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舒憐咬著下唇,艱難的起身起漱,每走一步,都覺得腿間鑽心的疼,腦袋昏
沈沈的,應該是醉酒的后遺症,幸好,幸好她醉了,否則昨夜,應該是很難熬的。

舒憐從惡夢中醒來,下身刺疼,她掙紮著撐坐起來,濁白夾雜著血絲的液體
從腿間溢出,提醒著她發生了什麽。

大腦一片發白,說不出是什麽情緒,好象空蕩蕩的,又像是被什麽堵滿了。

旁邊的一只枯巴巴的手臂橫在她枕邊,依稀可見老頭花白雜亂的頭發,他睡
得很沈,似乎還在打鼾,像是睡得十分香甜滿足。

就是這樣一個人,奪去了自己的初夜麽?就是這樣一個人,以后要成爲她朝
夕相對的丈夫麽?

舒憐咬著下唇,艱難的起身起漱,每走一步,都覺得腿間鑽心的疼,腦袋昏
沈沈的,應該是醉酒的后遺症,幸好,幸好她醉了,否則昨夜,應該是很難熬的。

叮呤—

電梯門開了,舒憐攥緊領口低頭匆匆進去,聲音如蚊:「1樓,謝謝。」

「不客氣。」回答她的是一個低沈的男聲,而非酒店的服務生。

舒憐驚訝擡頭,男人已經伸手按下1樓鍵,他竟精赤著上身,薄軟的棉布花
色大褲衩,古銅色的精壯肌理起伏,還帶著未干的汗珠,一股濃重的男人汗味撲
面而來。

男人頭發亂得像被揉過的狂草,胡渣滿臉,只是那雙眼卻黑亮得出奇,如同
狩獵的野豹,既狂野又危險。

舒憐頓時臉紅,馬上想到這是這個七星級酒店的豪華專用電梯,怎麽會出現
這樣一個格格不入的赤膊男人。

莫名的驚懼讓她不由自主退后一步。

「頂樓的排水管道有問題。」男人不輕不淡甩來一句。

原來是疏通工人,舒憐松了一口氣:「哦。」

她低著頭往邊上靠了靠,像只鹌鹑一樣把自己緊緊護起來,她的脖頸細白柔
美,卻有著大小不一的青淤與紅紫,她原本是知道那些東西的存在的,只是因爲
緊張,把領口攥得太緊,以致於原本想要遮住的東西,卻全都暴露了出來。

可她不知道的,遠遠不止這一樣,她不知道,旁邊男人的眼神像一只狼,一
只饑餓許久的狼,他的眼神黑暗深沈,帶著濃濃的欲望與審視,像刀子一樣狠狠
的剮在她的身上,似乎要拆皮扒骨,把她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鈴—

電梯停了,卻沒有開門,突然震動了一下,舒憐一個重心不穩,急急向旁邊
倒去。

她驚叫一聲,卻落入一個結實有力的懷里,緊攥著衣領的手撒開,密密麻麻
的吻痕頓時曝露在明亮刺眼的燈光下,男人的瞳孔緊緊收縮,微微眯了眼,自上
而下的看進她的衣領。

由於拉扯,她的T恤領口被扯得大開,雪白綿軟的肉露出大半,她的胸口急
促的起伏,連帶著上面的吻痕也上上下下的浮動,像點上了草黴果醬的饅頭,引
誘著人上去咬一口。

明顯的感覺到身后傳來厚重的呼吸,腰間的大手如同烙鐵般滾燙,舒憐急急
站直,整理自己的衣領:「對,對不起。」

「沒關系。」男人的聲音低啞暗沈,帶著莫名的暧昧與欲望,他沒有松手,
粗糙的指節隔著薄薄的衣服摩挲著她的腰,一片熾熱。

舒憐咬緊唇,往邊上縮了一下,男人的手卻如帶了粘膠,仍死死帖在她身上。

「別,別這樣。」她伸手試圖去推開他,心里如同捶著巨大的鼓,又驚又怕,
卻不敢大聲推攘。

「你習慣帶著一身的吻痕出來勾引男人?嗯?」男人湊近她的脖頸,灼熱的
呼吸噴在她頸上,燙得她一陣戰栗。

「沒,沒有。」她又羞又氣,伸出小手將他往外推,因爲男人的唇已經印在
她的脖子上,就著那些暧昧的紫痕輕咬細啃。

「你做什麽,這里是電梯,會有攝像頭,會被人看見……啊!」舒憐驚喘一
聲,那雙大手已經順著她的腰肢向上,迫不及待的握住了一只豐盈,粗魯的揉捏
著。

「你是說不讓人看見你的臉就行?」男人將她纖細的身軀頂向電梯角落,讓
她面向著冰冷的鏡面,她的眼神一往下,便看見自己的乳房被身后的男人捏成各
種形狀,有什麽東西硬硬的頂著她的腰,讓她急促的抽氣。

「不,別!」她焦急的扭動著身子,不敢想象一會電梯門開的時候會是什麽
模樣,男人的手強壯有力,將她掙紮的兩只手反別在后,使得一雙嬌乳更加突出,
更方便讓他空著的另一只手肆意蹂躏,他的呼吸變得十分急促,重重的吸吮著她
的脖子,硬硬的一根東西抵著她的腰,不斷的來回摩擦著,即使隔著衣物,舒憐
也清楚的感覺到那根東西的巨大與熾熱,尤其是她越掙紮,那東西便越大上一分。

「你身上好香好滑,那麽多的吻痕,小騷貨,昨夜被人干了一夜吧。」男人
一邊說著下流的淫話,一邊將手探進她的裙子里,不顧她的掙紮,強力將手摸上
她最私隱的地方,撥弄著那顆敏感的小珍珠。

「啊!」舒憐猛的一顫,只覺得小腹不受控制的一陣痙攣,一股熱潮蜂湧而
出,一種奇怪而陌生的感覺讓她羞憤得不知所措。

「別,別碰那里!」她尖叫著哭了出來,「求求你,不!」

「不要停麽?」男人喘著粗氣,兩根手指粗魯的擠進她的花穴,摳弄著里面
的軟肉,「小騷貨,你夾得我真緊,哦,真想干死你!」

「不要!求求你,電梯馬上就要開了!一會讓人看見,你放過我!」舒憐哭
著掙紮,她不知道在這種高級的酒店也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如果被人看見了,不
僅她新婚的丈夫不會放過她,她的父母也會打死她的。

「電梯壞了,一時半會沒人能進來的。」男人的手指在她體內進進出出,帶
出一股股滑膩的花液,「看你,明明那麽想要,卻死命裝出貞節烈婦的樣子。」

他抽出手指,將指尖透明的液體在她臉上擦了擦,呼吸不穩的咬住她的耳垂,
將她的裙子用力往上撩,聲音低沈沙啞:「寶貝,你會求著我操翻你的。」

舒憐驚恐的掙紮著,卻被男人死死的按在鏡面上動彈不得,男人脫褲子的動
作很利落,下一秒她便感覺到一根巨大粗長的東西重重的拍打在她的臀上,燙硬
得像一根鐵棍。

「我忍不住了,寶貝……」男人重重的喘息,聲音像是從牙縫里迸出來的,
「你簡直是爲了勾引男人而生的!」

「不!不!」察覺到男人要做什麽,舒憐緊張得全身都緊繃,雖然經曆過昨
夜一次,但是在她被灌醉的情況下,從未經人事的她,對性事有著莫名的恐懼與
慌張。尤其是,這個男人,她並不認識!

「不要說不,你會求著我要你的!」男人咬牙,猛的挺身,將熾熱的堅挺強
勁有力的捅了進去!

「啊──」「啊──」兩人同時發出叫聲,舒憐是疼的,男人是爽的。

「出去!出去!疼……啊!」舒憐哭泣著,使勁的掙紮扭動,卻只絕望的感
覺到體內那根將她幾近撕裂的東西越發的堅硬與巨大。

「你想弄瘋我麽!小妖精!」男人只覺得她的里面緊窒得令人發狂,像是有
無數張小嘴狠狠的吸吮著他,讓他瀕臨失控,差點繳了械。

男人低吼一聲,興奮的在她雪白的臀部上狠拍一下,不顧她的哭叫,猛力的
挺動著健腰,瘋狂抽插起來。

「啊!疼!放,放開!」舒憐被頂在牆上動彈不得,她的雙腿被男人霸道的
撐開,在強力的撞擊下站立不穩,卻又坐不下去,全身的重量似乎都聚集在與他
結合的那一點,每當她要落下來,便被男人重重的頂回去,疼得她全身哆嗦,卻
又有股難以言喻的快感,那種快感讓她感到羞恥,卻又在來不及思考的下秒再跌
回去,再次迎上男人的欲望!一下,一下,又一下,男人的節奏沒有任何技巧,
只是強而有力的沖撞,次次沖到頂點,每每頂到花心,碩大的龜頭蠻橫的撐開她
尚未愈合的受傷甬道,再快速抽回,刮弄著柔嫩的肉壁,尖銳的刺痛與陌生的快
感揉合在一起,讓舒憐發出貓一般的哭叫聲。

「小妖精,你夾得我真緊!哦──」男人興奮的仰起頭,喉結不斷的上下滑
動,厚實的手掌粗魯的捏揉著她的臀肉,然后重重的拍下來,發出清脆的啪啪擊
打聲。

「啊!」舒憐哭得淚眼模糊,屁股上突然傳來的疼痛讓她顫抖不已,小穴猛
的收縮!

「該死!」男人眸色一暗,猛的將肉刃抽了出來,雞蛋大的龜頭劇烈的抖動
著,似乎隨時都要決堤。

半晌,男人咬牙切齒的看著舒憐,突然將她扳回身,俯頭重重吻住她的唇,
濕滑靈巧的舌趁她驚喘的時候長驅直入,肆掠著她的口腔,最后勾吸著她柔嫩的
舌,深深吮吸。

「唔──唔要,啊!」舒憐剛逮著他松口的時間說話,便被男人擡起一條腿
深深的進入。

男人並沒有像之前那般橫沖直撞,而是繼續深吻著她,作緩慢的抽插,讓她
能感受到那根堅硬的灼熱,是怎樣一點一點撐開她的內壁,以一種強硬的姿態,
不容置疑的侵占她最隱秘的地帶,用他的欲望,將她潛伏在內心深處的欲望慢慢
喚醒。

「嗯……」無意識的發出第一聲呻吟,舒憐被自己充滿情欲的嬌吟嚇到了,
那是她自己的聲音嗎?她從來都想不到原來自己會發出這種淫蕩的呻吟。

男人充滿情欲的黑眸里閃過一抹難以捉摸的神色,他微微勾唇,一邊用舌頭
描繪著她的唇瓣,一邊用手指摩挲著她的臉,像是熱戀的情人般,緩緩滑過她的
眉,她的眼,最后深深插入她烏黑的發絲間,感覺到她腿間的春潮狂湧,男人惡
意的緩緩褪出分身,再重重的頂入!

「啊啊啊啊──」不同於之前的呼痛,舒憐幾乎是哭叫著攀上了高潮,她的
大腦已經完全空白,只知道無意識的抱著男人的脖子,小穴里的嫩然镨狂的壓擠
著男人的肉棒,恨不得將男人榨干般的痙攣哆嗦。

「真是夠淫蕩的身體,這麽快就到了高潮。」男人重重的咬上她的脖頸,不
顧舒憐仍在痙攣著的小穴有多麽敏感,狠狠的抽出碩大,再狠狠的撞擊進去,就
著舒憐高潮分泌出來的淫水,兩人的下身撞在一起噗噗作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