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别传4大武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他迅速把下裳脱去,一手抓住黄蓉的丰臀,用膝头分开她双腿,另一手拿着那热腾腾胀硬得有点痛的阳具,朝着那湿漉漉的丰满小穴的裂缝猛地挤进去。啊,可能经验不足,或者雨露太湿路太滑吧,大武的阳具竟滑了出来。唔,他手执阳具,用龟头轻轻刮撩着那条粉红色滴着淫汁的裂缝,再掀开那片娇嫩的阴唇,然后腰间一沉,眼看龟头已塞入,乳白的淫液四溅,整根阳具要没根全进了……门外突然响起如打雷般急的敲门声,传来了郭芙和小武焦急的呼叫:「大武,大武,你在里面怎样了?」大武的龟头刚顶入黄蓉的蜜穴,立即被那层层嫩肉吸吮包含着,那份舒适酥麻快感更甚于郭芙的。此时门外十万火急般的敲门声,他可懒得去理,继续运劲耸动臀部急剧顶入。

不一会儿,大武首先冲入房里来,即时目瞪口呆,立刻把房门上锁。他见到黄蓉赤裸美艳诱人的胴体趴在床上,她似乎昏迷过去。但那诱人的浑圆美臀微翘起,股间两片娇嫩花瓣遮掩中的粉红色裂缝正滴着乳白色的蜜汁,那种成熟美艳女人的体香阵阵扑面而来……大武如着魔般慢慢走前去,他猛地跪下捧着黄蓉雪白的丰臀狂吻起来。鼻子嗅到的全是黄蓉的气味,他由股间吻至黄蓉的宝穴,无论鼻子脸上全沾了她乳白色淫汁,他饑渴地猛吸,又用舌头去舔吃,如获甘露般珍惜。这个初懂情慾的少年,竟然被黄蓉的天姿国色、婀娜诱人的胴体迷住了,郭府从此以后可陷入多事之秋啊!上回讲到大武冲入房间,目睹全身赤裸的黄蓉正趴在床上,似乎陷入性高后短暂的昏迷中……

  大家不禁要问:为何只有大武一人,其余小武和郭芙呢?原来当时拔拉曼在他们兄弟身上点了穴,但力度很轻,两个时辰后穴道即自动解开。大武小武恢复自由后首要之事,是看看郭芙安全吗?会合郭芙之后,他们见拔拉曼守着房外,而房内隐隐若若传出男女交媾合体时所发出的呻吟浪叫声和喘气声,声音骤耳听来像是黄蓉和拔拉都的。于是,他们商量后分头进行来个声东击西之法:小武和郭芙联合郭府家丁们扮作郭靖和丐帮等人正在返回郭府。大武则守候房外监视动静,只要他们离开房间,他会冲入去看看究竟有何事发生?……大武双手抚摸着黄蓉雪白、浑圆、中手欲酥的丰臀,和修长滑腻如凝脂般的美腿。嘴巴则猛吸黄蓉粉嫩多汁的蜜穴,更用舌头掀起、挑弄那两片有些红肿的花瓣(被拔拉都一口气抽插了三个多时辰的小穴,怎会不肿呢?)。大武舔舐得非常细致与疼惜,唯恐做得太粗鲁而糟蹋了这个百年难遇的宝穴似的。大武不住地吸吮从黄蓉粉嫩的小穴滴出的蜜汁,入口时带有淡淡的甜味。他不禁兴奋地喃喃自语:果然是甜的!因外间盛传武林第一美女、丐帮帮主、东邪黄药师的爱女、郭大侠的夫人、胯下小穴流出的蜜汁是甜的,今天大武证实了外面传言非虚。他更加趋之若鹜,一口一口如获甘露般慢慢品尝过够。而他双手亦相当忙过不休,无论黄蓉浑圆微翘的粉臀,股间菊蕾,大腿内侧,线条优美、滑腻的玉背,高耸而坚挺不坠、弹力绝佳又似羊脂般粉嫩的双峰,修长若冰雕玉琢亳无半点瑕疵的迷人美腿,以及每根纤长细腻、散发幽香的雪白脚趾……皆被大武双手肆意来回游走过。

  有时他用揉,用搓,用捏,用抚摸,或用指甲轻刮……总之是各式各样大武得的,他都在黄蓉滑不溜手的香艳胴体上施展得淋漓尽致。大家不禁又问:以大武这个青春期对男女房事一知半解的十多岁少年,怎会晓得如此多的调情技巧呢?原来,大武小武和郭芙有一回为了打赌,究竟郭靖黄蓉夫妇对他们三人谁比较优秀,而藏身房间隐闭之处——大衣柜。不料,却无意中目睹他们师父师母一次香艳无比的敦伦,这是大武首次偷窥到黄蓉那赤裸美艳娇嫩的胴体。自始以后,大武每想到黄蓉粉嫩娇媚婀娜多姿的胴体,及胯下那诱人又香喷喷的蜜穴时,皆以自渎去发洩心中的慾念。有时甚至哄着郭芙让他去亲吻她的香唇、乳房或处子小穴,把情窦初开的小郭芙挑逗到胴体乱颤,乳头变硬,小穴雨露潺潺时,只见乳白色透明的花蜜盈盈满溢在两片湿滑花瓣间的粉红色裂缝中,有好次大武不顾一切把阳具插入小穴内,但每当温柔缓缓顶入至一道窄口时,郭芙必定吸着气雪雪呼痛强力推开他……

  仍然浸沉于性高潮而又浑身上下使不出丁点力度的黄蓉,觉得下面小穴正被一根湿滑的「东西」塞了进去,它笨拙生涩地上下四处乱闯,连那颗再度充血变硬的小肉芽也被撩弄过够。两片娇嫩香滑的花瓣似是被吸吮着,充满香味浓郁的蜜汁一波波地涌出,她听见「啧啧,啧啧……」之声彼起此落,唔,这人全把流出来的蜜汁淫液吃个乾乾净净。黄蓉粉脸红到脖子上去,香艳娇嫩雪白的胴体即时感到一阵燥热,而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成熟的女人体香掩面而至。只见她鼻翼不停嗡动,气息咻咻,湿润的香唇不由自主轻轻舒启,吐出声声令人酥入骨子里的浪吟:「黄蓉销魂香艳极具煽情的呻吟浪叫声,听进大武耳里有如仙乐妙韵般,他忘了甚么伦常与道德,只顾着沉迷于眼前这具活生生、令人魂飞天外、美艳淫浪又极具诱惑、和柔若无骨的胴体了。

  他迅速把下裳脱去,一手抓住黄蓉的丰臀,用膝头分开她双腿,另一手拿着那热腾腾胀硬得有点痛的阳具,朝着那湿漉漉的丰满小穴的裂缝猛地挤进去。啊,可能经验不足,或者雨露太湿路太滑吧,大武的阳具竟滑了出来。唔,他手执阳具,用龟头轻轻刮撩着那条粉红色滴着淫汁的裂缝,再掀开那片娇嫩的阴唇,然后腰间一沉,眼看龟头已塞入,乳白的淫液四溅,整根阳具要没根全进了……门外突然响起如打雷般急的敲门声,传来了郭芙和小武焦急的呼叫:「大武,大武,你在里面怎样了?」大武的龟头刚顶入黄蓉的蜜穴,立即被那层层嫩肉吸吮包含着,那份舒适酥麻快感更甚于郭芙的。此时门外十万火急般的敲门声,他可懒得去理,继续运劲耸动臀部急剧顶入。

  但,他忽略了黄蓉的机警和敏捷!当时,她的确被吸吮舔舐蜜穴的酥麻快感迷乱了心智,尤其那双在她滑腻细致胴体上、各敏感地方游走的手,确实挑逗起她体内的熊熊慾火,以致蜜穴里的蜜汁流过不停。但,当大武的阳具笨拙的在她小穴口滑倒、插不进去时,她知道正在奸淫她的非原来的拔拉都,立即转头一看(黄蓉本来是脸朝下面的趴在床上),赫然发觉是大武!黄蓉娇叱一声:「大武,你疯了?快放开我!」大武知道东窗事发,黄蓉已见到自己的罪行了,心里怕得要死。但,娇艳诱人犯罪的黄蓉那揉出水来的冰肌玉肤,和香滑细腻、似软玉温香的胴体真的是太迷人啦。更何况大武的龟头已顶入黄蓉百年难遇的宝穴,龟头上的肉冠正与她层层嫩肉纠缠包围着,从下而上、直至全身的快感叫大武宁死都不肯就此罢休。「哦,师母,妳实在太美太迷人啦!我就算被处死也要尝尝妳胴体的美艳和娇嫩是何滋味?唔……!」大武一面狂吻黄蓉的香背、粉颈、轻咬耳垂、舌舔耳孔外,双手猛地搓揉、捏摸她那弹力十足又柔腻细致的乳房,一声声的急喘热气喷向想摇粉臀摆躯体,企图想甩脱他纠缠的俏黄蓉。

  但,黄蓉的气力根本尚未恢复,再经大武先前的性挑逗已使她春潮氾滥,浑身酥软无力,而且那湿淋淋的蜜穴已被大武的阳具顶入一截,再经两人躯体不断的互相纠缠扭动,那原本被黄蓉天生紧狭易湿的蜜穴吞噬了一小截的阳具慢慢往内里滑进去……气急败坏的黄蓉更加烦燥不安了。一面狂抖浑圆雪白的丰臀,尽力甩掉那根半截插入蜜穴仍喷着热气的阳具。但另一方面,那根阳具大龟头上的肉冠因彼此颠扑不停,摩擦与刮弄着她娇嫩的肉壁所引致的绵绵不绝的快感,令性慾特强的黄蓉若有所失,一波波浓烈成熟女人味的蜜汁从她小穴汹涌出来,增加了两个性器官的润滑摩擦机会,也造就了大武的阳具直达花芯的方便。神情娇艳诱人之极的俏黄蓉终于难忍那种酥麻入骨的快感而娇啼浪叫起来。因为大武的阳具终于冲破层层嫩肉的纠缠一插直达花芯了。热气强劲的大龟头正抵压着子宫口不停的乱刮挤逼,「噗吱,噗吱,噗吱……」的响声,令大武兴奋到极点。他强忍龟头被吸吮紧箍包围所带来的夺命快感,倾尽全力疯狂抽插,勇猛撞击着黄蓉娇嫩的肉壁。每次抽出阳具、总带出一阵肉香扑鼻的水花。这个情慾初开、精力旺盛的初生之犊,如何抵挡得了黄蓉这个百年难遇的美穴那无穷无尽的吸吮与需索?大武一声闷哼,如熔浆火烫般的阳精劲射而出,通通灌入黄蓉娇嫩的子宫深处去。胴体呈现淡红色的黄蓉亦被这一波阳精烫得玉臀猛地上下抖抖簌簌,檀口娇吟不已。

  射过精后的大武轻轻伏在黄蓉的粉背上喘气。他没有立刻抽出阳具,因为他觉得紧咬住龟头的子宫口,慢慢分泌出一些温醇的液体注入龟头的马眼内,阳具的硬度奇妙地保持不变。这过程实在太美啦!大武嗅闻着黄蓉胴体上浓浓的肉香,又用舌头轻舔她耳垂,湿吻她雪白凝脂似的粉颈,沿着上去,终于捕捉到她娇艳欲滴的樱唇。他强烈地吻她,好像一个经验老到的采花客,享受着这具人人都视作梦中情人的美艳胴体。就在他反覆辗转狂吻性感诱人的黄蓉之际,门外再传来敲门声:「大武,你在里面怎么没声音啦?再不出声,我们就撞门进去。」大武正在迟疑不决、进退两难之间,黄蓉娇躯突然奋力一转将他甩开,并且坐了起来,随手拿起床上的丝毯盖住她诱人的雪白凝脂般胴体,向着大武斩钉截铁、语气坚定地说:「你快去开门,刚刚发生之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日后我自会处置。」突然逆转之情势确实让大武呆住了,他还赤裸着的下身,坚硬不屈的阳具仍沾满了黄蓉乳白色的花蜜直直的翘向着她,龟头上的马眼正滴着稀稀的精水呢。黄蓉的话他根本听不进去,而且还意犹未足的飞身扑向满脸绯红的黄蓉,但立刻又被她雪白细腻赤条条的一双长腿锁住脖子,隔开了两人身体上的接触。慾火焚身的大武双手猛地抚摸黄蓉滑腻腻的长腿,又用手指搔她脚底。

  黄蓉一向怕痒,锁住大武脖子的双脚一松,立刻被他左右抓住足踝高举大力张开,那迷人湿淋淋的蜜穴再次全露出来。大武飞扑上去以手强力分开她大腿,埋首黄蓉两腿之间,一阵子的狂吸猛吮,又舌舔又用牙齿轻咬阴蒂……霎时让黄蓉胴体酥软、快感一波又一波接踵而至,传遍全身每根神经。她诱人的娇躯如疾风中的杨柳般摇摆颤动,胴体上散发出来的肉香比前更香浓诱人。她半闭着媚眼,香唇微张,贝齿轻咬着下唇,发出「……」之娇吟,外人闻之只怕忍不住要一洩如住。大武眼见黄蓉春潮荡漾,她宝穴渗出的蜜汁吸之不竭,随即坐直身子用胀得刺痛的肉棒掀开那片肥美的阴唇,耸股沉腰「吱……」的一声破穴而入,他以为会通畅无阻地再度直达花芯。岂料,这次他发觉自己的阳具竟然像刺上了一道无形的墙,而且,还奇怪的慢慢自动「滑」出阴道。接着,他感到头上受到一记重击,「隆」的一声倒地晕了过去。这当然是黄蓉自救的险招。她定了一下神,软弱地站起来清理身上的分泌物,并找件衣服穿上,也替大武穿上下裳。此时,郭芙和小武刚好撞门而入自从发觉郭府一再受到骚扰或突袭,郭靖分派更多的人守卫,和定时巡查郭府内外,一时之间气氛显得相当凝重。同时,郭靖更督促大武小武和郭芙勤加练习武功,不许有任何疏怠懒惰。

  日子平静地溜走,企图刺探郭府的人似乎一下人间蒸发了,七个日起日落外表看似相安无事的日子又在指缝间过去。有件事似乎很奇怪,黄蓉总是避免单独与大武相处,甚至连眼神都不愿与他接触,当然,这尴尬只有当事者黄蓉和大武才体会到。这日,正当郭靖指导大武小武和郭芙练习武功,守城的吕将军派副官专程请郭靖及丐帮众人过府有事相讨。郭靖临离府前请黄蓉代为督导三个徒儿,一定要把特定的招式练好才能休息。郭芙与小武不费一个时辰就练得有板有眼,他们兴高采烈地获黄蓉准许休息,呼啸一声相相追逐嘻哈离去,留下黄蓉和大武几日来首次单独在一起。黄蓉因有身孕,为了方便皆穿着薄纱衣裳,何况天气还很闷热呢。大武练得看来很不顺畅,黄蓉一再从旁指导,两人身体时有近距离接触。黄蓉胴体内散发开去的成熟女人体香,隐隐若若地绕鼻而至。不一会儿,大武还是未见好转,在如此闷热的天气下,怀孕中的黄蓉似乎有点气喘。

  黄蓉娇颊微红,气息咻咻,吐气如兰的小嘴喷出芬芳的热气,胸前那双饱满、坚挺不坠的雪峰轻微的起伏抖动,她举手投足间放射出无穷的成熟女人魅力,令大武看得心猿意马,慾念丛生,胯下肉棒早就把裤子撑起像个小帐蓬般。大武轻轻搀扶着千娇百媚的黄蓉走去凉亭稍事休息,黄蓉无可无不可地没有拒绝,她轻靠着那张郭靖请人专程为她打造的椅子上竭息。她的呼吸有点急促,从她诱人娇艳胴体上挥发出来的肉香,一下导爆了大武数日来在体内抑制的慾火。他双臂突然紧紧搂抱着媚态撩人的黄蓉,嘴唇狂妄地、饥渴地追捕她微喘的香唇。黄蓉骤然遭到轻薄,自然摆动螓首躲避,但大武立即转移目标,他的鼻尖轻轻触过她光滑圆润的额头,嗅着她发际的幽香,再缓缓向下划过了她挺秀的鼻梁与她白皙光润的鼻尖厮磨触碰。黄蓉的鼻息变得粗重,鼻孔喷出来的成熟女人的芬芳气息,令大武胯下的阳具刹时蠢蠢欲动,他紧贴住她玉臀下股沟之间一下一下顶磨、打旋,阳具受到刺激显得更粗长暴胀。情慾渐被挑起的黄蓉可能感受到圆润微翘的丰臀下有一根凸凸的肉柱不老实的顶磨和撩拨挑,她烦燥不安的扭动诱人的胴体,这是情慾与理智的挣扎。

  扭动的胴体带动了弹性十足的坚挺雪峰与大武的前胸接触,惹来阵阵的酥麻。同时,黄蓉诱人的美臀在大武硬挺的阳具上揉磨,使他紧束在下裳内的阳具亢奋得欲破裤而出。大武深知时机稍纵即逝,要速战速决才能享受到黄蓉那肉香四溢,美艳不可开交的胴体,若此时不当机立断,煮熟的鸭子肯定又飞了。于是他不再迟疑,立即将嘴印在她柔软娇艳的樱唇上,她紧闭着性感的小嘴就是不肯张开,他硬顶入黄蓉的唇缝间,舌尖只能触碰到她咬得死紧而又洁白光滑的贝齿,丝丝的香津玉液渗入大武的口中,味香甘醇却让人无法尽兴。于是,大武忽生一计,他顽皮的用手指捏住她的鼻孔,蹩死她的呼吸。遭此奇袭,她的头当然左右挣扎摆动,却挣不出他另一只手的环抱。她柔软湿润的香唇左摇右甩也挣不脱他强硬封印在她檀口上的嘴。最后黄蓉无奈的松开香唇、紧咬住的如玉贝齿、檀口微开而喘气,大武也只让她喘完这口气,舌尖立即如灵蛇般钻入她吐气如兰的檀口中,绞缠着她不断逃避闪躲的丁香美舌,直到她被大武吻得快窒息的时候,他才放开了捏住她鼻子的手。黄蓉急喘而喷出的醉人鼻息如催情的春风灌入了大武的鼻中,使他的脑门发胀,慾火如焚。她含糊的娇嗲微哼,可真酥入骨子里「唔唔……嗯嗯……」大武一再辗转湿吻着娇媚的黄蓉,彼此急促的呼吸声像点燃了体内的慾火般一发不可收拾。此时,大武一只手往下偷偷地解开她的下裳。他的手触摸她如丝缎似细腻光滑的肌肤,微鼓起的腹部,柔软稠密而细长的阴毛,继而突袭那让他朝思梦想、蜜汁鲜甜、酷似水蜜桃般的宝穴。

  黄蓉对于胯下完全赤裸,又被大武在她胴体敏感地方四处游走的手挑逗得娇喘连连,在她急促的喘息中他指尖已经触摸到她早已泛滥成灾湿滑无比的两片肥美粉嫩花瓣,她雪白柔滑的大腿根急忙把大武的手夹住了,禁止再深入花瓣探秘。

  大武只好将中指往上移,在她花瓣上方那尖尖的,嫩嫩的阴核小肉芽上轻轻的揉动、撩拨,刹时令俏脸生艳的黄蓉诱人的胴体开始颤抖,被他的唇紧封住的小嘴吐出了丝丝芬芳的热气(美艳成熟女人的口脂香气),她的口中开始发热,柔软的香滑美舌主动的与大武翻江倒海般扭卷交缠厮磨不休,从黄蓉香甜的檀口内溢出一股股热呼呼的香津玉液灌入了大武的口中,真的是香美甘甜无比,大武比吃了催情药还要亢奋。这时大武抚摸在她胯下小肉芽上的手指,己感到那小肉芽已经又湿又硬,一股浓稠的阴精由她的花瓣缝中渗出,将她的花瓣浸沉得滑润无比,她雪白细腻修长的大腿轻微的抽搐着。当大武的指尖离开黄蓉那香喷喷、水淫淫、圆润的小肉芽时,她抽搐微颤的大腿若有所失般无所适从的放松下来。大武趁此时机,将自己的下裳脱去掏出那热腾腾的阳具来,黄蓉似乎有所发觉,她全身又开始绷紧,与大武紧胶着吸在一起的娇艳红唇透着丝丝的气息声,她含糊地发出软弱的叫声:犹如箭在弦上的大武那里听得进去,只见他手扶着挺立的阳具,将坚硬的大龟头在黄蓉粉嫩香滑湿腻的花瓣上磨擦轻刮着,她的十根纤纤玉指立即扣入了大武的背脊,似推还拒。当大武将龟头肉冠上的马眼不时点啜她花瓣上的红嫩小肉芽时,她的胴体开始发烫颤抖,大武用膝头轻顶下,她浑圆雪白亳无瑕疵的大腿顺从的张开了。大武轻轻的胸有成竹地将硬挺的大龟头挤开了胯下的两片花瓣,耸股运劲、腰往上一顶,「吱……」的一声,乳白色的水花四溢,阳具顺利破穴没根而入直达花芯,立即他感觉到龟头的肉冠被一圈湿滑温热的软肉紧紧的圈住,强烈的激情紧张及生理本能的反应,使得她宝穴里的嫩肉不停的蠕动收缩,啊,那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又来了,上次大武就在这种快感里忍不住射精的。

  大武被黄蓉那具摄人心魄,美艳成熟的胴体迷住了心智,不管一切后果,拿着已胀得发痛的阳具胸有成竹地将硬挺的大龟头挤开了黄蓉胯下的两片花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