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老婆穿著絲襪給別的男人搞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我當時心想:『你是他的搖錢樹,當然他得好好照顧你,還要把你打扮包裝美美的!』

老婆是個比較追求性愛質感的女人,可是一開始我並沒注意到。她喜歡穿絲襪和高跟鞋,平常上班出門只是穿著透明膚色的彈性褲襪和普通高跟鞋;但有時和同事朋友出去玩,就會換穿些性感的吊帶絲襪、彩色絲襪、網襪…等,再搭配各式各色的高跟鞋。我也喜歡絲襪美腿,但從沒讓我老婆滿足過我,因為怕她會笑我。但事實證明我錯了!我把最好的享受給了別的男人。

我老婆她是個有點悶騷的女人,但再悶的女人也可能會出軌,當遇到瞭解她渴望的貼心情人時。以前或許是她有賊心沒賊膽,每次穿的很性感出去都有人搭訕,但她從來沒和別人上床過(至少她是這樣對我說的)。但後來她認識了一個音樂製作人,而我老婆喜歡唱歌,一直想要當個歌手,於是就毅然在本職工作外抽時間去練歌,和音樂製作人混的很熟。那男人我也見過,形象還可以,蠻有才華的。一開始我有點擔心,有時還去陪她或接她下課,後來的公司事務忙起來了也就沒再管了。

突然有一天,我老婆回家後對我說:音樂製作人幫她找了一家公司可以作全職歌手。我老婆她高興死了!爾後每天忙著整理自己的形象,並還常提說:

『那製作人對她很好,蠻照顧她的,還提了很多服裝上的建議給她(其中包括如何搭配各種絲襪及高跟鞋)。』

我當時心想:

『你是他的搖錢樹,當然他得好好照顧你,還要把你打扮包裝美美的!』

漸漸我老婆知道絲襪美腿的性感魅力多吸引男人,於是我看到她不再只是穿普通的膚色褲襪了;有次看見她出門穿了吊帶的長統絲襪,再配上連身短洋裝,坐著還會不時露出長統吊帶絲襪上緣深色的邊,真是性感極了!

就在這時候倒黴的事來了!我要到外地去解決分公司出現的狀況,臨走前就有點不安,但是也沒辦法。兩個半月在外地,時常給老婆打電話。有時候她沒接電話,事後她說是在錄音棚裡聽不到。感覺她的歌唱事業好像還不錯,但是她再也沒說過音樂製作人的事,這讓我越發緊張,總覺得有點不對。

兩個半月後的一天我回到家了,但沒事先通知老婆,如果按我走時所說的,應該是晚兩天才到。我到家看屋裡井井有條,床上散放著一些衣物,沒什麼特別,我老婆應該是在練歌什麼的吧?!因為電話她沒接。當天是星期六,我老婆經常藉著週末去練歌,平時只能練幾個小時,週末沒別的歌手,可以整天練。於是我抱著比較平靜的心態來到那個錄音棚。快到錄音棚的時候,我老婆給我發了簡信說:

『老公,對不起,我在練歌,沒聽見,我已經練完了,正準備回家了,到家了再給你打吧。』

當時我的位置只能看到半個錄音間,於是往前走,心裡帶著一種受刺激前的狂亂情緒,而準備看到那一幕前,我心裡還存有一絲僥倖。但很快的,我失望了!因為我又看到了第二雙絲襪,這回是兩隻透明白色吊帶長襪,散放在樂譜架上,那絲襪掛在那裡,淫氣就逼來了,這原本很嚴肅的錄音間裡充滿了淫蕩的氣味。我一咬牙,決定趕快看到裡面的全部景象。於是一個閃身,站到了大玻璃的正前方。

我驚呆了!我看到在三角鋼琴的邊緣上,一個男人的背影,他的褲子脫到了地上,身體不斷的向前衝擊著,在他前面顯然有個女人坐在鋼琴的蓋著蓋子的琴鍵部分,隔著隔音玻璃沒有聲音。我聽不到裡面的聲音,但我能看到,那個女人一絲不掛的,而四周地上散放著脫下的上衣窄裙、胸罩、丁字褲,還有淩亂的歌譜。那女人長腿上穿著閃閃發光的淺膚色吊帶襪,那是我喜歡的絲襪顏色。腳上穿著米黃色細跟高跟鞋,腳跟已經脫開勾掛在腳趾上,雙腿被男人高舉的環在腰的兩側,小腿搭下來,性感的隨著男人的衝擊晃動著。女人的雙臂環抱著男人,但是她的臉被男人身體擋住了。

我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希望有奇跡出現,於是我往左右移動著,但就是看不到女人的臉。而這期間,男人幹的越來越快,女人經常是一陣亂抱才能抱住男人的肩膀,兩人很瘋狂的搞著。而我竟然開始有點衝動了。

突然間,男人好像快要高潮了,他把女人的往上一抱,女人立刻就懸空了,緊接著令我完全喪失信念的情景出現了。女人用手臂緊抱著男人,她的身體在男人的猛干下,上下竄動著,絲襪包裹著修長的腿,盤在男人腰後;高跟鞋已經掉了,性感的絲襪美腳交叉的緊勾著,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的晃動著。女人將頭越過男人肩膀靠在男人肩頭,嘴大張的,淫蕩的表情還說著什麼話,而那確實就是我既想也得不到,但又為之衝動的面孔--我老婆。

我老婆淫蕩的舔著男人的耳朵,男人也不停的幹她,還同時輪流用手,撫摸著她的絲襪美腿。那雙從來沒為我穿過性感的淺色吊帶絲襪美腿,現在被別人玩弄著,那從來和我做愛都是規規矩矩的,每次來了一次高潮就對我說謝謝的老婆,此時正沒夠的享受被男人玩弄的樂趣,並且心甘情願的做著淫蕩挑逗的動作,她從不穿絲襪和我做愛,此時卻在錄音間裡散放著兩雙她穿過或是準備第二次作愛時挑逗用的絲襪。

她所說的練歌錄音棚現在成了他們的淫樂室,也不知道這是他們第幾次在這裡淫亂了。…不知道我老婆是因為我的出差覺得孤獨寂寞才被人佔了便宜呢?還是我老婆在我告訴她我要出差時,內心早已流下了淫水呢?我一邊呆呆的想著,一邊看著她繼續被人狂干。

他的動作明顯加快了,她在男人身上滿足的不停上下竄動,嘴裡大叫著。我覺得難以忍受了,於是我幾步向前,拉開了錄音間的隔音門,猛然間,淫詞浪語竄入我耳中。

『啊..!啊…!啊…!…干我..!…用..力..干..我!..好爽..!..好爽..!』

『啊..!啊…!…摸.我..的..腿…!.絲襪..是..為你…穿.的….』

『啊..!啊…!…好爽…!..我喜歡…你.摸我…的腿…絲襪…為你…』

『啊…!啊…!….好爽..!..喔..喔…!.』

門只開了一半,我就不想再開了。只是站在那裡,繼續聽著我老婆從她嬌小的嘴裡喊出的最刺激男人的淫賤話語;繼續聽著兩人的性器官交合的『噗滋..!噗滋..!』聲音;繼續看著眼前掛在麥克風架子上的絲襪(那上面沾了些精液,顯然這不是今天第一次了!)。我的心在猛跳,多想衝進去爆捶那個男人,我又多想我老婆能這樣淫蕩的和我做愛,而我此時的受侮辱感和性衝動卻又是那麼的真實,讓我不知所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