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使未刪節第四集 下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欣然感覺到海妖女的口腔內吸力倍增,冷冷一笑,裝出把持不住的樣子呻睜道:”夫人的小嘴兒好厲害……“

欣然大呼過癮,摟著海妖女笑道:”夫人的小嘴紅艷迷人,準是位品簫圣手。“自從在那天的宴會上目睹了海妖女替所羅門口交,欣然就有了取而代之的念頭,如今這騷貨主動送上門來,自然不容錯過。

海妖女得意的說:”公子算是說著了,人家這張小嘴比起下面的肉洞更厲害呢!你若不信,便請親自評一番如何?“說著屈膝跪在欣然胯下,低頭含住龜頭賣力吸吮,兩只白嫩的小手也很有節奏的上下揉搓,爽得欣然瞇著眼睛渾身打顫。

海妖女將火燙的大肉棒深深吞入喉嚨,運起銷魂功,喉管竟如有生命般蠕動起來。欣然沒想到海妖女的嘴巴這么厲害,肉棒頓時又漲大了一圈,舒服的扯住海妖女頭發上下搖晃。

梅妖女眼中閃過一抹歹毒的冷笑,拿出看家的本領賣力吞吐肉棒,悄然發動天欲銷魂功,迫不及待的要榨出欣然的元精。

欣然感覺到海妖女的口腔內吸力倍增,冷冷一笑,裝出把持不住的樣子呻睜道:”夫人的小嘴兒好厲害……“

海妖女心中暗喜,吊起眼梢觀察欣然,哪知映入眼簾的卻是惡意的冷笑。

與此同時,欣然眼中射出兩道寒光,擊中了海妖女的眉心。”啊——“偷雞不成的蕩婦反被欣然瞳槍暗算,慘叫著摔倒在溫泉里。

欣然打了個響指,朱諾應聲走來,摟著欣然的脖子笑道:”主人哪,這妖婦太可惡了,您打算怎么整治她?“

欣然笑道:”當然是干上一炮再說!你先把她弄出去,免得還沒來得及爽就給淹死。“

朱諾乖順的潛入溫泉,把海妖女拖出來,面朝上擺在池緣。

海妖女中了瞳槍,身上軟綿綿的渾無一絲力氣,只有任她擺布。

欣然挺著大肉棒走過來,分開海妖女的大腿,便要劍及履及。

朱諾卻先行一步捉住大肉棒,扭著小腰兒撒嬌道:”主人啊!朱諾也想玩。“

欣然揉著小魔女的頭發笑道:”等我奸過海妖女,再來滿足你這小蕩婦可好?“

朱諾詭秘的一笑,柔聲道:”我倒是有個更新鮮的玩法,主人可愿嘗試?“

欣然大感有趣,問道:”是什么新鮮玩法,就來聽聽。“

朱諾笑嘻嘻的說:”這玩法叫做齊頭并進,也叫一槍二鳥,必須主人和我配合才能玩。“

欣然大笑道:”想不到你還有這么多鬼主意,我的小弟弟只有—個頭,怎么才能‘并進’。又要怎樣才能出一只鳥來?“

朱諾得意的說:”主人請看——“

說罷她熔成紅色的生態金屬,附在欣然下體,變成—根與欣然的大肉棒一模一樣的紅色肉棒,根部與小弟弟相連,共用一個子孫袋。

欣然彈了彈變成紅肉棒的朱諾,半是贊嘆半是調笑的罵道:”好個調皮妮子,仿造老子的小弟弟也就算了,怎么可以跟正品—樣大?馬上縮短一半!“

朱諾只得縮小,看起來比欣然自己那根小些。

欣然哈哈大笑,扳起海妖女的粉腿,挺起兩根顫巍巍的肉棒—起頂在她的下身,齊頭并進,戳進肉穴抽插起來。

海妖女的騷穴算得上身經百戰,可從來也沒被兩根大肉棒一起操弄過,淫洞被撐到極限,每當兩條大肉捧抽出,便會帶得撐得近乎透明的紅嫩淫肉倒翻出來,不出數十下,海妖女被操得翻了白眼。欣然拔出肉棒,小穴咕唧—聲噴出大灘淫,好似打開了閘門。

欣然決定換一個玩法。便將兩根濕淋淋滑膩膩的肉棒分別頂住海妖女的小穴和菊門,用力一挺腰桿,紅得發紫的大菰頭同時插進海妖女的前后兩洞,揉著海妖女的肥乳肆意奸淫。

朱諾所變化的紅肉棒與欣然的身體長在一起,神經相通,性交的感受也完全一致,因此欣然便可同時享受奸淫肉穴與菊門的雙重快感,如此極樂前所未有,抽插起來也特別過癮,特別興奮。

海妖女在兩條大肉棒的狂轟濫炸下一敗涂地,只覺得一股奇異的騷癢直鉆心竅,不由得挺直腰桿,緊縮花心、肛肉、小嘴大張,屏住呼吸。她明知泄身會損失大量功力,卻無法抵擋潮木般涌來的快感,絕望的緊繃脊椎,迎接高潮的降臨。

朱諾發覺了海妖女的變化,突然離開欣然胯下,變成一層薄薄的紅膜覆蓋在妖女體表,好像穿了一件緊身內衣。

欣然好奇的問她在做什么,朱諾傳來心電感應:”這淫婦是一只千年海螺修煉成精,泄身的時侯會排出大量精元,對你身體很有好處。我附在她身上,—是幫你吸納精元化為己用,二是防止她暗中搞鬼,用采陽補陰的手段暗算主人。“

欣然笑道:”照我看還有第三個好處,就是我在干海妖女的時候,你這小騷貨也可以沾光止癢。“

”嘻嘻∼∼主人說中了人家的心事呢!“

欣然低頭一看,果然海妖女的小穴變得高聳了訐多,花唇、淫豆全都變成了雙倍,肉嘟嘟的重疊在一起,恍若繁復柔嫩的花苞。

欣然暗想,剛才玩的是—槍雙鳥,現在是一桿雙洞,朱諾真是好寶貝,有了她,今后玩女人的花樣更加豐富多彩了。于是更加賣力的挺槍操干起來,瞇著眼睛享受同時奸淫兩只風格迥異、情趣不同小肉穴的快感。

海妖女是千年海螺精,浪穴豐潤多水,暗藏了重重疊疊的肉褶,每次拔出都會帶出細嫩鮮紅的淫肉,干起來水乳交融,其樂無窮。

朱諾的小穴是生體金屬變成,緊湊遠非人類女陰能比,最美妙的是生體金屬本身就有神

經細胞,能夠驅使陰肉做各種各樣的蠕動與收縮,像一只靈巧的小手攥緊肉棒,無處不在的按摩擠壓,同時肉膣也隨著肉棒的動作改變形狀,進時收縮,出時放松,肉壁彈出觸手般的肉芽和肉須,纏住肉棒親蜜愛撫,并吐出溫燙的淫水,幫助肉棒潤滑——簡直是—部無所不能的性愛機器!

欣然插的興起,沒有覺察到海妖女在連番奸淫下也恢復了一些體力,在即將高潮的剎那發動采補秘法,宮內彈出一根肉管,緊緊抵住馬眼,妄圖吸出陽精,不料紅魔女早有安排,小穴一縮,射出兩根肉芽兒勒住吸管。

海妖女大驚失色,吸管吸不出欣然的精華,引力就會反過來傷害自身,像抽水泵一樣把陰精大股大股的汲取出來。紅魔女凝神吸氣,將肉芽尖端變成鋒利的劍,毫不留情的剌穿了被勒死的肉管。

,膨脹的陰精頓時破洞涌出,在朱諾的疏導下流入欣然體內。

海妖女被破了功,痛得連聲慘叫,轉眼間昏死過去。欣然不理她,死死頂住小穴,直到涼津津的陰元全部吸盡,這才拔出肉棒。欣然撤身的同時,紅魔女朱諾也離開海妖女。飛身撲到欣然懷中,手臂勾著他的脖子,大腿纏在腰聞,汁水淋漓的小肉穴向下—坐,長了眼睛一般吞下大肉棒。

欣然吸納了數百年的陰元,感覺功力又有了突飛猛進,肉棒也漲得發痛,急需一射而快。于是托著朱諾的屁股狂操起來。兩人以站姿歡好,欣然環繞床榻緩緩走動,更給朱諾帶來了異樣的快感,美得她杏眼朦朧浪叫不止,撅起小嘴獻上香吻。小肉穴被大肉棒干得水聲淫靡,櫻唇也被欣然吻得嘖嘖有聲。

不多時,欣然繃緊尾骨射出火燙的陽精,朱諾也歡呼著將涼潤滋補的陰元奉獻拾小主人,體會水火相濟的性愛顛峰。兩人無力的倒在床上,享受高潮后的余韻。

朱諾調皮的戳戳昏迷不醒的海妖女,皮膚觸手粗礫干枯,不復當初的細嫩。原來海妖女損失了九成精氣,霎時間變成了干癟的老太婆。

朱諾仰著小臉兒問欣然:”怎么處治這條死魚?“

欣然微微一笑:”放她回去,借她的舌頭宣判所羅門的末日。“說罷喊來兩個礦工把海妖女丟出門外。

——————————————————————————–

第六章 裁之塔

衰弱的不成人形的海妖女掙扎著回到裁之塔六樓。一出現在自己房間里,頓時惹來眾仆的驚呼,認不出這丑陋的老太婆是誰。

海妖女怒火中燒,喘著氣下令所有的仆人脫光衣服躺在地上。她挑中最強壯的一個的騎上去吸取元精,轉眼將胯下的奴仆吸成人干,嚇得余者爬起來想逃。

海妖女吸取了一個人的精元,稍微恢復了力氣,吐出毒煙催眠眾人。一個接一個的騎上去,直到將所有男仆全部吸死,氣色稍好了一些。

海妖女喊來侍女,攬鏡一照,發現臉上仍有不少皺紋,好像突然衰老了三十歲,通過鏡面的反光,海妖女亦發覺侍女的幸災樂禍的笑容。不由得怒從心頭起,突然回手一爪,在她臉上留下五道深深的血痕。

女侍嚇得磕頭求饒。海妖女扯住她的頭發推倒在地,強行掰開大腿,三兩下將裙擺內衣撕碎,露出芳草萋萋的私處。海妖女獰笑著趴下頭去,”嘴對嘴“的咬住女侍的下體,尖細的舌頭像鉆頭似的鉆進穴內,強行撬開花房,狂吸精元。

女侍死命的甩動頭發,放聲呻吟,表情說不出是痛苦還是快樂,眼神變得恍惚黯淡,瞳仁擴散,漸漸失去了光澤。當海妖女從她身上起來,女侍已經被吸成了一具皮包骨頭的骷髏。

海妖女得意的擦去嘴角的血漬,回頭照了下鏡子,發覺眼角的皺紋又少了幾根。心想果然還是女人的精元更管用。不由得貪念大起,想把后宮中的女奴全部吸死。然而此舉無疑會激怒所羅門,她剛打了敗仗,正要乞求魔尊的庇護,不敢在這關頭因小失大。

悻悻的放棄了奪取女仆精元的打算,轉念一想,記起還有十多名男童,便將他們全部叫出來。

海妖女命令男童脫下褲子,排成一條列,急不可耐的跪在地毯上,從高到矮逐一含住男童的小弟弟津津有味的吮吸起來。這群小孩尚不懂男女之事,哪經得起妖女挑逗,一次又一次的在她嘴里射精,直到精盡血流,哀嚎著死去。短短半個時辰,十四名男童便被海妖女吸死了十三個。小杰也在眾男童之中,因為年紀最小,個頭最矮,便排在了隊伍末尾。

海妖女跪得膝蓋生痛,索性仰躺在地毯上,讓小杰光著屁股騎在自己的肥奶子上挺動肉棒操干櫻桃小口。

小杰目睹了同伴的慘死,心知這一次是兇多吉少了,只能緊咬牙關支撐著不肯射精。

海妖女躺在地上,愜意的品嘗著小男孩活力十足的肉棒,暗想這小家伙的本錢不錯,堅持了這么久還沒射出來。

她可不知道小杰雖然年幼,卻在欣然的調教下擁有了不遜于成年的性知識和經驗,再加上死亡的威脅,故而支撐的比較久。然而畢竟不是海妖女的對手,最終還是顫抖著將一泡陽精射在妖女口中,頭一歪,昏倒在她肚皮上。

海妖女此時已經恢復了四五成功力,不再像剛才那樣急需補充精元。撫摸著小杰的臉蛋想,手底下的當差幾乎全讓我弄死了,留下這小鬼當個跑腿也不錯。一念之慈,饒了小杰的性命。

抬手把小男孩推下去,吐出口中殘余的童子精,細心的涂抹在臉上,自言自語道:”再粘貼幾片嫩黃瓜做一次營養美容,眼角的皺紋就差不多看不出來了。“這時,鐘聲突然敲響,已經是晚上九點鐘了。

海妖女急著去見所羅門,衣服也不穿,扭著被欣然操得紅腫未消的肥臀上了塔頂。

海妖女剛走,小杰便悄悄睜開眼楮,四下張望一番,發覺再沒有活人,這才戰戰兢兢得爬了起來。這小子受了欣然的熏陶,也學會了裝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