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妹劫(五)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周濟世一陣狂笑說∶「你說得沒錯,他的確該死┅┅」這時藍妮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向周濟世問道∶「等等┅┅剛剛你不是說答應了邢飛那個畜牲,怎麼現在又來對我┅┅」

第十三章

聽了周濟世的這一番話,藍妮三人氣得臉色蒼白,全身發抖,那還說得出話來,看到三女的反應,周濟世心中暗自竊喜,於是接著又說∶「所以要對付你們最好的方法就是奪去你們的貞操,而且還要用盡各種手段來淩辱你們,將你們的尊嚴徹底的踐踏,才能消去他的心頭之恨。」

看了藍妮一眼,周濟世說∶「邢飛說他要的只是你藍大小姐一個,只要我肯將你讓給他的話,除了之前所說的條件之外,他還可以傳授我蠱毒煉制和使用的方法,說實在的,對於苗疆蠱毒的神奇功效我可說是聞名已久,如今終於可以一窺究竟了,怎能不叫我動心?再說我到大理去投奔朋友,還不知他願不願意收留我,所以我也就答應了。」

在聽完了周濟世的話後,藍妮的胸膛急遽的起伏著,經過了好一陣子,激蕩的心情才慢慢的平復下來,只是臉色依舊蒼白,美麗的臉孔在極度的憤怒下扭曲,只見她咬著牙,從口中迸出一句∶「這個該死的東西┅┅」

周濟世一陣狂笑說∶「你說得沒錯,他的確該死┅┅」這時藍妮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向周濟世問道∶「等等┅┅剛剛你不是說答應了邢飛那個畜牲,怎麼現在又來對我┅┅」

「對你怎樣?說呀,為什麼不說下去┅┅」周濟世問道,眼看藍妮默不作聲,周濟世接著又說∶「這也是我說他的確該死的原因了,枉費我救了他一條狗命,他竟然恩將仇報的設下毒計想要取我性命,要不是我發現的早,如今我的屍體己經喂了外面的毒蟲了,既然他不仁在先,我又何必死守著那些承諾?」

「那他現在人呢?」

周濟世回答道∶「想不到你還挺關心他的,不過這也難怪,那小子長得人模人樣的,和我比起來是要好看多了,你放心好了,他沒事,只是讓我廢了武功,你只要將我侍候得舒舒服服的,說不定我會成全你們┅┅」

此時的藍妮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也不理會周齊世的話,除了殷萍斷斷續續的啜泣聲之外,室內頓時顯得一片沈寂,過了好一會,只見她突然擡起頭來,對著周濟世說∶「我有一個要求,如果你能答應的話,我願意視你為此生唯一的主人,全心全意的侍奉於你,不論你要我做什麼我都不會有一句怨言,如果你信不過的話,我甚至可以對天發下毒誓┅┅」

周濟世說∶「如果你要我放了她們的話,我勸你還是省省力氣┅┅」

藍妮說∶「我知道你是絕對不會放過我們的,我又何必自討沒趣?」

周濟世道∶「那你就說說看吧,其實我根本就不必理會你,不過既然你這麼爽快,我也不好太過小氣,只要是我做得到的,我一定盡量成全你。」

強壓下憤怒的心情,藍妮略帶顫抖的對周濟世說∶「我希望你把邢飛那個畜牲交給我┅┅」

周濟世突然伸手托起藍妮的下颚,滿臉淫笑的說∶「那可不行,萬一要是讓邢飛那小子給拔了頭籌的話,我不就虧大了┅┅」說完,就待對著藍妮那微張的紅唇給吻了下去。

面對周濟世突如其來的襲擊,藍妮先是極力的閃躲,可是當周濟世的嘴唇印上自己的櫻唇時,只見她全身一顫,不但放棄了抵抗,甚至還張開櫻唇,迎接周濟世的舌頭進入,如此一來更令周濟世興奮得無以復加,雙手不由自主的移到藍妮胸前,在那對堅實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著,而她非但不曾阻止,甚至於還將胸部前挺,任憑周濟世任意輕薄,藍妮此舉,頓時叫一旁的殷、蕭二人看得目瞪口呆┅┅

好半晌,周濟世才慢慢的離開了藍妮那嬌艷欲滴的紅唇,只見他舔了舔嘴唇,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滿臉淫笑的說道∶「夠味┅┅夠味┅┅」雙手猶自捨不得離開似的的在藍妮那飽滿的玉峰上不停的遊移著;只見此時藍妮一張俏臉紅如朝霞,口中微微細喘,更是憑添幾分動人的嬌態。

輕輕瞟了周濟世一眼,藍妮說∶「這樣的保證夠了沒有?你放心吧,我們會有今天這種下場,完全是拜那個畜牲所賜,我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假如你還不放心的話,我┅┅我可以┅┅可以先給你┅┅」說到這裡,盡管心中早已有了決定,藍妮還是忍不住羞得低下頭來,整個臉更是紅得有如六月石榴般,連耳根上都感到一陣火熱┅┅

此時周濟世被藍妮那副含羞帶怯的動人嬌態刺激得欲火焚身,胯下肉棒猛然暴漲,直恨不得一把將她抱上床去,大戰他數百回合,原本隔著衣物在胸前遊走的右手此時己從領口伸了進去,直接把玩著那對高聳的玉乳,只覺得手到之處滑嫩細致,更是叫他愛不釋手,左手則順著腰部往下移去,漸漸移到那結實挺翹的豐臀之上,隔著裙子,輕輕的在股溝間不停的  
UID1204975
帖子0
精華0
積分0
閱讀權限10
在線時間1
小時
註冊時間2008-7-23
最後登錄2011-1-30
查看詳細資料

引用
回復
TOP

lnasszy
幼兒生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為好友•當前離線

12#



發表於
2007-5-3
12:03  只看該作者 
 
請檢舉違規、積分獎賞
點燃了藥草之後,殷萍依舊無力起身,只得整個人趴在地上,對於自己這樣的姿勢殷萍更是羞愧的滿臉通紅,眼中的淚水再度奪眶而出,這時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回頭一看,只周濟世兩眼目不轉睛的死盯著自己的赤裸裸的胴體,更是令她感到萬分羞辱,殷萍忍不住哀求說∶「求求你┅┅不要看┅┅」

誰知周濟世反而蹲了下來,伸手在她那高聳的豐臀上輕拍了兩下,嘴裡泠笑著說∶「賤貨,還不快點動手!你再給我拖拖拉拉的話,我就要你好看┅┅」

殷萍無奈之下,只得強忍著滿腔的羞憤,慢慢的將手中藥草移往自己的胯下,只見一縷淡黃的輕煙袅袅飄起,萦繞在殷萍的桃源洞口,久久不曾散去,這時一旁的周濟世突然一陣陣哈大笑道∶「精彩精彩┅┅早知道這事如此香艷迷人,還不如由我動手┅┅」更令殷萍羞慚得全身直抖,而一旁的藍、蕭二人,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又不忍心看到殷萍如此悲慘的情況,只得將頭側向一邊,來個眼不見為淨,一串串晶瑩的淚水從緊閉的雙眼中汩汩流出┅┅

沒過多久,只見一條長約近寸,絲線般粗細的暗褐色小蟲自殷萍的秘洞之內緩緩爬出,錯非如今殷萍私處上的萋萋芳草已被周濟世拔光,還真不易發覺,周濟世取過一雙筷子,小心翼翼的將其夾起,放入玉盒內收妥之後,突然「啪!」

的一聲,一巴掌拍在殷萍那雪白的豐臀之上,留下一個鮮紅的掌印,然後哈哈笑道∶「這就對了,你如果一早好好聽話的話,那會吃這麼多苦頭呢┅┅」

殷萍這輩子那曾過這種侮辱,在一陣羞憤交集之下,頓時一口氣接不上來,隨著周濟世的一拍,整個人趴倒在地,頓時昏了過去,周濟世看到殷萍昏了過去,低聲罵道∶「這樣就暈倒了,真是個廢物!」拾起殷萍手上猶自冒著輕煙的藥草,滿臉淫笑的看著緊閉雙眼的蕭紅┅┅

慢慢走到蕭紅身邊,周濟世動手解開蕭紅腳上的繩索,此時蕭紅依舊雙目緊閉,不敢稍動分毫,周濟世藉著解繩之便,兩手不時的在蕭紅的玉腿豐臀上到處遊走,偶爾還伸到兩腿之間,隔著亵褲在那桃源洞口輕輕的揉動,一陣陣令人難耐的趐麻快感不住的由下體傳入腦海,更是令蕭紅覺得既羞又窘,直恨不得一腳將周濟世踹得老遠,以消心頭之恨。

可是再一想,別說如今自己身上的束縛仍在,就算是己經恢復了自由,可是如今自己的一身功力蕩然無存,再怎麼說也不是周濟世的對手,若是只為了徒逞一時之快而遭致周濟世的報復,自己死不打緊,萬一因而禍延族人,那可是萬死而難辭其疚,於是只得咬緊牙關,忍受著周濟世的輕薄。

蕭紅只覺得周濟世的雙手似乎有著魔力似的,所經之處,一陣陣趐麻快感隨之湧現,只覺得喉嚨陣陣發癢,一股想哼叫的感覺由內心深處不斷的浮現,為了不在周濟世的面前出醜,蕭紅只得緊咬牙根,竭力和體內那股令人難耐的感覺對抗,正當蕭紅感到再也無法忍受的時候,周濟世手上的動作卻突然停了下來。

忍不住松了口氣,蕭紅心想,要是再持續下去的話,自己難保要出乖賣醜,不過對於周濟世為何停下手來,蕭紅的心中也是滿腔的疑惑,正當她想張開眼睛,看看周濟世究竟想搞什麼鬼的時候,突覺下身一涼,一條短裙連著亵褲己被周濟世猛然拉下,蕭紅忍不住「啊∼∼」的一聲尖叫道∶「你要做什麼┅┅不要┅不要呀┅┅」開始極力的掙紮。

第十四章
周濟世一聲大喝∶「別動!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一把抓起蕭紅的左腿扛上自己的肩上,滿臉淫笑的對著蕭紅說∶「小乖乖┅別怕┅┅讓我來幫你好的服務服務┅┅」原來周濟世對著蕭紅挑逗了半天,卻見到仍舊倔強的咬牙苦撐,遲遲不肯叫出聲來,再加上手上的藥草也己經所剩不多了,於是毫不遲疑的扯下蕭紅的短裙亵褲,準備動手替她取出蠱毒。

蕭紅被周濟世一聲大喝,果然不敢再動分毫,可是一想到自己的隱密之處整個暴露在周濟世的眼前,忍不住又再掙動起來,一張俏臉漲得通紅,口中不停的啜泣著∶「不┅不要┅┅我自己來就好了┅┅你先┅放了我┅┅」

周濟世見蕭紅又再度掙紮扭動,雖然幅度不大,可是卻也造成了不少困擾,於是一把揪住蕭紅胯下的陰毛使勁一扯,蕭紅頓時發出一聲慘叫∶「啊┅痛┅痛┅快住手┅┅」只聽周濟世冷笑著說∶「你他媽的敬酒不吃罰酒,再亂動的話,我就讓你跟她一樣┅┅」

此時的蕭紅那裡還敢稍動分毫,只是口中依舊斷斷續續的發出一陣陣的啜泣,這時的周濟世也不再理會,隨即將手中所剩無幾的藥草往蕭紅胯下一移,順便藉機仔細的打量蕭紅的桃源秘洞,只見那兩腿交會處的小丘有如饅頭一般高高贲起,上面的萋萋芳草雖然不甚濃密,倒也長得疏落有致,中間一條肉縫緊緊閉合,足見從來未曾有人到訪,肉縫之外幾滴瑩亮的水珠隱約可見,周濟世滿意的笑了笑說∶「小寶貝┅剛剛我弄得你很舒服是嗎┅┅看看你,這裡都濕了┅┅」

蕭紅一聽更是漲紅了臉,正待開口駁斥,突覺秘洞內一陣騷癢,忍不住難耐的微微扭動著,此時周濟世也已見到一條暗紅色的小蟲正緩緩自蕭紅的秘洞中爬了出來,看那模樣和殷萍身上的蠱毒卻又大不相同,再度取出竹筷玉盒將其收妥,周濟世忍不住伸手在那飽滿的山丘上摸了一把,這才站起身來,湊近蕭紅的耳邊輕聲說道∶「終於大功告成了,怎麼樣┅┅我做得好不好?」

強忍著滿腔的羞意,蕭紅對著周濟世說∶「少說廢話,如今你的要求我都己經做了,現在你可以放開我了吧┅┅」

周濟世笑著說∶「哦┅┅是嗎?我看不對吧┅別忘了你們三個還沒發誓效忠於我呢?不過你也別急,反正時間多得是,就讓我們先來好好的聊一聊好了┅」

蕭紅氣憤的說∶「有什麼好聊的┅┅啊┅你放手┅┅」原來周濟世的手又爬上那迷人的玉峰頂端,在那輕輕的遊走著,蕭紅極力的扭動嬌軀,想要躲避周濟世的侵襲,可是身上的束縛還未解開,根本就無濟於事,這時一旁的藍妮也忍不住叫道∶「你究竟想要怎樣┅┅」

只聽到「啪!」的一聲脆響,蕭紅臉上頓時浮起一個鮮紅的掌印,四周頓時一片寂靜,周濟世抓起蕭紅的頭發狠狠的說∶「你他媽的犯賤!別忘了你們如今的身份只不過是個下賤的奴婢而己,你給我好好的記著,再這樣跟我沒大沒小的,當心我挑斷你的腳筋,讓你整天爬在地上當只母狗┅┅」接著轉過頭對著藍妮說道∶「還有你┅┅最好也給我小心一點,不要以為我對你另眼看待你就可以這樣跟我沒大沒小的,告訴你!惹火了老子照樣對你不客氣┅┅」

從小到大,可說一直被捧在手心上呵護的蕭紅,那曾碰過這種遭遇,一時之間,讓周濟世那扭曲猙獰的表情給嚇得噤若寒蟬,整個人不由自主的顫抖著,這時的周濟世見得不到蕭紅的回應,左手依舊提著蕭紅的頭發,右手則迅速移到胸前玉峰上,姆、食二指挾住峰頂上那顆粉紅色的蓓蕾往外一提一擰,這突來的劇痛使得蕭紅再度發出一聲慘叫,眼眶中的淚水又再急迸而出。

右手不停的拉扯著蕭紅的蓓蕾,周濟世喝道∶「賤人!聽清楚了沒有┅┅」

強忍著胸前的劇痛和羞辱,蕭紅顫聲說道∶「聽┅┅清楚了┅┅」左手猛然往上一提,周濟世說∶「別忘了加一句主人,說!」

豆大的淚珠自紅腫的眼眶中急湧而出,蕭紅喑聲哭泣著說∶「是的┅聽清楚了┅┅主人┅┅」話一出口,只覺得無盡的屈辱填滿了心中,整個胸口好象要爆裂似的,蕭紅直恨不得就此死去,好躲開這無窮盡的羞辱┅┅

這時周濟世滿臉淫笑的慢慢將臉移近蕭紅的臉龐,看著周濟世那張淫猥的面孔越來越近,蕭紅只覺得整個身軀僵硬得有如毒蛇眼前的青蛙一般,渾身動彈不得,仿佛是要加重蕭紅的心理壓力似的,周濟世伸出舌頭,先在自己的嘴上緩緩的繞了一圈,然後再重重的舔上蕭紅那細致滑嫩的臉頰,一下,再一下,甚至於還將舌尖伸入蕭紅的鼻孔之中,輕輕的挑動著,就這樣有如公狗一般舔遍了蕭紅整個臉龐。

可是在蕭紅來說,每當周濟世那條溫濕粘滑的舌頭劃過自己的臉龐,全身都不由自主的起了一陣戰栗,直覺的想要扭動身軀,好逃離周濟世的侵襲,可是周濟世的左手還緊緊的抓住自己的頭發,只要稍一掙動便覺得痛徹心肺,而且對於他那層出不窮、匪夷所思的淩辱手段也實在令蕭紅心中懔然,只得強忍著滿腹的屈辱,緊閉著雙眼,默默的承受著周濟世加諸於自己身上的淩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周濟世終於離開了蕭紅的臉龐,蕭紅好不容易才松了口氣,急忙睜開雙眼,卻見到周濟世鬥大的臉孔正湊在自己面前不住的淫笑著,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就在蕭紅正要轉過頭去的時候,周濟世己經張著那張厚唇,緊緊的罩住了蕭紅的櫻唇,一條滑溜的靈舌緊跟著就待闖入蕭紅的檀口之內,蕭紅急忙合緊嘴唇,不讓周濟世的舌頭得逞,周濟世見蕭紅直到此時猶自不肯合作,慢慢離開蕭紅的嘴唇,然後放開緊抓著頭發的左手,周濟世一言不發,冷冷的看著蕭紅,那陰冷的眼神直看得蕭紅不寒而栗┅┅

周濟世那死蛇般的眼神的注視下,蕭紅忍不住全身輕輕的顫抖著,櫻唇一張一合的似乎想說些什麼,話未出口,周濟世伸手住蕭紅的嘴唇,猛然一拳狠狠的重擊在蕭紅的小腹上,只聽蕭紅「唔┅┅」的一聲,一堆穢物從周濟世的指縫間迸了出來,將手上的穢物塗抹在蕭紅的臉上,此時蕭紅「哇!」的一聲,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再度一把揪起蕭紅的頭發,周濟世狠狠的說∶「說你犯賤你還真的是犯賤,非要惹得老子動手不可,既然你他媽的皮癢,老子就給你來頓飽的┅┅」說完,也顧不得蕭紅滿臉涕泗縱橫,對著她就是一陣拳打腳踢,一聲聲 噗!撲!"的拳頭著肉聲,伴隨著蕭紅的慘叫哀號聲,不住的回蕩在這小小的鬥室之中┅┅

這時在一旁的藍妮也顧不得會有什麼後果,忍不住尖叫著∶「住手!住手!

快住手呀!你這樣算什麼┅┅欺負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弱女子,你算個什麼東西?

混蛋!再不住手的話,我們之前的協議全部取消┅┅」

可惜周濟世絲毫不予理會,拳頭有如雨點般不停的落在蕭紅身上,只聽他喘噓噓的說∶「那好,既然你要取消的話,我就把你交給邢飛,我想他一定會非常的感激我┅┅」這時原本不停慘叫的蕭紅早己哭得聲嘶力竭,整個人有如一堆爛泥似的,隨著周濟世的拳頭落處無力的顫動著,若不是身上還綁著繩索的話,恐怕早就癱在地上了,口中斷斷續續的傳出微弱的呻吟聲,眼看著再也撐不了多久了,這時藍妮再度哭叫著∶「快住手呀!你再不住手的話,我┅┅我┅┅我就死給你看┅┅」

乍聞藍妮的話,周濟世忍不住一陣哈哈狂笑∶「請便!你死的話自然有你的族人跟你作伴,黃泉路上你是不會寂寞的。」嘴裡雖然這樣說著,不過周濟世還是藉機停下手來,托起蕭紅的下巴,只見原本紅潤的臉龐如今卻是一片慘白,相形之下,嘴角溢出的那抹鮮血更加顯得格外觸目驚心,不過周濟世卻絲毫不為所動,狠狠的朝她臉上吐了一口唾液,周濟世說∶「賤人!看你還敢不敢違背我的意思┅┅」可憐蕭紅此時早己陷入半昏迷的狀態,那裡還聽得到他說的話?只見她面白如雪,雙目緊閉,全身上下如今只憑著繩索的支撐,若不是由那微微顫動的口中不時還傳出一聲聲微弱的呻吟聲,倒跟具屍體沒什麼兩樣。

看著蕭紅這副慘狀,藍妮忍不住叫道∶「你┅你┅┅你這個惡魔┅┅你一定會有報應的┅┅」回頭對著藍妮一陣獰笑,周濟世說∶「別急,老子我馬上就來侍候你┅┅」雙手在蕭紅身上那件破爛的衣物上到處翻找,不久,周濟世在蕭紅的身上找到一個精巧的繡囊,打開一看,正是方才殷萍所用的藥草。

揚了揚手中的藥草,周濟世對著藍妮笑了笑說∶「再來輪到你了┅┅」

只見藍妮臉色一緊,開口叫了聲∶「不要┅┅」周濟世正待開口,突覺身後傳來一陣風聲,和一聲尖叫∶「我跟你拚了┅┅」周濟世急忙機警的朝旁一閃,可是卻還是來不及,只見眼角寒光一閃,隨即自左肩傳來一陣激痛,眼角一瞥,只見殷萍手持著一把亮晃晃的銀簪,正插在自己的左肩之上,尚幸銀簪性軟,而且殷萍又是武功全失,再加上周濟世閃避得早,所以插得不深┅┅

周濟世急忙身形一旋,銀簪頓時滑出體外,同時右腳順勢往殷萍腿彎一踢,殷萍乍見銀簪滑出,尚未反應過來,誰知腿彎受力之下,頓時一個踉跄,整個人竟朝蕭紅沖去,尖叫聲中,殷萍極力想要收回銀簪,可是卻那來得及,只聽得一聲悶哼,整支銀簪己沒入蕭紅的胸膛幾近三分之二,殷萍不由得一陣慌亂,急忙就想拔出銀簪,這時一旁的藍妮急忙叫道∶「快住手┅┅不能拔呀┅┅」

此時的殷萍腦中一片混亂,雙手緊緊握住銀簪,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見一縷鮮血緩緩的自傷口溢出,急得她淚如泉湧,口中一張一合,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只聽一旁的周濟世冷冷的說∶「你如果想要她的命的話,就盡量拔吧┅┅」

殷萍一聽,急忙放開握住銀簪的雙手,抓住蕭紅的肩膀一陣猛搖∶「紅妹┅紅妹┅┅你不能死呀┅┅嗚┅┅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紅妹┅┅」

這時在一旁上藥的的周濟世見狀,又是一陣冷笑∶「她跟你有什麼深仇大恨?

像你這樣的搖法,活人也讓你搖死了┅┅」

急忙放開緊抓著的雙手,殷萍「噗!」的一聲,整個人跪在地上不停的朝著周濟世磕頭∶「我求求你┅┅快救救紅妹┅┅」只聽得咚咚直響,不消多時,殷萍己經磕得頭破血流,可是她卻渾然不覺,依舊不停的磕著頭,朝周濟世不住的哀求著。

可是周濟世卻有如鐵石所鑄的心腸一般,絲毫不為所動,甚至還冷笑著說∶「奇怪了,傷人的是你,現在卻又要我救人,你是不是吃飽了撐著?更何況她跟我非親非故的,我為什麼要救她┅┅」

也顧不得全身赤身露體的,殷萍急急忙忙爬到周濟世的跟前再度哀求著,此
時周濟世己經敷好了傷口,冷冷的看著眼前的殷萍,突然一腳踢在殷萍的腰側,殷萍整個人飛出三、四步遠,再連滾了七八圈,直到撞到屋角這才停止,看著殷萍掙紮難起,周濟世這才罵道∶「賤人,居然敢暗算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周濟世這一腳踢得極重,只見殷萍掙紮了半天仍無法起身,甚至於連嘴角都溢出鮮血,可是殷萍卻似渾然不覺似的,再度爬到周濟世的跟前∶「你要怎樣對我都可以┅┅我只求你救救紅妹┅┅」可是周濟世仍舊不為所動,又一腳將她踢得老遠,這一次,殷萍連鼻血都流出來了,可是她卻依舊掙紮的爬回周濟世的跟前,這一次,周濟世一腳踩在殷萍的頭上,將她的臉緊壓在地上,然後恨恨的說∶「賤人,再來呀┅┅怎麼不來了┅┅暗算我?我看你是找死┅┅」

整個臉被緊在土裡,殷萍連呼吸都覺得困難,經過好一陣的努力,終於將臉側到一旁,急促的喘了喘氣,也顧不得滿臉的血淚塵土,雙手再度抓向周濟世的腳踝,口中喃喃地的說著∶「求求你┅┅救救紅妹┅┅救救紅妹┅┅」

看著殷萍這副模樣,周濟世心裡也不禁浮起一絲絲的不忍,不自覺的將腳下的力道減了幾分,而這時在一旁的藍妮,眼看蕭紅身上的血液緩緩的自傷口不斷的流出,己然將整個身體洩成一片血紅,原本麥芽色的臉龐也因失血過多而變得慘白,一顆臻首早已無力的垂了下來,眼看著再也撐不了多久了,再看到殷萍的這副慘狀,忍不住閉上雙眼,淒然說道∶「萍妹!不要再求他了,小紅能這樣的走去,也算是一種福氣┅┅總比活著受人淩辱的好┅┅更何況那根銀簪直入心房之中,依我看他根本就無法醫治┅┅」說到這裡,也不知道是為蕭紅的將死而哀恸,還是在為自己的命運悲傷,眼中的淚水又再一次的泉湧而出┅┅┅

聽到藍妮所說的話,殷萍忍不住再度抱頭痛哭,這時周濟世冷冷的說∶「這你就錯了,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沒有我救不活的┅┅」

殷萍一聽,內心裡重又燃起了一絲希望,急忙再次抱住周濟世的雙腳道∶「我求求你,快救救小紅┅┅救救她呀┅┅」

可是周濟世卻依然不為所動,雙腳一撥,掙開殷萍緊抱的雙手說∶「是啊,你讓我將她救活,然後再和你一起來暗算我,你的算盤也未免打得太過如意!」

其實周濟世那捨得讓蕭紅就此死去,只不過他心裡明白,除了蕭紅之外,其馀二女均非易與之輩,如今有了這個大好機會,他又那能不好好的把握?只要能先將殷萍給降服,剩下藍妮一人對付起來就省事多了,更何況要對付藍妮,自己手上還有著邢飛這張王牌呢!

果不其然,聽到周濟世這麼一說,殷萍急忙回道∶「只要你將紅妹救活,不論什麼條件我都答應,而且對不敢再有二心┅┅」

周濟世輕蔑的的撇了撇嘴,以一種很不屑的口吻對殷萍說∶「少給我演戲了,任你說得再冠冕堂皇,我也不會再相信了,剛才你們不也說過同樣的話,結果呢?」

殷萍突然跪在地上,高舉右手,滿臉肅穆的說∶「天地神明為鑒,我殷萍在此立下誓約,終身奉此人為主,不論為奴為婢,均無任何怨言,若違此誓,甘受萬蠱噬心之刑┅┅」說完之後,隨即咬破中指,將血揮向前方,這時一旁的藍妮叫了一聲「萍妹┅┅」可是殷萍好象沒有聽到似的完全不予理會,只是朝周濟世說道∶「這樣你總該可以相信了吧!」藍妮無奈之下,只有沈沈的歎了口氣,將頭轉向一旁┅┅

周濟世搖了搖頭,口中啧啧有聲的說道∶「你們可真是奇怪,早跟你說過叫你們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你們就是不聽,你看看!平白花費了那麼多的功夫,到最後還不是一樣?要是你們一早乖乖的聽話的話,就不會受這麼多的苦了┅┅」

走到蕭紅身旁,周濟世正要解開繩索,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回過頭來問道∶「對了,剛剛你們一個要救,一個說不救,到底我是救還是不救┅┅」只見藍妮氣得渾身發抖,口中「你┅┅你┅┅你┅┅」的說不出話來,周濟世一陣陣哈哈狂笑,這才將蕭紅給解了下來。

第十五章

周濟世一手扶住蕭紅,朝著殷萍喝道∶「你是白癡呀┅┅楞在那裡做什麼,還不去給我打盆清水,再弄一些幹淨的布過來!」然後抱起昏迷中的蕭紅,輕輕的放在床上,然後再從隨身的百寶囊中取了二個青磁小瓶出來,周濟世先從其中之一倒出二顆暗紅色的藥丸出來,喂入蕭紅口中。

這時殷萍也將清水白布取了過來,周濟世說∶「你先把她身上的汙血擦幹淨┅┅」說到這裡,周濟世突然皺了皺眉頭,對著殷萍說∶「還是我自己來好了┅┅看看你那個鬼樣子,叫人看了就覺得惡心,還不快去清理幹淨┅┅」

UID1204975
帖子0
精華0
積分0
閱讀權限10
在線時間1
小時
註冊時間2008-7-23
最後登錄2011-1-30
查看詳細資料

引用
回復
TOP

lnasszy
幼兒生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為好友•當前離線

13#



發表於
2007-5-3
12:03  只看該作者 
 
請檢舉違規、積分獎賞
經周濟世這麼一說,殷萍沒來由的臉上一紅,原來此刻的殷萍猶是渾身赤裸裸的未著片縷,再加上經過方才一番折騰之後,身上的汗水、淚水夾雜著一身塵土,如今的殷萍可說是一片狼藉,叫人不忍卒睹,默默的放下手中的東西,殷萍急忙忙撿起地上的破衣就待往身上遮掩,這時周濟世說∶「你算了吧┅┅你全身上上下下還有什麼地方我沒見過的?你還遮什麼遮┅┅從現在開始,我沒叫你穿上衣服,你就給我保持這個樣子!」

這句話說得殷萍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只見她雙唇緊緊的咬得幾乎要滴出血來,兩道淩厲的眼光直直的盯在周濟世的身上,倘若眼光能夠殺人的話,周濟世怕不早己被她千刀萬剮了,可是周濟世卻絲毫不以為意,一雙淫邪的雙眼不停的在她的身上遊移,一手卻移到蕭紅胸前的銀簪上,淫笑著說∶「敢情你是不要你紅妹妹的命了┅┅」

急叫了一聲∶「住手!」殷萍渾身不停的抖顫,緊握著的雙手握了又放,最後終於歎了口氣,殷萍認命的放下了手中的破布,蹒跚的朝著屋後的浴間走去。

慢慢的走進浴室之內,只見一支寸馀竹管自牆壁伸出,一道清水源源不絕的注入一個約半人高木桶之內,桶內不斷的冒出陣陣熱騰騰的蒸氣,蒸氣之中還隱約夾雜著一股淡淡的硫磺味,看樣子這谷中的原主人的心智絕高,不僅建構了這處巧奪天工的世外桃源,還不知從何處引來了一股溫泉,只可惜殷萍卻無心欣賞這一切,默默的拿起放在一旁的水瓢,緩緩的舀起水來當頭淋下,一瓢、再一瓢,想起這一天裡所發生的事,簡直可說是由天堂直接墜入地獄,想到這裡,殷萍終於忍不住跪倒在地上,開始抱著頭痛哭了起來┅┅

殷萍這一哭將起來,有如黃河決堤般一發不可收拾,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趴伏在地上的殷萍依舊不停的嘤嘤哭泣著,這時候,突然一只腳在殷萍那高翹挺實的豐臀上蹭了一蹭,頓時將殷萍嚇得一聲尖叫,急急忙忙回過頭來一看,只見周濟世滿臉淫笑的看著她說∶「我是叫你進來把身體弄幹淨的,你在這裡哭個什麼勁┅┅」

殷萍急忙將身體屈成一團,顫聲問道∶「你┅你進來幹什麼?紅妹呢?紅妹她怎麼了┅┅」

緩緩的伸了個懶腰,周濟世笑了笑說∶「你問得可真是奇怪?這裡是浴室,難道你不知道浴室是幹什麼用的嗎?」周濟世四下打量了一番道∶「沒想到這裡居然還有溫泉,真是不錯┅┅放心吧,你的紅妹沒事了,只要讓她休息幾天,很快就會好了┅┅剛剛忙了老半天,弄得渾身臭汗,正好可以舒舒服服的洗個溫泉澡┅┅」

殷萍急忙爬了起來,一手遮住胸前雙峰,另一只手遮住胯下私處,嗫嗫嚅嚅的說∶「那┅我先出去了┅┅」剛要舉步,突聞一聲「給我站住!」只見周濟世臉色一沈,低聲說道∶「你想到那裡去┅┅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你主子我要洗澡,當奴婢的怎麼可以不在一旁好好的侍候┅┅還不過來幫我寬衣┅┅」

殷萍一聽,忍不住起了一陣顫栗,雖說苗族女子較為開放,可是再怎麼說,她也還是個黃花閨女,要她主動去幫一個男人寬衣解帶,根本就難以令人接受,可是不做的話,又不知這惡魔又會弄出什麼花樣來,果不其然,就在殷萍遲疑的時候,周濟世又是一陣冷笑說道∶「你不要以為人救活了就沒事,告訴你,我能將人救活,同樣的也能叫她死,如果你想毀約的話盡管試試┅┅」

周濟世這一說,再度激起殷萍好強的個性,只見她然擡起頭來,兩眼正視著周濟世說∶「我們苗族之人一向說到做到,可不像你們中原人那樣狡詐,更何況我已在神明之前發下重誓,你不要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

「啪啪啪┅┅」一陣鼓掌聲中,周濟世道∶「說得好┅┅真不愧是女中豪傑,既然這樣那就最好不過了,只是你還那磨蹭個什麼勁┅┅」

殷萍這才知道中了周濟世的陷阱,看著周濟世那副得意的樣子,直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方能消去心頭之恨,想歸想,眼前的狀況卻容不得她逃避,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殷萍只得強忍著羞憤,慢慢的走到周濟世跟前,伸出顫抖的雙手,開始為周濟世解去身上的衣物┅┅

殷萍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將周濟世身上的衣物除去,可是卻也將她的臉龐羞得紅如蔻丹,只見她渾身大汗淋漓,氣喘籲籲,如同與人大戰了數百回合一般,尤其是在為周濟世除去下裳的時侯,乍然見到周濟世胯下那醜惡的怪物,更是嚇得她雙目緊閉,全身猛不然打了個寒顫┅┅

看到殷萍這副又羞又怯的動人嬌態,周濟世心裡不禁起了個捉狹念頭,冷不防伸出雙手,一把將殷萍緊緊的摟進懷裡,這突如其來的侵襲,嚇得殷萍檀口一張,就待驚叫出聲,那知聲音剛到喉口,周濟世的一張大嘴早已趁機封住了微張的櫻唇,同時口中那條靈舌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竄入殷萍的口中,在她的口腔之內不住的翻騰攪動┅┅

可憐殷萍一生之中何曾經歷過這種陣仗,尤其是小腹之上,一根熱騰騰的堅硬肉棒緊緊的抵在自己的丹田之處不停的跳動著,更是令她慌亂不己,才剛想要掙脫,周濟世的手朝她軟麻穴上一按,殷萍頓時全身一軟,那還有力量抵抗周濟世的侵襲┅┅

此時周濟世的雙手隨即移到她那豐臀、細腰之上不停的遊走,偶爾還溜到那對高聳的玉峰上,在那兩顆淡紅色的蓓蕾上輕輕的揉撚著,一陣陣強烈的趐麻快感不停的沖擊著殷萍的靈智,自落入周濟世手中以後,一直受盡了周濟世的各種淩虐,雖然表面上一直不肯屈服,可是在殷萍的心裡,早就對於周濟世那層出不窮的淩虐手段深深感到恐懼了。

原本以為周濟世不知道又要如何的淩辱自己,誰知周濟世突然改變態度,雙手有如對著情人一般溫柔的在殷萍身上輕柔的遊走愛撫,原本緊繃的心情刹時放松,殷萍頓覺周濟世的雙手彷佛有著魔力似的,所到之處,一種前所未有的奇特感受一陣陣傳入腦海,腦中一陣迷亂,殷萍不自覺的玉臂輕舒,環住了周濟世的脖頸,口中香舌微吐,和周濟世入侵的舌頭頭緊的糾纏在一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周濟世終於離開了殷萍的櫻唇,一雙手仍舊不停的在殷萍的峰巒丘壑間輕柔的撫弄著,周濟世低頭一看,只見殷萍的臉上一片酡紅,兩眼似開似閉,蘊含著無限春情,迷人的櫻桃小口微微開啟,隨著陣陣嬌喘,吐出陣陣熏人欲醉的處子幽香,熏得周濟世欲火大熾,直恨不得馬上將懷中的殷萍按倒在地,來個躍馬橫戈,戰他個數百回合┅┅

不過周濟世仍然強忍住心中的欲火,自從他從邢飛手中得到蠱經之後,周濟世就決定要在此停留了,當初他之所以會選擇逃往大理,除了路途較近之外,最主要的也是想要見識見識苗疆中最神秘的蠱毒,如今天假其便讓他獲得了煉蠱之人夢寐以求的聖典,而且此谷之隱密根本不虞令人發現,正是個避禍的絕佳地點,他又怎麼能不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而且藍妮等三女雖說不上是天姿國色,卻也頗有幾分姿色,同時更有著一股有別於一般中原女子的獨特韻味,所以周濟世才會費了這麼一番功夫,想要將她們徹底降服,不但可以排遣這段隱藏期間的寂寞,而且說不定可以由三人中學得一些用蠱的方法┅┅

雙手依舊不停的在殷萍身上輕柔的遊走,周濟世一口含住殷萍的耳垂輕輕的吸吮,不時還用舌頭輕舔著殷萍的耳後和玉頸,此時的殷萍早已迷失在周濟世高絕的調情手法之下,只見她星眸微啟,杏臉含春,嬌軀隨著周濟世的愛撫似避還迎的扭動著,原本口中的輕喘也逐漸轉變成忘情的嬌吟┅┅

一條溫熱濕滑的舌頭不停的在耳內搔動,殷萍只覺得全身的力氣彷佛全被抽光似的,雙手緊緊的摟在周濟世的身體,整個人幾乎可說是掛在周濟世的身上,這時周濟世一邊加緊手上的動作,一邊湊到殷萍的耳邊輕聲的說∶「寶貝┅┅這就對了,要是你一開始就這麼聽話的話,我又怎麼捨得這樣對你呢?」

有如一盆冰水當頭淋下,殷萍頓時全身一震,想到自己在這惡賊的挑逗之下,居然忘情的迎合著他的侵襲,尤其是自己的雙手,還緊緊的摟在這惡賊身上,更是叫她覺得羞愧難當,想到這裡,殷萍急忙放開緊摟住周濟世的雙手,正想掙脫周濟世的糾纏,誰知周濟世早有準備,左手緊緊摟住殷萍的腰側,讓她不能動彈分毫,右手順勢下滑,移到了殷萍的桃源秘洞,就是一陣輕抽淺送,偶爾還輕探骊珠,在那顆小小的豆蔻上輕輕揉撚,殷萍頓時有如遭到電擊似的全身一顫,整個人無力的癱在周濟世的身上,要不是周濟世的手還摟在她的腰部,恐怕早己癱在地上了,那還有力氣去抵抗周濟世的侵襲┅┅

此時周濟世再度吻向殷萍那微張的櫻唇,殷萍一方面攝於周濟世的淫威,另一方面也著實無力掙紮,只得默默的承受著周濟世的欺淩,盡管無力抵抗,而且由下體不住的傳來一陣陣強烈的趐麻快感,不停的沖擊著她的神智,可是回復理智的殷萍仍不甘心就此屈服,口中的香舌不停的翻攪閃躲,以逃避周濟世舌頭的糾纏,誰知這一來反而更加深了周濟世的快感,口中的舌頭更加賣力的在殷萍的嘴裡拚命的翻騰攪動,追逐著殷萍的香舌,左手更移到殷萍那渾圓高聳的豐臀之上,不停的又抓又揉,偶爾還伸到股溝之間,對著殷萍的菊蕾做試探性的侵入。

對於殷萍來說,心理上的難堪遠超過肉體上的痛苦,偏偏卻又無力反抗,雙手在周濟世的胸前無力的推拒著,一串串晶瑩的淚珠再度奪眶而出┅┅

周濟世瘋狂的在殷萍的身上不停的肆虐著,心中的欲火也愈來愈高漲,正想要將她按倒在地,好好的發洩一番,突然感到嘴裡一股鹹味,猛然擡頭一看,只見殷萍哭得梨花帶雨,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先前那股堅毅倔強的樣子如今早己蕩然無存,溫柔的舐去殷萍臉上的淚水,周濟世說∶「寶貝┅┅哭什麼呢?難道我這樣對你還不好┅┅」

可是殷萍卻只是一味的哭泣著,正當周濟世漸漸感到不耐,殷萍這才抽泣著說∶「嗚┅┅求求你┅┅不要┅┅不要這樣┅┅」周濟世一聽之下,頓時心中起了一股無名火,猛然將殷萍往外一推,殷萍整個人跌在地上,隨即趴在地上放聲痛哭,周濟世罵道∶「賤人,還說什麼都聽我的,原來你們發誓跟放屁一樣┅┅」

說到這裡,周濟世突然看到殷萍身上原本麥芽色的肌膚,如今卻是青一塊紫一塊,滿布著斑駁的指痕,不由得一陣苦笑,慢慢走到殷萍跟前,伸手輕輕的撫摸著她身上的傷痕,誰知方接觸到肌膚,殷萍頓時全身一震,整個人隨即縮成一團不住的顫抖著,口中嗚咽的說∶「不要┅┅我會乖乖聽話的┅┅求求你┅┅饒了我┅┅」

看了殷萍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周濟世的心裡不禁起了一股憐惜之意,忍不住一把將她摟進懷裡,只覺懷中嬌軀仍舊不住的輕顫著,輕輕托起殷萍的下巴,溫柔的拭去兩頰的淚水,周濟世輕聲細語的說∶「小寶貝┅┅剛剛我弄痛你了?

不過這也不能怪我,誰叫你長得這麼迷人呢,還痛不痛?啧啧┅┅看得我好生心疼┅┅別哭了┅┅我會溫柔一點的,來,讓我看看┅┅」說完之後,隨即低下頭來對著殷萍身上的傷痕不停的輕吻著┅┅

周濟世的一陣喝叱,嚇得殷萍一陣心驚膽顫,原本以為這下子不知又要遭到什麼樣的淩虐,誰知當頭卻是一陣輕憐蜜愛,緊繃的精神頓時松懈了下來,再加上周濟世的一陣甜言蜜語,殷萍的心裡居然莫名的洋溢著一股幸福的感覺,只覺得周濟世雙唇所到之處,微疼中帶著一縷輕癢,其中還夾雜著一絲絲的趐麻快感┅┅

忍不住一聲嘤咛,殷萍只覺得腦中一陣迷茫,頓時忘了周濟世之前所加諸的種種殘暴的手段,只見她雙手不自覺的環住周濟世的脖子,嬌軀無力的依偎在周濟世的懷裡,任由周濟世手口並用,在她身上肆無忌憚的活動著。

看著殷萍這般嬌柔的反應,周濟世知道自己終於將這匹悍馬給降服了,只要自已再多下點功夫的話,就能讓她死心塌地的服從自己,周濟世猛一低頭,雙唇有如暴雨一般瘋狂的吻遍了殷萍的臉龐,吻得殷萍幾乎喘不過氣來,雙手溫柔的在殷萍那柔若無骨的嬌軀上輕輕的遊走,時而輕握椒乳,下探桃源,每當周濟世的手掌輕柔的滑過殷萍那滑若凝脂的肌膚時,一股叫人難以忍受的趐麻快感不斷的沖擊著殷萍的神智,此時的殷萍只覺得渾身燥熱異常,口中忍不住發出一陣陣令人魂銷的動人嬌吟┅┅

慢慢將殷萍放倒在地上,周濟世的雙手仍舊絲毫不肯放松的在殷萍的嬌軀上不停的活動著,左手在胸前那對高聳的玉峰上不停的輕揉慢撚,只覺得所握之處不僅滑不溜手,而且彈性十足,更加令周濟世覺得愛不釋手,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加重了幾分┅┅

周濟世的右手則是在殷萍胯下秘洞處不停的抽插摳挖,雙唇更是順著圓潤的下巴一路吻下,經過玉頸、趐胸,隨著那隆起的弧度一路往上,只見一顆紅棗般大小的鮮紅蓓蕾,隨著周濟世左手的活動不停的輕輕晃動,看得周濟世眼花撩亂,忍不住張開那張血盆大口將它一口含住,就是一陣狂吸猛舔┅┅

只見殷萍刹時全身一顫,雙手緊抓住周濟世的頭發,似乎是想要阻止周濟世的行動似的,可是周濟世卻絲毫不予理會,有如嬰兒索乳似的,迳自不停的交互品嘗著殷萍胸前那兩顆鮮紅的蓓蕾,右手更是絲毫沒有放松的在桃源洞口的那顆粉紅色的豆蔻上加緊的逗弄,在周濟世強烈的攻勢下,縱然是青樓女子,也不是每一個都經受的起,更何況是未經人事的殷萍?

一陣陣趐麻快感有如浪潮般不住的襲來,叫人無力招架,也無意招架,殷萍只覺得所有的意識彷佛都被抽離了似的,整個靈魂彷佛飄浮在雲端,殷萍的雙手彷佛想要找個依靠似的緊緊的抱住周濟世的身體,滾燙的嬌軀不停的婉延扭轉,似乎在迎合著周濟世的侵襲,尤其最叫周濟世感到興奮的是殷萍口中,一聲聲蕩人魂魄的婉轉嬌啼,那痛苦中帶著歡愉的淫叫聲浪,更是將周濟世的欲火推到了頂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