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母2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親妹妹,不才這樣叫起來多難聽,我還是叫林伯母好,你也叫我阿勇比較

養母2

哥哥

「一句對不起,就算了?」

  「親哥哥,你要怎樣嘛!」

  「親妹妹,不才這樣叫起來多難聽,我還是叫林伯母好,你也叫我阿勇比較

順耳。」

  「嗯!才不要,我要叫你親哥哥。」

  阿芳愈聽愈感不是味道,這是肉麻當有趣,她反而一想,若她也是處在媽媽

的情形,她一定也會叫阿勇是親哥哥,因他太令人舒服了。

  阿勇說:「你太痛快了,你丟了,那我呢?」

  「誰叫你那麼厲害。」

  「你想個辦法,我也要丟精。」

  女兒阿芳更是驚的玉臉顏色大變,經過這一番的大戰和折騰,阿勇竟然還沒

有丟精,難怪她媽媽要叫他親哥哥,是應該叫他親哥哥的。

  想自己的未婚夫。已經當兵回來了,跟他玩的時候,常尚不久就丟了,無能

為力了,多氣死人!

  林伯母嬌滴滴說:「我再給你舔嗎!親哥哥,你不要生氣嘛。」

  阿勇說:「不要。」

  「嗯!那我給你挾嗎?」

  「什麼挾?」

  「你翻過身來,我挾起來你就知道了嘛!」

  「不要翻身,就這樣好。」

  「嗯!……」

  「怎麼了?」

  「人家不喜歡這樣嘛!」

  「那你喜歡怎樣?」

  「人家喜歡被親哥哥壓著,這樣才充實,才滿足嘛!親哥哥,你壓我嗎?」

  「好了,你的花樣特別多。」

  「不要生氣嘛!對不起嘛!」

  阿勇抱緊林伯母,一個翻身,他就俯壓在林伯母的嬌軀上了。

  其實,他也感到這樣比較舒服,他的胸膛貼著她那兩個大乳房很是暢美。

  阿勇說:「你挾呀!」

  「好嘛!」

  她用力在陰戶,陰戶一收縮。

  「啊!……」阿勇叫了出來,真是美透了。

  「舒服嗎?親哥哥。」

  「很舒服,快挾呀!」

  「好嘛!」

  於是她挾著,挾著,本來是讓阿勇痛快舒服,誰知她自己挾出味道來,邊挾

邊扭動著嬌軀,白皙皙的小腿亂踢著,舒服得嬌哼著。

  「親哥哥,親哥哥……呀……大雞巴哥哥……你的雞巴好美……好美呀……

  阿勇感到這是種很美妙的感覺,彷彿林伯母的小穴,是一張嘴似的,在含著

他的大雞巴,舔著、吮著、捏著他的大雞巴似的,說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連阿勇也舒服得浪叫起來:

  「親妹,妹……哦……小穴穴親妹妹……你的小穴穴……真美,真美透了…

…哦……」

  他也扭動著腰,讓大雞巴像條蛇一樣,在小穴旋轉,亂闖,扭動著。

  美得林伯母雙眼翻白,拚命地咬著牙,粉臉露出極為滿足的樣子,她挾著更

用力,嬌軀抽慉著,一陣接一陣的淫水,流得床單上一大片,像是撒尿一樣的,

歇斯底裡的嬌哼:

  「親哥哥……我一個人的親哥哥……我把命…交給你了……哎呀……好美…

…美死了……死給你親哥哥……唔……親達達……哎……哎呀……」

  其實她也不知道她在喊什麼,一陣陣的舒服和快感,沖激著她的每一條神經

,使她的全身,像是碎裂了,成灰成粉似的。

  阿勇也進入了美境,他拚命地扭著,有時候狠抽猛插一兩下,又磨又扭,舒

服得顫抖起來。

  「親妹妹……小穴穴親妹妹……我要奸死你……把你奸死……呀……看你浪

不浪……」

  「……哎呀……哎呀……親哥哥……親哥哥……我……我要死了……要被你

奸死了……我……要……死……要丟了……」

  「不可以……你要等我……親妹妹……小穴穴妹……等等……你不能……不

能丟……」

  「不行了……哎呀喂……美死了……舒服死了……忍不住了……呀……呀…

…要……丟了……丟了……美……死……了……」

  林伯母的魂兒已在半空中飄浮了,她暈迷在床上抽慉,痙攣,連小嘴都吐出

了白沫。

阿勇氣得直叫:「你滾蛋……混帳……呀……自私……壞人……你……不是

好東西……」

  罵也沒用,她已魂兒魄兒都離了嬌軀,都已不知飛向何方了,哪有心情聽阿

勇的罵。

  阿勇頓感沒趣,一個人演獨腳戲多乏味,只好停止的伏壓在林伯母身上,用

胸膛去磨那兩顆大乳房。

  「嗯!……嗯……好人兒……好人兒……」

  女兒阿芳看得嬌軀也顫抖起來,好像地也感染了那份舒服似的,但並非真的

舒服,而是小穴裡淫水已濕透了三角褲,全身是又麻又癢。恨不得衝進房內,把

阿勇拉出來,跟自己玩一番。

  但她就是不敢,尤其不能讓媽媽知道她已知道了姦情。

  林伯母悠悠的醒了,嗲聲嗔叫:「親哥哥……我的親哥哥。」

  雙手緊摟著阿勇。濃情密意,柔情萬千地吻著阿勇,如雨點般的吻著。

  「你滾蛋。」

  「嗯!……」

  「嗯什麼,你這個自私鬼,只顧自己快樂,也不想想我怎樣,以後不再跟你

玩了。」

  阿勇說著,突地起身。

  「啊!……」

  林伯母立即爬了起來,猛抱著阿勇,說:「對不起,對不起,不要生氣嘛!

我叫你親爹嘛?」

  「不要。」

  「求求你,不要離開親妹妹嘛了親妹妹把命給你好了,不要生氣嘛!你是好

人嘛!」

  「你最自私了。」

  「對不起嘛,對對對不起嘛!」

  阿勇的大雞巴,從林伯母的小穴中抽出來,又粗又壯又長,紅筋暴露,像憤

怒的雄獅在吼叫。

  女兒阿芳看得倒抽一口冷氣,有這樣雄偉的大雞巴,雞怪媽媽要叫阿勇親爹

,自己無端端的變成阿勇的孫女兒了,多氣人。

  她本來想跟阿勇理論,他跟她媽媽的事,因這是家醜,讓別人知道了,是多

麼恥辱的一件事。

  可是現在,她所想的,竟然是如何來勾引阿勇,阿勇才願意跟自己玩大雞巴

小穴穴的遊戲。

  她想,阿勇,阿勇,你真害人不淺。

  阿勇說:「我要回家了。」

  林伯母哀求著說:「不要,不要離開我嘛!我給你舔嘛,一定舔出來了。」

  其實阿勇從頭到尾只是在逗逗林伯母,想不到林伯母會這樣急切的需要自己

,他這時才想通了,原來許多女人通姦害夫,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

  大雞巴有這樣的魔力,連阿勇做夢都想不到的。

  「不要。」阿勇說。

  「你要怎樣?隨你嘛!我叫你親爹,你不要;命給你,你也不要,那你要什

麼嘛!」

  「好了,好了,你躺好。」

  林伯母緊抱著他不放說:「你不要離開我嘛!」

  阿勇說:「不會離開你了,放心。」

  「不會騙親妹妹嗎?」

  「不騙你了,躺好,你再不躺好,我可要生氣了。」

  「好嘛?不要生氣,我躺好嘛!」

  林伯母躺下來,變成的「大」字,那兩個搖擺的乳房,與雪白的小肚上,烏

黑絨毛似的陰戶,窕窈的曲線,真的令人垂涎欲滴。

  她的手,還緊緊拉著阿勇的手,深怕他離去。

  其實阿勇也非常喜愛這女人,他又伏壓在林伯母身上,大陽具對準小穴,一

口氣連連抽送了四十多下,若非阿勇這夥子,又有誰能有此能耐呢?

  眼見林伯母在阿勇一連串猛攻之下,兩片陰唇隨著雞巴的抽送一張一合,恰

似鯉魚的小嘴,且口吐白沫。

  林伯母雖然是風流之婦,交戰的次數不勝枚舉,但是遇到阿勇這初生之犢,

可謂不怕死的勇夫。因此她處於挨打的局面,僅能搖擺纖腰,雙腿不停伸縮,來

個像征性的還擊。

  而嘴囁囁的動著,就像垂死之人在交代遺言似的,其聲如蚊蠅般:

  「親哥哥……我……我不行了……你…你的雞巴……這麼利害……小穴會…

…被你插穿……求求你……我……我受不了……喔……」

  聲音一落,她整個人昏了過去。

  阿勇慾火正當頭,他怎肯罷休,還是每每重擊,千下著肉,其速如流星趕月

奈何,他缺乏經驗,一聽到她說小穴會被他插穿,而又見林伯母昏厥,便信

以為真。

  這可讓阿勇嚇了一大跳,了方寸,心裡一緊張,整個人如洩了氣的皮球,

大雞巴也就毫不聽使喚地一厥厥抖著,腰骨一酸,陽精就如機關鎗射擊似地「吱

……吱……」的射向花心。

  林伯母花心受到陽精衝擊,迷糊中雙腿微蹬,仍不省人事。

  阿勇洩了精,火氣也消了,不爭氣的雙眼也睜不開了,糊裡糊塗地壓著林伯

母就睡著了。

  阿芳一見好戲落幕,她胯下的三角褲也讓淫水濕透了,於是她就悄悄地換下

內褲又走了出去,心想媽媽和阿勇也太大意了,連門都不上鎖就睡著了,阿明回

來該怎麼辨?

  兩人一覺醒來,阿勇看看手錶,還好,才只有四點鐘,媽媽是規定五點鐘以

前要回到家的。

  林伯母也醒來了。

  她醒來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緊抱著阿勇不放,阿勇的大雞巴,還在她小穴穴中

,雖然軟了,縮小了,但也有將近四寸長,這已經夠她滿足和充實了。

  假如阿勇,能常常跟她在一起,該有多好。

  林伯母說:「阿勇,你什麼時候,能不能跟伯母睡一整個晚上到天亮呢?」

  阿勇說:「不能。」

  「嗯!你騙你媽媽說,在同學家研究功課,要過天早晨七點回家嘛!」

  「不可以了。林伯母你想想,你家裡有這麼多人,遲早會被發現的,那就太

丟臉了。」

  「我們在外面租一家公寓,好嗎!」

  「不可以,我爸爸和媽媽,管教很嚴,我不敢這樣做,也不會這樣做的。」

  「那怎麼辦嘛?」

  「什麼怎麼辨?」

  「不能常常在一起,不能玩得痛痛快快。」

  「剛才你不是很痛快嗎?」

  「可是不能常常嘛!」

  「林伯母,我盡量找時間陪你玩,也不能常常陪你玩,我要讀書寫作業,況

且我正在發育中,你也為我著想不能太自私,只顧自己。」

  「嗯!……嗯!……」

  「林伯母,你真不乖。」

  「好嘛!我乖嘛!我聽你的話。下次你什麼時候跟親妹妹玩呢?」

  「星期三下午。」

  「一言為定。」

  「好的,林伯母,我告訴你,我們在玩大雞巴小穴穴,玩得很痛快的時候,

你可以叫我親哥哥,我叫你親妹妹,可是現在又叫親哥哥,親妹妹,聽起來很尷

尬,現在叫阿勇就可以。」

  「嗯!我要叫你親哥哥嘛!」

  「好了,隨你叫了,現在我要回去。」

  「嗯!……現在才四點嘛!你說你媽要你五點回家,親哥哥,你四點五十分

再走嘛!」

  「也好。」

  當然也好,阿勇還真捨不得這淫蕩嬌媚的林伯母呢!男人都一樣,都怕奉承

  雖然被林伯母左一句親哥哥,右一句親哥哥,叫得全身都起雞母皮,但聽起

還是很好受的很舒服。

  阿勇雖是小小年紀,但他也有他的感慨:同樣是一個女人,幸與不幸的差別

極大,就如林伯母,她雖然已經四十歲,也許因為生活富裕,營養良好,看起來

還像卅二、三歲的女人那麼年輕,又因皮膚保養良好,白馥馥的,細嫩嫩的引人

遐思。

  同樣是四十歲的女人,有的看起來已衰老得多了,使人連看都不想著她一眼

  林伯母委實是很迷人的女人。

  她用香唇吻著阿勇,阿勇也配合著,他算是練習生,林伯母又是很會接吻的

高手,正是名師出高徒,不久,阿勇已很會接吻了。

  不吻還好,吻了之後,阿勇的大雞巴又硬又翹起來了,把個林伯母的小穴穴

,塞得滿滿的連一點兒空隙都沒有,他感到暖暖緊緊的,很好受。

  「嗯……親哥哥……我要……哼……啊!……我要嘛……」

  她的嗲勁,又使阿勇受不了了。

  阿勇聽人家說,男人不可常常丟精,常常丟精對自己的身體不好,他是在孤

兒院長大的,養成了會保護自己的性格。

  阿勇逗林伯母說:「要什麼?」

  林伯母說:「要親哥哥奸死親妹妹嘛!」

  她的秀眼已經含媚帶淫,把阿勇的心魄都蕩了出來。

  他說:「好,我們再玩。」

  他把大雞巴抽出來,再猛插進去。

  「啊!……」

  林伯母被這一插,已插得全身骨骼都鬆散了,她扭著臀部,小腿顫抖著,由

陰戶傳達全身的舒陽,一陣陣不停的,使她快活死了。

  阿勇愈來愈是學會了性的技巧,他連插了十幾下,就把大雞巴盡根而入,然

後用陰阜壓著林伯母的陰阜,磨轉了一陣子。

  「哎唷……親哥哥……你真……哼……真厲害……磨得親妹妹的心肝……喔

喔喔……心肝都被你……被你磨碎了……好舒服……」

  阿勇很高與發現了新大陸,他磨了一陣,又開始狠抽猛插趄來了。

  林伯母是款擺柳腰,亂抖雙乳,這種快感,使她的週身猛顫,粉臀再往上挺

,用兩隻玉足架在床上,幾乎成為一彎弓。

  「……哼……好親哥哥……你插吧……哎呀……插死了才好……哎唷……太

重了……大雞巴要插死我了……親妹妹……就讓你插死吧……」

  阿勇見林伯母弓起陰阜,又壓了下來,用磨轉的,又磨又轉。

  轉得林伯母的魂兒都出了竅,她被體內的慾火,燃燒得快要毀滅了,只是夢

囈般的呻吟不已。

  「……親哥哥……妹妹要被你磨死了……哎唷……親哥哥……親哥哥……」

  阿勇則在研究,要怎樣磨,才能使女人感到舒服,當然要不輕不重,這時候

,他突然想起養母的陰核來,磨那小粒肉球,也許很快樂。

  他就用陰阜輕壓,果然感覺到了那一小粒肉球,他就不輕不重的摩磨著林伯

母的陰核。

  她全身抽搐,顫抖,嬌聲也發抖的嬌哼:

  「……呀……呀……呀……好舒服……好舒服……要死了……要死了……呀

呀……呀……我要去了……哎唷……丟了……」

  她真的全身嬌慵無力的垂落在床上,香汗淋淋,嬌喘籲籲,還是顫抖不已。

  她用滿足含感激的眼光,注視著阿勇。

  阿勇用唇輕吻著她,說:「林伯母,舒服嗎?」

  林伯母顫聲說:「親哥哥,舒服死了。」

  阿勇也溫柔地緊抱著林伯母,他要享受女人肉體的溫暖,現在他又有了新的

發現:女人的陰核,相當重要,

  他一看手錶,四點四十分了,趕忙坐了起來。

  林伯母真纏人,她驚叫著:「親哥哥……不要……不要離開親妹妹嘛!」

  緊摟著阿勇不放,更是扭動著嬌軀,把雙乳拚命的在阿勇身上磨擦,一付撒

嬌的媚態,使阿勇的心都蕩漾起來,他說:「四點四十分,不早了。」

  「還有十分鐘嘛!」

  「我還要洗一洗,還要穿衣服。」

  「嗯!你不愛我嘛!」

  阿勇被纏得無奈,只好再把她擁入懷中,雨點似的吻著林伯母的嬌臉,說道

:「林伯母,我愛你,愛死了你,你不要多心。」

  「嗯!你不要不耐煩嘛!」

  「好,聽你的。」

  「嗯!不要離開我嘛!」

  他揉揉她的乳房,說:「不要鬧了,我真的非走不可了,被媽媽罵可不是好

玩的。」

  「嗯!好嘛!」

  阿勇走進2去洗澡,洗好再出來,林伯母又抱住他,熱情綿綿,他吻了她,

摸了她,才走出公寓。

  坐電梯而下時,碰見了阿芳。

  他有點兒心虛,阿芳說:「你要回家了?」

  阿勇說:「是的。」

  「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談談。」

  「重要的事?什麼事?」

  「你遲一點回家,可以嗎?」

  「不可以,媽媽規定我五點鐘要回家的。」

  「哦!你那麼乖嗎?那麼守時嗎?」

  「對呀!小孩子要聽話,才乖呀!」

  「那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那麼重要嗎?」

  「很重要,是關於親哥哥和親妹妹的事。」

  「什……麼!」阿勇驚駭得臉鄀變了色,糟了,事機不密,可能被阿芳知道

了。

  「什麼你不知道?你怎可以做我媽媽的親哥哥,那你不就成了我的舅舅。」

  「沒有這回事。」

  「怎會沒有這回事,我剛剛回家才看到、聽到的,我媽還要叫你親爹呢?」

  「呀!」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

  「這,這……」阿勇真的也急起來了,他現在是束手無策,不知該怎麼辦。

  阿旁的粉臉也紅起來了,她又回想剛才看到的,芳心又噗噗的跳起來,恨不

得拉著阿勇立即去玩,她看阿勇急成那樣子,於心不忍的說:

  「你也不必怕,這種事也不可以告訴我媽媽,她也很可憐,知道被我撞見了

,可能會老羞成怒,母女都不好。」

  阿勇急得拉著阿芳的玉手,說:「芳姐,有什麼事,你坦白說好了。」

  阿芳手兒被拉,週身如觸電似的麻了起來,又捨不得甩開阿勇的手,說:「

必須好好談談。」

  「談什麼?」

  「談以後該怎麼辨。你放心,我知道你是被引誘的,但……但……」

  「但總要談談呀!是嗎?」

  「是的,阿勇,非談不可。」

  阿勇最會觀人臉色了。也許是在孤兒院長大,看人臉色的喜怒慣了,他看了

阿芳的臉飛紅又害羞,再看看她的胸膛急促的起伏著。

  他想:莫非芳姐也動了情?她大概看見自己跟她的母親翻雲覆雨,看出味道

來了,這很好呀!若有芳姐的小穴插插,不是更好嗎!

  他故意去碰芳姐的手臂說:「好,什麼時候?」

  芳姐嬌軀微微一顫,說:「明天早上,你有時間嗎?」

  阿勇心想,這就對了,果然芳姐也動了情,既然她也動了情。就由她主動,

自已被動好了,以後要下台也有藉囗。

  阿勇說:「明早九點好了。」

  阿芳說:「一言為定。」

  阿勇說:「一言為定,我得跑回家,不然來不及,會挨媽媽罵的。」

  「我載你回家,好嗎?」

  「好,謝謝你。」

  阿芳發動了偉士牌機車的引擎,阿勇一坐上後座,也老實不客氣的伸手,抱

住了芳姐腰部,雙手放在芳姐的小肚上。

  機車在馬路上奔馳著。

  他的手再故意放下去,就可碰到芳姐的陰戶了,反而一想,不可以,騎機車

分了神,是非常危險的。

        再說明天芳姐,不知要帶自己到那裡去,反正她動了情,一切好辦了,遲早

自己的大雞巴,可以插在她的小穴穴中的。正和林伯母一樣,當時他看她的乳房

是多麼興奮,現在則是不但隨你看、隨你摸,而且還恨不得你看她、摸她呢?正

是急也不急在一時。

  二分鐘就到了公寓。

  他的手雖是按在芳姐的小肚上,但聽芳姐那噗噗跳個不停的心兒,他知道也

深信可玩芳姐的小穴穴了。

  下車後,芳姐說:「明早九點。」

  阿勇說:「一定。」

  芳姐說:「不見不散,我就在現在這個地方等你。」

  「好,再見。」

  「再見!」

  芳姐騎著機車走了,阿勇跑進電梯,到了他家門囗,正好五點正。

  他放心的拿出鎖匙,開了門,走進去,媽媽正坐左客廳裡,說:「回來了,

去換衣服。

  阿勇應道:『好。』

  媽媽又說:『換好了衣服,來陪媽媽。』

  『好。』阿勇說著,就到臥室脫掉了衣服,像平常一樣的,裸著上身,只穿

一條運動短褲,走到客廳。

  媽媽見了說:『阿勇乖,來,坐到媽媽身旁,媽媽有話問你。』

  阿勇就挨在媽媽身旁坐著,他不敢貼近媽媽,怕她生氣。

  媽媽說:『載你回家的女孩是誰?』

  『是芳姐。』阿勇應著,心想,媽媽一定胡思亂想,想錯了,這定是個誤會

  『芳姐是誰?』

  『是阿明的姐姐,我要回家,正好芳姐有事又順路,就載我回家了。』

  『她很漂亮,是嗎?』

  『不知道。』

  『噢,你連漂亮和不漂亮,都不知道嗎?』

  『媽媽,你錯了,除了媽媽最漂亮外,天下的女孩子都不漂亮。』

  聽得他媽媽的芳心大震。

  其實她和阿勇,這對養母養子之間,心理上都有數,自從阿勇用舌頭,舐得

她舒服得丟了精之後,她自己也知道阿勇的心裡怎樣想。

  簡單說,兩人心理都有數,也都摸透了對方的心理是怎樣想的,只是不知該

在何種方式下,來打破這莫名其妙的隔閡。

  她不是淫蕩的女人,更不知該如何引誘男人,她也知道阿勇怕她,她更怕跟

阿勇發生關係的後果會怎樣。

  她知道無須為丈夫守節,丈夫發了大財,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沾花惹草,甚

至金屋藏嬌,這已經不是十八世紀,女人貞烈碑的年代,丈夫這樣冷落她,等於

叫她守活寡,那太殘忍了。

  所以她不必為丈夫守節,接受這個殘忍的事實。她希望阿勇大膽一點,可惜

阿勇就是大不起膽來。

  她嬌笑說:『噢!媽媽真的這麼美麗嗎?』

  阿勇由衷的說:『媽媽最美最美了,我從未看過比媽媽更美的女人。』

  『比你的芳姐如何呢?』

  『美麗得太多了,芳姐怎能比得上媽媽。』

  『可惜媽媽三十四歲。太老了。』

  『不!不!媽媽看起來才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一點兒也不老。』

  『噢!媽媽是怎樣的美?』

  阿勇搖搖頭說:『我也不會形容,反正媽媽真的很美很美就是了。』

  『你的嘴很甜。』

  『媽媽要不要……』阿勇本來想問媽媽要不要試一試,但還沒說完,就發覺

不該對媽媽這樣輕薄。

  『噢!怎麼不說下去?』

  『沒有了。』

  阿勇也知道媽媽有鼓勵他說下去的意思,他也不是不敢說,只是覺得他不可

以這樣說。

  媽媽嫣然一笑,說:『你真是人小鬼大。』

  阿勇趕忙說:『媽媽,我很乖,也很聽媽媽的話。』

  『乖是很乖,只怕學壞了!』

  『不會,不會,阿勇絕對不會學壞,阿勇只聽媽媽的話,一定很乖的。』

  『噢!不聽爸爸的話?』

  『也聽爸爸的話。』

  『唉!』媽媽低歎一聲,說:『你爸爸也真是的……』

  阿勇不滿的說:『爸爸真不應該……』

  『不應該怎麼?』

  『不應該這麼忙,老讓媽媽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假如我是爸爸的話,就不是

這樣了。』

  『那你會怎樣?』

  我會天天陪媽媽上街散心,看電影,或是在家裡看電視,陪媽媽……」

  「怎麼不說下去?」

  「我不敢說。」

  「你說,媽媽不會生氣。」

  「陪媽媽睡覺。」他愈說聲音愈小。

  聽得媽媽芳心大亂,原來阿勇什麼都知道,所以前天才用舌頭舔自己的小穴

,讓自己丟精舒服,事後又做得很完滿,像沒那麼一回事似的。

  她心想:這小鬼什麼都知道,連自己春情蕩漾他都知道,真是鬼精靈,這樣

也好,他瞭解得更多,就不會誤會自己是淫蕩的女人,否則她怎麼可能永遠這樣

守活寡下去。

  她看看時間,也五點半了,就說:「阿勇,你去媽媽的洗手間洗澡,晚上有

喜宴,你陪媽媽去。」

  阿勇高興的說:「是的,媽媽。」

  他拿著毛巾和內褲,就往媽媽的臥室裡去洗澡。他一走進洗澡間,媽媽也進

了臥室。

  他的心噗噗地跳著,緊張起來,媽媽說:「耳根後面,要洗乾淨點。」

  「好的。」

  「你的耳根後面總洗不乾淨。」

  「我會洗乾淨的。」

  他邊洗澡邊注意偷聽媽媽是不是換衣服,結果什麼也沒聽到,他胡思亂想著

,竟連下面的雞巴也脹大起來了。他又想林伯母,那真是可愛人兒,又會嗲,又

會撒嬌,雖然淫蕩點兒,但那樣才令人念念不忘。

  洗完澡走出來,媽媽好好的坐在房間的沙發上,說:「把衣服穿好,我們提

早出去。」

  「是的,媽媽。」

  阿勇回臥室換衣服,媽媽走進洗澡間,她慢慢的把衣服脫掉,對著鏡子自我

欣賞起來,她想:阿勇說自己,像個二十五、六歲的女人,真的嗎?

  想到阿勇,她的小穴裡又充滿了淫水,他那根雞巴太大了,要是插進自己的

小穴裡,該有多舒服,那真是欲仙欲死,快活極了。

  要阿勇的大雞巴,插進自己的小穴中,並不困難,只要自己表示一下,就可

成事,只是臨到緊要關頭,自己又提不起勇氣。

  突然,停電了,臥室裡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阿勇知道媽媽最怕黑暗,現在又在浴室裡,一定會大驚的呼叫自己,他正好

在穿上衣,把上衣也脫掉,外褲也脫掉,只餘下內褲。

  「阿勇……阿勇……」果然聽到媽媽的驚叫聲。

  他衝進媽媽的臥室,衝進洗手間,呼叫:「媽媽,媽媽。」

  「阿勇,阿勇……」

  他碰到媽媽的手,就順勢把媽媽擁入懷中。

  「阿勇,我怕……」

  果然,媽媽全身裸露著,阿勇的手摟著她細細的腰,胸膛貼著她那兩個如處

女般、極有彈性的乳房,另一手摸著她那滑嫩嫩的豐臀,那真是他最大的享受。

  阿勇說:「媽媽,不要怕,不要怕。」

  媽媽這一生,第一次裸露著,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擁抱著,尤其他是阿勇

,她的腦袋相當紛亂,只覺得她的乳房貼在阿勇胸膛上,相當舒暢,而阿勇就像

一團火,把她包住,燃燒著她全身。

  她緊緊地抱著阿勇,把臉貼阿勇的臉上。

  「嗯!……嗯……我怕……怕。」

  阿勇摸著媽媽的粉臀,說:「我在,媽媽就不要怕,不要怕呀!」

  她顫抖起來了。

  阿勇的臉與媽媽的臉貼在一起,真的美極了,他轉過頭,輕輕地親吻著她的

臉頰,媽媽的臉已經火燙了,他吻著,吻著……

  「嗯!……不要……嗯……」

  她也慢慢的轉過臉,她也迫切的須要熱烈的接吻。

  阿勇吻著,終於,吻到了她那櫻桃香唇。

  「嗯……嗯……」

  阿勇用雙唇柔柔地吻著她的櫻唇,慢慢的,她的香唇吻張開了,阿勇把舌頭

伸進她的小嘴裡。

  「嗯……」

  兩人熱烈的吻著,死命的吻著。

  她的體內,熊熊的慾火已經燃燒了。

  兩人摟得極緊,吻得很熱烈,阿勇更是用手摸著她的左右臀部,又豐滿,又

細嫩,又滑膩,他下面的大陽具,也磨擦著她的陰戶。

  「哎……哎……嗯……嗯……」

  突然,電燈亮了起來。

  電燈亮了現出光明,而光明又會令人感到害羞,她害羞極了,光明使她清醒

過來,以發抖的聲音說:「阿勇,你走吧……」

  「媽!……」

  「聽媽的話,要乖,不要碰媽媽。」

  「媽!以後你給我碰嗎?」

  「以後再說。」

  「媽!……」

  「你不走,媽會生氣的。」

  「媽,是的。」

  阿勇依依不捨的離開她,用雙眼虎視眈耽地看著她裸露的胴體,太美,真太

美了,那烏亮叢生的陰毛,那麼柔麗地貼在她那隆突得如小山丘的陰戶,那如梨

子般的乳房,乳頭只有小紅豆那麼大,卻紅得好看極了,乳暈是粉紅色的,帶著

絲絲的血絲。

  再美的美女雕刻像,也比不上她的美。

  她羞紅著臉,轉過身,發抖的說:「阿勇,乖,你去穿衣服。」

  「是的,媽媽。」

  阿勇很無奈的走回臥室,坐了一下,清醒一下腦袋。才開始穿衣服。

  阿勇走後,她是難受極了,她多麼盼望阿勇的那根大雞巴,能插在自己的小

穴中,可是也不知為什麼,她又趕走了阿勇。

  她不知那是什麼原因,也許是矜持、害羞、尊嚴,或是貞操觀念。

  可是她現在後悔了,她知道她不必後悔,只要現在走入阿勇的臥室裡,一切

都可成為事實,她很想這樣做,卻不做,連她也不知原因。

  過了很久,才定下心。

  胡亂的洗完澡,換好了衣服,走出臥室,阿勇已穿得整整齊齊的在沙發上等

著了。

  她連看阿勇的勇氣都沒有,就走到門邊開門,卻發覺阿勇還坐在沙發上,沒

跟上來,她也不敢轉頭,就說:「阿勇,我們走。」

  「是的,媽,等一下。」

  「什麼事?」

  阿勇走到她身邊,叫聲:「媽!」

  她羞紅著臉,應聲:「嗯!」

  「媽,你不要生氣,好嗎?」

  「媽不生氣。」

  「也不要太介意好嗎?」

  她笑了,她知道阿勇是細鬼靈精,善體人意,她說:「媽不介意了。」

  「那好,我們走。」

  走出門外,她自動的把手,伸進阿勇的臂彎中,兩人高高興興的去赴喜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