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家庭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誰知我還沒說完,她已一方面緊緊按著我的屁股,一方面把她的肚子向下一
放,就這樣,我的雞巴全被她那個肉洞吞沒了。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我叫做張凱文,17歲高二升高三,父親早在12年前就因為心臟病死亡。
我有兩個姊姊,一個妹妹,分別相差2歲。在我的爸爸死了之後,我們就一直是
由媽媽拉拔長大。

晚餐過後,媽媽說有事要出去一下,交代我們好好看家,就出去了。我一見
機不可失,馬上脫下我的褲子,而二姊也馬上吞下我尚未勃起的陰莖。二姊一見
我的雞巴漸漸硬起,馬上脫下全身衣服,手一抓就往穴裡塞。

「等一下啦!妳不先用嘴巴讓我射一下,我怎麼能進入狀況呢?」我阻止她
的行動。因為慾火焚身,她也不理我的要求:「等我……先爽……一爽吧!」

「好吧,等一下要幫我吹出來喔!」我要求她。

誰知我還沒說完,她已一方面緊緊按著我的屁股,一方面把她的肚子向下一
放,就這樣,我的雞巴全被她那個肉洞吞沒了。

二姊的陰毛烏黑發亮,看起來有些潮濕,濃密的陰毛覆蓋了整個山丘。

二姊上下的移動:「喔……好弟弟……哼……嗯……你的雞巴……好粗……
哼……塞得姊姊的小穴……好充實……唔……哼……小穴被幹得……發浪了……
哼……嗯……」二姊擺動著頭,開始胡天亂地的呻吟著。

這樣過了30幾分鐘,姊姊已經不知道來了幾次了。

「姊姊,我……不行了,可以……射嗎?」

「好……射……進來吧……」

受到她的鼓勵,我當然也噗嗤、噗嗤的將濃精射入姊姊顫抖的淫穴中。二姊
受到刺激,高潮再度降臨。

「姊,該幫我吹了吧!?」

二姊只顧「嗯」「嗯」的呻吟著,她已經沒力氣了。而我暴漲的慾望尚未消
退,抓起二姊就打算肏她的小嘴。

此時背後響起:「我幫你吹吧!」我嚇了一跳,往後一看,沒想到媽媽不知
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我的後面了,再一看,更沒想到媽媽下身赤裸,而她烏黑的
陰毛已經因為潮濕而閃閃發亮了,兩片陰唇更因為性慾高漲而紅腫著。媽媽二話
不說,頭已經埋到我的兩腿間吸吮起來了。

我受到驚嚇:「媽……妳……」媽媽用她的舌頭來回答。

「吹、含、吸、舔、摳」,媽媽伶俐的攻勢讓我幾乎要射出來,但是因為才
射過一次,再加上我要多享受一下媽媽溫暖的小嘴,硬是忍了下來。

我開始撫摸媽媽的巨乳說:「媽,我可不可以玩乳交?」媽媽吐出我因為受
到刺激而紅腫的陰莖:「小色鬼,去哪裡想這些有的沒的!」媽媽嬌嗔道。

我看媽媽沒有反對,馬上將媽媽推倒,一屁股坐上去,拉起媽媽的雙乳,毫
不遲疑的就往乳溝插入。隨著我賣力的抽插,媽媽也開始浪叫連連了:

「喔……喔……好美……太舒服……快……喔……我……快洩了……喔……
喔……」

(天啊,女兒舌頭是性感帶,媽媽的乳房是性感帶……?)不及細想,高潮
已經一波一波襲來。

「媽……媽……我要射了……」話一說完我已經射出來了,大部分都射進了
媽的嘴裡,而媽媽也大口大口的吞掉我的精液。

連續的射了兩次,整個人累的躺在地板上。

這時候,媽媽又爬過來舔我的龜頭:「你的肉棒爽到了,我的淫穴還在流水
呢!」

我的肉棒因為媽媽的口舌技術,又硬了起來。這時我趕緊讓媽媽趴在地上,
開始做活塞運動。我低下頭看到媽媽的陰唇隨著這激烈的動作,開始內內外外的
摩擦我的陰莖。

「啊……親兒子……快點……用力……重一點……喔喔……你……插……插
吧……用力一點……啊……啊……好大雞巴……我……再用力頂……要丟了……
啊……丟啦……花心頂死了……哦……喔……爽死我了……」

媽媽已經高潮了,不過我因為剛才已經二連發,所以還沒有感覺,我又繼續
賣力頂著媽媽的小穴。就這樣媽媽連續來了3、4次我才忍不住射出來,「嗤∼
嗤∼」全部射進媽媽的陰道裡,而我也累的睡著了。
人物基本資料——媽媽
姓名:李詩琪
生日:9/26
年齡:37
三圍:36D.24.35
性感帶:陰蒂(乳房?)
第三章 全部射在媽媽的嘴裡

再次醒來,已經是隔天的中午,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睡在媽媽的房間了,
旁邊躺著的是半裸的媽媽,只剩下一件半罩杯式的內衣。

想起了前一天的“激烈運動”,小弟弟又意氣昂揚的站立起來了,它身上還
留著前一晚做愛後殘留下來的淫靡的白色痕跡。我迅速的翻身上馬,騎到媽媽身
上,脫下媽媽身上唯一的一絲束縛,又再度插入媽媽淫蕩的乳溝裡,開始前前後
後的抽插。

因為媽媽並沒有醒過來,所以我試著加快我抽插的速度。就這樣努力了20
分鐘左右,我便毫不保留的全部射在媽媽臉上,看著那濃稠潔白的精液,滑過媽
媽微紅的臉頰,甚至一部分滑入媽媽的鼻孔裡。

這時媽媽悠悠轉醒,看到眼前的情景:山谷中的巨蛇,不禁嚇了一跳。但是
一會意過來,便堆滿笑臉說:「色鬼,要玩也不把我叫醒再玩,我睡著了怎麼會
有感覺!?」

「有啊,我就是用精液來叫妳的啊。」我也淫淫的笑起來。

媽媽用手抹了抹臉上的精液,開玩笑說:「不錯的方法,以後我都用口交叫
你起床,你都用顏射叫我起床好了。」

「當然好啊,不過現在我先幫妳服務吧!」說完我就轉過身,趴下開始要舔
弄媽媽的小穴。

映入眼廉的是媽媽高高隆起的陰戶和整齊的陰毛,小陰唇正從緊閉的玉縫中
微微張開,透過窗外明亮的光線,我將媽媽的大腿向兩側分開,低頭仔細地看著
媽媽柔順的陰毛,我伸出舌頭頂向媽媽的那條玉縫,開始一進一出的抽弄。

媽媽的蜜穴開始慢慢的濕潤起來了,我加緊的用舌頭快速的來回撥弄著媽媽
的陰蒂,並不時的用嘴含住,調皮的上下拉扯。此刻,我口中滿是媽媽滑嫩香甜
的淫液,鼻腔充塞著媽媽隱秘禁地裡最誘人的氣息。

此時我整根陰莖又再度充滿了我的慾望,媽媽似乎發現了這一點,兩手不停
的撫弄我的陽具:「快,快插進來!」她也忍不住了。

我移動身體,將媽媽的下體正對著我,架起媽媽穠纖合度的雙腿,將雞巴往
陰道一推,順利插入。媽媽的陰道經過了足夠的刺激,淫水不斷的流出,我開始
「噗嗤、噗嗤」的抽送了起來。

「啊……啊……啊……好棒啊……嗯……」媽媽不斷的淫叫。

過了幾分鐘,我感覺到陰莖受到一陣一陣的擠壓,媽媽也噤聲並發出特殊的
表情,大概是媽媽高潮了。

我更加賣力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插入……媽媽足足達到了4次高潮
我才有想要痛快射出的感覺。

「媽……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快抽出來,今天很危險。」

我趕緊抽出雞巴,插入媽媽的嘴裡大力的噴射。看到媽媽津津有味的吞掉那
些本來應該在她子宮裡精液,真是有一股莫名的快感……

「啊……啊……」媽媽不住的喘息著:「兒子呀……你……好厲害啊!」

「嘿嘿……是妳的女兒訓練的好啊!」

「你跟欣純是什麼時候開始……做愛的啊?」

我歪頭想了一想:「嗯……半年前吧……」

「可以告訴我經過嗎?」

我開始回憶:「在寒假的時候……」
**********************************************************************

作者的話(1):

我最喜歡的作品是《月夜的禁戀》(雖然我不喜歡它的結局),因此我開始
有點模仿式的作了這篇文章,希望大家能喜歡。

作者的話(2):

我不太擅長去描寫性器官的狀態(譬如說:媽媽的蜜穴開始慢慢的濕潤起來
了)和叫床聲(事實上,我不太喜歡去描寫……),所以,往後的文章將盡量去
簡化這些描述,以劇情和性交過程為重。將來如果不喜歡的話,請E-Mail給我,
我會再做些修正。
第四章 初體驗

(∼回憶部分開始∼)

一天下午,我帶小因(我的女朋友)回家,因為小因的要求而在客廳做起愛
來。這是我的第一次,而她也是,所以搞起來頗耗費心力,會有不知如何下手的
感覺。我亂衝亂撞的將龜頭強往小因屄裡頭塞,但卻因為不夠濕而將小因弄得亂
哭亂叫的,(大概她是處女也是原因之一吧!)我那時候因為性慾薰心,早就不
顧她的死活了,硬是將雞巴盡根插入。

小因因為疼痛昏死了過去,我並沒有注意到,於是放馬過去,努力抽送,不
到三分鐘就已早早洩出。

我將萎縮的雞巴放在小因身體裡,趴下想跟她來個法國式長吻,這時我才發
現她已經昏倒了。我嚇了一跳,趕緊將她抱到我房間裡,拿了濕毛巾擦拭她稍帶
稚氣的臉。

小因慢慢醒了過來。

「小因,妳沒事吧?」我緊張的問她。

「嗯……」她點點頭:「不過你好狠啊,很痛耶!」

「對不起嘛,我保證下次不會了。」我繼續說:「改天再做,還是繼續?」

「痛死了,怎麼繼續?」她嬌嗔道。

「嗯……不然口交好了,A片裡不是都會口交嗎?」

小因並沒有表示出太大的厭惡,我趕緊將她拉起來,飢渴的陽具“怒視”著
她,她嘗試著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舔了一下,接著便將龜頭含入嘴裡,舌頭並不斷
的摩擦著馬眼。

這是我第一次口交,雞巴受到溫暖潮濕的淫嘴包圍,似乎又漲的更粗了。

舔著舔著,小因似乎舔出興趣了,她放開龜頭,開始在陰莖上不斷的來回舔
著(就像舔冰棒一樣)。受到這樣的刺激,我不斷的抖動我沾滿口水的陰莖。小
因再度將雞巴含住,我也配合著扭動屁股,希望更深的插入小因的嘴裡。

「哼……嗯……我……要……射了……小因……」我一說完就馬上射出股股
濃精,小因來不及放開,喝了不小口的精液,嗆的咳嗽起來。

小因抽了幾張衛生紙,將嘴裡殘餘的精液吐出。

「好舒服啊……沒想到口交那麼舒服……」我意猶未盡的說。

(現在回想起來,我大概是這時候愛上口交的吧……)

「可是我又沒感覺……」小因覺得吃虧了。

「要不然等妳不痛了,我再幫妳服務吧!」

小因紅著臉說:「好……我過幾天再來找你……」就回家了。

我穿好衣服想到廚房找吃的,剛走出房門就看到二姊在看電視,我去拿了麵
包和礦泉水,就坐到電視前陪二姊一起看電視。

「阿文……」二姊突然出聲:「長大了喔!」
「嗯?」我一時沒有會意過來,轉頭看著二姊露出疑惑的表情。

二姊笑著拉開我褲子的拉鍊,掏出我瑟縮的陽具,兀自舔了起來。

「姊,妳看到了?」我有點驚訝。

二姊放開肉棒,「當然!射的人家摔的,真是壞心」說完,又一傢伙將我
的陰莖含進去。

「妳也想吃嗎?」我笨笨的問道。

這次姊姊不再說話,只是加快她吞吐的速度,答案顯然是「Yes!」我也樂
得接受她的服務。

我過不了多久,就在她嘴裡射了一炮,再來又在她的小穴了射了一次,然後
再度以口交結束這次的情感交流……

(∼回憶部分結束∼)

「之後,我們一有時間就做愛,一個禮拜大概十次左右。」

「那小因呢?」媽媽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只有一開始的兩個月還有在做愛,再來她就不來找我了……
反正我還有二姊,所以也沒有去管她。」

媽媽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對了!你們有沒有在避孕啊?」

「二姊說她有吃避孕藥,況且,我大部分都射在她嘴裡,懷孕機會應該不大
吧!?」

「媽媽不喜歡吃避孕藥,以後危險期我們就口交,還有乳交就好了。」媽媽
說道。

(媽媽這樣說表示我以後有的玩了……!?)

「好啊,反正我比較喜歡口交和乳交……」

「那我們現在再玩一次吧!」我又不小心硬了。

媽媽看看我的陰莖:「我幫你吹吧……」說完就將牠含了進去。

媽媽再度發揮高超的技巧,受到媽媽的凌厲攻勢,我終於再也忍不住,將精
液全部貢獻給媽媽。

在這幾天之內我雖然和媽媽關係發展密切,但是因為天性喜新厭舊吧……!
我一直想多找一些女孩子。

過了幾天之後大姊終於要回來了,自從她進入大學,四年來從來沒回來過,
所以我最後一次見到她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經過大學四年的洗禮,大概也已經
是一個床事專家了吧……我懷著這樣的幻想去車站接大姊。

到了車站,發現一個穿著緊身短T-Shirt和加一件只到大腿根部短牛仔褲的辣
妹,本來想上前去搭訕,但是想到大姊大概還在等我,只好加快腳步從她身旁走
過。沒想到那個辣妹叫住我:「阿文!你要去哪啊?我在這兒。」

我停住腳步,疑惑的望著那個辣妹。

「不認得大姊了啊?真是的!」她笑道。

我嚇了一跳:「哇靠!真的是大姊嗎?」不禁這樣想。

我接著叫了出來:「大姊!?妳是大姊?」

「對啦!要不然我是誰?」

「妳……妳變好多喔!妳現在好漂亮!」

「小鬼,油腔滑調!」她嬌嗔道,雙頰卻泛出兩抹紅暈。

我感覺到下體漸漸要有反應了,於是說「大……大姊,我們回去再說吧!」
說完趕緊往車站外面走去。

「大姊,快點上來。」我已經坐在我的50cc速克達上了,「好了嗎?」
我轉頭問大姊,卻看到大姐的乳頭明顯的在T-Shirt上突出來。

「大姊沒……沒穿胸罩……」我嚇了一跳,趕緊別過頭,但是這時候小弟弟
已經完全站立了。

「好了,阿文,走吧。」她說完就將兩手環繞在我的腰上,我還感覺到大姐
的豐滿乳房緊緊的貼在我堅實的背上,我加了油門,趕緊出發。

大姐的手就在我勃起的陰莖上不到十公分處,而且隨著機車的跳動,她的手
還會上下搖動。我實在很怕她不小心碰到這頭暴怒的猛獸,可是我愈這樣想,雞
巴就愈是堅硬漲大,我只好加快速度,希望快點到家。偏偏事與願違,讓我們遇
到路檢。

「遭了,我沒駕照!」

「沒關係,我來騎,停車吧。」

我們換了位置。

因為是小車,所以位置也很小,以致我的雞巴會頂到大姐的屁股,我雖然有
點尷尬,但是大姊沒有說話,我也不敢先說話。通過了路檢,大姊並沒有換回來
的意思,而且仍然不發一語。

在尷尬的氣氛中,我們到家了,在進門之前,大姊對我說了一句話:「今晚
10點到我房裡來一下。」從語氣中聽不出是喜還是怒,我愣了一下,訕訕的跟
著大姊走進大門。

吃過了晚餐,好不容易熬到了十點,該來的總是要來,我往大姊房間走去,
敲了敲門,「進來。」大姊馬上應門。

這時候大姊已經將T-Shirt換成了小可愛,褲子仍然沒變。

「大姊,有什麼事嗎?」我心虛的說。

「阿文,你是不是想和我做愛?」

我沒有想到她會直接說出來,頓時說不出話來,只是兩眼盯著她看。

她見我不說話,便逕自走過來脫下我的褲子,始用手幫我撥弄雞巴。因為極
度的震驚,我的小弟弟完全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大姊似乎開始急了起來,於是
就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面輕點,受到大姊舌頭濕潤的唾液刺激,我的雞巴終於開
始漲大了。

大姊受到鼓勵,於是一邊用手繼續在雞巴的根部套弄,一邊舔弄著龜頭和陰
莖連接的溝縫,而另一隻手則在玩弄著我的睪丸。在這樣三重的刺激之下,我的
雞巴漲到了極限。

這時,大姊脫掉上衣,露出豐滿的乳房,我將她推倒在地上,開始粗魯的吸
吮著姊姊處女般的乳頭,姊姊無力的呻吟了起來。

這時我脫掉全身的衣服,並且將大姐的褲子脫掉,正準備要插入的時候,大
姊驚呼一聲:「阿文,不行,危險期!」

「可是現在又找不到套子……」我有一點遺憾。

「阿文……你喜歡肛交嗎?」

「肛交?不是很喜歡耶……我覺得有點……髒。」

「那今天只能口交了……」

我眼睛一亮,不發一語的就倒轉過身,趴在大姊身上,開始舔弄大姊濕潤的
陰道口,並且盡量將雞巴靠近大姐的嘴巴。我用舌頭舔遍姊姊的整個陰部,舌頭
深深地插進姊的陰戶,用力地在陰壁上刮,將陰壁上源源不斷流出的液體吞到肚
裡。

大姊這時張嘴含住我的肉棒,溫暖的感覺包圍了我的整個身體,我不由地放
棄進攻呻吟起來。她的頭上下起伏,嘴唇緊緊地吸住我的肉棒,用力吮吸,舌頭
則圈住棒身,來回地蠕動,牙齒輕輕地咬住肉棒的根部,擠壓之間令我有一種要
射之而後快的感覺。

「大姊慢一點,我快要射了!」大姐的技術實在太好了。

大姊還是繼續「嗯、嗯」的吞吐著肉棒,我一下子忍不住,就狼狽的將溫熱
的精液噴進大姐的嘴裡。

「大姊妳好厲害喔!是不是常跟妳的男朋友練習?」

「嗯,不過你比我的男朋友就厲害多了,他每次讓我口交都兩三分鐘就不行
了。」

當我回復堅梃,便說:「再試一次,這次不讓妳吹上30分鐘,就再也不讓
妳口交了。」接著便將肉棒插入大姐的嘴裡。

大姊重施故技,讓我大概十分鐘就快洩了。這時我記起剛才大姊吮吸我的肉
棒時,害得我狼狽地射出來的情景,決心讓大姊也狼狽那麼一次,於是硬是忍了
下來,將注意力轉移到大姐的淫屄上。那裡已經濕成一片,散發出的濕氣溫暖而
帶有一絲甜香,這比什麼刺激都要強烈百倍。

我接著將舌尖在她的陰核處挑動,挑弄幾下後,她的身體已隨著我的動作的
節奏做輕微的搖動,從陰道裡也流出了淫水,陰核也慢慢突起變的明顯了。

這次換大姊不由地放棄進攻呻吟起來,大姐的攻勢稍緩,我便有餘裕加快我
的攻勢。慢慢的,大姊不再呻吟,只是抖動她的身體,淫水不斷的流出,讓我應
接不暇。

這時,大姊突然僵硬了幾秒,我知道是她的高潮來了,於是更加快了我的動
作,希望讓她的高潮延續得更久,也才會對我更死心塌地。

「姊,怎麼樣?舒服嗎?」

「阿文啊,你真的好厲害啊!」

「大姊,這次我們都放慢速度,一起達到高潮好嗎?」

大姊羞怯的應了一聲,便開始舔起我的肉棒,我當然也伸出舌頭,往她的肉
穴攻去……

我們一起達到了兩三次的高潮,已經是半夜2點了,雖然我已經累得半死,
不過還是撐著和大姊聊天。因為我曾經看過報導說,女性最討厭做完愛就倒頭大
睡的男人,我已經決定要讓大姊需要我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