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短信時代的偷情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我和齊月兒相識的時候,她正在被一場無比荒唐的戀愛拖得痛不欲生、死去
活來,也許正是我的突然介入,才使得她重新振作起來。她愛上了一個旅澳留學
生,兩人走之前還只是一面之緣,然後一通信就是二年,戀愛關係也是在通信中
確立的。簡直是荒唐可笑!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短信時代偷情

作者:了了了

 

(一)

我和齊月兒相識的時候,她正在被一場無比荒唐的戀愛拖得痛不欲生、死去
活來,也許正是我的突然介入,才使得她重新振作起來。她愛上了一個旅澳留學
生,兩人走之前還只是一面之緣,然後一通信就是二年,戀愛關係也是在通信中
確立的。簡直是荒唐可笑!

說實在的,我真應該感謝那個叫謝東華的傢伙,如果不是他把月兒的心給勾
走了,像月兒這麼清秀高挑的女孩子,在大學裡追她的人,包括新入學的學生到
滿腹才華的副教授,不算暗戀的人,應該在二三十個以上呢,無論如何也排不上
我這樣的在一家小型私企任所謂副總經理、手下才三個兵的鬱鬱不得志的已婚男
人。

同時還應該感謝他的有我妻子單位的處長孫老二,如果不是我為了離婚、一
時頭腦發熱,想出一個絕對弱智的歪點子,他也上不了對我依然深情眷愛的妻子
黃鳳。

先從我妻子黃鳳說起,她大我一歲,但長得小巧玲瓏,說起話來細聲細氣,
走起路來一搖三擺,一點也不像三十二歲的女人,孫老二和她同床的時候,經常
誇她的歲數倒過來講才合適,弄得黃鳳芳心大樂、陶醉不已,死心踏地地讓他玩
弄個夠,回來後我問她的經過,她還羞答答地搖頭不語。

我們倆是工作中接觸認識的,我起先只是對她工作的特殊性質非常好奇,一
直希望她在我面前露兩手。

在我較熟的漂亮女孩中,我直覺好像只有黃鳳是個處女,從接吻到肉體的觸
摸,她都沒有一點經驗。結婚的那天,果然應證了我的判斷。

我們幾乎沒有多少浪漫的夫妻生活,很快就有了小寶寶。黃鳳象絕大多數中
國婦女一樣,馬上「移情別戀」,把我冷落到一邊,全心全意地承擔起養育小孩
的所有工作和雜務。

我們一家三口過著一種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沒有什麼朋友,除了工作,就
是家務,回家後也從來不談單位和同事的瑣事。黃鳳擠時間考了個研究生,而我
呢,也抽時間又學了一門外語。從大面上講,我們這個家庭應該是社會生活中最
健康和不會變異的細胞了。

內心裡,我幾乎從沒停止過對女性的慾望騷動。黃鳳在和孫老二發生了關係
之後,在我的逼問之下,羞答答地向我坦白承認,她其實也喜歡成熟、瀟灑、強
壯的男性,內心深處,也從未停止過對男色的渴求,只不過,她的家庭教養、文
化層次和社會角色,絕對地限制了她對這種慾望的縱容,如果不是我居心險惡的
不斷慫恿和孫老二這個假風流、真流氓的小官僚的狂熱騷擾,她根本不會走上這
一步的。孫老二是那種女人一看就喜歡、男人一看就自卑的所謂成功男士,不過
作風太差,所以他老婆堅決地和他離了婚。

當黃鳳告訴我,在她心裡面,女兒和我是排在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並紅著臉
問,是否可以把他排到第三的位置時,我內心裡醋意大發,意識到把黃鳳柔美貞
潔的肉體交給孫老二糟蹋是我人生最大的一次錯誤,我的運氣雖然好,能夠將兩
個美麗的處女征服於胯下,但是遇到了一個從外表到內在都很強悍的對手,恣態
優雅地染指了我的女人,讓我實在是有苦說不出。

齊月兒是我的校友,在招她的時候,說實話,並不覺得她是那種驚艷型的。

只是覺得這個女孩好單純、好可愛。因為是我招她進的公司,再加上校友這
層關係,又是她的頂頭上司,好多次她犯錯都是我罩著,她對我是非常感激的。

月兒只是單純,但並不傻,知道如何利用自身的優勢和這種資源,我這人多
少有些魅力和經歷,天天在一起相處,時不時地請她吃飯,每天開車送她下班,
她說對我沒有感情,那肯定是假話。我則越看她越順眼,對她的愛意與日俱增。

在我還只能叫月兒的大名齊月兒的時候,我便和她開始了愚蠢的網戀。在兩
個多月的窮追猛打之後,當我已經能半摟著月兒在公園散步的程度,我開始非常
介意起這件事來。

這一天,當我無意走到月兒身邊的時候,月兒慌不迭地把一個網頁最小化,
令我頓生疑竇。

「你還在給他寫信?!你們走之前通共說過不到十句話,他又一走兩年多,
你知道他是否變了心?」

齊月兒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推開了我搭在她肩上的手。

「上次你給我看的他那張照片,我覺得看上去怪怪的,他會不會是到韓國整
過容的啊?」

「才不是呢。他確實長得就那麼英俊,而且我還特別喜歡他的人品、才華和
學識。」

「都兩年了,他向你正式表白過了嗎?」
我湊在齊月兒的耳邊,輕聲問她。

齊月兒臉紅了,向後閃了閃:「表白過了,他說過他愛我。」

「那他為什麼一再推遲回國,不回來和你見個面?既然你們那麼相愛。」

「他還得做他的研究……管你什麼事?張先生,我很感謝你對我的照顧,但
請你,請你放尊重一點。」
齊月兒的聲音一下子低了下來,她回臉瞟了我一眼,眼睫馬上又垂了下去。
「我真的不能接受,你對我這麼好。」

「月兒,我,我覺得我們挺談得來的。月兒,我想,我可能真的是無法自拔
了。」
我一手摟住了月兒的脖子。

「不,張先生,真得是不行。請你,請你離我遠一點。」
她身子無法再往後仰,一急之下,站了起來。

我在月兒幽幽的處女體香中,徹底地迷離了。

「月兒,我知道,你和他已經快完了,他只是個影子,幾乎從來沒有在你的
現實生活中現過身,又不能對你做出任何的承諾。你對他的迷戀,根本就是一場
夢,我才是你最好的朋友,我們又能談得來,又能玩到一起,還能幫你,接納我
的感情吧,好不好?」
我迫不及待地伸手環住了月兒豐軟的小細腰。

「我和他完了,你和你老婆呢?你是個已婚的男人,而且有了小孩,我再和
你好,又能怎樣呢?張同,也許我們一開始就是錯誤,我不該在那次生病的時候
找你,也不該在那次和房東吵架的時候讓你出面,假裝是我男友,可是我們都說
好的啊,這是不能當真的。別,你別這樣。」

月兒在與我身體一絲無縫地相貼之下,再也無力反抗,最終只能紅著臉,聽
任我的擁抱。我抽出右手,挪到我和她的身體中間,插到從她輕薄的夏衣裡,摸
到她光滑的小腹上,開始染指她的玉體。

「你怎麼能這樣!?張同,這樣絕對不行。最多只能擁抱!」
月兒大驚,雙手一下子推到我的肩上,開始拚命地反抗。

「好好,就是擁抱,就是擁抱。」
然後我歪著臉,笑瞇瞇地看著懷中情竇初開的少女。
「月兒,我才是你的初戀。」

「就不是,你只是老二。東華才是我的初戀。他的文章比你寫得好,人品也
比你正,從不和我亂說什麼,你只是條……鹹濕老色狼!」

「愛我嗎?」

月兒在和我面與面相距不到五公分的距離中,終於正眼看了我一小會,馬上
紅著臉搖頭。
「你是已婚男人!我不能喜歡你。」

我咬咬牙,開始不負責任地講話:「如果我離了呢?」

月兒的目光有些悲傷:
「你不喜歡你老婆黃鳳了嗎?她人又美又善良,多好啊。你們男人,真吃著
碗裡看著鍋裡的,都是混……!……你不要再騙我了!」

「不,我沒騙人,真的。……不是我不喜歡她了,是……她有人了!」
請大家記住,從這句謊話開始,秩序和道德便開始讓位於混亂和沉淪。

月兒一愣,定定地看了我一會兒,身子開始僵硬。
「張先生,你在撒謊。」

她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
「黃鳳姐絕不是那種人。你不要再糾纏我了,好不好!」她絕望地向我喊了
起來,在掙脫我的時候,還不輕不重地抽了我一個耳光,掩面回頭自己的辦公桌
上。

我回到寬敞的副總經理辦公間,又羞又惱,狂怒之下,把筆記本摔到地上。

黃鳳!我心裡念著自己妻子的名字,你為什麼不能消失掉!你為什麼還那麼
愛我!

眼前這個垂手可得的小玉人兒,我怎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跑到別人的懷裡!我
付出了那麼多,為她爭取了那麼多,想收手已經不可能了!

我拿出半天的時間,將我妻子單位在外地合影的照片進行了修改,把四個人
的合影改成了黃鳳和她倜儻英俊的處長的親密單獨合影,將黃鳳一側的女同事搭
在黃鳳肩上的手,改成了孫處長、孫老二的手,中間還請教過一個電腦高手,修
改得幾乎天衣無縫。

月兒看了照片之後,兩眼睜得像個杏核,嘴巴張得老大!過了好一會兒,她
突然問我:「你是什麼時候查覺到這件事的?」

「三個月前吧。」

「可是她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我真不能想像,像鳳姐那樣的女人,會…
…「
她突然轉臉問我,神態很緊張:」會不會和我有關係?「

我想了一會兒,決定還是繼續撒謊:
「……和你有點關係吧,我天天回家那麼晚,手機短信看完就刪,她猜到我
在外面有人了。」

「我可以和她解釋啊!我說我們之間什麼也沒有!」

「晚了!」我很痛苦地搖搖頭,同時開始覺得自已真的有些異化了。

「你打我的主意,應該有半年了吧?真的那麼喜歡我?比她呢?」
月兒含羞地問我道。

「我和她結婚都六年了,其實現在選擇散伙,與她與我,都可以說是一種解
脫。」
我開始覺得自己無恥了,這樣的謊話,張嘴就能來,我真是夠可以的啊!

「可是大妞怎麼辦?你們兩個人啊,真是的,按說我年紀那麼小,不該說你
們,可是你們這樣,孩子……」
月兒一面說著,一面順從了我的摟抱。

然後她緊緊抱著我的頭,無比溫柔地看著我,輕聲問道:
「黃鳳這樣做,你很痛苦吧?」

我假裝苦笑著搖搖頭:
「說不好,痛苦是有的,可是我也和你好上了,算扯平了吧。」

月兒嬌喃了一聲:「誰和你好上了!?張同,我可是和你說真的,其實,我
心裡面,真的好喜歡他啊!我和他通信都兩年了,電話費都花了上萬了,我覺得
在精神上,我和他之間的距離,還是比你,要緊密一些。」
月兒盡量把聲音放溫柔,但是我心裡還是極不受用。
「張同,對不起,之前我和你說過N次的。不能算我對不起你吧。不過,說
心裡話,看了黃鳳和那男的照片後,我心裡真的長出了一口氣,之前,雖然說我
們連親吻都沒有過,可是,我還是覺得有點怪對不起鳳姐、不,黃鳳的。」

「那現在可以了嗎?」

當我湊近月兒的臉的時候,月兒合上眼睛,在一聲極輕地歎息之後,聲間低
低地說了一句:
「這是我的初吻,你先得到了。」

我吻的時候,她死活不張嘴,說舌吻「髒」,一直就這麼和我頂著。

我氣惱之極,狠狠地對月兒說:
「到時候我還要得到你的初夜,看他還能不能搶先。」

「當然,你這樣的小流氓,他怎麼能打過你呢!」
月兒滿臉嬌紅地靠在我胸前:
「不過,我先和你聲明好,你老婆不要你,並不意味著我就必須要接收你,
你和謝東華,現在在我心裡呢,相比較而言……」
月兒一把推開我,一面在辦公桌前躲閃遊走,一面笑著說:
「只能說,兩個我都喜歡。你比他對我好,可他比你好看。」

我先她一步把辦公間的門關上,月兒驚叫一聲,縮到牆角。

半響,我才把上衣半敞、雙眼迷離、幾乎癱在我懷裡的月兒鬆開,月兒只是
呢喃著:
「不要辜負我,我這麼愛他,都被你搶走了,請你不要辜負我……」

我雖然從不相信有報應這一說,可是在我身上,在這件事情上,它確實應驗
了。

在我和月兒相互愛上沒一星期,我帶上我和月兒的照片,在一個咖啡館約見
了我妻子黃鳳的領導孫處長。

這個傢伙確實應該感覺緊張的。兩年前,他剛離完了婚,就想把魔爪伸向黃
鳳。

黃鳳回來問我,說孫處長對她耍流氓,時不時地對她動手動腳,她問我該怎
麼辦?

我說涼辦。黃鳳工作的單位性質特殊,是那種強力部門。孫處長在黑白兩道
路子都極野的。

前不久,他又帶上黃鳳和幾個女同事去外地開會,晚上假裝喝醉酒走錯了房
間,當時黃鳳剛洗完澡出來,只穿一件半透明的睡衣,他便要大施魔爪,虧得黃
鳳的同事來找她,要不然不知如何收場了。這件事弄得黃鳳回家哭了好幾場,幾
乎想辭職。只是那時我對她非常冷淡,只是要她見機行事,離他遠點,心裡對這
件事沒什麼感覺。

但是當我親眼見到這個人高馬大、英俊風流的孫老二,不知怎麼的,還是有
些惱火和酸溜溜的。我也覺得奇怪,按說黃鳳的肉體對我幾乎不再有什麼特別的
吸引力了啊。

簡單寒暄之後,我便冷笑著說,「一直想著你長久以來對黃鳳的關照,今天
難得大領導你能應約,感謝之話不多說、你我心領神會了。」

孫老二有些尷尬,只好繼續裝孫子,「啊,啊,這個,我是覺得黃鳳這個女
同志確實很有能力,當然,我呢,有時候對她要求嚴了點,可能會讓她反感的,
呵,呵,希望你和她解釋一下,以後,我會注意方式方法的,真的。」

我心思一點也不在他的話上,只是繼續打量著這個傢伙,看著他蠕動的嘴,
便想,這張嘴,某一天會含著黃鳳的小舌頭細品慢嘗的嗎?看著他寬厚的肩,又
想,黃鳳會被這個壯實的男人,壓在身子底下,嬌喘不息的嗎?黃鳳修長豐腴的
雪白大腿,會鬆鬆地搭在這雙肩膀上,任由他的老雞巴頂進自己的花蕊裡嗎?想
著想著,突然非常地捨不得。真的很捨不得。一種極複雜的感覺,一下子控制住
了我,在底下,雞巴突然不合時宜地硬了起來。

孫處長講了一會兒,看我臉色古怪,他也把臉拉了下來,不再做聲,兩人死
盯了一會兒。

「張同,你還有什麼事嗎?」

我點點頭,還是不做聲。

他有些沉不住氣。
「張同,要不,我單位還有點事,你以後可以通過小鳳和我說。」

我腦子騰地一熱,他竟然叫我妻子小鳳?我都是直乎其名的,他有什麼權利
呢?

聽起來這麼彆扭,可是,我心裡怪怪地,突然間有種極度不真實的感覺。黃
鳳,是我的妻子。小鳳呢?聽起來好陌生,叫起來好親密,黃鳳一定是曾經接受
過這個稱呼。她可以以兩個身份同時存在於我和另一個男人的世界!我竟然得出
這樣一個無聊的結論:黃鳳的某一部分生活確實是屬於和他共有的。我沒再繼續
就這個荒唐的路子想下去,只是示意他坐下,然後從包裡抽出小月在我懷裡的一
張合影。

孫老二還是沒明白,我看他真有點傻了。

「這是我的小情人。」我傾過身子俯耳告訴他。

孫老二把臉一下拉了下來:「你什麼意思?!」

「你不是喜歡黃鳳嗎?如果我不要她,你會要她嗎?娶她?」

心思脫口而出後,我的心通通地狂跳起來。真的決定讓黃鳳和他這樣的人同
眠共枕?!!

孫老二冷笑兩聲,「如果你是想來套我的,我可以告訴你,沒用。」

「你喜歡她嗎?」我依然聲音很冷地問道。

孫老二看著我,他也有些緊張,扭臉看看左右,突然叫服務員過來,要了杯
水。

「對。挺喜歡的。」他喝了口水,決定不再遮掩,聲音極柔和、極誠懇地對
我說道,「不過我和她之間什麼事也沒有,對於你妻子這樣有氣質的女人,我是
不會用強的,你們之間如果出了問題,那不能怪我了……給我再看看照片。」

我把照片遞給他,在他的表情帶動下,我也終於笑了,兩人的氣氛開始有些
緩和。

他反覆研究了一會兒,突然道:
「看來你挺喜歡這女孩的,我不喜歡這麼嫩的,也沒小鳳美啊,而且太瘦了
點,不過,家花就是沒有野花香啊!你小子,不識貨。你別說了,我知道你什麼
意思。我對小鳳肯定一心一意,可她那邊……你得想辦法。」
孫老二沉吟了一會兒,再次問我:「不過,張同,你真捨得?可別後悔啊。」

我一時猶豫起來,不知怎地,隱約意識到自己做出了一件極蠢的事情。

「告訴你,要不是有一次我動作大了點,把她嚇跑了,說不定,她早就被我
佔有了,不用你今天來求我了,以前她對我確實有相當的好感的。」

「什麼事?」

「她應該沒和你說。」他呲牙一笑。

在我的再三央求之下,他猶豫了好一會兒,終於把那次的情況合盤托出。

「是去年夏天,我和你老婆參加一個宴請,回來都坐在後座上,我假裝喝醉
了,上身歪伏在座位上,頭就頂著她的大腿,當時,我對司機說,腦子有些亂,
還要在考慮點問題,不想睡,讓把音樂打開,開得很大,我摸了她的大腿,隔著
衣服摸的,她嚇得一點也不敢聲張。」

我突然感覺他是在談論一個與我不相干的女人,便不輕不重地捶了一下他:
「你丫的,真敢打良家婦女的主意,竟敢動我老婆!罵你句王八蛋不算過份
吧!」

他也隨著我笑了起來,得意地點點頭。無論誰,看我們默契的笑容,都會以
為我們是特鐵的哥們。

他無限神往地說道:
「不過,唉,就從那以後,她就開始拚命躲著我。她是確實不願與我發展那
種關係啊……其實,從內部,你的思想工作做好了,她早晚會半推半就順從我的。
在工作中,小鳳還是挺欣賞我的,你不知道吧,以前,她有時和我一聊就是半天。
我對她動手動腳,她是不能接受,但有時候……打個情罵個俏,她臉紅過。第一
步是關鍵的。」

當晚,我跑到了一個小酒館,邊喝邊想,有了一個主意,但是心裡很不是味
道,最後喝得爛醉,很晚才回家。

當黃鳳撅著屁股給我打水洗臉的時候,我有些清醒,腦子裡還是虛構著孫處
長的手在黃鳳的大腿上滑動的情景,極其衝動,抱著她就扔到床上,黃鳳一驚之
後,便嘻嘻笑著,任由我扯開她的睡衣。

我醉眼朦朧中,還是意識到,黃鳳是很美的。

雖然她的眼角有了一點不易覺察的極細碎的眼紋,雖然她的腰身已經二尺一
了,雖然她陰道因為生孩子有些鬆了,雖然我曾迷戀的乳頭不再那麼嬌柔了,但
是當她以那樣迎合的姿式躺著,以那樣急促動人的節奏在我耳邊喘息著,以那樣
豐盈挺拔的酥胸在我手下起伏著,以那樣結實修長的大腿在我身下扭動著,以那
樣嬌嫩多汁的小穴容納了我,以那樣氣息幽幽的體味裹挾著我,一切的一切,以
前全是屬於我一人的,真的會走到那一步,讓她以同樣這種全不設防的姿態,以
同樣這種濃情如熾的嬌媚,一絲不掛地把自己的一切,全部獻給她的處長大人,
由著孫老二那樣的衣冠禽曾盡情享用嗎?

在喝酒的時候想到這一層,心裡真的是很反感,但在床上,壓在黃鳳柔若無
骨的胴體之上,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再說,我又想起了另外一具更年輕、更迷
人、更芳香的肉體,想到自己撒的越來越大的謊,實在是沒有別的更好的選擇。

「今天你是怎麼了?」
黃鳳隨著我的動作喘息,雖然情熱至極,還是一再追問我。

「我,我不知道。」

「……都半年了,每天回來這麼晚,我不知道,我以為你不愛我了……」

「是不是外面有個小狐狸精?」

「你說呢?」

「比如說,你的小師妹……」

「……你說對了,我有點喜歡她了。」

黃鳳一愣,半響,生硬地一笑,「怎麼?你們要來真的了?」

「沒到那一步,」
在黃鳳底下浪水最凶的時候,我停止了動作。
「不是來真的。只是隱約有點喜歡她,有那麼一丁點的意思了。」
我咕噥著。

黃鳳的臉變得很難看,「你不要這個家了?」

我不管黃鳳的感受,抱起黃鳳沒有多少贅肉的細腰,肉棒在她的小穴裡鑽了
起來。

有一會兒,黃鳳什麼也不說,瘋狂地迎合著我,聲音也很大。

我噓了一聲,指指小屋的門。

黃鳳還是死死地抱著我:
「干我吧,我是最愛你的人,在床上我也很浪的,我什麼都能滿足你,不要
玩那種遊戲,再說,還有大妞,那麼招人喜歡。不要玩婚外情了,好不好?」

我點點頭。我們不再說話,一心一意地做了起來。

中場,黃鳳已經累得不行了,洩了一次,非常滿足,但我還是很堅挺。

黃鳳要討饒,我一把拉她的雙腳,聞著那股熟悉的體香,禁不住親了起來。

黃鳳傻了一下,畢竟是少婦,高潮餘燼尚未褪去,身體非常敏感,當我從她
的腳,沿著她光滑的大腿,親到她豐臾的秘處,在斑斑浪跡中,把鼻子鑽進她的
體毛裡,瘋狂地親著她的陰核時,同時把手指插進她的肉洞裡,反覆地刺激著肉
壁和堅硬的小突起時,她再也受不了這種刺激了,小腹突然一陣收縮,身體抖了
兩下,在啊啊的叫聲中,極度酣暢淋漓地射出一股白液。

我的思維瘋狂到極點,想著將來某一天,她會不會告訴我,那個色狼比我弄
得她更爽?

我待她休息一會,還要再上,黃鳳死死地摟住我的上身,眼睛裡亮亮的。
「不!一定要告訴我,這次為什麼這麼興奮?」

「因為……我想起你上次,在外面剛洗完澡,被孫處長騷擾的情景,不知為
什麼,就在腦子裡想,一面喝著酒,一面想,如果你同事要是沒來找你,你會不
會被他……那個了。」我說著說著假裝有些不好意思,趴到她的胸前。

黃鳳的聲音含著女性極至的溫柔,慢慢問道:
「你剛才說,你有些喜歡你的小師妹齊月,那你還幹嗎那麼在意我呢?」

「嗯,一想到會失去你,我就很介意了。」

「可是你這樣興奮,真是有點嚇人!……你還行嗎?我怕你累著。」

「我沒事。老婆,說真的,如果你同事不進來,你會屈從於他嗎?」

「那可說不好,在你這兒,我是將被要遺棄的怨婦。……不過,在別的男人
眼裡,我可是一個香餑餑啊。」

「當然了,比如說,你的孫處長,你的孫老二,要是這麼壓著你,你會有反
應吧!」

「才不會呢!我討厭他還來不及呢!」黃鳳笑著,扭著。

「他人挺不錯的嘛。」我違心地說。

「他是那種少婦殺手型的,就是太色了。」

「你以前是不是有點喜歡他?」

黃鳳詫異地看看我,以為只是性愛遊戲的一部分,便嬌喃起來:
「以前我覺得他是個好人,但只是尊重他,欣賞他。你才是我的唯一的最愛
呢。」

「他要是再騷擾你,你就假意讓他佔一次便宜吧。」

黃鳳敲了一下我的頭。

「有病啊!」

「告訴我,你有沒有被他弄過,或摸過你的什麼地方?」

「……你真是因為那件事,才這麼興奮,才在意起我?」黃鳳圓睜著雙眼,
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信。
「不再惦記你的小師妹了?」

「……對。」這句回答,我確實有些少量真實的成份在裡面。

「那……好吧,那我告訴你上次洗澡發生的事,不過你可不許再喜歡齊月兒
那小騷貨了。還有,也不許吃醋,這可是你非要問的。」

黃鳳後來告訴我,她突然記起,在剛才,我連她多年沒親的腳都親了,再加
上兩個人玩得極投入,她看出我確實因為此事,才這樣地關注於她,令她幾乎再
無其他選擇,只能依偎到我懷裡,緊緊地抓住我的肩,把當時的一切細節都告訴
了我。

「我那次洗完澡之後,出來的時候,裡面是什麼內衣也沒穿的,他一下子從
衣櫃邊上竄出來,一面叫著我的名字,一面就摟住了我,我當時已經蒙了,沒攔
住他的手,他就……他就這樣,」黃鳳還拉著我的胳膊示意:
「從我的左肩,把手摸到我的胸口……」

我摸著黃鳳又硬又挺的乳頭,聲音顫抖地問道:
「他摸到你的乳頭了?」

黃鳳的嬌軀也開始抖了起來,她拉著我的手示意我當時的詳情:
「不,還沒有,他是這樣的,隔著我的睡衣,把手放到這裡,對,就這裡,
摸了起來。」

「衣服那麼薄,你的乳頭能感受到他的手指嗎?」

「……我不說……,」
黃鳳羞紅著臉,在我耳邊低語:
「他還叫我的名字,叫我小鳳,嘴巴伸到我耳邊,呵著氣,我想推開他,
他,他另一隻胳膊摟得我死死的,我也不敢出聲,老公,你的手好抖!你生氣了
嗎?」

「你也是個小色女呢!」
我一面心痛著,一面又覺得特別地刺激,眼中的意思馬上被她領會到了,她
羞紅著臉,在我的懷裡蠕動著。
「還有,當時,當時,我想,你這半年多都不和我做,對我那樣冷淡,我要
麼就背叛你一次?嘻嘻,生氣了?……哦,你插進來了,這麼硬……這麼深!」

黃鳳繼續刺激著我。
「……我突然之間,非但不再討厭他,還覺得他,他也是一個我很親的人,
我差點就停止了反抗……哦,你頂得我好深……」

「後來呢?」

「………哪還有後來,沒有了!張麗雲來敲門,他就嚇壞了,趴在地上裝醉
酒!」

「那個姓張的娘們真他媽混,竟然壞了我老婆和別人的好事!」

黃鳳有些紅腫的陰埠,發出激烈的水聲,隨著我肉棒的不斷深入,在結合的
地方,擠出一圈一圈的浪水的沫子。

「我和你講這些事,你不要再理你的小師妹,好不好!」

「可以,你以後還得講。」

「……那我只能編了。」

「你就順從順從你的孫處長吧。」

「你就是我的處長,好不好嘛,老公!我不想背叛你。」

我再次想到齊月那具尚未被開拓的處女嫩穴,想起齊月嬌盈堅挺的小乳頭,
想起澳大利亞草原上那個看不見的對手,狠狠心,斷然說道:
「不行。」

「真由著他猥褻騷擾?……我會失貞的!」黃鳳絕望地看著我。

「把你身子給他佔了也沒什麼,他當你的二老公,我也不找別的女人,我當
你的大老公,和他一起分享你的肉體。給他吧。你和他好上後,他還能提拔提拔
你呢。」

「我又不想當官,我不!」

「就給他一次,讓他提你當科長,壓過王小梅,看她還能不能再擠兌你。」

「給他一次,那以後怎麼辦?」

「以後嘛?……以後再說吧。」我也有些遲疑了。

我的眼神充滿了瘋狂。黃鳳不再說什麼,有氣無力地喘息著,同時微笑著用
小手刮刮我的臉。
「羞不羞?你這個要戴綠帽子的小王八!在床上你就瘋吧,明早上,起床下
地,你要是還這麼說,我就聽你的。憑什麼我不同意呢,他又喜歡我,又瀟灑風
流英俊漂亮,還是個頭兒。」

「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希望你和他做愛,希望你被他佔有蹂躪!」

黃鳳大聲地呻吟著,好像身體的每個部位都能感受到性愛的刺激,最裡面的
陰道一下子變得很緊。
「我要是真的同意了,給了他,你會不會休了我!」

「看著我的眼睛!」

「你……你的眼神,好嚇人!」

內心裡好像燃燒起可以吞噬天地的妒火,我一面做著,一面瘋狂地撫摸黃鳳
每一處嬌柔的部分,想著這些都可能被別人以同樣的手法染指,一種極度的痛苦
和快感交織著,完全地控制了我。

「我能感受到,你……你的醋意好大哦!」

「同意了嗎?」

「嗯……可我真的好害羞……我怕我……」

「要不慢慢地來,先任他調戲,佔你便宜,然後再……」

「好吧……如果以後……以後……他再調戲我……我就由著他點……不過我
不會讓他太過份的!」

這一句話,使我衝動到極點,射了出來。

黃鳳後來認真地想了想,和我商量道:
「既然這樣,不如索性提點條件,不能白讓他佔了我的便宜,我就是要當科
長,王小梅比我晚進處三年,她有什麼能力?都提了科長了,我為什麼不能?我
還比她多立過一次功呢。」

我看著黃鳳離家後,心裡面非常茫然,不知能否承受得了黃鳳和孫老二的事
情。

當黃鳳上班後,在大太陽底下,她還是有意識地只把昨晚上的事當成一個荒
誕的夢。和處長勾搭,還得談什麼交換條件?!怎麼可能!

當孫老二見到我的妻子黃鳳時,他感覺黃鳳一再躲避的眼光中,多了一點非
常曖昧的羞澀。他給我發短信,問我是不是昨晚上有了一些進展。我告訴他,你
盡情施展手段吧,她基本上已經同意了,但是提出要當科長。我和小女孩的事,
在我和她離婚前,你千萬不能向她透露一點。

黃鳳自我感覺在回答孫老二有關工作方面的詢問,說話語氣還是挺自然的,
其實心裡多少還是很尷尬的,同時也暗暗滋生起一縷異樣的溫情。後來她打電話
告訴我,她覺得孫老二的眼光,好像有質感,一寸一寸地觸摸著她。
「他用那樣的眼神著看我,羞也羞死我了!老公,怎麼辦啊!我不敢再往下
想了呀!」
她像個小女孩一樣,又嬌又嗲地對我說。

「任他看嘛!反正你早晚要被他玩的呀。」

第三天快下班的時候,黃鳳給我發來短信說:今天不要等她了,孫處長又要
帶她一起出去開會,過了一會兒,又發了一條短信,問我:如果他要是再調戲她,
她是否就順從了他?

我當時連和齊月兒調情的心情都沒有了,馬上發短信告訴黃鳳:讓她跟著感
覺走。

黃鳳還發信來安慰我:我不會讓他觸及到我的關鍵部位的,這一點你絕對可
以放心!

早早地我就回了家,一直迫不及身待地等著。一會兒就看看表,當時針指到
十點半的時候,我給黃鳳打了個電話,但馬上又掛掉了。心想:小騷貨,看你今
晚回不回來?

黃鳳回來了,但回來得很晚,臉色紅撲撲的,就好像是個戀愛中的小女孩。

在我們瘋狂地做愛中,黃鳳告訴我:在一個飯店的樓道裡,孫處長摟了她的
腰,她沒有再拒絕。在送她回家的時候,孫處長一直握著她的手。她也就聽憑他
的輕薄了。

「感覺還行嗎?」

黃鳳此時非常地浪,閉著眼,在我身上劇烈地一起一坐。
「不知道…羞死了……都不敢看他一眼……「

「那你看我!」

黃鳳捂著臉,死也不敢看我。

「我想,下次他不會只拉著你的手了,他肯定要摸你的兩個大奶子呢?」

「天啊!不行!老公,我害怕!我害怕!」

黃鳳瘋似地搖著頭。
「哦……不,我不能由著他玩……我不是個騷女人……」

我使勁頂著她,說道:「你就是個騷貨!」

這時,黃鳳不行了,大聲地答道:
「是………是………我好騷……我是個騷女人。」

近來,孫老二的攻勢更猛了。

每天,黃鳳回來都不敢看我,但是一到了床上,她便一五一十地把詳情告訴
了我。

「他今天又摸我的大腿了。」

「怎麼樣?還行嗎?

「不,沒什麼意思。」

「摸到大腿上面了嗎?」

「……嗯,不過我沒讓他往裡摸。」

有時,黃鳳就給我發短信:他要和我到河邊公園散步,我就要去了。

我回道:到避靜地方,再讓他得手。

過了好一會兒,她回到:他得手了!我被他吻了!

晚上,黃鳳向我承認,和他接吻的感覺很好。

「怎麼好?」

「他的舌頭那麼繞著我的舌頭,和我深吻,我,我都情不自禁了。」

「是這樣吻的嗎?」

「比這還色呢,他還把口水吐到我的嘴裡,我也吃了下去。」

這一句話就把我的慾火點燃了,我開始脫她的衣服。

「他說他愛你了嗎?」

「早就說過了。」

「你說過……你愛他了嗎?」

「沒有!!我……只是說,我喜歡他………老公,我現在真得有點喜歡他了
……怎麼辦!我不想這樣下去了。」

我看得出來,黃鳳已經失去自控了。

「你現在想收手了嗎?後悔了嗎?小騷貨?」

「……不想了,你過去半年多沒給過我,現在天天弄我,這麼迷戀我,單位
裡又有個為我發狂的領導,還是個美男子,這樣的好事,我為什麼要後悔?」

齊月兒還是非常不希望看到我們這個家庭破裂。
「我可以把一切都給你,真的!只是不想看著你們這個家散了。大妞兒多可
愛啊!黃鳳和他……發生關係了嗎?」

我搖搖頭。
「好像還沒有,但是我覺得我老婆已經收不住了。她的心已經變了。」

「要不你給她一次機會,我也想再考慮慮我們倆的關係。」
她偏過頭,淚水盈盈地說道:
「我最恨第三者了,沒想到………我也成了這樣的人了。」

我最近每天按時回家,齊月兒也不再向我發短信,黃鳳心裡的禁錮也徹底地
消除了。

又一個星期天,黃鳳向我坦白,孫處長帶她出去野餐了,並且還談了她的工
作和提升的事,兩人這一天都過得很開心。

「真能提嗎?」

「差不多了。唉,我這是利用美色拉攏幹部啊,我好腐敗哦!」

「就你這樣也算腐敗?是先有喜歡美色的幹部,然後才有你的不良意圖的。
再說你們這行,當了科長,更得衝鋒在前了,有什麼好?他親你了嗎?」

黃鳳低眉呢聲道:「當然,現在,……他每天都要親我。」

「摸你奶子了嗎?」

黃鳳低下了頭,旋著腳:「嗯……沒……嗯,被他摸了一會兒。」

「舒服嗎?」

黃鳳撲到我的懷裡,死不承認。

「摸了下面了嗎?」

黃鳳更是紅著臉拚命地搖頭,就像個可愛的小女生。
…………

經過幾次的反覆,齊月兒和我的關係最終確定下來,她和那個謝東華最後發
了一封信,信的內容還讓我過了下目,大意是:雖然我們網上交往了很久,也談
了很多,但是我不能再繼續等下去了,我已經喜歡上了別人,我們就此中斷通信
吧,感謝他兩年來給她精神上的支持。

「你老婆怎麼樣了?回心轉意了嗎?」

我拿出一張最近剛拍的黃鳳和孫處長摟抱著的照片,齊月兒一看臉就紅了:
「真不要臉!」
然後憤憤不平地說道:
「她外面既然有人,就應該和你分開啊!要不,你和她攤開來說一次。」

「唉,我想再等等,等她自己提出來。」

「你是不是還愛她?」
齊月兒的話裡,有了明顯的醋意。

「才不會呢。這樣的女人……喂,你對謝東華,不再有什麼了吧?」

她悵然搖頭:「你對我好,我又能和你談到一塊兒,我只能選擇你。」

她這樣的態度讓我也不太滿意。我心裡清楚,這個小丫頭片子,心裡並沒有
完全忘掉那個埋頭搞研究發明的書獃子。

有一天下午,孫老二打電話給我,要和我面談。
我們沒講什麼塞暄的廢話,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今天上午,我終於摸到你老婆肥肥的肉鮑了,對不住啊,不好意思啊!」
孫老二頓了頓,很激動,又喝了口水。我強自鎮定著,用笑容鼓勵他繼續講,
底下卻硬得厲害。

「她一開始拚命想拉開我的手,後來,後來……」
孫老二喝了口水,嚥了口唾沫,他也有些激動。

「算了,不說了。你應該明白,女人的肉體,是比較敏感的,意志呢,又相
對脆弱一點。你不要責怪她,小鳳對你還是很愛的,她可能不會輕易答應和你離
婚的。」

「黃鳳喜歡上你了嗎?」

「她說她喜歡上我了。我當時掀開她的裙子,一隻手壓住她的手,另一隻手
從她的三角褲探了進去,你老婆幾乎沒做什麼反抗。」

我的肉棒差點頂到了桌腿上!這樣的事,黃鳳也同意?!雖然我無數次虛構
過更多的更不堪的場面,沒想到這次真的發生的時候,雖然遠未到那種程度,卻
已經讓我感到極其的刺激了。

「我最後用手指插進了你老婆的……陰道裡,她居然軟癱在我懷裡任憑我玩
她。」
孫老二他說著說著臉竟有些紅,咧著嘴無恥地向我笑著。
「你老婆下面被我插得濕得一塌糊塗,流了好多水。我覺得,看現在這情景
也差不多了,我再加把勁,把她的騷勁完全挑撥出來,我會讓她死心踏地地跟著
我的。」
…………

晚上黃鳳一回家就去浴室洗澡了,半天才出來。她一直迴避著我的眼神,坐
到床邊,我拉著她的手,她無聲地依偎在我懷裡,身子在瑟瑟發抖。

「老公。」

「嗯?」

「我……我今天做了件很出格的事。」

「什麼事?」

「……其實……也沒什麼,我……主動吻了他。」

我心裡冷笑了一下。

吻著妻子的頭髮,絲絲清幽的髮香,飄進我的鼻腔,令我一時心蕩神迷。我
掀開她的睡衣,假意道:
「早上出門穿的好像不是這件內褲啊!原來的那件呢?」

黃鳳捶著我,撒著嬌:「髒了唄。」

「怎麼?今天你被他玩弄得流水了?」

「才沒有啦!」

我不再逼問她,笑著調侃道:「那麼,他已經打動你的芳心了?」

「打動了又怎麼樣?我只是和他維持著柏拉圖式的感情!」

我乘上廁所的時候,從洗衣機裡找出了那件早上出門時穿的白色絲織的內褲,
變態地研究起來……

那種味道,那種斑痕,誘人暇想。

當我把她的小內褲出示給她看的時候,黃鳳的意志終於崩潰了。

「當時為什麼沒再反抗?」

「我……我喜歡他很色得玩弄我。」

「不知道這地方只能由老公碰的啊?」

「知道……我錯了,姐姐錯了……」

以前戀愛的時候,我常叫她好姐姐。

「既然錯了,那就一錯到底吧。把你的小逼給他吧。」

「不嘛!」

「就一次!」

「一次也不行!」

「你就同意吧,我的好姐姐。」

「那你得答應我,今後徹底地斷絕和小狐狸的關係,把她辭掉!」

我一下子想起今天對齊月兒的承諾,答應她在兩個月之內和黃鳳離婚,頭便
疼了起來。

「好吧。……不過,你要告訴我,你和他一夜銷魂的一切細節!」

「我……要是和他睡了……以後我怎麼再面對你啊?……」

我摸了摸她的秘處:
「他都這樣玩弄你了,你也沒反抗,不也是能面對我嗎?答應吧,好不好?」

黃鳳想了又想,終於歎息道:「……那好吧!」

看著嫵媚端莊的妻子,對比著她的話裡包含的意思,我的雞巴還沒有插入,
在褲檔裡就已經開始失控地抖動起來。

黃鳳突然意識到什麼,臉紅起來,鑽進我的懷裡:
「啊……我怎麼就答應你了!啊……羞死人了……我怎麼能答應這種事?
……」

我掀開她的睡衣,看著自己愛妻新換的內褲上已經濕了一大片。

「怎麼一下子就濕成這樣了?!」

「人家……人家……不知道……一下子就噴出來這麼多了!」

「你可不許反悔,馬上告訴我為什麼會濕了這麼一大片……」

「哦,我不會反悔的了,我會隨他弄的……你知道嗎?孫處長他的雞巴好長
好粗哦,每次吻我時,都頂在我那裡,我那時就想,如果要是人類從來就不穿衣
服的話,他早就會從我光滑的大腿中間插進去了。我其實也是……挺興奮的……
我剛才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我就要是他的人了……我就要被他插了,所以一下
子就流了好多……你不要吃醋啊……」

我的心臟幾乎不堪這樣的刺激,死死地摟著黃鳳的圓潤光澤的香肩,雞巴在
褲檔裡盡情地開始發射。

「行,不過要戴套啊!不知姓孫的有沒有愛滋病!」
…………

早上出門的時候,我們依依不捨得像剛結婚的時候那樣。我抱著黃鳳一次又
一次地狂吻。黃鳳掙脫開我,笑著道:
「誰知道孫處長今天有沒有那個意思啊!別這樣了。」

我知道今天肯定要發生的,但不能和她說破,只是道:
「你還是換上性感一點的內衣吧。」

黃鳳猶豫了一下,對我低聲道:
「不用吧?我裡面的衣服都是新的。」

我把她又拖了回來,重新給她找了一套內衣內褲。內褲換成了絲薄的丁字
褲,而乳罩也是那種綿薄鏤空的。

黃鳳一邊穿著,一面咬著牙,她無奈地對我氣道:
「你啊,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我身子清清白白地給了你不算,現在卻又要
為你把我這麼好的玉體給別的男人玩弄。記好了,開掉齊月兒,否則我扁死你!」

我擁抱著她,笑道:「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

「我只是要放一把野火,你呢?你會天天點燈嗎?」

「好好去享受吧!」

黃鳳拍了我一巴掌,板著的小臉上還是禁不住地紅了,她羞澀地笑了起來:
「嗯,如果今天他真要操我的話,我……我當然會把身子交給他的嘍。」

我拿出十個保險套給她。黃鳳嬌羞地拍著我的胸口:
「要死啊!哪裡用得了那麼多?!」

「拿去吧,你們兩人都很騷的,萬一不夠呢?!不過,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他
一定要戴上套子!」

然後我又找出一條短腰長褲,這條褲子既能顯出黃鳳她那豐滿肥嫩的屁股,
又不用解腰帶,隨時可以讓他得手(我妻子的單位上班都是穿便衣的),上衣也
換成那件黃鳳最喜歡的米黃色方格子的緊身小襯衣,把胸前兩個肥白的大奶子襯
托得更加高聳如山。第一個扣子不用系,第二個扣子又敞開得比較多。

黃鳳臨出門前,扭頭向我甜甜地笑道:
「喂,你現在想不想幹我?我這麼美,你願意白白送給人家享用嗎?」
她輕輕地用腳尖敲著地板,又微笑著左右擺擺屁股,並向我揚揚下巴,偏頭
含笑道:
「帥哥,現在不流行蹂躪黃花閨女,流行的是玩弄良家婦女,來不來?要不
……這麼又敏感又白嫩的身子,就要白白便宜別的男人啦!」

然後,在我呆呆地注視下,她慢慢地解開了上衣第二個鈕扣,露出了一大片
雪白的乳肉,在她的目光裡,我只注意到期待,卻沒發現那一絲狡黠的慧美。

我沒想到黃鳳竟然在這最後時刻,閃現如美鑽一般的動人光芒!看著明媚可
人、如花似玉的嬌妻,我才突然意識到,齊月兒的清瘦苗條,確實比不上黃鳳的
性感豐腴,我的審美不是疲勞了,而是偏差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