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耶律齊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請各位大大看完不吝給個愛心與回覆,讓小弟成為正式會員。
夕陽煦煦的彩霞,染紅天邊雲織的衣裳,也灑在絕情谷外青翠的草原上。
只見一名少女氣呼呼地在草原上跑著,輕功著實不怎麼樣。再仔細一看,
這名俏麗的少女,不正是郭靖郭大俠和黃蓉的黃花閨女──郭芙,粉嫩白
皙的肌膚散發出少女青春的氣息,飽滿的胸部不同於同齡女孩,正隨著郭
芙的跑動而上下亂顫。
「芙妹!芙妹!你聽我說呀!我跟完顏姑娘沒什麼的。」耶律齊在郭芙身
後疾追,由於郭芙輕功實在太爛,眼看耶律齊就要追上了。郭芙猛然一個
轉身,鼓著氣嘟嘟的俏臉道:「完顏姑娘、完顏姑娘,叫得這麼親熱,那
你去找她呀!瞎纏著我做啥?反正她是溫柔又賢淑,我則是一副大小姊脾
氣,你瞎纏著我做啥呢?」
耶律齊一個箭步衝到郭芙面前,雙手緊緊地抱住郭芙的纖腰,柔聲說道:
「我就是喜歡你的大小姊脾氣,你還不懂我嗎?」說完,不等郭芙的反應,
就吻在郭芙的櫻桃小嘴上。郭芙的反抗拍打終歸無用,最後也不禁動情,
身子一軟、闔上長長的睫毛,羞怯地回吻,兩人的舌頭溫軟交纏,交換著
心中無限情衷。
在接吻的同時,耶律齊手上也沒閒著,不斷地在郭芙青澀早熟的胴體上遊
移,從粉嫩的頸間一路往下,經纖細的鎖骨,最終停在郭芙高聳的乳房上。
隔著重重的衣服,耶律齊不停地揉搓郭芙的乳房,另一隻手的動作更快,
早已經過郭芙的翹臀,遊移到少女最隱密的私處,隔著褲子在郭芙的花瓣
間來回撫弄,郭芙美麗的眉頭打結,忍不住發出「唔……嗯」的哼聲。
耶律齊看郭芙春心蕩漾知道時機已然成熟,忽然施展白鶴亮翅之後一飛衝
天。奇的是耶律齊人已飛到七尺之高,但衣服卻留在原地,隨即散落地上。
就像是金蟬脫殼一般,耶律齊用輕功把自己從衣物中抽出,只留下一個裸
身的少年英雄。
雖然早已看過耶律齊的這套把戲,郭芙還是被逗得科科嬌笑。「小小把戲
獻醜了,如果姑娘看得高興,還請打賞幾文錢。」耶律齊裝模作樣地鞠躬
請賞,更讓郭芙笑得花枝亂顫。「這招是誰教你的啊?」「是我師父想出
來的古怪把戲」耶律齊靦腆地說:「也不知道有什麼用?」
郭芙樂道:「我就猜到一定是老頑童想到的這怪招,不過…
這可怎麼辦
才好呢?耶律大俠,我可不會像你這樣子脫衣服呢!」郭芙嘟著嘴說:「
不然……你自慰給我看好了。」
耶律齊哪肯讓煮熟的鴨子飛走,連忙說道:「不怕,我有一招更神奇的脫
衣術,神乎奇技、近乎魔術」
郭芙大奇:「喔?這麼厲害?那倒真要見識見識了。」
怕郭芙反悔,耶律齊連忙又抱住郭芙纖細的身子,吻在郭芙的櫻桃小嘴上。
「唔…
怎麼這樣?」還來不及抗議,郭芙就閉上了雙眼。她在接吻時,
總是情不自禁地閉上雙眼,這個吻…
柔蜜綿長,吻的郭芙飄飄欲仙、
心魂俱醉,等到郭芙睜開眼睛時,她身上的全部衣物都已被褪下,還摺得
整整齊齊地放在旁邊的草地上。
郭芙大驚:「這…
」突然一陣涼風吹過讓郭芙的乳頭挺立而起,郭芙大羞,
連忙躲進耶律齊的懷中,把乳暈貼在耶律齊的胸膛以免被別人看到,耶律齊
感覺到了說;「芙妹,你的乳頭站起來了耶!」郭芙白了他一眼,耶律齊不
敢造次,連忙以口相就,他的舌尖在郭芙柔軟渾圓的乳房上畫圈、親吻、舔
舐,接著含住郭芙的乳暈輕咬吸吮,手也一刻不得停地撫弄郭芙的花瓣。
耶律齊接著又說:「芙妹,你的淫水氾濫成災了,蜜汁一直滴在地上耶!」
郭芙又羞又氣嬌嗔道:「你一直說幹嘛啦?羞死人了。」
耶律齊笑道:「偏偏就你做得,我說不得?」
郭芙揉身而上,抱住耶律齊羞道:「溼一點等一下才好行房呀!」
耶律齊強壯的體魄、郭芙清麗的胴體,在廣大的草原上站立互擁著。接著,
他將郭芙一隻修長的玉腿抬起,用碩大的龜頭在郭芙的小穴外不停地磨。
郭芙閉起雙眼、皺著眉頭,靜待肉棒破門而入的一刻,雖然和耶律大哥
交歡過幾次,但花徑依然窄小,每次破體而入時,總還伴隨著些許疼痛。
但耶律齊只在外面挺弄,有幾次龜頭都在快要沒入花瓣之際抽離,郭芙
百般地想要他進入,在口頭上卻不讓步:「你再玩弄我,乾脆不要進來
好了!」在郭芙的怒斥下,耶律齊像是做錯事的小朋友一般低著頭:「
我…
我想要你求我…

耶律齊如此可愛的討糖吃模樣,讓郭芙笑出聲來,她抱著耶律大哥厚實的
胸膛和筋肉糾結的背部,心中實在對他愛極,於是說道:「好啦!算我輸
了。」嬌聲道:「拜託耶律哥哥放進來。」
耶律齊彷彿受到鼓舞一般,把龜頭沒入花瓣之中,隨即又抽離,沒入之後,
又再次抽離,來來去去十餘次,終究只有龜頭前端插入。
耶律齊不死心問道:「放進去要做什麼?」
郭芙這時蜜穴騷癢難耐,已經被逗弄到快要瘋了,只想要肉棒猛插全入,
大聲說:「放進來做愛!!」
耶律齊還沒等她說完就一捅到底:「好,那就放進來做愛。」
郭芙話才說到一半就被一插到底,美得她心魂俱醉。
耶律齊毫不客氣地在郭芙的小穴中賣力抽插。後來為了省力,還把郭芙抱
高一點,郭芙本來就只有右腳站地,現在變得右腳還得墊起腳尖來迎合抽
送。過不了多久,右腳逐漸無力,只好撒嬌道:「耶律大哥,你抱起我。」
接著就輕巧一跳,將雙腳纏在耶律齊的腰間。耶律齊畢竟經驗不多,抱著
郭芙的股間抽送一陣子後,逐漸覺得卡卡的,無法將勁力全數貫注,於是
把郭芙的雙腳由腰際移到自己的肩膀上,雙手則從郭芙白嫩的大腿下穿過
抱緊郭芙。
「這個姿勢有個名堂,叫做火車便當。」耶律齊解釋道。
郭芙奇道:「耶律大哥,這個時代也有火車嗎?」
耶律齊:「蓉兒,你別管這些雜事了,專心淫叫好嗎?」
郭芙:「可是你剛剛好像叫到我媽的名字了。」
耶律齊不再回話,反而腰馬合一、氣沉丹田,一股腦使勁地硬幹。
這個姿勢讓耶律齊再無阻礙,大開大闔地用力狂抽猛送。
這一輪猛插,讓郭芙如癡如醉,不知身在人間天堂,郭芙激烈地搖擺
窈窕的身軀,嬌媚地發出淫蕩地浪叫,歡愉地配合耶律齊的抽插,沒
多久時間,郭芙就達到了高潮,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性慾逐漸淹沒平
日不可一世、高傲的郭芙,青春洋溢的胴體隨著耶律大哥肉棒抽插不
斷搖擺,享受下體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
而這時候,耶律齊的快感也逐漸昇高,他心中雪亮知道精關難守,於
是說道:「芙妹,我快要射了。」
郭芙嬌媚笑道:「不可以射在裡面喔!」
耶律齊苦笑:「這個姿勢,要我突然抽出只怕會摔疼了你。」
「那我躺在草地上讓你好好地幹」郭芙還是喜歡面對面的交合,雖然她
都閉眼。但是能抱著齊哥讓她有種幸福的感覺。
「這個…
只怕不成。」
「為什麼?」郭芙奇道。
「你不記得上次我們歡好,我快射出時,妳整個人像八爪章魚一樣緊緊
纏住我不放,讓我想要抽出而不可得,最後只好射在裡面,還讓你擔心
受怕了好幾天。」
郭芙舒服地瞇著眼睛、擺動柳腰、口裡輕輕地嬌喘,性交是如此歡愉讓
她無法思考,「那你說怎麼辦嘛?」
「不如你趴在地上,像小狗一樣…

郭芙咬牙:「你又想要狗幹我?!」
耶律齊無耐:「這樣你無法抱住我,我才能及時拔出啊!」
郭芙是名門之後、大家閨秀,當然不願意讓人狗幹,但她自己也知道,
當高潮來臨的彌留之際,那一刻擁抱帶來的幸福感常讓她奮不顧身。
「好吧!但是我們結婚以後,每次插插都要抱著插插喔!」
「好吧!我答應你,結婚之後,我再也不會狗幹你了。」
於是耶律齊放下郭芙。儘管做過好幾次,郭芙狗趴時還是覺得很害羞,
覺得自己好像是一隻淫蕩的小母狗等狗來幹。耶律齊不讓她多想太久,
馬上又把暗紫色的大龜頭插入蜜穴、使勁抽插。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淫蕩的姿勢帶來的影響,郭芙馬上有高潮一浪接一浪
襲擊而來,被高潮推到高點的郭芙完全無力抗拒,不停地搖擺黑髮,好
像很苦悶似地扭動柳腰。最後一波的高潮讓郭芙的身體向上仰起,隨即
軟倒躺地。耶律齊一看芙妹快要軟倒,趕緊抓住她的腰。
此時,郭芙已全身趴倒在地陷入昏睡了,只剩下白嫩的臀部還被耶律齊
抓在手裡,耶律齊連忙開始加速,抓著郭芙的臀部當她是人型的自慰套,
努力套弄著自己的下體,後來快感襲來,肉棒一陣一陣地變硬,耶律齊
才趕忙拔出陽具噴發,沒想到噴一個太遠,竟噴到了郭芙的頭髮上。
這也把郭芙驚醒,鎚打著齊哥的胸膛埋怨道:「你看你啦!把人家頭髮
用得這麼黏,回去要怎麼解釋?」
耶律齊百般抱歉:「不然…
我幫你舔掉好不?」
郭芙噗吃一聲笑了出來:「人說虎毒不食子,今天耶律大俠可要比虎更
毒囉!」
「我們契丹人都是狼的後代,老虎哪算得了什麼?」
耶律齊邊說邊抱著郭芙,溫柔地舔去她頭髮上的黏膩。
郭芙心中無限感動,靠在齊哥厚實的胸膛上,心中暗暗默許:
「希望我們將來的小孩,能像狼一般地勇猛,並有著龍的智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