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嬌嬌的香艷和屈辱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這還是嬌嬌第一次見到死人,一位美麗性感的少婦,被綁在一張凳子上凌虐而死,她在晚上做夢的時候經常夢見那間屋子,張大眼睛的少婦,有時候她還能看見那個凶手,手裡正拿著通紅的烙鐵,慢慢的朝少婦雪白的胸前伸去

陳嬌嬌是一位年輕的大二學生,今年20歲,身高165公分,雖然說不是十分高佻,但是身材也十分誘人,她那著一頭烏黑的秀發,漂亮的流海,可愛的馬
尾無不透出充滿誘惑的青春氣息。漂亮而性感的她雖然表面和常人看起來沒什麼兩樣,可是內心裡總是希望聽到和自己同年齡的女性的哀號.看到她們痛苦的表情,
也就是說,她有非常隱秘的sm傾向,時常幻想著自己成為那些被kuxing逼供虐待的女英雄故事的主角。

就在她所讀大學的城市裡,最近頻頻發生一些年輕美女被奸殺的命案,受害者都是年輕漂亮的女性,有白領,護士等等,也有和她一樣的在校學生,無論受害人
是誰,生前都被凶犯奸淫多次後殘忍的用性kuxing活活蹂躪致死,原本迷人的玉體上,特別是乳房,臀部,下身這些最敏感的性區域無不傷痕累累,不僅如
此,受害人慘死之後,還被凶犯擺成各種香艷屈辱的姿勢留在現場,身上繩索密布,嘴裡還塞著自己的內褲再用塑膠堵口球塞緊封死

就在嬌嬌大學的附近,也發生了一起命案,受害人是位25歲的少婦,死在自己的出租屋裡,那天嬌嬌恰巧經過附近,連續的神秘虐殺案已經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天,她還清楚的記得,這位少婦有著一頭披肩的長發,大大的眼睛和性感的紅唇,她的皮膚很白,身上穿著性感無比的半透明的紅色蕾絲內衣和吊帶絲襪,她的雙
手被白色棉繩緊緊的向上反吊在身後和脖子勒在一起,手掌還被膠帶裹住,一雙乳房在根部被繩子深深的勒進去圓滾滾的翹著,已經變成了紫黑色,上面留著4,5
個蜘蛛網形狀的烙鐵印記和齒印,乳頭還被鋼針貫穿,鋼針上還流著凝固的血滴。

少婦的雙腿被分開成一個大劈叉的樣子向兩邊張開180度彎曲著綁在凳子的兩側,絲襪上到處是齒印和撕裂的口子,尤其是雪白的大腿上,盡是被皮鞭抽過的
痕跡,她的雙腿被捆成這種姿勢,陰部就高高的凸了出來,蜜穴裡被凶手殘忍的插進了一個根粗大無比的金屬棒,已經幾乎完全沒了進去,而她的後庭也沒好到哪
去,原本雪白的臀肉上滿是被烤焦和鞭子的痕跡,看上去被虐的很久,肛門大大的豁開,裡面幾乎全被烤熟了,流出黑色的血水凝固在凳子和地上。少婦的脖子上是
一圈極細的魚線,現在那魚線已經深深勒進少婦白皙的脖子裡,魚線的另一頭連著頂山的吊扇,現在那吊扇已經被拉的嚴重損壞,少婦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嘴上是幾
層白色的膠帶,天知道她死之前是受到了怎樣非人的折磨,而且她的死因,似乎還不能馬上確定,因為身上幾處都有足夠令她慘死的傷口。嬌嬌就在圍觀的人群中,
她們是第一批發現命案現場的人,那少婦死時候極度性感的樣子深深的留在了她的腦海裡,警察很快將她們驅散將現場完全封鎖起來,很顯然,這起命案又是那個人
干的。嬌嬌一方面覺得有些害怕,但是內心深出有覺得十分的刺激,少婦被綁在凳子上的樣子在她的腦海中久久不能忘卻,她忍不住想像著少婦被那男人折磨的樣
子,燒紅的蜘蛛網型的烙鐵,細長的鋼針,勒緊的繩子,還有那一排排令人害怕的齒印和通入下身那根粗大無比的金屬棒

這還是嬌嬌第一次見到死人,一位美麗性感的少婦,被綁在一張凳子上凌虐而死,她在晚上做夢的時候經常夢見那間屋子,張大眼睛的少婦,有時候她還能看見那個凶手,手裡正拿著通紅的烙鐵,慢慢的朝少婦雪白的胸前伸去

有一天晚上,嬌嬌又夢見了那個地方,只是奇怪的是,她發現自己被綁在那張凳子上,少婦變成了自己,她穿著那件性感的蕾絲內衣,誘人的吊帶絲襪,雙腿被
分開十分屈辱的固定在凳子上,渾身被繩子勒的疼土不己,幾乎喘不過氣來,那男人正拿著一根中指那麼長的鋼針,慢慢從她的乳頭中扎進去,那種冰冷的刺痛讓她
忍不住大叫起來,不過她只聽到自己發出的嗚嗚的聲音,因為她的嘴裡塞著自己的內褲,而且外面還被膠帶封的死死的。那男人將鋼針完全扎進了嬌嬌的乳頭中,然
後獰笑著拿過那個燒紅的烙鐵,朝她的乳房上貼去

“啊!~”嬌嬌從夢中驚醒了,她被嚇出一身冷汗,然而卻又感覺無比的刺激,甚至還有點曖昧的感覺,這難道是她內心深出潛藏的某種欲望嗎?一種被人虐待的欲望

這一天嬌嬌穿著一條藍色的緊身牛仔褲,一雙精致的黑色高根鞋,還有一件紅色的露臍吊帶衫,看上去青春而性感,尤其是腰間一條黑色的皮帶,和可愛的肚臍
一起隨著曼妙扭動的腰肢下上下擺動,顯得格外的誘人。
"
她不知道,那天凶手就隱藏在圍觀的人群裡,而年輕漂亮性感的她,已經成為了凶手的下一個目標。

那天她只記得自己剛拐進一個小巷子裡,那是某條回學校的近路,便覺得自己的嘴被人從後面拿帶有刺鼻味道的毛巾一捂,沒掙扎幾下便不省人事了。等嬌嬌醒
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在一間陰暗的房間裡,自己的雙手已經被繩子緊緊的捆在身後,和那個少婦的捆法一樣,手心相對緊緊的攢在一起,向上吊到極限,自己的高
根鞋和吊帶衫牛仔褲散落在床前,下身突然傳來一陣接一陣的巨痛。

(被虐殺的性感少婦)

她正赤身裸體地被一個男人從後面摟著,修長的雙腿被交叉盤腿捆在一起坐在男人的大腿上,一根滾燙而粗大的肉棒正捅進自己最敏感的蜜穴中大力的抽插著。
)“嗚!!……”嬌嬌痛的大聲呻吟起來,可是和夢裡一樣,她的嘴被一顆塑膠制的紅色堵口球塞得嚴嚴實實的,跟本發不出太大的聲音,而且從嘴裡的味
道判斷,現在她正含著自己的內褲。也許是為了讓她看起來更加的性感,她的雙腿上被套上了一雙粉紅色的長筒絲襪,那男人正性欲高漲著盡情奸淫著這個剛剛到手
的美艷性感的年輕獵物,雙手正用力的揉搓她的乳房,那力氣簡直是想生生把她的乳房拽下來一樣

(嬌嬌被盤起腿捆住奸虐)

“嗚!!……嗚!!……”嬌嬌驚恐的用力掙扎著,但是在那個男人的懷裡,她的力氣簡直微不足道,那個男人見自己的獵物有了反應,反而
更加來興致,一邊用手指狠狠的掐住嬌嬌的乳頭,一邊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
“歡迎來到惡夢,美人,你可真性感……”“嗚哦!……”嬌嬌感覺自己的下身像撕裂一般的疼痛,男人的陰莖已經直捅到了她的子宮口。為了更
加用的上力,那男人干脆一手按住嬌嬌的頭將她壓在身下,讓她的屁股高高的撅起來,從後面向活塞一樣更加用力的發起一陣陣的撞擊。“嗚嗚嗚!!!”嬌嬌痛的
大叫著,眼淚的都流了出來,沒想到噩夢變成了現實,她現在真的成了故事的女主角!!

男人在抽插了幾百下後,用力的抖動了一下身子,嬌嬌只覺得陰道裡一陣熾熱,大量的精液在瞬間被射在了裡面,然後再從她的蜜穴順著大腿根流出來。男人在
射了幾次後,才依依不舍的從嬌嬌身上離開,不過這僅僅是噩夢的,他把嬌嬌像小雞一樣提起來,解開了她腳上的繩子,將她按在了床前的木
驢上,那木驢的背極其狹窄,兩邊都很陡,嬌嬌的蜜穴就被那尖陡的驢背深深的嵌了進去,修長的雙腿被再次彎曲起來,小腿肚子貼著大腿後面固定捆綁上,纖細的
腳踝被分別扣在扣在木驢的兩側,光是承受自己的體重,已經讓她剛被奸淫蹂躪過的下身痛的不行,而那男人又拿出兩個中號的帶栓鉛球,將它們分別拴在了嬌嬌兩
邊折疊的膝彎上!“嗚嗚!!……”嬌嬌感覺自己一下被狠狠的朝下拽了一把,小鐵球的重量猶如雪上加霜,讓驢背更加深嵌進穴口之中,痛的她仰頭不住
的呻吟,就在這時候,她的馬尾被男人抓住,將她的頭朝後拉去,這就使得她不得不高高挺起自己的胸部,一對誘人的乳房在胸前上下的起伏著。

“你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會怎麼樣,對吧,讓我給你點提示~”男人陰森的聲音再次響起,嬌嬌的乳房被男人一把捏住,扯的老長,然後將兩個連在木馬上的透
明奶瓶型玻璃榨乳器套在了上面。隨著一陣抖動,榨乳器立刻運做,以前嬌嬌只是在網上看過這種東西,沒想到今天自己也被人套上了,她的
乳房被抽成真空的玻璃管一下吸進去一截,使得她漂亮白皙的乳房變成前窄後圓的形狀,乳頭酥麻無比,鼓脹不堪。

“似乎你還沒什麼奶水,不要緊,這些藥會讓你變成一只十足的乳牛的~”

嬌嬌的脖子上緊接著一涼,那是被銳利的東西扎進去的感覺,她被注射了超量的催乳劑,這簡直不敢想像,男人粗暴的將她的吊帶衣撕爛扔在地上,從後面看著
她光潔的背,淫念又起,嬌嬌看見他拿著一條短皮鞭,在水桶裡浸了一下,獰笑著拉扯了一下。“嗚……”嬌嬌猛的搖著頭,眼裡露出驚恐的神色,她知道
浸過水的鞭子抽起人來可不是鬧著玩的,雖然她也想像過自己被人用皮鞭抽打,但是跟真實的挨上一鞭完全是兩回事。“啪!!!”
清脆的響聲在嬌嬌的背後響起,她光潔無暇的背上立刻多了一道深紅色的鞭痕,痛的她抽搐著身子仰起頭嗚咽著,淚花從眼角再次湧出,那是一種深到骨髓的痛感,
肌膚的抽搐一陣接一陣的襲來,一鞭又一鞭抽的她的背部皮開肉綻,血印一道接一道的分布在她的脊背上,每一下都讓她不住的抽搐,乳房變的逐漸腫脹,下身的劇
痛再她每抽搐一下的時候都清晰的襲來,現在她就如身在地獄被kuxing煎熬,那種感覺簡直無法想像。

慢慢的,她那高翹滾圓的臀部成為了新的目標,男人用手捏住她一半的臀肉,然後用鞭子狠狠的抽下去,雖然沒有抽在背上那麼痛,但是也足夠讓嬌嬌觸電般的
大叫起來。“嗚!!……嗚!!……嗚!!……”嬌嬌就隨著一下下的抽打扭動著身子哀叫著,她的屁股上已經滿是鞭痕,男人似乎也抽
累了,將鞭子丟到一邊,用注射器吸滿了一筒子辣椒水,往嬌嬌抽搐中的屁眼扎了進去。正在低頭喘息著的嬌嬌,瞬間肚子裡一股熱辣無比的感覺讓她痙攣著仰起頭
慘叫起來,紅色的辣椒水帶著污穢的東西又從她的屁眼中倒流出來,一接觸到她被抽的紅一道紫一道的臀部,便浸入傷口之中,猶如火燒一樣的難受。

大概折磨了1個多小時,嬌嬌已經虛汗淋漓的伏在了木驢上,但是尖陡的驢背又咯的她的胸口很不舒服,不得已又要勉強的直起身子,下身已經痛的有些麻木,
就如已經被人用刀劈開一般,雙腿似乎已經失去了知覺,她半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被汗水打濕,有氣無力的看著這陰暗的房間。

胸口很漲,白色的乳汁竟然真的順著乳頭流了出來,被榨乳器吸走。接下來他要做什麼?和其她女人一樣,把我給殺了?……不……我還不想
死……
嬌嬌一想到自己要被那男人活活虐死,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拼命的掙扎起來,可是她越掙扎,只能讓嵌進自己下身的木驢背陷的更深,讓她疼的不住的痙攣。不知道
過了多久,男人打開門進來了,肩上還扛著另一個女人,這女人大概25,6歲,身材和高挑,大概有170cm這樣,穿著一件緊身的紅色的吊帶低胸超短連衣
裙,腰間是斜扎的一條白色的寬皮帶,她穿著白色的褲襪,紅色高根鞋,被男人一下扔在床上,她的雙手也被反剪到身後綁的死死的,不過是並攏著捆在一起,繩子
勒進她的上臂,穿梭在手腕之間,將她的肌膚勒的發紫,可以看出,她已經被捆了很長時間。

“嗚……”女人的一邊眼睛被燙的略卷的長發遮住,這使得她看起來更加嫵媚,事實上,她的確是位誘人的美女,戴著漂亮的水晶耳環,身材很好,裹
在絲襪中的修長雙腿被繩子一道道仔細的捆的密密麻麻,並攏在一起只能輕微蠕動著。嬌嬌原本以為著是新抓來的女人,但是發現她的衣服已經殘破不堪,還沾有不
少血跡和精液。

“好了,騷貨,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男人笑道。

“嗚……”這位被折磨了幾天的女人,性感的眼睛周圍有黑色的眼圈,從衣服下顯露出一道道的鞭痕和烙鐵的印記,顯然這身衣服是後來被重新穿上的。

“想用誘餌抓我沒那麼容易,不過這誘餌我倒是很滿意哈哈~”男人說著將手中的警官證撕成了幾片,然後丟進了一邊的火爐裡。

“嗚!!……”那女人想用腿去踢男人,但是被男人一把抱住了。

“怎麼,後悔了,你們以為我很好對付嗎?現在,就讓這位新來的小姐看看,我怎麼慢慢的弄死你~李紅小姐。”

“嗚哦哦!!……”李紅用盡力氣做著最後的掙扎,她一定在後悔被那男人抓住時沒有用力的反抗,反而還在高興獵物終於上鉤了,現在她才知道,獵物其實是她自己,只是已經太晚了,被捆成這樣的女人,即使有蓋世武功,也休想使的出來。

男人勒住李紅的脖子,將她架起來,然後將她的頭伸進嬌嬌面前的繩套,只一下,繩套就緊緊勒住了李紅的纖細的脖子,那繩套的高度是專門為她量身訂做的,
勒住她的脖子,剛好能讓她的腳尖勉強接觸地面,為了減輕窒息的痛苦,她就必須掂起角尖,拼命的往上翹起鞋根,她的胸部不由得高高的挺起,而臀部也高高的翹
起,顯得非常的性感,這就是男人要的感覺。

(男人吊起被勒住脖子的李紅狂奸,嬌嬌則被捆在木馬上一邊呻吟著一邊看著這一幕)

“嗚!……”李紅覺得呼吸困難,男人卻在這時候撩開了她的裙子,將短裙褪到腰部,然後從後面將怒挺的陰莖插進了她的身體
裡。
“嗚!!!!”李紅的脖子被勒的陷了下去,頭高高的昂著,身體卻在有節奏的隨著男人的抽插不住的顫抖,每抽一下,那繩套就勒的更緊,在性虐的快感中一步步
朝死亡接近。

“這個性感的身子,真有點舍不得~”男人一邊大力抽插著一邊望了望對面的嬌嬌,這時候嬌嬌早就被嚇的面色蒼白,然而這副香艷刺激的景像,卻又誘惑著她
睜著眼睛繼續觀看。
“嗚!!嗚!!……”李紅的身子劇烈的抽搐了一下,一股灼熱的白色液體從她的大腿間流下來,分成幾道溪流,慢慢的朝地面移動。

“太爽了,哈哈!!”男人興奮的大叫著,一邊用力朝上拉了拉勒住李紅的繩子,只見李紅的兩眼逐漸翻白,身體在不住的抽搐,發出嗚嗚的哀鳴聲,腳尖甚至
已經與地面分離了一公分。男人欣賞著李紅在窒息中掙扎的樣子,她渾身都在不停的抽動,修長的美腿像蟲子一般蠕動著想接觸地面,高聳的酥胸劇烈的起伏著,白
淨的脖子上,那一圈繩子深深的勒了進去。

男人將李紅嘴上的膠帶撕下來,在膠帶的背面是李紅清晰的唇印,只見李紅的舌頭已經長長的伸了出來,看上去有點可怕。

“呃……”李紅的呻吟聲越來越小,男人抓過燒紅的烙鐵直接就往她屁眼裡一捅。

“滋呀!!”一陣白煙冒起,伴隨著皮肉被烤焦的味道,李紅原本不太動彈的身子突然劇烈的扭動起來,臉上的表情極其凄慘。烙鐵越捅越深,李紅也越扭越劇
烈,突然喀嚓一聲,吊著她的繩子竟然斷了,她整個人摔到了地上,屁股上那根烙鐵高高的翹著,不時還聽到滋滋的聲音。嬌嬌看的冒了一身冷汗,等一下自己是不
是也會是這個下場?

男人將烙鐵從李紅的屁眼裡拔出來,用手托起她的脖子,讓她跪在自己面前,將自己還硬著的陰莖送進了她的嘴裡抽插著。他竟然在J絲!!嬌嬌不禁一陣惡
心,李紅那誘人的身體現在軟綿綿的,除了不停的抽搐,不再有什麼反應,但是那男人卻干的很爽,將一大股精液又射進了李紅的嘴裡。“真是騷的不行,死了還那
麼消魂哈哈~”男人把自己那東西從李紅的嘴裡抽出來後,將她的雙腿解開,絲襪上到處是密密麻麻的繩印,那雙修長的美腿被男人仔細把玩了一翻後,被朝身後的
方向彎到極限,和雙手一起重新捆住,然後分開她的大腿,將她的蜜穴撐開,對准地面上豎起的一根手腕粗的木棍套了上去。這就是他准備給這位女警擺的造型,因
為重量的關系,木棍很快深進李紅的蜜穴裡,這時候,李紅突然咳嗽了幾聲,竟然又活了過來。

“啊……啊!!……”呻吟聲並沒有擋住她朝死神邁進的腳步,她也顧不得脖子和屁股後的劇通,拼命的用大腿夾緊木棍,不讓它將自
己插穿,那木棍已經順著陰道頂進了她的子宮裡,只要再進少許,就會將子宮活活頂穿。“原來你還沒死,也好,還可以讓繼續爽一下。”男人淫笑著捏住李紅的雙
乳,嬌嬌這才看清,原來李紅的乳頭上被穿上了乳環,閃閃發亮,男人將繩子穿過乳環,往上吊起,這樣就會抵消部分下滑的重力,但是李紅就要多被乳頭被拉扯的
痛苦折磨。李紅的身子還是一點一點的滑下去了,她的乳頭也被越拉越長,她張著嘴,口水和精液從嘴角滴下來,不停的發出凄厲的呻吟聲,眼睛圓圓的睜著,臉上
滿是淚水和香汗。血水慢慢的從李紅的下身流出來,順著棍子淌到地上。李紅抽搐的也越來越厲害,她的眼裡充滿乞求的望著男人,然而男人卻走過來,雙手扣住她
的腰部,用力的往下一按。

“啊啊啊!!!”一陣凄厲的慘叫之後,嬌嬌只能從男人背部和胯下的縫隙中看見李紅瘋狂扭動的雙腿和身子,血水一下噴的一地都是,那木棍刺穿李紅的子宮和內髒,一直從她的嘴裡又穿了出來。

掙扎終於停止了,嬌嬌在不停的發抖,李紅就在她面前被活活穿在了木棍上,赤裸的身子直挺挺的穿在棍子中央還在劇烈抽搐著,她的臉孔朝天,眼睛瞪得極大
還在眨,她的蜜穴被木棍撐的很大,乳頭連著乳房被繩子拉的很長,男人欣賞著自己的作品,滿意的轉過了身子。

(李紅被一根木樁貫穿了身子,男人則用皮鞭抽打木馬上嬌嬌)

“別怕,我不會馬上殺了你的,我們還有一些時間慢慢的玩一玩……”晚上,嬌嬌終於被從木驢上解了下來,男人用繩子將她的兩邊大小腿捆在一起,
讓她劈開腿蹲在自己身下,然後將肉棒從後面插進了嬌嬌的屁股中用力的搗弄著,嬌嬌的脖子上被套上了一個項圈,連著一條繩子,抓在男人的手裡,乳房上的榨乳
器被摘掉了,但是在過量的催乳劑的作用下,她的乳房變的非常的飽滿尖挺,十分的誘人。嬌嬌嘴上仍然塞著那個紅色的帶小孔的塞口球,這樣使她看上去不僅更加
的性感,而且嘴裡的香津還無法控制的不斷的一絲絲流下來,顯得非常的淫蕩,這正是男人想要的效果,他一邊賣力的在嬌嬌的屁股中抽插,一邊聆聽著嬌嬌因為極
度不適應屁眼被異物撐的快要爆開所發出的淫媚的呻吟聲。“嗚哦!……嗚嗚……”嬌嬌的乳房被男人捏在手裡,輕輕一捏,便有白色的乳汁從乳
頭滴下來,男人盡興的在嬌嬌的屁股中射出了滾燙的精液,然後抽出還沒軟掉的肉棒,將剩下的精液射在了她光潔的背上。

男人用繩子將嬌嬌吊了起來,就在那個女警李紅的對面,李紅還是保持著被木棍貫穿的樣子,四肢被捆在身後,身體縮成一團,美麗的頭高高昂起,一雙性感的紅唇張的大大的,半截木棍從裡面伸了出來。

男人從火爐中抽出燒紅的烙鐵,就是那個蜘蛛網印記的烙鐵,在驚慌失措的嬌嬌面前晃了晃。

“嗚!!~”嬌嬌拼命的搖著頭,眼睛裡滿是驚恐和哀求的神色,但是這樣的反應,反而讓那男人更加的來勁,於是紅通通的烙鐵便對著嬌嬌被滿是鞭痕的高翹起的白屁股壓了上去。

“嗚哦哦哦!!!……”嬌嬌發出一連串凄厲的慘叫,熱氣伴隨著肉被燒焦的味道,她的屁股上便多了一個蜘蛛網的血紅的印記。

這一下她幾乎昏死過去,渾身一下香汗淋漓,嬌喘不斷,胸部劇烈的起伏著。

“很好,再來一個~”男人說著又對著嬌嬌的另一半屁股烙了上去。“滋!!!”嬌嬌這回睜大著眼睛,整個身子都弓了起來,慘叫一聲之後終於昏死過去,但是,很快,她就被一盆涼水潑醒,就猶如被拷打的女烈一樣,不過這滋味,可是非常的不好受。

“看來我得換個溫柔點的,免得你再昏過去。”男人陰森的聲音,伴隨著一對冰冷的鉗子,咬在了嬌嬌兩邊的乳頭上,那對鉗子很小,帶著鋸齒,連著電線,不用問都知道對方想干什麼。

“卡滋!~”男人接通了電極,嬌嬌在半空中就像被網住的蝴蝶一樣瘋狂的抽搐起來,男人不斷的按下開關,嬌嬌就不停的痙攣,乳頭被電流刺激的滋味,讓她
的眼淚一下奪眶而出,電壓在不斷加大,嬌嬌的抽搐也更加厲害,加電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男人干脆按下開關不再拉起,看著嬌嬌在半空中盡情的劇烈扭動著身子,
發出凄慘的怪叫聲,直到小便失禁,被電的失去知覺。

當她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性kuxing又在等著她,只見那男人低聲說道:“不好意思,看來我得快點解決你,這個地方很快就會被警察發現
了。”“他要殺我?!~不……”嬌嬌嗚嗚的大叫著,她還不想死,可是這一點用也沒有,男人拿著一把燒紅的火鉗,火鉗上夾著一枚燒紅的珠子,又在嬌
嬌面前晃了晃,嚇的她不停的發抖。男人掰開了她的屁股,將火鉗連同珠子猛的捅進了嬌嬌的屁眼中。

“嗚嗚嗚嗚嗚嗚!!!!”嬌嬌幾乎要把嘴裡的塞口球給咬碎了,那是怎樣一種撕心裂肺的劇痛,火钎很快退了出來,帶著一些燒焦的皮,但是那顆滾燙的珠子
卻永遠留在了裡面,跟皮肉粘在一起,冒出白色的熱氣從屁股噴出來。嬌嬌嘴裡的口水和白沫從塞口球的小洞中流了出來,她的眼睛微微的向上翻白,眼淚奔湧而
出,然而這只是性kuxing處決的,那顆珠子像個炸彈一樣在她的肚子裡翻騰,讓她不停的抽搐,不斷有血水從屁股裡流出來,她的屁眼
成了一根煙囪,不斷有滾燙的熱氣從裡面冒出來。

男人將肉棒伸進嬌嬌的蜜穴裡最後抽插了幾十下,將精液射在了裡面,然後將一個包著無數細小鐵釘的玻璃球塞了進去,接著,一根粗長的在中間有一圈倒鉤的金屬棍被用力按了進去,只要想將這根棍子往外扯,倒鉤就會生生的將嬌嬌肉穴內的一圈皮肉給刮下來!

嬌嬌現在根本顧不得自己的下身被塞進了什麼東西,滾燙的珠子在她體內逐漸冷卻,持續的電擊使得她沒有休克過去,卻不得不完完全全的體驗這種地獄般的痛
苦,現在,輪到她那對高聳的乳房了,它們正被男人抓在手裡,用鐵絲勒成前後葫蘆樣的兩截,幾乎要把乳房從中間勒斷一樣,乳頭漲的大大的,不斷有奶水噴出
來,男人便把細長的鋼針扎了進去,然後再分別用四根鋼針,從側面將乳頭交叉的刺穿。

嬌嬌現在的感覺恐怕用語言難以形容,只是從她扭曲的美麗的臉上,男人找到了莫大的快感,忍不住用燒紅的烙鐵一下壓在了嬌嬌剛被鋼針蹂躪完的乳房上,嬌
嬌又是幾聲慘叫,身體誇張的弓起來劇烈的扭動著,男人一口咬住嬌嬌的半邊乳房,牙齒完全的陷了進去,流出細細的血絲。“嗚嗚!!……”在瘋狂的慘
叫聲中,嬌嬌整個人被倒吊著固定好,她脖子上的項圈鏈子和地面垂直繃緊,正好勒的她吐出舌頭,而她穿著紅色絲襪的兩邊玉腿,大小腿仍被捆在一起,朝兩邊劈
開,男人看著這具美麗的抽動著的軀體,對著嬌嬌蜜穴口出露出的長長一截的金屬棍低部,用力的敲了下去。

(男人將尖利的樁子從嬌嬌下身硬生生用錘子打了進去,又衝嘴巴穿了出來,將嬌嬌活活虐殺掉)

“當!!”清脆的響聲,伴隨的是撕心裂肺的慘叫,每一下,嬌嬌都發瘋一樣的扭曲著身體,那截金屬棍就如打樁一樣一點點的深入她的子宮,突然一下,將那個裝滿鐵釘的玻璃球壓的粉碎,裡面無數的小鐵釘朝四面八方飛射而出,刺穿嬌嬌的子宮,刺進肚子裡的內髒當中。

嬌嬌還在垂死的掙扎著,她已經失去了意識,兩眼完全翻白,一股鮮血從蜜穴和鐵棍的接合處滲了出來,男人無比亢奮的看著這具掙扎中的美妙肉體,最後一次舉起了鐵錘

之後,警方發現了這個地方,等他們破門而入的時候,看到的只有早已冰冷的被貫穿身體插在木棍上的李紅,還有被倒吊著,同樣裸體,下身被活活釘進一根將
近1米長鐵棍的嬌嬌,尖利的棍尖從她嘴巴裡冒出一截,血幾乎是從鐵棍的邊緣滲的她身下地面上到處都是,她的乳房依然堅挺無比,頭發倒垂著,眼睛睜的大大
的,仍未死透的赤裸身子倒吊在半空中時不時的還抽搐幾下,但她被活活穿刺的時間已經有很久,即使是神仙也救不了她,現在的她哪怕還有意識,也只能在警察和
群眾束手無策的圍觀中繼續這漫長又痛苦的死亡之旅,兩具同被活體穿刺的美女就在眾目睽睽中分別袒露著自己完美肉體的不同艷姿,慘被狂虐過的身體上的傷痕反
而使她們看上去格外的性感媚惑,嬌嬌與女警官李紅的這殘酷又香艷的死亡刺激著現場的所有人,在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烙印!

(在無比的恐懼中,嬌嬌驚醒了)

現場被打掃的很干淨,最明顯的線索就是兩位美女身上蜘蛛網形狀的烙印,這是那個凶手的標記,不知道這樣的標記,明天又會出現在哪位年輕漂亮的女孩身上。嬌嬌從床上醒來,驚出一身的冷汗。

(李紅被捆成一團,被男人任意奸淫,屈辱的淚水流了出來)

這是夢嗎?可是一切是那麼的真實,繩子深深勒入肌膚的感覺,被男人的肉棒插進下身的感覺,還有烙鐵,木驢,火鉗,以及最後那恐怖的金屬棍,劇烈的痛楚
讓嬌嬌的身體不住的顫抖,然而那些性kuxing的經歷有滿足了她長久以來隱藏在心裡受虐的欲望,非常的冰冷,非常的刺激,刺激的讓她終身難忘。

嬌嬌看了看時間,這正是她被“虐殺”那一天的早上,她和那一天一樣,先去洗了個澡,然後回到臥室,拿出了那條牛仔褲。這條褲子就是她在夢裡被迷暈前穿
的那條,有那麼巧的事嗎?嬌嬌放下那條褲子,換了一件白色的吊帶連衣裙穿上,看上去美麗清純。她穿著連衣裙出了門,沒多久就把那夢忘記了,當她准備回學校
的時候,那條小巷讓她猛然想起了那個可怕的夢。就在她拐進巷子的一瞬間,她被那個男人迷暈,現在,她離那個位置只有幾步之遙。她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大路
上到處是人流,每一個人的表情都是那麼自然,根本看不出凶犯是誰,然而,她記得那個人的體型,就在離她4,5米遠的地方,一個高大的男人戴著一頂Nike
的帽子,正俯身在一家花店前看著什麼。

嬌嬌沒有進巷子,而是繞道走了過去。

那男人果然跟在後面,但是卻沒有合適的機會下手,這裡人太多了。嬌嬌察覺到那男人果然在跟蹤自己,嚇出一身冷汗,加快了腳步,回到了學校,那男人便在校門口折了回去。

然而嬌嬌並沒有走遠,她看那男人回去以後,不知哪來的膽子,竟然跟在他後面反跟蹤起來。那是一間很不起眼的出租屋,在一樓,門很小,戴帽子的男人開門進去以後,很快又走了出來,帶上了門,可能是去對面的商店買東西。門沒有鎖,留下一條縫。

那裡面很危險,那裡面有一間陰暗的房間,裡面有一張床,還有木驢,火爐,木樁,鞭子

嬌嬌很想轉頭走掉,然而卻邁不開步子,難道那個夢是真的?又或許……等等,如果是真的,李紅就在裡面,被繩子捆著塞著嘴,再過一段時間,她就要被在木棍上活活穿死,現在自己也許可以救她。

嬌嬌推開門走了進去,房子裡沒開燈,嬌嬌的高跟鞋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這個出租屋比外面看起來大,進門是一個小廳,再往裡有兩個房間,其中一個房間在外面竟然有插銷,上面還有把鎖,只是鎖已經被打開,那個男人就是在那時候想起要出去買東西的。

嬌嬌推開門,從裡面傳出女人“嗚嗚”的呻吟聲,她看見李紅,就是那個女警察,穿著那件紅色性感的緊身紅色吊帶低胸超短連衣裙,腰間是斜扎的一條白色的寬皮帶,她穿著白色的褲襪,紅色高根鞋,一點不差。

“嗚?!……嗚!……”李紅見有人進來,卻不是那個男人,眼裡閃出求助的目光,她的雙手被反剪在身後,修長的雙腿交叉盤在身前,被繩
子緊緊的捆在一起,一段繩子從她的腳踝處拉上去,和她的脖子捆在一起,這使的她不得不向前彎著腰,看上去屈辱而性感。嬌嬌又一次看到了這位性感的姐姐,她
身上的衣服到處是撕破的地方,絲襪上也有多道口子,小嘴被膠帶封的死死的,她那無助掙扎的神情,還有那被繩子緊緊捆住的曼妙的身子,讓嬌嬌看了有總莫名的
快感。

“嗚!!……”李紅見嬌嬌楞在那,又大聲叫了起來,嬌嬌這才回過神來,趕緊走上前,將李紅嘴上的膠帶扯下來。“快……
快報警!!……幫我把繩子解開……”李紅的聲音很小,看的出被蹂躪了很多天,她沒剩什麼體力了。然而當嬌嬌繞到李紅身後解著繩子的時候,
突然從門廳傳來關門的聲音,那男人回來了,捆住李紅雙手的繩結打的非常復雜,根本不可能在男人進來前解開,不得已,嬌嬌只好重新將膠帶貼回李紅的嘴上,然
後拉開衣櫥躲了進去。

男人走進了房間,看見李紅仍然坐在床上,丟下手中的袋子,關好門,然後脫下褲子,直接爬到床上抱住李紅的纖腰。“嗚!!……”李紅睜大
眼睛掙扎著,那男人將李紅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將肉棒插進了李紅的蜜穴裡用力的抽插起來,李紅被捆成這樣的姿勢,原來就是為了方便男人干她的。男人
的抽插很有力,面對這樣性感的身體簡直是一發不可收拾,把李紅插的不住的呻吟。

“今天真倒霉,原本那個女大學生就要到手了,但是還是差一點……”男人有點不甘心的罵道,然後把氣都發泄在了李紅的身上,他從床上撒的凌亂的道具中,摸出一把老虎鉗,一下鉗住了李紅雪白屁股上的臀肉,用力的扭著。

“嗚哦哦哦!!”李紅睜大眼睛慘叫著,身體不住的扭動,男人將鉗子松開,立刻就留下一道血印,然後,他將鉗子張開,移到李紅的酥胸前,一下鉗住了李紅
的右乳頭。“嗚!!……”男人用力的將李紅的右乳往旁邊拉長,痛的李紅嗚嗚大叫,她將李紅的乳頭連同乳房慢慢的旋轉擰成麻花狀,然後拿電擊器突然
朝乳房的中部刺去。

“嗚嗚嗚!!!”李紅冷不防被猛的電了一下,渾身劇烈的顫抖著,向前弓起身子大叫起來。

“你的叫聲還是那麼動聽……”男人淫笑著將電擊器又朝李紅的肛門裡刺去。嬌嬌在衣櫥中看見李紅在男人的懷裡掙扎著,不住的仰頭嬌叫呻吟,竟然覺得非常的舒服,她喜歡美女在她面前被虐的樣子,喜歡聽到她們呻吟的聲音。

男人在床上折騰了李紅好長時間,才將李紅從自己的肉棒上抱下來,他把李紅的雙腿解開,向後彎折到極限再捆在一起,將李紅的身體捆成一個“o”形。

他將李紅提著開門走了出去,到了隔壁的房間,嬌嬌知道那房間,那便是她們倆被那男人虐殺的地方。

李紅的脖子被吊在房子中央,脖子被繩套套住,男人將兩個小鐵球系在了李紅乳頭的乳環上,將她的一對乳房一下拉的變長不少,那對鐵球原本是要被拴在嬌嬌
的腳踝上的,可是嬌嬌沒被抓住,所以改成拴在了李紅的乳頭上。脆弱而敏感的乳頭上吊上這麼一對東西後果可想而知,李紅痛苦的呻吟著,被男人用皮鞭吊在半空
中猛烈的抽打,然後是那滾燙的烙鐵,這烙鐵的滋味嬌嬌嘗過,在李紅凄慘的哀鳴聲中,她被鞭子抽的通紅的屁股上,留下了一個漂亮的蜘蛛網。

嬌嬌就站在門外,通過門縫看著這一切,既害怕又刺激,李紅美麗的大眼睛驚恐的睜著,淚水順著臉頰不斷的湧出來。這時候,男人將繩套套在了李紅的脖子上,一邊將肉棒插進李紅的蜜穴抽插,一邊慢慢的收緊繩子。

嬌嬌突然意識到,她必須去報警,而不是待在這,看著那男人把李紅慢慢的虐殺掉。可是她腳根一抬,卻不小心碰到丟在過道上的一個空易拉罐。

男人丟下李紅,朝門口走來,嬌嬌嚇的轉身飛跑,不過離大門還有幾步的時候,她的嘴巴被男人捂的嚴嚴實實,然後天她整個人被男人抱起來,丟在了那個房間
的床上。男人首先撕下一段膠帶,將嬌嬌的嘴封起來,然後擰住她的雙手,用力的反剪到身後,先用膠帶裹在一起,再用繩子熟練的捆起來,接著,她抱住嬌嬌撲騰
的雙腿,脫掉她腳上的高根鞋,脫下嬌嬌的內褲,將兩腿交疊盤住捆了起來。這個姿勢竟然和昨天的一模一樣,不同的是,今天嬌嬌看到並體驗了自己被捆綁的全過
程,捆綁的時候,繩子深深勒住肌膚的感覺,讓她覺得非常的刺激。

接下來,那男人要強奸自己,嬌嬌心裡想著,然後果然,她被放到了男人的大腿上,再次體驗了那男人肉棒的感覺。“真意外,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想給我一個驚喜嗎?”男人淫笑著,一邊抽插一邊將手伸進嬌嬌的衣服中,揉捏著她的乳房。

這被強暴的感覺無比的熟悉,嬌嬌一邊掙扎呻吟著,一邊回想那個夢的情節。

她會被男人強暴,然後被放到木驢上,被榨乳,被鞭打,被灌腸,還有什麼

她就像在回想一部SM電影的情節,每當想起一個即將用在她身上的性kuxing,她的心裡就多了一分害怕和興奮混合的感覺,這感覺很奇怪,然而卻讓她
的身體更加的亢奮。不過這次卻有點不太一樣,男人在奸淫完嬌嬌的身體後,似乎改變了主意,他沒有把嬌嬌往木驢上按,而是走到隔壁,拿來了剛才提回來的袋
子,從裡面抓出了一條蛇!!

這把嬌嬌嚇了一跳,原來她以為那男人是去買煙而已,沒想到他竟然去弄了一條蛇回來!蛇在男人的手裡扭曲著身體掙扎著,張著嘴露出裡面兩顆尖利的牙齒。
這原本是為李紅准備的節目,然而現在嬌嬌那新鮮而青春活力的身體更能激起他瘋狂蹂躪的欲望。男人將蛇抓在手裡,捏著它的七寸,來到嬌嬌面前,把蛇在她面前
晃了晃。這條蛇讓嬌嬌的脊梁發麻,女孩子最怕的就是這種東西。

他將嬌嬌的雙腿解開,用力的扳到頭頂讓嬌嬌的小腿和腳踝交叉著搭在嬌嬌自己的後腦上,然後用繩子緊緊捆住,這個高難度的拉伸姿勢讓嬌嬌很難受,整個身
體好像一副被彎曲到極限的弓,隨時會散架,她現在被捆成一個非常淫蕩的姿勢,自己的頭夾在自己的小腿之間,可以清楚的看見自己的陰部甚至屁股

(嬌嬌被捆成一副無比淫蕩屈辱的樣子,被男人按在肉棒上雞奸)

男人將嬌嬌的蜜穴撐開,將一個中空的玻璃管捅了進去,然後,他抓著那條蛇,將蛇頭伸進了玻璃管的入口“嗚嗚嗚?!!……嗚嗚!!!”嬌嬌嚇的
睜大眼睛叫了起來,那條蛇在她眼皮底下,飛快的滑過玻璃管,爬進了她的身體裡,然後在裡面瘋狂的尋找出路,用力的扭動身體。

男人從火爐上提下一壺滾燙的開水,將壺嘴對准了玻璃管的口子。“嗚哦哦!!!嗚哦!!!”嬌嬌驚恐的看著男人將壺嘴慢慢的傾斜,滾燙的開水被倒進了她
的蜜穴裡,量很少,嬌嬌只是被燙的凄厲的尖叫,並沒被嚴重的燙傷,然而,那天在狹窄的蜜穴中苦苦掙扎的蛇卻不一樣,它被開水一刺激,就像發瘋的野狗一樣在
嬌嬌的蜜穴裡到處亂咬。那和將金屬棍打進自己的下身感覺完全不一樣,活生生的東西在自己的身體裡撕咬的感覺讓嬌嬌翻白了眼幾乎疼的休克過去,眼淚不停的噴
出來,身體更是劇烈的痙攣著。

男人的工作還沒干完,他將玻璃管取出,將一個[乒乓球塞進了嬌嬌的穴口,將蛇的退路完全堵住,然後他拿一個大塞子,將嬌
嬌的蜜穴完全塞死,再用繩子勒住,還封上了幾條膠帶固定

“嗚嗚嗚!!!”嬌嬌已經顧不上被針扎穿的疼痛,因為那條蛇在她陰道中產生的破壞力比這要大的多,它的牙齒尖利無比,扎穿了她肚子裡不知道什麼東西,
然後撕咬,扭曲,在嬌嬌的肚子上,都可以看見那條蛇凸起的扭曲的身體輪廓。男人非常喜歡嬌嬌現在的表情,他將肉棒重新亮出,插進嬌嬌的屁股中,壓著嬌嬌的
身子新一輪的奸淫,一邊抽插還一邊故意用手用力的擠按嬌嬌的腹部,不斷刺激這那條絕望而瘋狂的蛇。

(嬌嬌的頭被塑料袋包裹起來,在窒息中被男人插的高潮不止)

嬌嬌覺得自己的子宮都被蛇咬穿了,那條蛇從她的子宮竄進她的肚子裡,咬穿她的腸子,到處亂爬……
男人將一個塑料袋套在了嬌嬌的頭上,緊緊的箍住,隨著嬌嬌每一次被抽插和劇烈抽搐時身體的扭動,袋子越收越緊,讓嬌嬌在地獄般的痛苦和性交中慢慢窒息,腦
子裡一片空白……嬌嬌的身子被轉向還被吊在屋子中間的李紅,男人一邊在她肛門裡挺動著一邊惡作劇地和她一塊觀賞女警官的窒息表演,她也在窒息的痛
苦中保持著直挺挺吊著的姿勢在絞索上掙命,但部分意識還保持著,嬌嬌的被雞奸的這副慘相她看了個一清二楚,眼見嬌嬌在那層塑料薄膜後面被憋得越來越紫的
臉,她也抽搐得更加厲害,雙腿緊夾著,一絲絲蜜汁自蜜穴裡溢流出來,要不是被勒得就快斷氣了,恐怕早就發出迷人的呻吟了。兩個美女彼此欣賞著對方的窒息性
表演,嬌嬌在這超常的刺激中很快就達到了高潮……但是她亢奮的身子在男人的壓制下很快就被控制住,男人抱著她更大力的在肛門裡快速抽插著,她仍在狂喜中的
肉體不得不繼續接受這超負荷的衝激,而且加劇著的窒息感提高了她肉體的敏感度,直腸中那滾燙巨物的亢奮抽插和子宮裡那條冰涼的爬行動物的瘋狂衝撞使她獲得
了比平常強烈百倍的復雜快感,一邊在持續高潮中狂泄的同時繼續接受著更加劇烈的高潮來臨,一邊不斷加劇的窒息又把這一切快感狂濤深深地烙刻在凝固般的意識
裡,將伴隨她一起沉進永恆的黑暗……

在一陣空前的高潮中,男人的陽根進入她最深的腸腔內部,把大泡大泡的燙精無私的注入她體內,男人隔著塑料膜在她嘴唇上深深一吻,才拔出油亮的話兒,把
已經窒息到頂點的嬌嬌的裸體由滿溢著體液的肛門插在一根一尺多長的粗木棒上,直插沒頂,棒子的另一端固定在地上,她就保持著被“葫蘆提”式捆綁的姿態直挺
挺的聳挺在地上,體內永久不褪的高潮仍然在體內洶湧澎湃,刺激得她不時的在棒身當中抽動著,她只能以這樣的姿勢瞪著布滿血絲的眼珠繼續觀看接下來的刺激場
面!這漫長的窒息至今仍然給她保留著殘存意識,讓她在無邊苦悶又痛快的夾擊中繼續欣賞女警官的艷麗死亡!

在逐漸模糊的視線中,嬌嬌看到男人轉過身去,看著被吊著脖子,眼睛都快被勒出來的李紅,如果沒有封口的膠帶,相信她現在舌頭已經伸出老長了……她那對可憐的乳房,被小鐵球掉著乳頭環拉的老長,都已經發紫了

男人操起一根電棍,開到了最大功率,對著瞳孔已經放大的李紅那因為窒息而高潮大量噴汁的蜜穴狠狠的捅了進去."滋!!"一陣電流聲響起,李紅的身子突然劇烈的抽搐起來,並且還從被封的死死的嘴裡發出幾聲凄厲無比的嗚嗚的怪叫聲

呵呵,原來你還沒死透呢?"男人很高興的將電棍從李紅的下身拉出來.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陰森的獰笑

(男人將兩位被捆成一團,快被徹底窒息的的美女抱在懷中肆意玩弄淫辱)

第二天早上,人們在最熱鬧的商業區馬路邊上,發現了嬌嬌和李紅,嬌嬌依然保持著那副淫蕩無比的姿勢被
"捆的死死的,頭部被緊貼著的塑料袋緊緊貼著.眼睛睜的大大的,眼角還有清晰的淚痕,;她的嘴吧還被膠帶封著,整個人被繩子固定在旁邊的電線杆上.嬌嬌的
蜜穴口被一個碩大的塞子緊緊塞著,外面還有繩子和膠帶死死的勒住,在嬌嬌的肚子裡,可以看到有

什麼東西還在微微的蠕動著.隨著肚子裡東西的蠕動,嬌嬌的身子竟然還時不時抽搐一下,也不知是死是活。在不遠處,是同樣凄慘的李紅,她纖細的脖子被繩
子深深的勒進去,繩子的另一端,向上跨過電線杆旁的一個廣告攔上部,竟然連在嬌嬌蜜穴口的塞子上李紅的保持著那個極限的"o"形的姿勢,繩子沒少反而更多
了,勒的她全身跟肉粽子似的,雙手上包裹的膠帶和乳頭上的乳頭環也在,李紅的蜜穴處,插著一根長長的杆子,一直延伸到地面,支撐著她的身子,能夠微微分擔
她脖子上受到的壓力.所以盡管她雙眼圓睜著幾乎要凸出來,舌頭也伸的長長的,口水和淚水順留了一地,但是竟然還有一絲氣在

因為處在窒息狀態,李紅眼睛朝上翻著,時不時抽搐著身子,下身便湧出一股味道極濃的蜜液,順著杆子慢慢的流到地面上."嗚……"李紅又一次微
微的呻吟了一下,把圍觀的人嚇了一跳,"快看,還活著的?"
盡管如此,卻沒人敢上前為這兩個性感的女人解開束縛,因為畢竟牽扯到人命…..李紅就在圍觀的人面前,時不時抽搐一下,繩子越勒越緊,她痛苦的翻著白
眼,搖晃著身子在做最後的掙扎

她看不清圍觀的人群,只能聽到耳邊傳來的嘈雜的聲音.這倆人該不會是妓女吧,被人玩完以後殺人劫財……"
估計是,穿的那麼淫蕩……"
幾分鐘後,警察終於趕到了,他們一見李紅還有氣,趕緊上前抱住了她的身子,然後用刀想將勒住她脖子的,繩子切斷.不過這並不是普通的繩子,而是韌性非常高
的用十幾條鋼絲擰成的,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切斷,好像凶手故意將繩子擰的很粗,不讓李紅被馬上勒死.不過盡管如此,李紅能撐到現在已經是奇跡了

李紅見警察割著繩子,突然劇烈的扭動起身子來,嘴吧張的大大的,好像要說什麼,不過她只能發出含糊的"啊啊"的聲音."別害怕,
撐著點,我們馬上就救你下來."警察們沒辦法,只好用力的抓住嬌嬌陰部的那個塞子,不用說,鋼絲繩在上面打的結也是一時半會解不開的,於是他們抓住塞子用
力往外一拉,將塞子從嬌嬌的蜜穴中拔了出來.
"嘩啦!!"伴隨著一陣水聲,嬌嬌竟然仰起頭發出了微弱的嗚嗚聲,渾身劇烈的扭動了一下,下身湧出了大量淤積很久的血水和淫水的混合液,一條蛇竟然還蠕動
著從蜜穴口處往外鑽著

“這個女孩也還活著?!”
李紅的脖子一下子輕松了,抱著她的警察剛將她的身子抱離地面,想將插進她下體的那根金屬杆拔出來,這時候李紅又用最後的力氣驚恐的啊啊的叫了起來."好
了,很快就沒事了……"沒等警察的話說完,突然李紅的身子一陣劇烈無比的抽搐,把警察嚇了一跳松了手,李紅掉到地上,整個人在地上痛苦無比的扭動
挺擺,眾人大驚失色,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在地上猛烈地掙扎了十幾秒鐘,隨後竟然從乳頭噴出幾股白色的乳汁,下身失禁,蜜液和尿噴了一地,李紅在最後一陣痙攣
中漸漸的就不動了,臉上凝固著無比的痛苦而又亢奮莫名的古怪的表情。

怎麼會突然?!"警察在詫異中,突然從李紅的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焦味,似乎是被活活電死的.原來金屬杆的另一端,一直戳進李紅的子宮裡,開關就在杆子的
底部,通過電線連接子宮裡的電源,只要杆子一離開地面,開關就會自動彈出來,電源就會啟動,發出足以致死的高壓電流……
“快看看另一個……”警察轉過身朝嬌嬌跑去,只見嬌嬌翻著白眼,渾身在極度的亢奮中顫抖不停,下身不斷的噴出帶血的體液,過了幾秒鐘,她便再也不
動了。

(警察在解救中觸發了死亡機關,嬌嬌和李紅在致命的高潮中抽搐著死去)

塞子的另一端上,隱約可以看見一根細細的絲線,末端栓在一個類似易拉罐瓶栓的東西上,這條線同樣和塞進嬌嬌子宮裡的一顆土制小型雷管相連,警察用力的
拔出了塞子,塞子上的絲線拉掉了固定在雷管上作為引爆裝置的瓶栓,就在李紅被活活電死的幾乎同一瞬間,雷管在嬌嬌的子宮裡炸開了花,雖然威力很小,沒有炸
開嬌嬌的肚子,但也足以令她在致命的高潮中死去。警察看著這倆位悲慘的美女束手無策,一位被電擊得在他們的腳邊輾轉滾動,一位在肚子裡被攪成一鍋爛粥的痛
苦中吊在電線杆子上劇烈痙攣抖動,令人群紛紛向前湧去爭睹這香艷又刺激的一幕,不一會,嬌嬌李紅就在無比痛苦和空前高潮中咽了氣……嬌嬌睜開眼睛,她坐在
自己的床前,好像剛繞著操場跑了幾圈,嬌喘個不停,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身,那裡沒有針線縫過的痕跡,也沒有蛇,卻已經濕了一片。又一個夢?怎麼回事?嬌
嬌看了看時間,指針所在的位置讓她無比的熟悉。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我最愛了
感謝大大分享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