走進黑巷,但急著找妹妹,硬著頭皮走進去,還一邊幹咳兩聲壯壯膽,只看見裡面一個黑影匆忙地逃走。

  

  我走前幾步,看見妹妹軟軟地倒在那裡,冷汗從我額上流了下來,幹,幸好我來得早,不然我這可愛的妹妹就遭殃了。她看來是被那個壞蛋用甚麼迷藥迷昏了,上身的襯衫已經被扒開,裙子裡的小內褲也被剝到腿彎上,真是豈有此理,這裡的壞蛋也夠猖厥吧?我進去書店裡面就只有十幾二十分鐘的時間,妹妹已經被色狼誘到這裡來,還準備對她下毒手呢。我抹抹額上的冷汗,看著妹妹兩腿已經被分開了,只差雞巴插進去那一步。

  

  那次之後,我卻一直想帶女友去那裡,各位都知道我有淩辱女友那種心態,心裡倒是有點盼望有壞蛋把她誘到後巷去淩辱一番。不過後來忙這忙那,沒再想這件事。這次剛好阿山給我那屋子就在XX路,那就別錯過這個機會。

  

  那是周六的晚上,我們又是吃完晚飯才帶女友搭車去XX路那裡。那裡小店和小販很多,越夜晚越興盛。““這次那屋子不會再沒水沒電吧?”女友還是有點擔心。“阿山說這次查過了,那裡好像有水也有電,別擔心。”

  

  女友聽了才比較安心,跟著我向那XX路走去。這裡許多小混混都在做小販,做一些半正經或著不正經的生意,賣一些冒牌貨、翻版貨、色情和低級趣味的東西,倒是把XX路弄得有聲有色,女友也像普通女生那樣,喜歡形形色色的不同種類的東西,更重要的是這裡的東西都比較便宜,完全符合女生貪小便宜的特性。

  

  “你看那裡賣海報,多漂亮啊。”我故意指指其中一個小販檔上掛著的金發裸女說,“我們去看看吧。”

  

  “要去你自己去。”

  

  “是不是你的奶子沒人家那麼大,很自卑吧?”我故意戲弄女友,她氣得直捶我。我也喜歡她捶我的感覺,她的拳頭軟軟的,沒力氣,不會疼,但她那撅起小嘴巴在美麗的俏臉上露出那種嬌嗲的樣子卻使我很陶醉。

  

  “要去就去那裡。”女友指指其中一個小販檔子。

  

  

  “怎麼樣,不敢去嗎?”女友見我呆了一呆,得意洋洋地說,“是不是你的老二沒人家那麼大,很自卑吧?”哈,真氣人咧,她竟然把剛才我戲弄她那句話回敬給我。

  

  “怎麼不敢去?我們就一起去。”我沒想到會給她戲弄,佯裝老羞成怒,把她手腕拉著,走向那裡。

  

  “不要,不要,我開玩笑嘛。”女友緊張地掙開我的手,她平時就是有點害羞。跟我去看A片的時候,也要我買了電影票,她低頭著跟在我後面進去。

  

  我去買曰本AV光盤,她更是立即離我三丈遠。其實她心裡也喜歡看A片,但就是要保持少女的矜持。

  

  她不去我也不能勉強她,不過我倒是有興趣去看看那些性商品,反正這裡離家很遠,碰見熟人的機會很低。

  

  “那我自己去。”我說。

  

  “嗯,但別亂買東西,人家不會陪你玩。”女友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出現紅暈,我心裡明白了,她心裡其實也想要看看那些奇奇怪怪的性商品,也可能想我用一些新鮮的東西來跟她玩。“我去那邊看飾物和化妝品。”她說著就走向另一邊。

  

  我走向那賣性商品的檔子走去,有幾個男人也在那裡,有一個戴著墨鏡,呵,真聰明,戴墨鏡慢慢挑選就不會尷尬。

  

  我走到那檔子旁邊,那個四十多歲的販子就開口說:“來來來,隨便看,隨便選,我這裡是全台北最便宜啰。”

  

  我看著那根假陽具,他媽的,做得真像,又粗又長,上面還盤著青筋。那販子說:“這個有黑色、肉色、粉紅色,還有電動的,還有多種尺碼,隨便看,隨便選。”他眼睛真厲害,我在看甚麼他都知道。

  

  我在那裡看來看去,他賣的東西真多,有不同氣味的、各種顏色、還有螢光的避孕套,還有一些甚麼羊眼圈之類的輔助物,還有充氣娃娃,不過價錢也不低,他解釋說是曰本、歐美進口的,所以要這麼貴。

  

  不過我眼睛都停留在幾種小瓶上,是挑情藥,有藥水、有噴霧、有藥丸。

  

  那個販子很精明,猜出我的心思,低聲對我說:“嘿嘿,是不是想跟女友玩新鮮的東西,又怕她不敢玩嗎?那給她喝這種藥水,擔保她主動跟你玩。”

  

  好家夥,真懂得賣東西,說得我心動起來,竟然花錢買下了一根中尺碼黑色的假陽具、一瓶挑情藥水、幾個香蕉味的熒光避孕套,還有一罐潤滑劑,怕假陽具把女友弄傷了。媽的,等我離開的時候,才有點後悔,這次錢包大出血,但竟然是買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知道女友會不會和我玩。

  

  我把那些東西放在旅行包裡,才去找女友,幹,又沒見她的影子,會不會像妹妹那樣被壞蛋誘到後巷裡調戲玩弄呢?我這樣一想,雞巴不禁粗壯起來,不過我心裡其實也不是完全想這樣,因為那可能有危險,有些壞蛋不喜歡用迷藥,而喜歡用暴力來玩弄女生,萬一給女友碰到那種人,她還胡亂掙紮,後果就不堪設想。

  

  我慌忙向女友剛才走去的那個方向走去,不久就看見女友熟悉的聲音遠遠傳來:“放開我,放開我……不要……”

  

  我擡頭看去,遠遠有兩個男人搭在我女友的肩上,有一個還用手搭在她的圓臀上。這是街上啊,旁邊還有其它人呢,但大家卻好像視若無睹,可能是害怕這裡是龍蛇混雜之地。

  

  我於是趕上去,聽見其中一個男人說:“漂亮的小妹妹,陪我們喝一杯酒嘛。”

  

  看來他們是喝醉的酒鬼吧?

  

  我走上前去,從後面拉著其中一個男人說:“喂,兩位大兄,別欺負我女友。”

  

  我其實有點害怕,這兩個男人都是穿黑色背心,露出粗壯的手臂。

  

  這時他們才轉過頭來,看著我,媽呀,他們根本不像是酒鬼,還很清醒呢,這根本是明明白白想調戲我女友。我女友立即撲到我身邊。

  

  其中那個短發男人說:“嘿嘿,小兄弟,我們兩兄弟太悶,想找個漂亮女生陪我們喝酒而已。”

  

  我當然不敢跟他們硬拼,忙又哈腰又點頭說:“不好意思,她是小弟的女友,請兩位大兄放過我們。”

  

  另一個男人好像比較善良說:“算了,算了,我們再找另一個。”說著拍一拍短發男人的手臂說,“我們走吧。”

  

  看他們走了,我和女友才舒了一口氣。但我聽到他們往回走的時候,那個短發男人還是很不滿說:“大兄,就這樣算了嗎?剛才那個美媚幹起來一定很爽,你不覺得她的屁股又圓又嫩,又有彈性嗎……”聲音越來越小,我就聽不見了。

  

  不過給這種色色的男人贊美我女友,我的雞巴又在褲子裡脹大起來。

  

  當我和女友來到那屋子時,那房子就在一樓,房門有點潮濕,顯得更加陳舊,這種屋子那裡有人想要買?我把鑰匙插進匙孔,扭動一下,就開了門。裡面還有一些舊家具,舊沙發,都是黴黴舊舊、還有點破破爛爛。但我心裡卻冒出一絲絲的興奮快感,在這種混混亂亂的地方,把女友剝得精光,她渾身上下那種晶瑩嫩白的玉體,和這種家具就形成強烈的對比,更顯得她高貴可愛,像出於汙泥的蓮花那樣純真潔淨。

  

  這次我們就不想像上次那樣,所以一進門之後就去浴室裡開開水。浴缸也是舊得掉漆生鏽,我們不敢洗泡浴。女友爭著要先洗澡,我只好讓她。看她脫下身上的衣服,露出赤條條白嫩嫩的身體,兩個大奶子又圓又嫩,我有時也很自豪,像這樣美得像天仙下凡的女生,為甚麼會成為我這個凡人的女友?

  

  “喂呀,你不要這樣看人家,人家害羞嘛。”女友把身子轉過去,把兩個圓圓的屁股對著我,她不知道她兩個屁股也是很性感的嗎?我的雞巴脹得發疼。

  

  女友不讓我在浴室裡看她,我就走出來,嘿嘿,倒不如準備一下等一會兒怎麼玩弄她,別忘了我今晚花了不少錢買來一些呵呵呵的東西。

  

  我在廳裡把旅行包打開,拿今晚買的東西拿出來,挑情藥水,等一下勸她喝,我喜歡她主動一些;避孕套,今晚女友是危險期呢,一定要戴避孕套才行,等一下關燈之後再戴上,雞巴發光的情景一定很詭異;哈哈,假陽具,這個真不錯,等一下我幹她的時候可以叫她含著假陽具,或著讓她替我口交時,把假陽具插進她小穴裡,讓她上面下面兩個洞洞都被陽具填滿,這樣不就像同時兩個男人一起幹她嗎?我不是經常想和另外一個男人一起幹她,現實上很難做到,但這假陽具卻可以讓我有這種想像嘛。

  

  我心裡撲通撲通地跳著,聽到浴室裡女友灑水聲音,她還一邊洗澡,一邊哼著流行曲。我在廳外耐心地等著她,心情越來越興奮。

  

  突然我聽到門外有人敲門,媽的,這屋子太老式了,門上沒有防盜眼,我只好開開門,看看是誰。原來是剛才那兩個想調戲我女友的男人。

  

  我愣了一下,他媽的,為甚麼還跟著我們來?我滿腹疑團說:“你們有甚麼事?我……”

  

  那個我之前覺得比較善良的男人突然拿起一罐噴霧,對著我的臉噴了一下,我還來不及想甚麼,就覺得天旋地轉,連忙閉起鼻息,不吸那噴霧。我腦裡迅速反應過來,現在最要緊是要裝昏,不然他們再向我噴,那時就一定完全不省人事。

  

  於是我軟軟倒在地上假裝昏迷了,不過他們的噴霧藥性還是很強,我雖然還有意識,但手腳都真的發軟。

  

  “嘿嘿,阿奇老弟,佩服我吧?剛才不放他們一馬,現在怎麼可以找到他們老巢?”那個樣貌像善良的男人,其實心裡更歹毒。

  

  “阿棠兄,你真料事如神。”那個叫阿奇的短發男人敬佩地說。

  

  “噓……”那個叫阿棠的男人叫阿奇小聲一點,然後慢慢走近浴室。

  

  我的心撲通撲通亂跳,浴室門沒關上,女友在裡面還在洗澡,我還能聽到裡面傳來的灑水聲和哼歌聲,媽的,沒想到剛才想調戲我女友的那兩個歹徒竟然會跟我們來這裡,而且還給他們進來屋裡,現在還要進去我女友正在洗澡的浴室裡!

  

  那個阿棠走進浴室裡,我還以為女友一定立即尖叫起來,但沒有,反而聽到女友說:“阿非呀,不要弄,等一下嘛,人家還沒洗完……”可能是阿棠從她身後抱著她吧,她還不知道是賊來進來。我腦海裡想著,女友一身白嫩嫩赤條條的胴體,現在不是全露在那個叫阿棠的壞蛋眼底?女友還叫他別弄,他到底弄她的甚麼地方,會不會從她背後已經摸上她白嫩嫩的奶子?

  

  那個短發男人沒有一起走進浴室,反而拿起我剛才從旅行包裡拿出來的假陽具放在手上把玩著,露出輕蔑的笑容,然後再把我剛才買來的東西一樣一樣拿起來看。

  

  “啊……啊……你是誰?……救命……阿非……快救我……”女友尖叫聲比我想像中晚了半分鐘。

  

  “滋……”是噴霧的聲音!

  

  “呃……”我女友的聲音,這聲音之後就靜了下來,媽的,我女友也被迷昏了。

  

  浴室裡就聽見那歹徒解開皮帶的聲音,然後嘶嘶嗦嗦的寬衣解帶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