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美紗紀恥悅的履歷書 第五章 調教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岩月擔心有人聽到,小聲說。「還和那樣的年輕人交往嗎?這不像妳的為人。」

第五章調教

走到辦公室時,美紗遇見岩月。

「想和妳商量去伊豆旅行的事,今晚九點鐘見個面好嗎?」

岩月擔心有人聽到,小聲說。

「還和那樣的年輕人交往嗎?這不像妳的為人。」

最近打好幾次電話給美紗,但還說不上幾句話就被掛斷,使岩月心急如焚。

「沒有和那個人交往。只是…」

美紗說到這裡停下來,用銳利的眼神注視岩月,說:「有了喜歡的人,和他交往。比你大五歲,斯斯文文的人,所以今後不想和你有什麼瓜葛了。要旅行就和心愛的太太去吧。」

美紗說過後,心裡痛快極了。

「美紗,我知道妳說的不是真話,只是在生我的氣。」

美紗不理會岩月的勸阻,轉身離去。

很快的就忘了岩月的事,心裡只念著佐原。想到能見到佐原,恨不得立刻飛到旅館。隨著接近旅館,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雖然有些不安,但又忍不住要和佐原見面。

敲門時,房門隨即打開。

「我對公司那個人說再也不和他見面了,也要他不要再打電話來,更拒絕和他去旅行。」

像孩子見到媽媽立刻說得意的事一樣,美紗進入房裡立刻對佐原說,顯得非常興奮的樣子。

「真可惜,那個人現在一定很失望。」

佐原沒有表示興奮,只是平淡的回應,美紗感到不快。

「金妮的那個人最近好像失魂落魄的樣子。偶爾去一下吧,實在太可憐了。」

一般男人恨不得把女人佔為己有,佐原卻不然,不會嫉妒,也不會限制美紗的行動。如此一來,美紗想要求限制她的行動。

現在看起來是自由的,事實上,美紗的心牢牢得掌握在佐原的手下。

「今天我要看妳手淫,上次妳不肯才浣腸的,妳還記得吧。」

「不要!不要說了…」

美紗對脫她身上夾克的佐原猛搖頭。

「妳只是用手指,還是用什麼其他的東西嗎?」

美紗的臉通紅,忍不住低下頭。

「其他的衣服自己脫,然後先手淫再淋浴。」

「不要…」

最近美紗說不要這句話,其實就是對佐原撒嬌。

佐原命令她做的事,就算反抗,最後還是得做的。明知如此,為了想讓佐原斥責,所以要先拒絕。

「妳每天都這樣做吧。所以妳的左右花瓣的大小不一樣,從小學開始的嗎?」

「那種事…我沒有做…」

聽佐原說花瓣的大小不同,美艷的臉更紅了。不知道用自己的手指玩過幾百次,甚至於幾千次。

昨晚上床後她想到佐原,立刻用手指玩弄花芯。

「有沒有插入香蕉或是原子筆玩呢?」

「那種事…我沒有做過…」

處女時期沒有把任何東西插入花芯裡,直到知道男人之後,有使用保險套套在香蕉上玩過。

「在床上或椅子上、地毯上都可以。」

「不要…」

「不要嗎?我會等到妳做為止。可是三小時後我要離開這裡,因為家裡來了重要客人。」

三小時太短了。和佐原在一起的三小時,相當於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十分鐘。

「喝啤酒嗎?」

佐原從冰箱拿出啤酒。

以會他會用男人的暴力,但又這樣若無其事,美紗無法判讀佐原的心。

「要喝更強的嗎?喝威士忌嗎?」

佐原見美紗沒有拿酒杯,於是問她。

美紗搖頭,然後默默的做出鬧彆扭的態度。

本來以為進入房裡,佐原就會立刻玩弄她。如果受到綑綁,胯下有繩子,用言詞淩辱,花芯就應該開始騷癢。

美紗看一下手錶,寶貴的時間白白浪費,美紗幾乎要哭出來。

「我離開後,妳可以和別人利用這個時間。不妨把金妮的那個叫來,不過,也許對他太沒有禮貌了。」

佐原笑著淺飲啤酒。

「我說過好多次,已經和他分手了,真討厭!」

美妙歇斯底里的大叫。

「妳這是欲求不滿的表情。可是妳要先手淫,像妳平時做的那樣就行了,,不是很簡單嗎?」

「不要!不要!」

美紗急得恨不得把酒杯擲向佐原。

「妳是一直都不能做一個乖孩子。」

佐原起身,來到美紗的背後。

「妳要回去了嗎?」

美紗搖頭。

「妳不回去,又不肯手淫,那麼我回去吧。」

佐原很可能真的走了。

「不!你不要走!」

美紗立刻回過頭哀求。

「那麼,妳是知道該怎麼做的,我只等妳一分鐘。」

過去是男人無法留下美紗,但不曾有過男人不碰美紗就走的。

美紗明知和佐原作戰是贏不了的,所以很後悔憑白浪費了時間。美紗立刻站起來,在佐原的面前脫衣服。

「就在這裡,屁股對著我,用狗趴姿勢弄。因為妳沒有立刻開始,所以失去選擇權。」

佐原掀開床罩。

「讓我側臥吧…」

「不行,快一點做狗趴姿勢吧。」

如果再猶豫不決,佐原可能真的要走了。美紗在床上做出狗趴姿勢。

「妳是壞女人。」

「噢!」

屁股突然被打,美紗向前撲倒,在雪白的屁股上出現紅手印。

「快一點做狗吧。」

佐原突然用嚴厲的口吻,使得美紗來不及皺眉頭就做出狗趴姿勢。立刻又在屁股上打了三下。

「噢…唔…痛啊…」

除了痛之外,有淫靡的快感從體內湧出。不過,忍耐也只能二、三次。

「啊…饒了我吧!」

美紗的屁股落下去。

「恢復狗的姿勢!」

「不要打了…」

「只是這樣嗎?是不是有什麼話忘了說了?」

「對不起…原諒我吧…」

美紗痛得流淚。

「快恢復狗趴姿勢。」

美紗搖搖擺擺的做出狗趴姿勢。在紅手印的下面,花芯溢出蜜汁,發光。

「妳不要動,我給妳裝上尾巴就更像狗了。」

佐原用手指在菊花蕾上輕輕揉搓。

「啊…」

美紗忍不住扭動屁股。雖然菊花蕾被摸了好幾次,但還是會感到羞恥。過去的男人從未摸過,所以更感到羞恥。

「今天不會給妳浣腸的,可是我覺得妳會那樣要求的。」

佐原一面揉搓菊花蕾,一面偷笑。

「啊…不要在那裡…」

美紗扭動屁股的同時點燃欲火。

佐原的一根手指使美紗又羞恥又痛快。

「摸到這裡後,多少會開始濕潤。我儘量的開發妳這裡,將來會比前面更喜歡在這裡弄,希望早一點把粗大的東西插入這裡。」

大的肛門棒還無法插入美紗的菊花蕾,還要一些時間。

「不要…不要弄屁股…」

美紗回頭看佐原,也皺起眉頭。

「我帶來這個給妳,我想和妳十分相配,是給妳的禮物。」

佐原拿出有二十幾個紅珠子串連的東西。

美紗以為是珍珠項鍊,這是第一次佐原送給她的禮物,美紗很感高興。

「喜歡嗎?」

美紗點頭。美紗想著因對忍耐羞辱,所以得到獎品。

「妳喜歡是最好了。」

佐原露出得意的笑容。佐原今天為了可愛的菊花蕾,準備了比大拇指稍小的項鍊的一串肛門珠。

美紗誤以為是項鍊之類的東西,原來是肛門道具。

「妳不要動,我給妳裝上這個美好的禮物。」

佐原在略微濕濡的菊花蕾,把肛門珠用力塞進去。

「噢!」

異物進入肛門的可怕觸感,使得美紗難以呼吸,全身汗毛倒豎。

「狗必須有尾巴,粉紅色的尾巴最適合美紗。」

美紗正感驚鄂之際,第二顆珠子又塞進去了。

「噢!」

羞恥感和屈辱使美紗雙臂顫抖,當知道要塞入第三顆時,美紗的臉轉向佐原。

「不要!」

美紗這樣逃避時,剩餘的肛門珠在胯下搖擺,那種感覺使美紗的血液倒流,全身都羞紅了。

「恢復原來的姿勢。」

「不要…」

「妳不是喜歡這個禮物嗎?那是裝在肛門的東西。沒有浣腸就放進去,現在若拉出來,妳應該知道是什麼情形。」

佐原看著手握肛門珠準備把它拉出來的美紗。

「啊…不…」

美紗放開肛門珠,掩住臉,扭動身體。

佐原不斷的侮辱美紗,受到如此嚴重的屈辱,為什麼仍忍不住要和他見面呢?現在的美紗羞得無地自容。

「應該先弄乾淨裡面的。現在還不想拉出來,就要恢復狗趴姿勢。」

「不…」

美紗仍舊掩住臉搖頭。

「不然現在就要把這個東西拔出來,我不想看到弄髒的珠子。」

「不要!」

美紗對佐原的每一句話都產生強烈的反應,滲出汗水。

「可以手淫了吧,要用狗趴的姿勢搖動可愛的尾巴。」

「不…太難為情了…不要…」

美紗想去廁所拉出珠子,從床上爬下來。

「不可以!」

佐原把美紗拉回來,推倒在床上,俯臥。又把一棵珠塞進去。

「唔…噢…啊…」

美紗的聲音沙啞,乳房搖曳。

「進去五個了,再來一個怎麼樣?」

「唔…」

「可以全部都塞進去,不然用狗趴姿勢手淫。」

「不要啦…我弄…所以不要啦…」

美紗由衷的不想再塞入肛門裡。知道自己的花芯如尿尿般濕淋淋了。

佐原冷冷的觀察每塞入一棵珠子就會更濕潤的花芯。

美紗做出狗趴姿勢,手指開始在花瓣上蠕動,掉在肛門外的珠子一起搖擺。

每一次美紗都是去佐原指定的旅館。今天是在咖啡廳見面,然後一起去旅館。

還是專門為性交建造的旅館比較好。除非套房,一般的房間會擔心被隔壁房或在走廊上聽到。打屁股的輕脆聲也許傳出來了。

「已經訂好房間了。」

「請問,預約的號碼。」

「GF36。」

「請。」

櫃台的女職員拿出鑰匙。

佐原帶美紗走進櫃台旁邊的電梯。

看得出來佐原帶來這家旅館,可是很奇妙的,美紗並不感到嫉妒,即使他有妻子也不重要,只要佐原能安排時間和美紗見面就夠了。

佐原手提黑色皮包。因為知道裡面有什麼東西,所以還沒有碰到身體,美紗便產生騷癢感。

「噢…啊…」

走出電梯就聽到女人的尖叫聲。

美紗驚訝的看佐原。

「整個旅館都有遮音設備,再大聲喊叫也只是這種程度,不必擔心。」

「啊…」

打開房門時,美紗倒吸一口氣。

在正面的牆壁上看到像十字架的E狀的東西,其上有拴手腳的皮套。美紗這才知道是SM旅館,心跳加速。

美紗瑟縮的不敢進去時,佐原把她拉進去,關上門說:「不能第一次就帶妳來這裡吧。」

認識後立刻來這裡,美紗可能不會再和佐原見面,現在雖然還有不安感,但身體騷癢,心裡迫切的思念著佐原。站在佐原的面前,抗拒之心完全消失,變成百分之百的順從的女人。

佐原脫下美紗的皮夾克,手放在她的胸前。

「害怕嗎?」

感受到美紗的心猛烈跳動,佐原瞇著眼睛。

美紗想說話,但說不出來。任由佐原脫下身上的衣服。這個房間的異常氣氛,使得美妙不停的吞口水。

佐原常把美紗的雙手綁在背後,今天則綁在前面。

「今天想要做什麼?」

美紗當然說不出來。佐原的行為一向怪異,不是能說出來的。

「妳不回答,我就隨便弄了,可以嗎?」

美紗還是吞下口水不作答。

佐原拉起美紗的手,拴在從天花板垂下來的鐵鍊掛鉤上,然後拉起鐵鍊。一直到美紗必須用腳尖站立時才停止。

佐原親吻光溜溜的腋窩。

「噢…」

美紗扭動身體,鐵鍊發出摩擦的聲音。腋窩平常鮮少露出來,顯的特別敏感。

「放下我吧…」

美紗明知太遲了,但還是喘息著要求。

「妳不答應一切聽我安排嗎?首先把肛門珠塞進妳的肛門,要全部塞進去,然後立刻在這裡排出來,妳知道那樣會是什麼情形嗎?」

「不要!快放我下來…」

全身好像有火燃燒,美紗拼命的扭動身體掙扎。

「沒有浣腸就塞進去,知道後果是什麼樣子嗎?」

「不要!不要…」

看到佐原從皮包拿出肛門珠,美紗瘋狂般的掙扎,鐵鍊發出刺耳的聲音。

「不要!不要啊…」

這裡和以前的旅館不同,佐原大聲叫也沒有關係。美紗以前所沒有的大聲喊叫。以為完全被佐原破壞的自尊,還殘留一些。不想讓佐原看到弄髒的肛門珠。

「一定要塞入妳那可愛的肛門裡,不想這樣就塞進去,一定有要求的事吧。」

美紗猛搖頭。

「沒有要求了嗎?」

佐原來到美紗的背後用肛門珠撫摸搖動的屁股。

「不要…」

美紗拼命扭動屁股,不想讓佐原把肛門珠塞進肛門裡。

「不要動!」

「不…」

用腳尖站立是無法用力活動身體,但美紗還是使出全力搖動屁股。

佐原拿有六穗的皮鞭,因為力量分散,只能算是玩具。可是讓美紗看到後,揮動時發出的銳利聲音,還是使美紗嚇得全身僵硬。

「打屁股還是不能滿足吧?用這個懲罰,妳也許會順從。事實上,來這裡是想受到淩辱,但又為什麼不肯說出想要什麼呢?」

佐原說完,用皮鞭抽打地板讓美紗看。美紗的全身汗毛倒豎。

「不要打!」

佐原來到美紗的背後時,美紗立刻反轉身體。

「要打乳房嗎?我不一定要打後背或屁股。」

佐原輕輕的揮動皮鞭打在乳房上。

「噢!」

雖然如遊戲般的沒有用力量,但美紗仍然恐懼萬分。

「下一次要更用力打了,是要我打乳房嗎?」

看到快要哭的表情,佐原又舉起皮鞭。

「饒了我吧…不要打了…」

不理會美紗的懇求,佐原迅速繞到美紗的背後。美紗轉動身體之前,皮鞭已打在屁股上。

「啊!」

隨著輕脆的肉聲,美紗大叫。屁股上沒有留下鞭痕,可見佐原還沒有用力量。

但第一次受到鞭打的美紗,痛不痛並不是問題,只要看到揮動皮鞭,全身便冒汗,大腿根不停的顫抖。

「不久後就會迷上的。只要想到挨打,就會流出大量的蜜汁,說不定妳已經濕潤了。」

佐原站在呼吸急促的美紗面前,用六角形的皮鞭柄壓在陰毛上。

美紗的鼠蹊部抽搐,把積存在嘴裡的唾液咕嚕一聲吞下去。

「不要打…」

「妳能回答,為什麼要挨打呢?」

「因為…我拒絕塞入珠子…」

嘴裡很快的又積滿唾液,吞下時發出很大的聲音。

「妳是不願意塞入那裡嗎?」

看到美紗沒有立刻回答,佐原用力推壓皮鞭柄,滑過大陰唇的肉縫,停在花瓣上。

「啊…是在屁股上…」

「妳應該不討厭塞入珠子的,上次塞入時也濕淋淋的。」

美紗只好低下頭。肛門確實有點快感,心裡雖然感到害怕,但身體騷癢。那是只有在屈辱中能得到的快感。

「不想要皮鞭,只好用珠子。只留下最後一顆外,其餘的全部都塞進去。妳能說,請塞入珠子的話嗎?」

美紗聽後,覺得自己的耳根火熱。

「不要!不要塞進去…」

「好吧。」

佐原站在美紗的背後,第一次手下不留情的抽打屁股。

「啊!」

為遠離皮鞭,用腳尖站立的美紗拼命移動身體。身體和鐵鍊形成傾斜,這是能逃的最大限。

佐原的皮鞭打在美紗的後背。

「啊…唔…噢…不要!」

挨打時,美紗的身體彎成弓形,全身冒冷汗。抽打四、五次,佐原來到美紗的面前。

「乳房比打後面更痛,打到乳頭上會流淚的。」

佐原的口吻仍舊溫和,對美紗的恐懼似乎感到很高興。

「不要打…還是珠子…把珠子…塞進來…」

美紗說完後,放鬆支撐身體的腿力,體重完全落在鐵鍊上,發出可怕的金屬聲。

「就這樣塞進去可以嗎?沒有其他的話要說了嗎?可以在這裡塞進去,就在這裡弄出來嗎?」

美紗搖頭。

「不要這樣放進去…先弄乾淨吧…」

佐原慢慢的恐嚇美紗,讓她從自己的嘴裡說出屈服的話。

美紗知道這種情形,可是毫無辦法。

「怎麼樣才能弄乾淨?」

佐原用手板起美紗的臉。

「請…給我浣陽…哎呀…」

「妳不是說得出來嗎?沒能很快的說出來,是不是想受到懲罰,也許是不夠力量的原故吧。」

佐原把美紗從鐵鍊上放下來,將仍舊綑綁的雙手拴在床欄干,然後要她擡高屁股,注入200cc溫水。

注入二次溫水,兩次排泄都被看到,最後在浴室把手指插入肛門裡清洗時,美紗完全變老實了。

「在塞入珠子之前,今天要插入更大的。妳的肛門越來越柔軟,是上等的菊花蕾。」

美紗雙手被拴在床上,只好跪在地上擡高屁股,菊花蕾開始蠕動。

佐原在菊花蕾上吻。

「啊…」

強烈的快感穿過美紗的體內。

「不要在那個地方…」

雖然有快感,但吻肛門還是感到難為情。回頭看佐原的同時扭動屁股。

「是插入比吻更好,對不對?」

在十根擴張的棒中,已經用到第五根,所以今天要插入直徑三公分的棒。每插入擴張棒時,美紗即產生肛門欲裂的疼痛。經過幾次的抽插後,痛感消除,子宮也隨騷癢。

佐原用手指沾上凡士林,在肛門裡外塗抹。

「啊…」

肛門愛到揉差,感到十分苦悶。很想變成嬰兒一樣,把一切交給佐原。可是說不出來,連美紗自己都感到急燥。

「美紗,不久後,妳的後面也能接受男人的東西,很高興吧?」

那是多麼可怕的事…但又產生被虐的快感。從美紗的內剛溢出的蜜汁,沿著大腿流下去,美紗不停的發出甜美哼聲。

「吐氣吧,要塞進去了。」

「不要弄痛…」

美紗很緊張,肛門抽搐。

「唔…」

每一次插入比上一次更粗的擴張棒時,美紗都會感到恐懼,很想說不要了,但說不出來,全身冒汗。

「很好,比上一次柔軟多了。」

佐原開始緩慢的抽插,怕把肛門弄傷。

「唔…啊…我怕…我怕…」

當自己的身體接受這種異常的行為時,美紗對自己感到害怕,已經無法回到認識佐原之前的自己。明天會變成什麼樣子…一個月後…一年後又是什麼樣子…美紗在恐懼的快感中,不停的溢出蜜汁。

佐原又用粗大的陽具塞入濕潤的陰戶內。

「啊…」

美紗的全身因出汗而發出光澤。

「前後都插入粗大的東西,感到很幸福吧。美紗…」

「唔…不要拋棄我…」

美紗流下歡喜的眼淚。

只要站在SM旅館的門口,美紗的心就怦怦跳動,花芯開始濕潤。

從上一週開始使用SM旅館以來,美紗更了解被虐待的喜悅,身體隨時都有騷癢感。

「結城小姐,戀愛了嗎?」

「有情人了嗎?」

在公司裡,常有同事如是問。美紗以為有人發現她進旅館,感到緊張。

「快老實的招出來吧。」

「為什麼這樣說呢…」

「因為最近特別漂亮。妳本來就是個大美人,現在顯得更性感。」

美紗聽後,不由得想到佐原。知道受到淩辱後,自已變成更性感的女人。在公司裡偶然遇到岩月,也不再對他說帶刺的話了。

岩月想說和她約會,美紗只是帶著微笑搖頭。

美紗的心只掛記佐原。想到佐原的愛,岩月的事就不重要了。

今天的房間比上一週的更寬大。有兩張床,美紗還以為旅館都是有兩張床。一對情侶來這裡不會分別各睡各的床,剩下的一張床應該是浪費的。

房裡有類似婦產科診療台的東西。美紗曾經因月經不順去過婦產科,所以看到它,不由得想到佐原要如何的玩弄她了。

「妳上過診療台吧,脫去襪子和三角褲,躺在這上面吧。」

想到只有下半身赤裸,覺的比全身裸露更難為情。佐原知道如何使女人感到特別羞恥,如果是岩月或是雄介,一定要她脫光衣服。

佐原坐在椅子上,在美紗脫去高開叉的三角褲,上到診療台前,一直坐在那裡沒有動,這樣更使美紗產生羞恥心。

「不要看…」

佐原這才過來用皮帶拴緊美紗的雙腳。

和婦產科不同的是台的左右有手銬,位於腰部。佐原把美紗的雙手拴在那裡。

佐原站在美紗的腳下,看她的全身,黑白格的上衣仍未淩亂,但黑色的裙子撩到腰上。

美紗知道無用,但還是夾緊雙腿。這樣從正面看花芯,會使美紗感到難為情。身上有上衣和裙子也覺得不自然,還不如全身赤裸的好。

「妳只是這樣在台上,可愛的陰戶就濕淋淋了。」

「啊…不要看…」

美紗對自己只是擺出羞恥的姿勢就濕潤也感到難為情。

「妳的陰戶說,還要多看。」

「不…」

「妳應該說仔細看一看。」

「不…不要看…」

美紗又扭動無法併攏的雙腿。

「妳這樣不順從,只好處罰了,即然來到這上面,就檢查裡面的情形吧。」

聽到這句話的剎那,溢出大量的蜜汁,流到會陰上。

「不要用力。」

佐原拿起擴張器,插入濕淋淋的花芯裡。

「唔…」

金屬冰涼的觸感使美紗的下半身起雞皮疙瘩。

佐原在陰戶張開後,用手電筒照射裡面。

「美紗的這裡很可愛,也把可愛的菊花蕾打開看一看吧。」

「不要!」

「我也有張開肛門的器具。」

「不要…現在不要…」

「現在和以後不是一樣嗎?」

「不要…現在不要…求求你…現在不要…」

「為什麼?妳不說原因,現在就插進去了。」

佐原明知美紗不願意的理由,還故意追問。

「要先浣腸…」

美紗不能用手掩臉,只好用力搖頭。

「妳好像終於知道後面先弄乾淨才是有禮貌的。」

美紗只有繼續搖頭,因為自已說的話和佐原說的話都使她非常羞恥。

「現在要剃光妳的陰毛,要光溜溜的,像嬰兒一樣。」

「不…不要…」

佐原拔出擴張器,美紗扭動屁股掙扎。

佐原不理會美紗的抗拒,仍然準備剃毛。泡沫塗在陰毛上,剃刀從恥丘滑向肉縫,發出輕微的剃毛聲。

「啊…」

美紗發出有氣無力的哼聲。

佐原以熟練的動作繼續剃毛,不久便大功告成。

「剃毛是為了要見客人,希望客人能滿意。」

佐原把美紗留在診療台上,自己躺在床上休息。

「放下我…」

因為被剃毛後全身火熱騷癢,又看到佐原休息,就更急燥,用力扭動屁股表示摧促。

於此之際,聽到敲門聲,美紗感到緊張。沒有要過食物或飲料,一定是服務生找錯房間。

沒有想到佐原聽到後,起身去開門。

進來的是雄介,看到美紗的樣子,雄介露出嚴肅的表情。

美紗忘了自己被拴在診療台上,掙扎著想爬起來。

「不要啊…這是為什麼…快放開我!」

「這裡是交換夫妻用的房間,所以有兩張床。這是我指定時間要他來的。」

美紗覺得受到佐原的侮辱還能忍耐,但不希望雄介看到自己這種樣子。

「我把美紗的陰毛剃光了,這種樣子很可愛吧。剃毛時,美紗還流出淫液。她是喜歡受到這樣的淩辱,比真正的性交還喜歡。可是我認為,偶爾應該讓她和年輕健康的男人性交。」

美紗實在不了解佐原要其他的男人和她性交,他自己卻在一旁看的心理。

沒事先商量就如此做,使美紗第一次感到佐原的可恨。

美紗拼命的掙扎,但毫無作用。

「美紗,妳這樣子真好看。只脫去三角褲,分開大腿,陰毛也剃光了,真想拍照留念。」

「我不會饒了你們!碰我的話,更不會饒了你。」

「怎麼辦?只好走了。」

佐原的態度依舊。

「我愛美紗,我才不願意把美紗交給你,把我的粗大的東西插進去,美紗就會喜極而泣。」

雄介說完,毫不猶豫的開始脫衣服。

「不要!放下我…我討厭雄介!不要…」

美紗歇斯底里的大叫。

「妳的陰戶紅紅的,像在說想要我的小兒子。」

雄介想微笑,然臉上的表情顯得很不自然。

從第一次和美紗發生關係已經一個多月。美紗不理他後,忍不住去泰國浴,但每一次都感到更加的空虛。

「不愧是年輕人,真有精神。但並不是能插入就是好的。她已經在診療台上,就這樣愛撫她吧。」

「哼!我不要讓你指揮。即然在這種地方,我也會做淫邪之事。」

雄介恨不得立刻插進去,但怕佐原瞧不起,於是進入美紗的雙腿之間。

「不要…不準碰我!」

美紗拼命掙扎,結果使雄介更加興奮。

雄介把兩根手指插入肉洞裡。裡面火熱,手指轉動後開始抽插。

「啊…不要…唔…」

雄介一面用手指抽插,一面用嘴吸吮肉芽。美紗的屁股猛烈跳動。

美紗一面掙扎,一面看著坐在床上的佐原。

「這不是雄介在弄吧…是你在弄吧…是那樣吧…?」

美紗看到當旁觀者的佐原時,知道雄介不過是佐原的一個道具而已。雄介的口交和手指的抽插,使美紗的呼吸急促,發出哼聲。達到極限時,全身開始顫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