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笑傲江湖外傳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方悟大師正以洗髓經替令狐沖療傷驅毒,令狐沖只覺得一股渾厚暖和的真氣正在體內遊走,一柱香的時間後只見體內的淫毒化作黑色的汗水被內力逼出而體內失去的內力也漸漸恢復。
正當令狐沖全身感到如沐浴在暖和的陽光下好不舒服,忽然令狐沖心中覺的不對欲將方悟的手掌掙脫之時,方悟以內力傳音至他的耳中。
「快去除雜念抱元守一,不然的話會前功盡棄。」
令狐沖無奈
得照作,方悟將另一隻手掌按住令狐沖背心,一股強大的內力灌入令狐沖體內,只見內力運行速度越來越快,令狐沖覺得體內的真氣已充滿全身遠勝未受傷之前,但是他心知方悟大師將本身內力傳輸給他,過不了多久就會力竭而亡,但在此緊要關頭卻又不能動彈只有乾著急的份。
無色庵的地牢內方生與清虛經過多日來與盈盈瘋狂地交歡之下,兩人精元已接近油盡燈枯的地步,再看盈盈不但未見倦態,精神反而更見飽滿,兩人已經無力應付盈盈的需求了。
這天林平之進來觀視笑著道:「看來兩位對我送的女人相當滿意,才會日夜不停交歡,現在你們覺得爽不爽啊?」
方生與清虛已無力回答。
林平之笑道:「過幾天我就要離開恆山,令狐夫人我就帶走了,不過你們放心這些恆山弟子我會留下來讓兩位好好享用,她們的功夫也不差喔,哈…..」
兩人望著林平之離去,只能無力躺在地上。
密室中林平之正與盈盈交合著,多日來盈盈已將方生,清虛兩人的精元盡數吸取,而林平之此時就是將這些精元轉入自己體內,只見盈盈以"觀音坐蓮"的方式坐在林平之身上。
兩人已經交合一個多時辰,盈盈的肌膚上佈滿了汗水,在燭光照映下散發出妖異的光澤,盈盈臉上正露出愉樂的表情,自盈盈中了林平之的迷心術之後對於性愛的需求遠超過常人,成了十足人盡可夫的淫婦,任由林平之百般凌辱。
在林平之心目中每姦淫過盈盈一次,內心就多一份快感,尤其令少林武當兩大高手姦污盈盈是他自認最大的成就,將來盈盈清醒後知道曾經和她心目中尊敬的前輩交合過,還有臉面對令狐沖嗎?想到此處林平之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忍不住伸出手用力抓住盈盈豐滿的雙乳。
「小淫婦,本教主幹你幹的還爽嗎?」
「嗯…..主人…..啊…..神功天下第一…..我太爽了…..」
「嘿…..過幾天本教主要帶你遠征少林,一路上可有你好受的。」
「啊…..操我…..哼…..用力啊……..啊…..」
林平之淫笑道:「你這頭淫蕩的母狗,上路後每到一個城鎮,我叫你充當不用錢的婊子讓人姦淫,到了少林之後起碼有幾百人幹過你了,看看令狐沖知道後,還會要你嗎?」
盈盈呻吟地道:「嗯…..我是主人的奴隸…..啊…..主人要我做什麼….。我一定會做。」
林平之淫笑道:「好個小淫婦,現在就讓你上天堂。」
話說完林平之開始用力將肉棒往上頂,巨大的肉棒次次都深入盈盈肉穴的最深處,抽插了數百下後,盈盈終於承受不了猛烈的衝擊,陰精終於狂洩而出被林平之所吸收,盈盈也體力不支而昏睡過去。
林平之吸納了盈的陰精後,潛運內力將其中方生及清虛的精元化為己有,運功完畢後林平之走出密室來到大殿。
六名手下見林平之到來紛紛起身相迎,林平之向他們道:「諸位隨本教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之前我神功尚未大成以致於要諸位跟我盤踞在此,今日本教主神功即將圓滿,半個月後本教主即將前往少林挑戰少林及武當兩派掌門,到時"天邪教"將揚名天下統一武林,諸位也可享盡榮華富貴。」
眾人齊聲慶道:「教主神功所向無敵,屬下必定誓死效命,以完成本教霸業。」
林平之道:「我還需兩天的時間來修練,西門安你修封戰書差人火速送往少林,其餘人待我出關後進攻少林。」
眾人奉命行事,林平之則閉關修練。
令狐沖接受方悟傳功已過了六個時辰,令狐沖覺得體內易筋經內力已逐漸與方悟灌入自己體內的洗髓經內力融為一體全身內力運轉如飛,令狐沖感到體內充沛的內力已達到不吐不快的地步,只見令狐沖大喝一聲內力急湧而出,方悟被震退五丈之外。
令狐衝起身後急忙上前觀視,只見方悟氣息微弱,令狐沖按住方悟的靈台緩緩地送入內力,一會兒方悟終於醒了。令狐衝向方悟跪拜道:「多謝大師治好我體內毒傷,又將自身內力傳輸給我,此恩此德令狐沖永生難忘。」
方悟無力地道:「小施主請起,今日貧僧傳功於你純屬機緣,不然我苦修數十年的功力將化為泡影。」
令狐沖問道:「大師何出此言呢?」
方悟苦笑道:「十年前老納為創出一門武功,導致全身經脈大亂,這幾年來雖將上半身經脈打通,但是你看。」
方悟露出雙腿令狐沖大吃一驚,原來方悟的雙腿十年來血氣未能運行,雙腿已枯萎成乾柴一般再也無法行走,令狐沖看後心中覺得難過。
方悟笑道:「不用為我難過,也許是因禍得福反而讓我悟出武學的新境界。」
話說完方悟不住咳嗽,令狐沖急忙道:「您別說話了,好好休息吧。」
方悟歎了口氣道:「我自知壽元將近,小施主可否答應老納一件事。」
令狐沖道:「大師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就算犧牲性命也一定會完成。」
方悟道:「老納苦思十年才創出"禪道心劍"這門武功,希望你能練成這門功夫斬妖伏魔造福蒼生,免得這門功夫埋沒於此。」
令狐沖道:「可是在下並非少林弟子,又怎能學習這門功夫。」
方悟笑道:「佛渡有緣人,小施主承受我的功力便是有緣,又何必拘泥於門戶之見呢?況且你將要面臨的敵人並非一般邪魔,如果你不增強自己的實力又怎能戰勝敵人呢?」
只見方悟說話的聲調越來越低,令狐沖心知他的元氣已經逐漸流失了。
令狐沖正想再度為他輸入內力時,方悟搖著頭道:「老納心知大限將至小施主不用為我操心了,希望小施主記住我的話為武林謀福,阿彌陀佛…..」
方悟雙眼闔閉再不說話,令狐沖輕聲地道:「大師!你怎麼了。」
叫了三聲方悟仍沒有反應,令狐沖伸手一探他的鼻息發覺方悟已經圓寂了,令狐沖跪在地上放聲痛哭。
只見方證走進來看見方悟圓寂後歎道:「阿彌陀佛!師兄臨終之前猶能了卻心願,令狐少俠你該為他高興才是。」
令狐沖難過地道:「方悟大師是因我而亡,在下難辭其咎。」
方證歎道:「這是天意,令狐少俠還是聽從方悟師兄的遺命修練武功,以便擊敗林平之救出被囚禁的眾人,至於方悟師兄的後事就交給老納來處理,你就安心在此練功吧。」
方證叫人把方悟遺體搬走後,令狐沖擦乾眼淚走入內洞中,只見石壁上刻著許多銅錢般大小的文字,令狐沖手持燭光照映下"禪道心劍"四個大字出現在他眼前,再繼續往下看。
「大凡世間武學皆由氣而生力,進而以力克敵制勝,豈不知氣力雖強終有枯竭之時,故吾苦思十數年另創奇門武學"禪道心劍",劍可斷氣可失唯有心之力量只要一息尚存,仍可發揮極限力量,可歎世人多不能領悟此理發揮自身隱藏心之力量,如能善加利用可勝過世間任何神兵利器,破空斷氣無所不能……..」
令狐沖看至此不禁感歎,壁上的禪道心劍比起從前所學的任何一種武功還要神奇,要對付林平之惡魔般的功力,的確需要用到像這樣的武學方能抗衡,令狐沖收攝心神開始準備修練壁上的禪道心劍。
兩天後林平之修練的"邪火異體"將要大功告成,林平之在梅莊地牢中得到天邪至尊的遺法"天邪秘錄"中記載著五種絕學"虛空御物","迷心術","陰陽秘法","煉獄爪"及最強的"邪火異體"。
邪火異體共分三級赤焰,藍焰及紫焰,本來林平之可藉"元神珠"的幫助練成邪火異體最高境界紫焰級,奈何修練重生訣時已經耗費了不少元神珠上的內力,所以僅能達到藍焰級的境界,但林平之最近吸取得了令狐沖,方生及清虛三人的內元後功力已更進一層,此時只見林平之身上散發出紅色的氣焰,再慢慢地轉變成藍色氣焰,只見林平之大喝一聲身上的藍色氣焰已經變成紫色氣焰。
林平之飛身破門而出,六名手下只見一道紫色的火焰從門內直衝庵外,只聽得轟隆一聲無色庵外的山壁被轟出一個一丈深的凹洞。
林平之站在山壁前欣賞自己的傑作,眾手下賀道:「恭喜主人神功大成。」
林平之狂笑道:「以此功力天下還有誰是我的敵手,你們即刻準備本教主要進攻少林,哈………….」
令狐沖修練禪道心劍的第三天,方證收到了林平之所下的戰書心中不由得擔心,此時武當掌門沖虛也帶了門下十數位弟子前來少林。
方證一見到沖虛到來心中大喜,方證道:「道兄你來的正好,當可助我一臂之力。」
沖虛看過林平之所下戰書歎道:「想不到不過數個月的時間,此子竟能練出一身高深莫測的武功,連清虛師弟及方生大師都失手被擒。」
方證道:「此人性情凶殘又帶領了一批武功高強的兇徒,這次向膽敢向敝派挑戰,想必是有相當的準備,
怕這千年古剎將要染血了。」
沖虛笑道:「方丈也不用太過
慮,少林武當本是一家,如今少林有難武當怎能坐視不理,貧道當率門下弟子相助抗敵。」
方證道:「阿彌陀佛!老納在此先行謝過了,現在只能希望令狐少俠能及早參悟出方悟師兄的遺法與我們共抗邪魔,唉………」
藍鳳凰自離開令狐沖後便一直悶悶不樂,每當夜深人寂之時想起了與令狐沖這些日子來的恩愛更是難以自己,這日來到河南與河北交界處的一個小鎮上,正午時分藍鳳凰在客棧內歇腳,忽然聽見隔壁桌有兩個人在談話。
「嘿…..老黃你可曾玩過不用錢的花姑娘。」
「老張你少騙人了,天下間那有種好事。」
「就是有這種好事,鎮上的杏花樓被人包了下來,裡面有個外地來的花姑娘就是免費讓人玩的。」
「有這種事,那個花姑娘該不會既老又醜吧。」
「嘿…..那你就錯了,那位姑娘年約二十出頭,長的跟仙女一般,皮膚白嫩的可以掐出水,尤其她在床上那股浪勁,包管你幹了一次後還想再干。」
「嘿…..聽你這麼說我真要去試試了,不過到底是誰這般闊氣能包下杏花樓?」
「那群人也真奇怪,有和尚,道士,書生,還有背著雙刀的浪人,只聽說他們打恆山來的。」
藍鳳凰聽後心想難不成是佔據恆山那批惡徒不成,說不定可以在這裡查出盈盈的下落。
離開客棧後藍鳳凰向人打聽了杏花樓的所在,來到杏花樓前只見門內排滿了二三十個老老少少的男人,藍鳳凰從後門躍入只聽見房間內傳來陣陣男女交歡的聲音,藍鳳凰不禁為之臉紅,但為了探查盈盈的下落只有硬著頭皮將窗紙戳破,只見房內一個年約四十左右的肥胖男人正把床上那名女子的雙腿抬高,一根黑黝黝的肉棒正使力地往那女子的肉穴抽插,那名女子似乎十分受用嘴中不斷地浪叫。
「嗯…..快…..用力干我……..啊……..」
「好個騷貨,我玩過不少女人沒見過像你這麼淫蕩的。」
「啊…..我要大雞巴操我……..哼…..啊………」
只見那名女子瘋狂地擺動,臉上的長髮散了開來露出面容。藍鳳凰心中大驚,原來這名女子正是昔日她敬重的聖姑任盈盈,現在卻變成眼前淫蕩冶艷的女人,咨意地讓這個令人作嘔的男人玩弄她那雪白的肉體。
藍鳳凰再也忍不住了隨即破窗而入,那個中年胖子正在銷魂之際,只見一個苗族女子怒容滿面地出現在眼前不由得嚇了一跳,藍鳳凰二話不說發出袖中飛針,中年胖子還不清楚發生何事就身中飛針倒地。
藍鳳凰拉住盈盈道:「聖姑,快隨我離開這裡。」
盈盈媚笑道:「這位姐姐你是誰啊?」
藍鳳凰眉頭一皺心中猜測盈盈必是中了邪術才會不認得自己,於是點了盈盈的睡穴用條被單裹住她的身子往窗外躍出。
正當藍鳳凰背著昏睡的盈盈想要離開杏花樓時,只聽得背後一陣陰沉的冷笑聲道:「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我手下救人。」
藍鳳凰心中大驚也不回頭就向後撒了五毒迷煙就要衝向門口,就快到門口之時一條如鬼似魅的人影出現在她眼前,藍鳳凰也顧不得眼前是何人便運起全身之力雙掌擊向那人。只見那人身形不動藍鳳凰雙掌擊在他身上,一股強大的勁力反彈出來把她震飛三丈外,藍鳳凰覺得雙腕劇痛難當,原來剛
反彈的勁力已經將她的腕骨震斷。
只見來人冷笑道:「真是不自量力,自討苦吃,你是五毒教主藍鳳凰,當日在恆山救走令狐沖的便是你吧?」
藍鳳凰看清楚來人面孔後大驚,原來此人正是林平之,林平之道:「當日令狐沖身中淫毒,若無女子與他交合必定血脈暴裂至死,當日你帶走令狐沖想必為他消除淫毒之痛苦的人也是你,沒錯吧?」
藍鳳凰忍痛回答道:「沒錯!令狐大哥毒發時,是我自願以身相救。」
林平之淫笑道:「看來令狐沖艷福不淺嗎!嘿…..凡是令狐沖的女人我都會讓她們極度快活,今天是你自己送上門來可怨不得我。」
藍鳳凰驚懼地道:「你…..你想要做什麼?」
林平之淫笑道:「剛
你對我使用毒煙,現在換我來好好回敬你。」
藍鳳凰忍痛想逃離此地,只見林平之手中一團白色霧氣隨風四散,奇異的香味由藍鳳凰的鼻孔傳入腦部的神經內,藍鳳凰只覺得全身上下似乎有幾十隻手在撫摸著她的肌膚一股熾熱的火焰燒遍了全身上下,昔日與令狐沖交歡的情形又出現在眼前。
林平之淫笑道:「待會兒你就會變的令狐沖的妻子一般淫蕩,對男人一樣那麼渴求,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親自幹你的,門外有一堆男人正等著要干令狐沖的妻子,你也是令狐沖的女人,就讓你分擔一點吧,哈…………」
林平之讓門外等待的人分成兩組來姦淫盈盈及藍鳳凰。
有些等不及的人四五個一擁而上,藍鳳凰身上的衣衫瞬間就被這些人扯碎,只見有些人解下褲子就急忙找位置進攻。
片刻間藍鳳凰及盈盈的肉洞,屁眼及嘴巴塞滿了硬挺的肉棒,一些搶不到的人也貪婪地吸吻著兩位美女身上的每寸肌膚,只要有一人洩精後另一人的肉棒即刻插入,兩人肉洞絲毫沒有半刻空閒,一個時辰後已經有二十多人姦淫過她們兩人,而門外等待的人則是越來越多。
林平之看著兩人被輪姦的情形,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道:「令狐沖,等你的女人被數百個人幹過之後我再帶她們上少林,當你知道事實後,看你將要如何面對天下英雄,哈………….」
七天後,林平之率領部下到達了嵩山,少林寺內早已接到探子密報,少林達摩堂,羅漢堂菁英高手盡出。
武當掌門沖虛也率領門下七大弟子嚴陣以待,半個時辰後林平之的八人大轎及眾手下終於到達少林寺前的山門,只見少林寺眾僧在方證一聲令下已將林平之的八人大轎團團圍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