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美紗紀恥悅的履歷書 第六章 奴隸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數日前,佐原在SM旅館讓雄介姦淫美紗後,今天又要把她帶回自己的家裡,而且知道他太太也在家裡。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第六章奴隸

「我還是…不想見你的太太。」

美紗來到佐原的家門口,緊張的站在那裡。

數日前,佐原在SM旅館讓雄介姦淫美紗後,今天又要把她帶回自己的家裡,而且知道他太太也在家裡。

真不明白佐原在想什麼?他要怎麼向太太解釋呢?

佐原用力把美紗拉進門裡。

當四十歲左右,穿和服的美麗女人出現時,美紗確實很驚訝。

柳眉,溫和的眼神,帶著笑容的嘴唇…充滿高雅氣質的女人有貴族的風範,而且感覺不出有驕傲的氣息。

「她是結城美紗小姐。」

「你好,請進。」

美紗聽她這樣說,反而感到內疚,原有的排斥心裡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安感。

佐原介紹她是妻子絹惠,不知她知道事實後會有什麼反應。

進入客廳裡,美紗還是無法放鬆心情。

「妳好像很不安的樣子。」

「為什麼叫我到這裡來…」

「因為要你和絹惠和平相處。」

「這…知道我們的事以後就…」

「她早就知道了。」

聽到佐原的話,美紗無言以對。

絹惠端來茶和點心。和佐原一樣,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只能認為她知道丈夫的性無能,所以十分放心。

她知道佐原會做那種無恥的事嗎?佐原不可能對如此高雅的女人做出異常的行為。頂多用手指和嘴愛撫她吧,想到這兒,美紗對絹惠產生即嫉妒又羨慕的感情。

「咖啡也不錯,但是茶是我們國人的口味。這個茶很香。」

「如果不合美紗小姐的口味,可以改為咖啡的。」絹惠見美紗沒有動咖啡,說。

「不…我今天沒有太多的時間,馬上就要告辭了。」

剛才為什麼沒有甩開佐原的手,拒絕進來呢?美紗後悔了,不想見到這樣美麗的太太。希望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形下,和佐原交往。

「今晚就要妳住在這裡,妳要有這樣心裡準備。」

「不…」

原以為和平時一樣住在旅館,怎麼可能住在有他妻子在的家裡。

「請不要客氣,我聽先生說過了。」

不知道佐原是怎麼跟妻子說的。絹惠做出招待朋友般的表情。

「不,我還有事。」

美紗恨不得立刻從絹惠的面前消失。

「沒有聽說妳有事,是和男朋友有約嗎?」

佐原放下茶杯,暗指雄介。

「打擾了。」美紗想站起來。

「還不能讓妳走。」佐原抓住美紗的手腕。

「請放開…」

不知道對佐原的這種動作,絹惠做何感想,美紗感到困惑。

「我說過,今天晚上不會讓妳回去的。妳也不必顧忌絹惠。」

佐原用力拉,美紗也用力抗拒。佐原以更大的力量把美紗拉過去。

「不要!」

「妳是不是又想受處罰呢?」

佐原無視妻子的存在,使美紗失去冷靜。

「不能這樣,請放開我。」

美紗堅決的抗拒。可是想到再反抗下去可能會失去佐原,心裡一陣難過。

「絹惠,繩子。」

佐原把美紗拉倒,使她上半身趴在自己的腿上,說出讓美紗難以相信的話。

「妳沒有聽到嗎?」

佐原對露出困惑的表情的絹惠加強語氣說。

「好像還不懂的樣子。」

佐原掀起美紗的裙子,露出裙子同色的深綠色吊襪帶。佐原又把高開叉三角褲拉到膝上。

美紗掙扎時,佐原揮手打屁股。

「啊…」

為今晚新買的吊襪帶,真不希望在這種情形下讓佐原看到,絹惠的視線比挨打的屁股更讓美紗刺痛。

「對她溫柔一點吧…」

絹惠的話使美紗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對她夠溫柔了。這樣打屁股,美紗就會濕潤,所以她喜歡受到這樣的懲罰的。」

美紗全身冒汗,不想在絹惠面前受到更大屈辱。美紗掙扎著想擡起身體。

絹惠拿起紅繩交給佐原。佐原使用一手壓住美紗的後背,把美紗的雙手綁在背後。

「啊…不要!」

頭髮散亂,呼吸急促,美紗的後背不停的上下起伏。

「你們兩個人…這是為什麼…」

美紗開始懷疑他們兩個人是有預謀的。打屁股和綑綁雙手好像和過去一樣,但覺得目的完全不同。

聽到美紗上氣不接下氣的問,絹惠臉色稍變。

「妳討厭我先生嗎?」

美紗對絹惠完全無惡意的表情又感到迷惑。

「還是…討厭我呢?」

美紗無法了解絹惠的真意,只好轉頭看佐原。

「現在想和妳一同享受快樂的時光,不只是我和妳,絹惠也一起。彼此是女人也很不錯的。」

美紗無言以對。

「從婚前就開始調教絹惠,所以她不會反抗我說的話,是絕對服從的優秀奴隸,比美紗更順從。美紗好像調教的還不夠。」

調教,奴隸…聽到佐原毫不掩飾的說出這種話,美紗終於明白佐原和絹惠的關係。可是看到文靜嫻淑的絹惠,實在無法想像是受到淩辱的女人。

「絹惠,給她看陰唇環吧。」

聽到絹惠吞下口水的聲音,像想要說話似的,稍為張開的嘴唇顫抖。

稍沈默後,絹惠對著美紗和佐原拉開和服的前襟,把最裡面的代替內褲的紅色圍裙拉開時,出現光溜溜的花園。看到和自己一樣剃毛的陰部,美紗不由得倒吸一口氣。當絹惠把外陰唇拉開時,更令美紗目瞪口呆。

在一片花瓣上有金黃色的環發出光澤。從環上還垂下五、六公分的細金鏈。

「陰唇環是服從的記號,表示絹惠是我心愛的奴隸,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裝上這個環的。」

美紗聽後心亂如麻。

「絹惠,妳用自己的手愛撫那個漂亮的花瓣給她看吧。美紗還沒有看過其他的女人是如何自我安慰的。」

在佐原說完之後,發生難以相信之事。

絹惠以羞澀的表情用細膩的手指揉搓有環的花瓣。

絕不能讓別人看到的羞恥行為,就那樣拉開和服,站在那裡進行。那種忍耐屈辱快要哭泣的表情,讓同性的美紗看了也覺得非常美。

「啊…啊…」

美麗的紅唇時而張得很大,看起來好像皺起眉頭在哭泣。

「啊…讓我做羞恥的事…饒了我吧…」

對佐原的命令,表現出非常服從的樣子,使得美紗萬分的感動。

絹惠的身體搖擺,幾乎要摔倒的樣子。

「啊…快要…洩了…」

絹惠的胸部起伏更急促,美紗也幾乎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啊…洩了…噢…」

絹惠的下巴向前突出,全身痙攣,雪白的大腿顫抖,拉起的和服掉落。

佐原支撐絹惠快要倒下的身體,再把和服拉起,於濕淋淋的花芯上舔。絹惠發出很大的哼聲,佐原給她帶來最強烈的性感,身體猛然顫抖。

美紗看到此等光景,覺得不是真的,同時感到自己的身體也火熱。

佐原讓絹惠坐在沙發上,把手伸入坐在同一沙發上的美紗的裙子內。

「啊…」

因為高開叉的三角褲拉到膝部,佐原的手立刻到達花芯。然後抽出手,把濕淋淋的手指送到美紗的面前。

「好像妳也有性感了。我希望美紗也能變成絹惠那樣,要妳成為我和絹惠共有的女人。即便是和其他男人睡覺,但心還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

佐原以暗示的口吻說。

「對我這樣做,妳會討厭嗎?我喜歡妳,妳是我先生看中的女人,我每天都聽到關於妳的事,他說妳是很可愛的女人,無論如何都想擁有妳。請妳不要討厭我,好嗎?」

美紗覺得在那裡聽過這樣的話。不要討厭我…想起那是自己對佐原說的話時,也同時想到說那句話時的迫切心情。

「美紗對絹惠很滿意,所以才會這樣濕潤。看到妳的花芯是濕潤的,所以妳現在要舔美紗的陰戶。」

「不要…」

美紗的雙手被綑綁於背後,但還是拼命的想逃走。可是佐原把美紗放在腿上,分開雪白的雙腿。

「不要…不要…」

絹惠進入美紗雙腿之間,用嘴唇愛撫和自己一樣光溜溜的陰唇,然後向左右拉開花芯。

「啊…真美。好漂亮的花瓣,陰核也很可愛。」

絹惠的臉貼在美紗的大腿根。

「不要…唔…」

當溫柔的舌頭輕柔的舔舐時,美紗立刻受到強烈的性感波濤的襲擊,仰起下巴,發出喜悅的哼聲。

被佐原和絹惠帶到地下室。那裡有寬大的木屋。裡面較高之處有八個榻榻米大小的和式房間,看起來比SM旅館的設備更齊全,美紗的雙腿不由得顫抖。

離開地面約六、七十公分的高處有X型的台架。窗邊也有十字架。掛在牆上的皮鞭有好幾支。從天花板垂下滑車和鐵鍊,璧櫃上有幾種繩子以及各種玩具。只是看到,就會呼吸急促。

牆上有大鏡子,看起來使房間空間顯的更大。

和式房間已舖好臥具。紅色的綿被可能只供性交使用。在一般家庭的地下室,誰會想到有這樣的秘密房間呢?使美紗自己感到走入不同次元的世界裡。

「這是我家最好的客廳,妳滿意嗎?」

美紗的心跳得可能連佐原也聽到。

「今後擴張美紗肛門的任務要交給絹惠,要負責做到能插入最後一根擴張棒。」

「不要!」

佐原要做的事都出乎美紗的想像,竟然還要絹惠擴張美紗的肛門。

「妳絕對不能拒絕。今後妳要和絹惠好好的相處,把心赤裸裸的露出來,欲露出心就要先脫衣服。」

「不要。」

美紗向樓梯跑去。佐原把她抓回來,雙手拴在柱上。

美紗說不要的處罰,要由絹惠代替接受。佐原的話又使美紗感到意外。

絹惠只是嘴唇牽動一下,沒有反抗的意思。絹惠身上的和服脫下,只剩白襪。

「再問妳一次,不願意讓絹惠給妳擴張肛門嗎?」

「那…那種事…不要…」

美紗不是討厭絹惠,只是覺得比佐原那樣弄更為屈辱。心裡也想到絹惠不應該會做那種事。

佐原聽到美紗仍舊拒絕,於是綑綁絹惠的雙手,掛在天花板垂下的滑車的鉤上,然後捲起鐵鍊。先舉起手,然後穿白襪的腳後跟離地,直到用腳尖勉強著地時才停止。

兩個女人面對面站立。

佐原拿來一條皮鞭,是前端分開六條的穗鞭。

「叫出好聽的聲音吧。」

佐原站在絹惠的背後,向雪白的屁股揮動皮鞭。

「噢…」

隨著輕脆的肉聲,聽到絹惠的哼聲和鐵鍊搖動的金屬聲。

美紗也挨過幾次穗鞭的抽打,知道那是遊戲用的。可是別人在自己的面前挨打,聲音又大,忍不住要把臉轉開。

除屁股外,也抽打後背和大腿。絹惠皺起美麗的眉毛,從紅唇發出不分苦悶或喜悅的呻吟聲。

佐原從絹惠的背後來到面前。

「代替美紗挨打的滋味如何?要好好的打妳的乳房和陰戶。」

佐原用皮鞭柄把絹惠蛋型的臉擡起,看到順從的女奴隸顫抖的嘴唇,露出滿意的笑容。

絹惠的嘴唇不是因恐懼而顫抖,而是為不久後即將來臨的性高潮顫抖。絹惠的花芯,不用看也知道濕潤了。

不知道這種情形的美紗,可能在不久後會說出佐原期待的話。

佐原站在絹惠的面前,擋住美紗的視線。佐原用皮鞭柄推壓絹惠的乳頭。

「噢…」

絹惠的後背微微向後仰。

「美紗說不喜歡讓妳碰到,討厭的妳受到處罰,美紗一定很爽快。」

美紗很想說沒有那種事,只是不忍讓美麗的絹惠做出羞辱她的事。

佐原揮動皮鞭,颼的一聲打在乳房上。

「噢!」

絹惠的身體搖動,滑車和鐵鍊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連續在乳房抽打數下後,改打剃過毛的陰部。

「啊…」

絹惠感到恍忽,可是乳房和陰部還沒有挨過打的美紗,認為絹惠一定很痛苦。

「噢…唔…啊…」

聽到絹惠的慘叫聲,美紗的身體顫抖。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美紗大叫。

美紗已經能把佐原的任何行為看成是愛的表現,但不信理解懲罰沒有犯錯的妻子是何居心。

佐原不理美紗的喊叫聲,但他知道,絹惠正在等待將要來臨的性高潮快感。

佐原又來到絹惠的背後,用力抽打汗濕的屁股。

「噢…」

迎接性高潮的絹惠,張開嘴,全身猛然顫抖。被皮鞭抽打後達到性高潮是美紗無法想像的事。她認為疼痛和恐懼使絹惠的身體產生異常的現象。

佐原知道絹惠已達到性高潮的絕頂,放下皮鞭,從絹惠的背後伸手到花芯。

「唔…」

屁股猛然顫抖。花芯像尿尿一樣濕潤而火熱。此時把手指插入花芯,可能會產生更大的性感。

「求求你…不要打了…饒了她吧…」

美紗口乾舌燥。

「妳不是討厭絹惠嗎?不要勉強的讓討厭的女人摸妳。我給妳看很有趣的東西。」

佐原在絹惠的陰唇環的金鍊裝上金鈴。雖然不是很大的鈴噹,但看出花瓣被向下拉,那種殘忍的樣子使芙紗皺眉。

「裝上鈴噹,用皮鞭打時就會發出可愛的鈴聲,而且不要用遊戲的穗鞭,要用一條鞭,雖然會稍為受傷。」

「不要!我沒有討厭她,所以不要了…」

「妳不討厭絹惠嗎?我不相信。是不是真的不討厭絹惠要試試看。妳也不要忘記,將來會代替絹惠受懲罰的。」

佐原解開絹惠,再解開美紗。

「絹惠,妳開始調教美紗的肛門,不用我說也該知道怎麼辦吧。在那之前,美紗要為絹惠取下鈴噹。」

美紗取下鈴噹時,手指發抖,同時發現絹惠的大腿根濕潤。美紗想不到那是蜜汁,還以為被打時絹惠因恐懼而失禁。取下鈴噹後輪到絹惠調教美紗。

「像小狗一樣的趴下吧,我會溫柔的做。」

美紗想拒絕。但知道拒絕後,絹惠會受到懲罰。拿皮鞭的佐原坐在高一層的和式房間看。

美紗原以為會立刻在肛門插入擴張棒,但插進去的是浣腸用的玻璃嘴。

「噢…」

溫水慢慢的注入美紗的腹部。

注射完畢時,佐原走過來說:「在我說好之前,美紗要忍耐。在這段時間,我要給妳看已調教好的絹惠的肛門是什麼樣子。」

絹惠聽到佐原的命令,立刻做出狗趴姿勢。

佐原在肛門塗上凡士林,用手指柔搓,然後用粗大的假陽具頂肛門。

「這是示範,美紗,要仔細看清楚。」

佐原把假陽具插入肛門裡。

「唔…唔…」

美紗忘記自己有排泄的危機,凝視消失在肛門的粗大的假陽具。

「啊…」

絹惠的肛門很輕易的接納假陽具,美紗看得幾乎忘了呼吸。

佐原開始慢慢的抽插,隨絹惠的喘息聲,從花芯溢出蜜汁。

強烈的腹痛,這才使美紗清醒過來。

「讓我去廁所…」

佐原操作假陽具的手停止活動。

「啊…不要…」

在佐原的命令下,在地下室的浴室由絹惠給她洗身體。連花芯、菊花蕾都用細柔的手指清洗時,美紗感到身體開始騷癢。過去從未想過會讓同性洗身體。如今已經由絹惠親手為她浣腸,所以不再有逃避她的意念。

像跑馬燈一樣,從認識佐原到現在的過程在腦海裡出現。還有現在三個人在地下室,都像做夢一樣。

「妳很美…」

絹惠在美紗的耳邊說。

「現在…還要做什麼呢…」

美紗仍舊感到不安。美紗此時對絹惠產生母親般的溫暖感。

「他會把我們帶入歡樂裡,妳能明白吧。」

「可是,妳沒有做錯事卻代替我挨打,還狠狠的打乳房和那裡。」

有太多無法用常識理解的事,美紗就像迷路的小孩一樣迷惑。

「那樣…我就能達到性高潮…他知道用皮鞭抽打會使我達到性高潮。」

「這…」

沒有插入陰戶,也沒有用手指愛撫,美紗真不敢相信這樣就能達到性高潮。

「性感不是用身體感受的,是用心獲得的,妳明白吧?只要確實相信我先生,一定能獲得很多的歡樂。只要肯忍耐疼痛或羞恥。」

因為完全相信佐原,絹惠才能保持這樣平靜。

美紗覺得自己從未像絹惠這樣真正的愛一個男人。可能是遇見了佐原,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愛。

走出浴室時,看到各種玩具排列在那裡。

「絹惠,妳用這個陰莖從後面給她插入,現在給美紗用這個大概是沒有問題了。」

佐原拿給絹惠的是裝有較細的黑色陰莖的腰帶,雖然很細,但還是和陰莖一模一樣。

絹惠擁抱美紗。

「我怕…」

「不要緊的。」

「要輕一點…」

美紗已經沒有拒絕的意思,但仍然有不安感和羞恥感。

「唔…」

絹惠吻美紗的紅唇,美紗的身體緊張。柔軟的嘴唇在美紗的嘴邊輕輕摩擦,溫熱的舌尖插入美紗的嘴裡。接授這樣溫柔的愛撫還是第一次。絹惠的舌尖在美紗的嘴裡蠕動,美紗激動的想哭。

「妳真是可愛的人…我會對妳很溫柔的…」

絹惠把假陽具腰帶戴上,從下體突出的黑色假陽具,因為絹惠的美而相形見拙。

「妳做小狗的姿勢吧。」

美紗故意做出不要的樣子。現在不僅對佐原,也想對絹惠撒嬌了。

美紗受到絹惠的摧促時,輕輕的跪下去,彎下上身,雙手著地。

「屁股還要擡高,要做出無恥的樣子擡高。」

聽佐原大聲說。

美紗把屁股挺過去,就像請求玩弄屁股。心裡覺得又有新的事情開始了。

絹惠的手指在美紗微微抽搐的菊花蕾塗上凡士林。美紗忍不住一面喘息,一面扭動屁股。

「妳不要動,馬上就在那個可愛的屁股插入陰莖。」

絹惠也跪下去,把黑色的龜頭對正美紗的肛門。

「啊…輕一點…我怕痛…」

過去插入擴張棒時手臂會顫抖,更何況是陰莖形狀之物。

異物推開菊花蕾進入體內。

「唔…」

佐原來到美紗的面前盤腿坐下。

「很美,比我第一次見到的妳美多了」佐原的話使美紗喜極而泣。

絹惠開始慢慢抽插。

「啊…我怕…」

「是很舒服吧?」

美紗搖頭。

「絹惠,妳看一看美紗是不是濕潤了。」

絹惠就在假陽具插入其內之下,伸手摸美紗的花芯,那裡如尿尿般有很多蜜汁。

「怎麼樣?」

「已經充分濕潤了。」

美紗聽到絹惠的話感到十分難為情,覺得自己的耳根火熱。

「妳這樣用手指讓美紗洩出來吧。」

絹惠開始揉搓美紗的花瓣,也在突出的肉芽上摩擦。

「啊…」

美紗發出哼聲,感到子宮深處騷癢萬分。鎖緊肛門時,因為有假陽具感到痛。

「噢…」

絹惠的手指插入陰戶裡。

「熱熱的…真是可愛的陰戶,想給妳這裡插進去。」

美紗看佐原,想說給我插,但又嚥回去。如果有佐原的東西插進來,在那剎那,可能就達到高潮。佐原的肉棒是幻影,但還是很想愛撫那個東西。

「啊…讓我愛撫妳的東西吧…用嘴愛撫吧…」

佐原此時拿起兩端皆為陰莖形狀的弓型假陽具,將其中的一端塞入美紗的嘴裡。

「舔吧。」

佐原用假陽具在美紗的嘴裡抽插,還解釋說這是兩個女人相愛時用的東西,在中間有一個肉片,以防止假陽具過於深入一方的女人肉洞裡傷及子宮。

美紗把雙頭假陽具的一端看成是佐原的肉棒,含在嘴裡。

「想用這個給妳插嗎?」

美紗含著假陽具點頭。

「絹惠,取下假陽具腰帶,去和室房間,暫時還不能讓美紗達到性高潮。」

絹惠拔出黑色假陽具時,美紗的那裡稍翻轉,露出粉紅色的腸璧。

絹惠在菊花蕾上輕吻。

「啊…不行啦…」

強烈的騷癢感擴散,美紗從鼻孔冒出甜美的哼聲。

當溫暖的嘴唇再度在菊花蕾上滑過時,美紗搖頭,把佐原嘴裡的假陽具吐出去,然後擡起上半身。

「不要…在那地方…不要…」

「菊花微微綻放,真美。」

「啊…不要…」

美紗雙手掩臉,佐原向左右拉開。

「今後要向絹惠多多的享受樂趣了。」

美紗被帶入和室時,搖搖擺擺的幾乎要倒下去。

「絹惠給妳插入肛門,美紗,為表示感謝,妳給絹惠插入陰戶裡吧。」

美紗拿到雙頭假陽具後不知如何是好。雖然佐原說明用法,但不可能插入絹惠的花芯裡。

「用妳的嘴愛撫我的花瓣或肉芽吧。然後再差入…」

好像在鼓勵猶豫不決的美紗,絹惠躺在臥具上,分開雙腿,金鍊發出光澤。

佐原用力推美紗的後背。美紗倒在絹惠的肚皮上,接觸到光滑、溫暖的肌膚。

美紗擡起頭向下方看。除陰唇外,還看到陰唇環的一部份金鏈。雖然害怕,但很想看是如何裝上去的,產生把那裡分開來看的欲望,然而做不到。

此時,佐原把美紗摟在懷裡。

「妳想不想要絹惠的那種環?妳若想要,也可以給妳裝上,而且準備好了。不過,妳要乖順才可以。」

美紗覺得可怕,另一方面又很想裝上那個東西。

「陰唇環是服從的記號。絹惠是我心愛的奴隸,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為她裝的。」

美紗又想起佐原在客廳裡所說的話,如果裝上陰唇環就能和絹惠成為平等的人。沒有排斥絹惠的意思,又是想做和她有同等價值的女人。

「我也裝上陰唇環…那樣…就能在一起生活了嗎…?」

美紗已經無法思考沒有了佐原的生活。回到公寓,獨守空閨的心情,教人難以消受,非常羨慕絹惠。

「如果要一起生活,美紗的房間暫時就在這裡了。不過,在那之前,還有事情要做吧。」

美紗戰戰競競的分開絹惠的大腿,輕輕的搖動金鏈,然後撫摸有環的花瓣。

美紗恨不得自己現在也有陰唇環。

「我也要裝…這個…」

美紗擡起頭看佐原。

「我很中意金妮的那個像野狼的人。看那個男人姦淫美紗,我就感到痛快。等一等把他叫來,讓他姦淫綁在架子上的美紗,沒有問題吧。」

美紗聽了有點緊張。如果不答應,可能永遠得不到陰唇環。

如果這是佐原的心願,只有如此做了。美紗對雄介粗獷的個性並不討厭。

「如果你一定要那樣做的話…」

見美紗的反應,佐原笑著說:「現在打電話到金妮吧。」

佐原走出地下室。

絹惠擡起身體,說:「妳已經不怕了吧?照他的話做,一定可以得到幸福的。」

絹惠拿起雙頭的假陽具,在其中的一個龜頭上舔一舔後頂在美紗的花芯上,然後慢慢插進去。

「噢…」

「痛嗎?」

絹惠插入到底後,把另一個龜頭對正自己的花芯。

「妳來活動,給我插進去吧。妳沒有給我吻,也許不夠濕潤,所以要慢一點。」

美紗對其後的時間感到不安,但期待很大。消除不安的最好方法就是完全投入,進入夢幻的世界裡。

美紗慢慢的把自己的下體靠近絹惠。

「啊…對了…要輕輕的…」

兩個人的身體緊擁,很自然的開始接吻。絹惠一面活動下半身,一面在美紗的陰核上輕輕愛撫。

此時,佐原回來了。

「美紗,妳做的很好,要給妳獎品,妳想要什麼呢?是想用繩子綑綁嗎?」

受到讚美的美紗更用力的扭動屁股,使得絹惠發出甜美的哼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